99廣州法會之行


【明慧網2000年1月22日】我是澳大利亞學員,99年11月回國參加99中國法輪大法法會,現把所見所聞及感受告訴大家,共同提高。

7月21日以後,從網上看到了當大法在人間蒙難的時候,千萬大法弟子前赴後繼進京護法用他們的生命寫出了一個個感天動地的故事,常常淚水不禁而下,我萌發了回國的念頭,並辦好了簽證,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成行。3個月有效期過去了,我又再次簽證。

當中國政府把我們定成邪教時,我心裏無法平靜,宇宙大法受到如此誹謗,師父的尊嚴受到無知的污辱,我們怎可無動於衷?10月下旬,網上登出了大法弟子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消息,我為他們衝破重重阻力在世界面前為大法正一正名的壯舉驕傲和激動,心裏升起一個想法:再開一次我一定要參加,所以,我有了參加99中國法會的機緣。法會後曾有許多學員問我,你是怎麼知道法會的消息的?我回答:你的心得先動,師父就會安排讓你知道。

幾個月來,雖然一直有回國的心,但每當想起回國時各種怕心就會湧上來:回不來怎麼辦?被抓,被關,被打怎麼辦?怕心反上來就是要讓我們修去的,這樣反反復復地磨著這心,到了真正踏上回國的征途時卻是很坦然了。

到了北京,碾轉了幾趟車,在那塵土飛揚的泥土路上顛簸,終於來到了學員住的地方。屋裏只有一張單人床,地上鋪了薄薄一層棉褥。屋裏大約有7、8個學員,大家見面很高興。一個中年婦女對我說:我們是被公安通緝的。我知道,他們就是組織10.28北京新聞發布會的學員。當晚我們一起吃小米稀飯和饅頭,然後席地而坐,在一起交流。

在中國那樣一個惡劣的環境下,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在談到很多站長都不修了還站在大法的對立面時,一位學員說:即使全世界都沒人修了,有一個人還修,那就是我xxx。有一位學員在講述她進京的經歷時說了師父說的一段話「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這段話我看過不知多少遍,每次都是飄過去的,當晚這段話一下打到我的心裏。是啊,這些學員就是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對師父的堅信,勇敢地走出人,闖過了一個個常人無法承受的關。

10.28新聞發布會後,各外報駐京記者都被盯梢,電話被竊聽,因而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已不可能,我們只好轉往廣州,準備在那裏開法會和記者招待會。這次到廣州參加法會的大部份是幾個月來堅持走出來護法的學員,最小的才14歲。14歲的小女孩李真諦,全家都到北京護法,當父親準備南下廣州參加法會時,她卻決定和大哥哥大姐姐們一起到天安門廣場去展示「法輪大法」的橫幅標語,那天警察沒有抓她,在廣場轉了幾個小時後又隨其他學員到了廣州。每位弟子都有一個感人的故事,這裏不能一一敘述。有一件事使我每想起來都淚水盈眶,就是當我在廣州把參加法會的學員分批接到住地時告訴他們我從澳洲來時,我看到學員們都看著我,好一會沒人說話,我感受到他們的驚喜和激動。對於這些放下生死,只抱著「法不正過來不回家」這一念的學員,對一個海外同修的出現會是這樣的驚喜是我萬萬想不到的。我只感到我讓國內弟子久等了。我接著告訴他們,美國的弟子也來了。

學員們剛到廣州的一、二天裏,武漢一位負責做飯的周大姐對我說,一鍋飯上來一下就沒,煮了好幾鍋都還不夠。我聽了淚水在眼眶裏打轉,跟組織法會的學員說,請改善伙食,這是海外學員的心意。就這樣學員們還因為伙食好了集體提意見,他們是不忍,因為他們想到了還有那麼多堅持在京護法的弟子常常飢一頓飽一頓。

學員們集中起來後,大家開始為法會寫稿,幾個月來,學員們用自己的生命在維護著大法,而寫出來的稿件都是在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哪沒做好,組織法會的學員開玩笑說:這都成了檢討會了,而後學員們一遍又一遍地推敲著重寫發言稿,為的是能讓更多的人走出來,為的是能使法會開成一個互相促進,互相提高的修煉的莊嚴法會。最後,一篇篇激動人心的稿件出來了,沒經一個字的修改。有些學員文化程度不高,但寫出來的體會是那麼流暢和優美,因為那是他們層次和境界的體現。廣州法會雖然沒有最終開完,但卻在全球各地繼續開著,繼而召開的幾個國外法會都選念了廣州法會的發言稿,99法會的精神激勵著全球弟子堅定維護大法,恢復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在偉大的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

法會的會址選在市郊,會場將會是非常祥和莊重。一組學員日夜準備著會場的布置,師父的法像,法輪圖,99中國法輪大法法會橫幅,還預定了三個大花籃,每個花籃由九種不同的鮮花組成,正是要採盡人間(花城)所有最美的鮮花,獻給為宇宙眾生耗盡一切的偉大的師父,還有學員們趕做的各國祝99法輪大法法會圓滿成功的錦旗,這些錦旗後來給警察搜到,他們一面面地拍照下來,一邊拍照還一邊念,所有這些記錄都將成為歷史的寫照。

參加法會的學員們分成4個地方住,11月25日晚11點多,A學員從她的住處跑出來,告訴我們那邊已被警察包圍了,她當時在心裏對師父說我要出去,然後跑出來走在路上,眼看著載著自己同修的警車從身邊開過,她的淚水止不住地流。我們接到消息後沒想到立刻撤走,繼續準備開會的東西。凌晨一點多,警察來了。一位同修打開門,師父的法像就靠在沙發上,一開門就看到,警察一湧而進,並打電話說都在這裏。當時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樣,無所懼怕,承受不住的是莊嚴的法會不能如期進行。有一個學員當時就站在師父的法像前哭了起來。面對著滿屋的警察,有一個學員提議跟師父照一張相,丁延捧著師父的法像,我們一起照了一張喜氣洋洋的照片。警察沒有馬上把我們帶走,於是我們抓緊時間開始了我們的法會,丁延在念完她的發言稿後欲以生命護法,到早上6:40她才甦醒過來。一位學員天目中看到了丁延踩著法輪笑著回來,當時她正在受審,看到丁延立即淚流滿面,看表正是6:40。一位廣州的學員看著丁延不停流淚,並對我們說,放下了對生的執著,對死的執著也放下了,會更加昇華。

在拘留所裏,幾位學員堂堂正正地告訴警察他們就是 10.28新聞發布會的組織者,據說他們現已被押往北京。一路從北到南,儘管他們被全國通緝,但是坦坦蕩蕩,一身正氣。

99廣州法會雖然沒能圓滿開完,但她的精神已傳遍全球。然而這麼莊嚴神聖的法會為甚麼未能召開?被抓當天已有種種跡象點化我們,但都沒有悟。當晚,當知道有一住處已被警察包圍,才意識到情況對我們很不利,當時A學員就說,這個法會要開成,真的要靠師父了。可是,「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決不會讓我們在法中修煉出執著心來,決不會讓我們因做成一件事而起更大的執著。因為當時我們不同程度地起了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和有求之心。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後來,A學員在廣州被提審時問警察,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警察回答說,你們師父告訴我們的,你們師父讓我們抓你們的。警察好像在說莫名其妙的話,但聽者卻明白了,是我們的心不純正,做越莊嚴神聖的事情,心性的要求就越高,心要沒到位是不可能做成的。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所以,無論遇到甚麼關甚麼難,甚麼麻煩,都要找自己是甚麼心引起的。每一個執著心都會表現為關和難,讓你在難中磨煉,悟道,去掉它。為了沒能開完法會就被抓,有些學員哭了,教訓是深刻的。

最後對回國的問題談談感受。在國內的那段時間裏,幾乎每天都含著眼淚聽著一個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不停地找自己的差距,心性在那修煉的熔爐裏不知不覺地不斷昇華,原來視為很重的執著都想不起來了,深深體會到師父常說的一爐鋼水熔一個木頭渣子的道理。以前讀過一些道家修煉故事,知道要修成仙成佛,人世間的東西要捨去。得法後,深知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可以在常人中修心性提高層次。這回在國內讀師父經文「出家弟子的原則」中說到:「世間的捨盡對在家弟子是漸漸去的執著,而對出家弟子,則是必須首先要做到的和出家的標準」。頓然想到,漸漸去最後也得去,世間的東西捨不盡如何能回去?帶一點人的東西都回不了家。中國目前惡劣的環境是邪魔在瘋狂破壞,也是師父用來給予真修弟子們捨盡名利情的機會。當大法在人間蒙難的時候,只要你動了護法的一念,立即就會受到工作、家庭、名利、親情的考驗,看你放不放得下,敢不敢捨盡人世間的一切,既想擁有人的東西又想修成佛是絕對不可能的。國內許許多多的弟子他們做到了,在偉大的正法進程中捨盡人間的一切,同時也樹立了他們生命永遠的威德。能得大法是千載難逢的機緣,能經曆法正人間時大法所經歷的魔難,為維護師父和大法的尊嚴而奉獻,更是萬古不遇的機緣。師父說:「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