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99法會:法不正過來,我決不回家

【明慧網2000年1月11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今年33歲,是中國大陸河南省三門峽市人,自從7月22日後,大法在人間受到了破壞,我的生命是大法給開創的,我不走出來維護大法,那不是害怕嗎?我要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情,我要走出來維護大法。

就這樣我來到了北京,見到了很多大法弟子。經過切磋,我提高了很多,我才認識到,這是個修煉的好環境。師父又給我一次機會,我要好好修煉。法不正過來不回家。10月18日經過切磋,決定去上訪,可是有很多信訪辦都關門了。嚇的連牌子也摘掉了。路邊還站了很多便衣警察,你要去上訪就抓你。不讓你說話、不讓你上訪。

國家沒有信訪辦怎麼辦?就這樣我們很多人來到了天安門,又來到國家安全部,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法輪功反映情況。他說:進來吧,先坐下,等一會。不一會來一輛警車幾個警察,把我拉到了車上,拉到了一個派出所裏,問我是幹甚麼的?我就把我上訪的材料給了他們。他們看也不看就把我的上訪材料扔進了廢紙萎裏。又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煉法輪功的。我不想說出自己的名字。因為說出名字,就給你送回家,所以我不想回家。我想,要坐牢隨便,法不正過來,我決不回家。當時一個警察踢我一腳,給我的臉上煽了一巴掌,我心裏很坦然。警察說:「等會兒我再收拾你。坐下,拿20元錢給你照相」一個警察說:「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跪下。」我不跪,他就將我一腳踹在地上,然後,三個武警就把我按到地下,拿手銬想把我反銬起來,結果怎麼銬也銬不住。一個武警說:拿繩子來,給他上繩,一個武警拿一根繩子先捆住我的脖子,反捆住兩手、然後捆住兩腳、兩名武警用腳踩住我的後背,各拉一根繩頭,用力狠拉、直到拉不動為止,拉得我臉、手、腳都發青了,喘氣都很困難,很多人都看不過眼了,但我心裏很坦然,心裏還背著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他們這種捆法就像捆殺人犯一樣。他們還說:「沒有一個能受得了的。」我心裏想,得謝謝他們,是他們給我消業,是他們給我提高心性,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有學員說:「怕甚麼,我們要給他們說:我們是來護法的。」但我悟到,是我的難我就承受,不是我的難,師父也不會加
在我身上。我們要堂堂正正。

從那以後,我提高了很多,我放下了很多執著心。我要呼籲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要相信李老師、相信法輪大法,法輪大法不是邪教、也不是宗教、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李老師是無辜的、大法是清白的,對任何社會都是有利而無一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