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北京昌平法輪功學員楊金菊遭一年半冤獄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六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昌平區70歲的法輪功學員楊金菊,遭一年半冤獄迫害,於二零二四年四月結束冤獄回到家中。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二十多年的迫害中,楊金菊因堅持信仰真善忍曾經三次被勞教迫害,被折磨得渾身疼痛、骨瘦如柴、滿頭白髮。

二零二二年十月,楊金菊在自家門外煉功,鄰居看見了,問她幹甚麼呢,楊金菊據實相告,結果鄰居說:「那我舉報你去。」楊金菊沒有當真。但很快警察上門來抄家,楊金菊被綁架到昌平看守所。

楊金菊被非法判刑一年半,楊金菊堅持上訴,對北京一中院的法官講:自己原來一身病沒人管,修大法後無病一身輕,反而遭到迫害,這是共產邪黨在要人的命。

同期被關押在昌平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董梅也被冤判一年半。

楊金菊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她患有頸椎病、胃病、沙眼、鼻炎、皮膚病、氣管炎、頭痛、後背痛、腰腿痛、腳後跟痛、手腳麻木怕著涼水、渾身疼,最嚴重的要數頑固性失眠了,嚴重時達到整夜睡不著覺,雙手抱頭撞牆,頭疼得像要裂開一樣。當時她丈夫因為工廠倒閉下崗(失業)想不開得了精神分裂症,兒子正讀初中,她因為母親病逝跟丈夫著急也病倒了,從此變得脾氣暴躁。就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她接觸了法輪功,神奇的是她煉功三天就能睡著覺了,七天後,頭不痛了,一個月之後,疾病全消。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楊金菊知道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說話和氣了,遇事知道找自己想想自己哪錯了,心態平和了,精神和身體越來越好,家裏的親人和鄰居都說她像是變了一個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夥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楊金菊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被強制綁架到洗腦班進行洗腦,被強制勞教三次共長達七年之久。

二零零零年十月,楊金菊被非法勞教一年,同年十二月送到大興勞教人員調遣處,當時被強制雙手抱頭從上午一直蹲到下午天快黑的時候,長達八~九個小時才讓進屋。

二零零二年底,派出所勾結居委會把楊金菊從家裏騙出,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她拒絕上車,被幾個保安雙手反背摁倒在地,把她的雙腿強行彎曲塞進警車,導致她的腰腿多處淤青,一個多月都在疼痛,洗腦班為了轉化她不讓她睡覺,看她就是不轉化,就非法勞教她兩年六個月。

二零零八年奧運,610國保人員非法闖入楊金菊家把她強行帶走,又非法勞教三年。關入大興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楊金菊在這裏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與迫害。大隊長李子平陰狠毒辣,為了逼迫她轉化,派了幾個非常兇狠的吸毒和賣淫人員,對楊金菊大打出手,並長時間不讓她睡覺,逼迫她長時間站立,不讓她動,造成她的腿腫得跟大象腿似的,不讓她上廁所,實在憋不住了就尿到褲子裏也不讓換衣褲。看管人說屋裏有味,對楊金菊連打帶罵,那吸毒犯照她的胸口猛杵一拳,當時疼得楊金菊眼冒金星,滿眼是淚(後來多年還一直都在疼)。楊金菊被她們每天就這樣折磨。吃不下飯更不敢喝水,小便憋得時間長了,蹲到廁所裏一個多小時解不出來,肚子疼得像要爆裂,大便長達二十八天解不出來,當時她肚子疼痛難忍,看管人員上前揪住楊金菊的頭髮往起拉,回到房間裏搧嘴巴,一連打了二十多個嘴巴,打累了才住手。她們看楊金菊還不轉化,就用腳狠蹍她的腳趾,每蹍一次都讓她疼痛難忍。

在勞教所,楊金菊還被強制坐小椅子,後來換高凳,臀部磨破了膿水和褲子粘在一起不讓洗。那吸毒犯用抹布往她嘴裏塞,把楊金菊的牙齒杵掉了,前胸衣服上都是血,滿地都是鮮血(回家後滿嘴的牙都鬆動了,不能吃東西後來都掉了)。楊金菊一次被朱隊長抓起脖領往前一抻然後使勁往後猛一推,她就像一個沙袋一樣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在那冰冷的地上不知躺了多長時間才坐起來,又坐了很長時間才慢慢的站起來,頭疼、腰腿疼、渾身疼痛,朱隊長和熊隊長又給她上了很長時間的政治課,已經是下半夜了才讓她回去,當時楊金菊渾身疼痛根本也睡不著覺,沒過多長時間又被叫起來。當時楊金菊每天就被這麼折磨,渾身疼痛,頭腦昏沉、精神恍惚,骨瘦如柴,滿頭白髮。

楊金菊在勞教所極度痛苦的熬過三年,歷經九死一生回到離別已久的家時,家裏早已經是人去樓空面目全非,丈夫因她被非法抓捕勞教連驚帶嚇,含冤離開了人世。多次對楊金菊的非法抓捕、勞教,給她丈夫、孩子和家庭造成了嚴重的傷害與痛苦,楊金菊和親人這些年一直生活在恐懼與悲傷當中,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嚴重的傷害。

楊金菊被勞教所折磨得只剩八十多斤,身體恢復的一直不好,長期胸悶、胸痛、頭疼、後背疼,睡覺經常做噩夢,丟三落四走路沒勁兒,以前的鞋都不能穿了,只能穿大兩號的鞋,半年多腳趾甲長不上來。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