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停止迫害 是這些孩子們的心願》有感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六月二十五日】讀了《停止迫害 是這些孩子們的心願》一文,心中甚是傷感,在中共對大法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中,我們很多成年人心裏都感到無比巨大的壓力,身體上的迫害更是無比的慘烈,而那些孩子們身心又是受到怎樣的創傷呢?而該文披露的僅僅是冰山一角。

例如,在重慶市榮昌區(縣),已知修法輪大法的總人數不多,但不管是老年的、中年的、青年的,迫害中哪個家庭不牽涉到孩子呢?這裏僅列舉重慶市榮昌區(縣)三對比較年輕的、家中有幼子、遭迫害比較嚴重的夫婦的案例,記錄那些幼小孩童們的隻言片語,以證實這場迫害的邪惡。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三個家庭同時橫遭變故,都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抄家。

其中一家的父親叫朱勇,當時正帶著一家老小與朋友一家到郊區春遊,忽然七、八個警察衝上來,當著老人孩子的面,對朱勇暴力毆打,然後強行綁架走,留下驚懼的老人和嚇的撕心裂肺哭喊的幾個孩子。這樣的場面對孩子的刺激是多麼深啊!當時最小的孩子才一歲多,還不太會說話。可是一年後的一天,鄰居阿姨過來告訴孩子的媽媽:你家寶寶剛才在門口像個小大人一樣的對她說:「爸爸被壞人抓走了。」孩子的媽媽驚呼:「天啊,我們從來沒這樣教過他。」一年多後,友人來訪,這個孩子又主動說起:「爸爸被壞人抓走了。」並詳細講述當時細節,如爸爸是從哪個方向被帶走的,記得清清楚楚。那麼小的孩子,這麼久了,還沒有忘記,可見當時的慘烈畫面,已經牢牢刻入一歲多孩子的記憶中。孩子的爸爸後來被當地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孩子的媽媽說,平時孩子一個人愛玩打電話的遊戲,常常模仿大人打電話的動作:「喂,爸爸嗎?你在哪兒啊?哦,在奶奶家啊,明天就回來嗎?」然後就開心的說:「爸爸明天就回來。」也許在孩子眼裏,拿著那個叫電話的東西對想念的人說話,就很快會見面了。

另一個被綁架、抄家的法輪功學員叫金雨,她也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她的幼女曾問來家探訪的母親的友人:「你看到我媽媽了嗎?我媽媽是像這樣嗎?(說著模仿戴手銬的樣子)我媽媽手有受傷嗎?身上有受傷嗎?」最後還傷心的說:「我都快記不清我媽媽的臉了。」而金雨的大女兒從小就喜歡跳舞,一直夢想著能出國去飛天藝術學院、能加入神韻藝術團。這一年(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飛天藝術學院舞蹈系正好發出招生通知,而自己的條件剛好都具備了,可這當口上她的母親被綁架了,從此家散了,夢斷了。

還有一個家庭,父親何祖彬、母親呂蔡利,雙雙被綁架。不久母親是回來了,當年父親被非法判刑五年。大一點的姐姐很懂事,知道體諒媽媽每天長時間的工作、支撐家庭不容易,不僅自己好好讀書,還照看弟弟。一天,弟弟貪玩就是不做作業,姐姐不知怎麼辦好,等媽媽晚上回家,女兒摟著媽媽傷心的哭起來:「我好想爸爸啊!爸爸在家弟弟不會這樣!」其實,她的父母不止一次被迫害,在她弟弟出生時,父親就被迫離家漂泊,母親一個人挺著孕肚幹農活、帶孩子、還擔心著丈夫,才三十多歲兩鬢就有了一片白髮。而更不幸的是,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晚,這個家再遭遇不幸,結束冤刑不久的何祖彬和妻子再次被綁架,後都被非法判重刑:一個八年,一個五年。警察還到學校威脅、騷擾他們孩子,又以孩子的安危威脅他們的父母。這時,姐姐剛好職業高中畢業,找了一份工作,年輕的她一邊辛苦工作,一邊照顧還在讀中學的弟弟,同時還承擔房貸,還要擔心父母,盼望他們早日回家。誰能感受孩子們的恐懼和壓力?

能夠被文字記錄下來、發表到明慧網的迫害案例僅僅是冰山一角。在中國大陸,遭遇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千萬個,哪家沒有老人、孩子?老年的、中年的修煉者,即使孩子已經長大,仍無數次的被邪黨人員以兒女、孫輩的學業、工作、前途要挾,即使兒女、孫輩不修煉,也要擔心親人的安危,還要擔心被共產邪黨的株連政策迫害。這些孩子在長達二十五年的邪黨高壓恐怖迫害中,從幼兒到成年,在他們的成長中都經歷了怎樣的傷害?這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而他們又該怎樣表達他們的在這場迫害中的感受?又該向誰求助?

所以,那些能去到海外或生長在海外的大法小弟子,能夠協助大人們通過各種渠道、包括加入神韻向世人揭露迫害真相,加入這場持久的非暴力反迫害中來,真是難能可貴。希望善良的世人們能夠理解和幫助他們。

(責任編輯:文謙)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