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南長沙市政法委書記謝樹林遭報被查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四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二零二四年一月大陸媒體報導,原長沙市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謝樹林被以涉嫌嚴重違法違紀之名被查處。謝樹林任職長沙市政法委書記長達十三年,其主要職責就是執行中共的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他被查處是其迫害法輪佛法遭到的報應。

謝樹林,男,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湖南長沙人。其主要履歷:曾任長沙市開福區委書記、區人武部黨委第一書記;二零零零年九月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任長沙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起,任長沙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三年退休。

作為長沙市政法委書記,謝樹林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負有主要責任。以下是謝樹林任職期間當地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部份案例:

1、法輪功學員左淑純,女,長沙公汽公司職工,家住長沙市天心區三興街七十五號。二零零零年四月,左淑純因發真相資料被劫持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左淑純絕食絕水抵制非法關押,被關禁閉室。二零零一年三月,警察野蠻灌食致左淑純當場窒息而死,隨即被蓋上白布用擔架偷偷抬走。事後,勞教所極力掩蓋,嚴密封鎖消息。還欺騙左淑純的兒子說他媽媽是得心臟病而死。左淑純遇害時,年僅42歲。

2、法輪功學員李德銀,女,湖南機床廠退休職工,法輪功遭迫害後,為了說句公道話,兩次到北京上訪。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德銀被民主街派出所綁架,被開福區法院判刑四年,在湖南省女子監獄受盡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上午,李德銀的丈夫到獄中探視,李德銀精神狀態很好,十點鐘丈夫離開時,她告訴丈夫,只差三個月就回家了。下午一點鐘家人接到監獄通知趕到長沙市中心醫院時,李德銀已不能說話,神志不清了。五月二十五日下午,55歲的李德銀去世。

獄警告訴家人五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鐘李德銀被市「610」人員找去「談話」,突然倒地,搶救無效送醫院。「610」跑到監獄幹甚麼去了?李德銀冤死後,她的住處──省總工會宿舍院內外布了很多警察,禁止生人出入。

3、法輪功學員鄒錦,女,七十七歲。鄒錦早年患高血壓、腦血栓、心臟病、膽結石、坐骨神經等十幾種病的孤寡老人鄒錦,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一身頑疾很快消失。因被人誣告,二零零一年二月,雨花亭派出所警察雷震等人闖入鄒錦住處,搶走了三千元現金和五百元的存摺,並將鄒錦關入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同年十一月十八日,鄒錦被枉判九年。

在看守所,鄒錦受盡摧殘。警察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警察經常提審她,用電棍棒電她,扯住頭往牆上撞,不讓睡覺,靠牆壁站一晚,經常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一天夜晚,兩警察拿著電棍來到牢房審問她,在得不到回答時,將她拖到床上,把她手腳綁成「大」字,剝掉她的褲子,輪流姦污了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之後,無恥的暴徒又將電棍使勁塞進她的陰道裏電擊,鄒錦痛得大聲喊叫,直到她昏迷過去,警察才將電棍抽出。鄒錦下身鮮血直流,警察若無其事的走了。那以後一個月的時間,鄒錦下身腫脹疼痛,不能坐,不能走,只得躺在牢房裏呻吟。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鄒錦被送進長沙市第三醫院時,人已完全昏死。醫院確診數病並發,危及生命。警方怕擔責任,匆匆忙忙辦了監外執行。

回家半月後,鄒錦可以下地走動,吃一點飯。可是,中共邪黨沒有放過這個老人,當地警方二十四小時監視、上門騷擾、恐嚇,原工作單位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費被無理扣發,天心區一李姓政法委惡人將鄒錦被關在看守所期間的三千多元生活費全部領走。鄒錦曾多次向有關人員反映,受到一次次謾罵和恐嚇,要她死。幾年來,老人沒有一分錢生活,靠親戚朋友鄰居好心給她一點點。

警察的獸行時刻讓鄒錦內心備受煎熬,加之中共人員不斷騷擾、恐嚇,她的身體越來越差,舊病復發,下肢癱瘓。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在極端痛苦中,77歲的鄒錦老人淒然離世,此時,她無辜背負的九年刑期期滿還差一個月。長沙市雨花亭派出所警察雷震是此案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4、法輪功學員何應清,女,湖南生物機電職業學院高級教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停薪、停職,二零零一年初,被綁架抄家、拘留十五天後,關入洗腦班十四個月。因拒絕「轉化」,二零零三年十月,何應清被芙蓉區「610」勞教一年,除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長時間罰站外,她還遭白馬壟勞教所長期戴銬、電擊等酷刑。

一次,何應清被「攻堅隊」銬四十天,每天被上銬二十多個小時,姿勢怎麼難受怎麼來。警察還用電棍電得她兩手臂全是黑紫色。下銬後很長時間,何應清生活不能自理,一隻手無知覺、兩手腕處有寬約一寸的傷痕,深可見骨,慘不忍睹。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因講真相,何應清再次被勞教。白馬壟勞教所對何應清第一次勞教的真相在國際社會曝光惱羞成怒,殘酷地折磨她。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解教時,何應清已生命垂危,次年六月她含冤離世,終年四十一歲。

5、法輪功學員黃敬萍,女,長沙市帆布廠主治醫師,五十歲那年含冤離世,兒子未滿十五歲,丈夫因此一病不起,至今不能上班。

修煉法輪功曾使黃敬萍多種疾病康復,特別是子宮功能性出血的疑難雜症,不治自好。為講句公道話,黃敬萍四次赴京上訪。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黃敬萍在天安門打橫幅,遭北京警察毒打,被推倒在地,滿臉是血,兩眼青腫,長沙去接她的人看到她瘦的皮包骨,鼻子旁有深深的傷疤,雙手凍成紫黑色,很吃驚,當時不敢接回,推遲了一個多月。回到長沙,黃敬萍被岳麓區公安分局看守所關了兩個月後,被劫持到白馬壟勞教所。

勞教所暴行洗腦,黃敬萍被迫害致病,肺部嚴重病變,被保外就醫。回家後,「610」、派出所不斷騷擾、威脅,岳麓區「610」辦主任舒某多次找她丈夫單位校領導施壓。教委、醫院等齊逼黃敬萍放棄修煉,否則送洗腦班,每月要負擔四千多元。北京上訪被抓後、接回長沙的所有費用都要黃敬萍承擔,每月從工資中扣除。重重壓力下,黃敬萍病情惡化,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離世。被扣工資的那筆「費用」抵減喪葬費才結清。

6、法輪功學員虢家紅,男,一九七二年出生於四川省攀枝花市,由於父母早年離異,父親將他撫養大。八十年代,小虢隨父親單位搬遷來到長沙。其父退休後小虢頂職當了中建五局三公司的鍋爐工。

一九九六年七月,小虢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法輪功遭到迫害時,小虢想可能是政府搞錯了。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小虢到了北京國家信訪辦,警察一聽煉法輪功的不由分說把人抓上警車,當晚他被拋到北京市郊的菜地裏。夜晚零度,小虢身著兩件單衣,凍得渾身發抖,巡邏的便衣發現後,小虢說是煉法輪功的,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小虢被打得頭暈目眩,心臟都要跳到口裏來了。隨後,小虢被送到湖南駐北京辦事處關押。遣返回長沙後,小虢被拘留十五天。

同年十二月,小虢第二次進京上訪後,再沒回來。據長沙警察稱小虢於十二月六日在湖南駐京辦六樓跳下身亡。他怎會到駐京辦跳樓呢?那年小虢二十七歲。其父老年喪子,其痛苦難以言表。

7、法輪功學員余勇,男,三十七歲,出生於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住長沙暮雲鎮南托嶺教育街14號,戶口所在地屬長沙市天心區,從事電器、水電安裝維修生意。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當面講真相時遭陷害舉報,被綁架、抄家,他結婚的電器、其兄的電腦及打印機等財物被搶走。暮雲鎮司法辦「610」專幹與警察陳一斌、長沙縣「610」頭子陳義明多次對余勇及家屬威脅、恐嚇。二零零六年五月,余勇被劫持到新開鋪勞教所一年,受盡折磨,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導致年輕體壯的他血壓高至200多。二零零七年五月,極度虛弱的余勇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長沙縣「610」及暮雲鎮派出所無故將回家不到兩個月的余勇綁架至長沙縣拘留所關押。此後,余勇更感不適,日甚一日,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去世時,他整個臉,耳、腳都發紫。家人雖心生疑惑,但為免再添橫禍,只好忍氣吞聲。

8、法輪功學員陳建中,男,株洲茶陵縣人,一九九四年畢業於武漢中南財經大學,曾在長沙市中意電冰箱廠、深圳、長沙君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任職。一九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陳建中在長沙市銀華大酒店的電梯中給保安講真相,遭綁架,十一月一日被勞教兩年,劫持到新開鋪勞教所,整個過程僅一週時間,沒有任何合法手續。

從申請行政覆議到提起訴訟,繼而上訴,陳建中的家人依法要求撤銷勞教他的錯誤決定。與此同時,陳建中在勞教所遭體罰打罵、長時間不許睡覺、電擊、關禁閉等種種虐待。還被單獨隔離關押迫害達三個多月,阻撓家人聘請的律師為取證去會見他。當時陳建中的身體已經十分虛弱,呼吸、行動困難。到年底,醫生檢查身體發現人已經快不行了,勞教所才匆匆辦理保外就醫。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陳建中被接回家時,只有七十一多斤,骨瘦如柴。同年九月十四日,陳建中含冤離世,英年三十六歲。

9、法輪功學員張運蘭,女,五十二歲,瀏陽市永和鎮金盤村人。二零零四年二月,張運蘭發真相資料被勞教,在白馬壟勞教所她被連續罰站三十五天,不准睡、不准靠、不准走動,大小腿腫得很粗,前後三十五天一共只睡了三個晚上,承受到了極限。

張運蘭絕食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張運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被放回家,「610」人員脅迫張運蘭的兒子監控、虐待她。二零零五年十月張運蘭一人外出時被「610」汽車撞死。

10、法輪功學員鄧毓群,長沙鐵路客運服務公司列車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鄧毓群與鄧毓聯姐妹在韶山衝發真相資料時,被韶山衝派出所綁架。

鄧毓群從派出所走脫。鄧毓聯被綁架到湘潭七里鋪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被劫持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遭各種折磨:不准講話、不准上廁所、被迫每天二十多個小時坐在只有約五寸高的小板凳上,屁股被磨爛、七月天,一連幾天在鍋爐房罰蹲,等等。

警察還在鄧毓聯吃的飯裏下了不明藥物。二零零六年四月解教前十二天,鄧毓聯莫名出現咳嗽,腳趾麻木、冰涼,走路困難,視力模糊,失去味覺等症狀。回家後,她身體一直呈嚴重病狀,肌肉嚴重萎縮,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二零零八年元宵節,被迫流離失所三年的鄧毓群回到家,人已瘦得不像樣了,同年三月三日便去世。鄧家姐妹四十出頭雙雙被害,韶山衝派出所警察是首犯。

11、法輪功學員康林霞,女,長沙市雨花區黎托鄉長托十二組村民,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較嚴重的皮膚病等病患全消。迫害開始後,黎托鄉派出所所長周培根經常上門威脅恐嚇,逼迫康林霞寫「保證」。康林霞不依,家被抄,非法拘留兩次。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康林霞被劫持到洗腦班一百多天,身強體壯的人瘦成皮包骨,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周培根仍三天兩頭緊逼她放棄修煉。同年八月二十日康林霞含冤去世,年僅三十八歲。

12、法輪功學員羅春華,女,三十七歲,湖南瀏陽城關人。二零零一年六月發真相資料,被瀏陽市淮川派出所警察綁架, 六月三十日中午十二點非法審訊時,被一男警察從身後向背心猛擊兩拳,羅春華當即口吐鮮血、昏倒在地,人事不知。其後羅春華被構陷兩年勞教。因背心傷處惡化,吐血不止,羅春華被轉入瀏陽城關醫院治療,二零零一年冬含冤離世。羅春華被害死後,「610」不准其親人開追悼會、不准放鞭炮、隨即火化。

13、法輪功學員彭美仁,女,五十多歲,湖南寧鄉縣城北正街六組人,是縣凍肉廠退休職工。遭受酷刑迫害、強制洗腦後送回家不久含冤離世。

14、法輪功學員沈玉霞,女,長沙市人,在廣東湛江市做生意。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在湛江市北橋市場自己的豆腐檔,被「610」綁架,在八月二十七日家人被告知死亡。驗屍時,發現沈玉霞整個胸口呈黑色,遍體鱗傷。醫生講沈玉霞送到醫院時已經死亡。沈玉霞丈夫於進南(法輪功學員)被中共不法人員劫持回湖南省非法關押。沈玉霞有二個孩子,小的不滿三歲。

15、法輪功學員康瑞其,女,六十歲,家住長沙市太平街太傅裏新六號。退休前在長沙市日雜公司當部門經理。她因從小體弱多病,又患血癌、膽結石等重病,一直未婚。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煉法輪功後,病痛在煉功中全部消除,血癌也不翼而飛。

二零零一年康瑞其因懸掛「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沒經任何正常法律程序,被關進湖南省女子監獄四年半。獄警用各種手段逼她「轉化」,牙齒被全部打脫。

二零零六年,因給人一本《九評》,康瑞其被綁架到白馬壟勞教所一年。警察唆使吸毒犯對她毒打,罰站罰跪,逼她放棄修煉,未達目的,又把幾支牙刷捆紮一起,插進這位六十年來潔身自好的老處女的陰道,來回攪動,康瑞其當即鮮血淋漓,疼的死去活來。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長沙市天心區「610」、西牌樓社區彭家樂把康瑞其從家中拖走,被劫持到白馬壟勞教所,抓人藉口是「開奧運」。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勞教所通知康瑞其家屬接人,說康瑞其得了「文化性精神分裂症」。據一名從白馬壟勞教所出來的人透露,她親眼看到勞教所警察指使吸毒犯毒打康瑞其,將她的頭猛力撞擊牆壁和鐵棍;另一同時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證實,康瑞其經常遭到吸毒犯的謾罵、人身侮辱,長時間不准上床睡覺,夏天幾天不准洗澡。

16、法輪功學員周雲霞,六十多歲,湖南寧鄉人。家住湖南省建築公司懷化七公司家屬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寧鄉縣公安局周友良、唐建明等人到懷化將周雲霞從家中綁架到寧鄉。受吊打等酷刑後,周雲霞被枉判四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周雲霞被強制十六小時奴工,遭電棒電擊、手腳吊銬床頭,強行灌藥、注射不明藥物,她的門牙被撬掉兩顆……周雲霞精神失常後,仍被關押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冤獄期滿。周雲霞剛回家,又被寧鄉縣「610」劫持到縣精神病院。三個月後,周雲霞從精神病院回家,整日精神恍惚,說有人要害她,給她灌毒。之後幾年裏,周雲霞多次離家,都被家人找回。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周雲霞又一次離家後,至今未歸,音訊全無。

17、法輪功學員舒碧蘭,六十六歲,長沙市電信局財務科長。二零零一年被判勞教一年,綁架到白馬壟勞教所,多次被電棍電、遭極限電針電得鮮血淋漓。二零零二年底釋放回家後,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二零零五年,舒碧蘭被勞教三年,在白馬壟勞教所,遭黃文閔為首等警察迫害,牙齒被打掉數顆,長時間戴銬不准睡覺,不准洗漱,不准坐,只能站。被強行注射了大量不明藥物後,神志不清,脖子上長一個大腫瘤,醫院診斷腦癌晚期,奄奄一息的她被家人接回。現在,舒碧蘭身體極差,仍被經常騷擾。

長沙地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謝務堂、蔣麗英、易振雲、黃啟倫、蔣德英、譚祥杏等二十一人,另有在長期非法監視、騷擾等迫害下,致病故的18人。長沙地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還有陳倩、吳金平、陳桂蘭、張運蘭(已被迫害致死)等共七人。

(責任編輯:章義)

(c)2024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