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遭14年冤獄迫害 北京法輪功學員龐有含冤離世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市法輪功學員龐有先生,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綁架、三次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十四年多,在前衛監獄、前進監獄遭遇手銬腳鐐連在一起的折磨、穿「緊身衣」、強制灌食,電擊等迫害,二零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出獄回家時,整個人脫像,身體極度虛弱、行走困難,還遭當地派出所警察騷擾,於二零二四年四月九日含冤離世,終年61歲。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的北京中共邪黨書記劉淇曾親自下令對龐有進行迫害。

龐有(龐友)原是北京市朝陽區窪裏鄉政府(現奧運村街道辦事處)規劃辦主任,後任北京市旭日房地產有限責任公司經理。一九九八年七月,他目睹母親煉法輪功後晚期白血病痊癒,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龐有拒絕各種賄賂,禮金一概不收。認識他的人沒有不說好的,都說「這龐有可是個好人!」

和平請願,多次被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同年十月,龐有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去信訪辦和平請願被綁架,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四天。龐有堅持信仰,被單位無理撤銷了工作。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龐有又被綁架到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關押迫害了二十多天。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邪黨兩會期間,龐有再次被綁架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關押迫害了二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龐有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打橫幅,遭廣場武警(便衣)毒打的頭破血流,後被劫持到石景山體育場。他兩天未進食水,夜間被刑訊逼供,遭暴力毆打。龐有又被劫往通州區一派出所,被警察毒打致昏迷。在他昏迷時,警察還指使犯人用開水燙他。

後來,龐有被劫往通州喬莊看守所,被警察用皮鞋左右打臉數十次。在非法審問期間,龐有又遭警察拳打腳踢;八個警察給他戴上手銬腳鐐,用八根電棍電擊。龐有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強行灌食,灌食用的管子一頭插在胃裏,一頭盤在頭上用膠布固定。白天、夜裏龐有都被戴著手銬、腳鐐。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龐有絕食抵制迫害九天後,被當地派出所接回,派出所又想把他轉送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看守所了解情況後拒收。此後,龐有被迫流離失所。

被枉判八年在前衛監獄、前進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龐有傳播法輪大法真相被綁架,在北京市公安七處被非法關押期間,多次遭警察毒打,被酷刑多次折磨昏死過去。之後龐有被非法判刑八年,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劫入前衛監獄迫害。十二月龐有妻子也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

在前衛監獄,龐有深夜遭警察指導員梁凱的電擊;他被打罵侮辱,還被戴上手銬腳鐐在操場跑步訓練,跑不動包夾就對他強行拖拽,雙腳踝部磨破血流滿地,夜間也不解除手銬腳鐐;在龐有戴的手銬腳鐐中間,惡人用五十公分長的鐵鏈連接加重迫害。龐有只能蜷縮著身體,不能直腰,苦不堪言。

二零零二年,前衛監獄合併到前進監獄。前進監獄為了強迫龐有放棄信仰,他被關小號,每天被強迫坐三十公分高的小凳子十多個小時進行體罰,不准動;晚上不讓睡覺。在警察指導員彭廣霞,以及劉忠山、武姓等警察的指使下,同監區犯人給龐有「穿緊身衣(鐵衣)」,穿上後只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

警察陳俊命令包夾體罰龐有坐塑料小板凳,限制行動。每天一個姿勢坐小板凳長達十六小時,一動就遭到包夾打罵。在龐有絕食抵制迫害期間,他每天戴著手銬腳鐐,被弄到醫務室強行灌食了九天。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龐有結束了八年的冤獄。龐有的八旬母親被跟蹤騷擾,已於二零零六年含冤離世。

又被枉判四年 再次在前進監獄遭受迫害

剛剛回家一年,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龐有在講真相時,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來廣營派出所、奧運村辦事處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夜裏被劫持到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關押;九月中旬又被劫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龐有被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北京新聞還曾播出龐有等法輪功學員被庭審迫害的「新聞」。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龐有被劫持到北京外地人調遣處迫害,一個星期後,被劫入前進監獄迫害。

在陝西黃龍縣看守所遭受迫害半年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龐有和家人、朋友到陝西省宜川縣旅遊、探親。當天晚上,龐有將四張《九評共產黨》光盤、九張翻牆軟件放在酒店附近的轎車上。十二月五日早上,宜川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副隊長薛東峰上班時發現自己車上有真相光盤,接著又發現其它幾輛車上也有,薛東峰將所有光盤拿走,並向其上司彙報,遂將龐有綁架。次日,將龐有關押到相鄰的黃龍縣看守所。

龐有被非法關押在黃龍縣看守所六個月。期間,龐有多次遭毒打,並遭「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多次被打昏;一天只吃兩頓飯,每頓只一個饅頭一碗白菜湯,遭飢餓虐待。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宜川縣法院對龐有開庭。這次警察強加的所謂「罪名」和龐有前兩次被非法判刑的「罪名」相同,但是這次,法官作出「免於刑事處罰」良知判決。

二零一五年夏,龐有控告造成這一切迫害的元凶江澤民,請求最高檢察院依法立案偵查,儘快將被控告人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主要成員抓捕歸案,提起公訴,追究其全部法律責任。

在北京通州區看守所、朝陽區看守所被關押迫害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龐有在北京市通州區張家灣鎮太玉園小區被北京市通州區警察綁架,在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一個月,二月二十一日被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龐有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警察入室綁架,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三十七天,十一月十七日被放回家。

第三次被非法判刑,含冤離世

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龐有發放法輪大法真相資料,遭不明真相的人誣告;五月二日,被西三旗派出所警察綁架,家中大法書籍、手機、播放器等私人物品被搶走。五月三日凌晨一點多,因體檢不合格,龐有被所謂「取保候審」回到家中。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龐有在家被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平西府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昌平區看守所。大概在中秋節時,龐友家屬接到看守所打來的電話,被告知:龐友由於血糖高、腳腫化膿,已被送至北京公安醫院。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龐有的律師被告知,龐有已被構陷到北京市昌平區檢察院。二零二三年一月上旬,龐友被構陷到北京市昌平區法院。

二零二三年七月三日,在昌平公安醫院,龐有被昌平區法院法官非法視頻非法開庭。當時龐有的心臟衰竭、腎衰竭,整個胯骨以下浮腫嚴重,最嚴重時,是胸部以下全部浮腫。因糖尿病症狀引起的潰爛,腳上兩個小窟窿不斷流膿。律師在之前會見時,龐有無法行走,是用輪椅推出來的。

二零二三年七月下旬獲悉,龐有被北京市昌平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三個月。

二零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龐有結束冤獄回家,整個人脫像,蛋白嚴重流失,渾身出虛汗,身體極度虛弱;在行走困難情況下,還遭昌平分局平西府派出所警察騷擾,中共兩會期間還派人監視,給家人和本人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導致龐有在二零二四年四月九日含冤離世。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