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99法會: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

【明慧網2000年1月11日】我叫丁延,31歲,美髮師,河北石家莊市人。

自4.25、7.20以來,我也投入到了前赴後繼的護法正法的行列之中。我最喜歡聽學員的修煉故事,我也聽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今天我也想把我的故事講給大家……

10月15日下午石家莊煉油廠的邱立英打電話給我,告訴我煉油廠的大法弟子已被看起來了,因為他們接到了內定邪教的通知,就對學員動手了。並且在家煉也是違法的。

聽到這消息,我出的第一念是趕快通知學員知道這件事,立刻上京,別等到公布,要先站出來護法。當晚就動身了,17日早去看升國旗,之後就在天安門站出來。

望著燦爛的朝陽內心充滿了喜悅,我知道那就是"如歸"。我突然悟到了一個法理,就對身邊的一個學員講:"其實,我覺得修多高對我已經不重要了,只因為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義。" 這時我看到了太陽真是清涼的世界……

那天在天安門遇到了很多石家莊的大法弟子,大家就在天安門廣場坐下來圍成一圈,這時一個武警過來問: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學員回答:是。他就用對講機叫警車,並說你們等著。這時,又有其他地方的大法弟子看到後加入進來,警車來後,把我們裝上車,在開走時,又有兩個學員在喊,等一等,我們也是大法弟子,但警車沒要他們就開走了,我們被抓到了天安門地區分局。

整個一個上午就有近200人被抓進來,其中有75歲的四川老太太,警察問:"這麼大歲數了怎麼來這兒。"老人講:"我有很多的病都好了,我能不來嗎?你看我多棒,大法好啊。" 警察問:"那你從哪兒來的?" 老人用手指了指天上說:"宇宙中來的。" 還有個15歲的男孩子,警察想從他身上打主意就喊: "小崽,你這麼小怎麼也來了,你也是來護法的?" 男孩笑嘻嘻地回答:"是啊!" "那你不上學了?" 回答:"不上了!" 理直氣壯。還有夫妻倆帶著幾個月的嬰兒,還有……還有……還有……

中午時分,警察對大家講:"每個人都得照像(像給犯人留案底那樣的)再交30元錢。"希望我們配合他們的工作。許多學員都拒絕拍照,但他們強行拍。到了我這兒,我告訴他我拒絕拍照,拒絕交錢,但是他還是強拍了。我告訴他:"我知道你在幹壞事,我再去配合你我是在助紂為虐。"錢就在手中拿著,不能夠給他。這樣他沒敢動手搶。我看出了他知道搶錢不對,不磊落,他有明白的一面。我想用這辦法造成"搶"與警察的對比,喚起他的良知,正念。他的手動了動還是縮回去了。後來把我叫到辦公室,還是從我手中搶走了錢。我知道與他的緣了了。

因為上訪就會被遣送,也不允許講話,所以大家乾脆就去天安門,也不說是哪來的,叫甚麼名字,這樣就不能被遣送。警察非常惱怒,站在一個大桌子上對學員喊:"把你當人看,你們自己不把自己當人,讓你們回家,你們不回家。"這明顯的點化直指我心,後來把我們十幾個不肯講是從哪來的人弄到樓道裏,摁在地上一個手在肩頭一個手在後背,用手銬銬在一起,用腳踩後背,手往上提手銬,前後左右來回拎,學員痛苦地呻吟。在樓道裏,他們就這樣大庭廣眾之下無所顧及地用刑,慘叫聲讓人聽了都心顫。我始終一聲沒吭,幾次痛得喘不出氣來。後來他們又掐人中,又打臉。當我又一次清醒時,我想到了岳飛,那風波亭上的浩然正氣,一片丹心,那種身心的痛苦,那種承受……我心裏升起了無比的喜悅和莊嚴。只有修煉的人才能知道我的心境,我知道在歸途之中了……

他們看不起作用,就給我換了一付銅手銬,並反覆問說不說,中間的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而且還告訴我如果時間長了,皮膚壞死了手就殘廢了。但是我始終沒有動任何邪念。我聽到了在我身邊一個承德的弟子對警察講:"我不恨你們!如果用這種辦法能夠解除你對法輪大法的怨恨那我願意承受……"

近三個小時後,他們一看不行就打開我的手銬,開始勸我,你何苦啊遭這個罪,說了吧,就剩你一個人了。兩個保安說著,發現我的手很涼,就開始給我揉手,可手一直很冷,他倆就揉了很長時間。我從他們的眼睛裏看到了閃爍的淚光,我發現了他們的善念,就對他們講:"謝謝你們,謝謝。我這樣做還不足以讓你們觸動嗎,這麼多好人你們這樣對待他。我可以用生命告訴你,法輪大法好!你千萬要記住這句話,保持住你的善念不要丟失他。千古以來人們建廟拜佛,要求佛,誰是佛?不要錯過機會。我這麼講是對你好啊!"後來又來了兩個警察,我就對他們講:"你們接觸了那麼多大法弟子,是你們的福份,你們收了那麼多書,難道就沒看一看裏面講的是甚麼?"警察說:"我都看了三遍《轉法輪》了,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還告訴我的兒子不要欺負人,我不像別人那樣打人罵人,我也不願意在這兒,是這兒人手不夠,才把我調來的,我是哪哪哪兒的。"這樣談了很多法的事,我心裏真的太高興了,我知道我的苦沒有白吃,我用生命去護法,去兌現自己的誓約,用大法了卻前緣,喚醒了善念良知。臨走時他們送給了我兩本書,一本《精進要旨》,一本《轉法輪》。當我還在為得到書而喜悅時,有個學員對我講這是你關過的好,給你的獎勵……

我知道修煉的路上每一關都是為了提高,每一關都是墊腳石。修煉是極其嚴肅的。當我最後一次清醒過來時我知道再銬我一次我可能承受不住了,那樣的話我想到了死,一頭碰牆而去,後來又堅定自己。我不能輕言視死如歸,內心有一種莫名的喜悅。這樣一想,警察卻把我的手銬放開了。幾個學員被叫來,輪番勸我,要我配合工作,說我如何如何。對我講,他們多辛苦呀,一天了,到了七八點還不能下班,你慈悲他們吧,還有個學員說,你看警察多好啊,忙了一天了還在勸你。我立刻明白考驗又來了,我知道他們維護的是人,不是法。如果我在法理上要不明白,那就太危險了。我看著學員這樣不明白,我落淚了。我一字一字地說:"甚麼是慈悲呀!讓他知道法好,這才是慈悲。我看著他們幹壞事再去幫他配合工作,這是慈悲嗎?你要明白呀,這是根子上的事。這麼多學員前赴後繼的上訪不能觸動他們,那麼就要用生命證實大法。這麼大的法來到人間,人不能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是人類的恥辱啊!師父講人類這層法必須得有,沒有了還不行,那麼他不承認大法,這層生命何存呢!"

我曾聽到一個學員講,法是由師父來正,也許師父會回來。另一個學員立刻講,我們明白法理了,又有肉身在,那麼我們就是這一層的護法神。就是我圓滿了,只要有肉身在,我都要做這件事!

又有一個學員義正詞嚴地講,你還想讓師父回來承受這痛苦,這麼骯髒的土地怎麼配得上師父的腳踏上來,你今天連這個惡念都得給我滅掉!我今天就是哪一層的神,我都要下來,不怕來當常人,也要站在師父的前面去,維護大法。

我聽了這話,淚水往外湧動,內心升起了堅定,莊嚴,神聖的正覺!

這樣修了一圈回過頭來,我發覺,在天安門證悟的法理又昇華了,其實我是溶於法中了,在正法、護法,在法中被正法帶了很高很高……。師父講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我覺得修得多高對於我並不重要了,只因為與正法聯繫在一起,我才覺得生命有了意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