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看中共法庭無法無天的邪行惡跡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天平是法庭法徽上的幾個標誌性圖案之一,警醒法官要公平、公正執法。此物為甚麼稱作天平呢?它還寓意當人間法律遭到當權者踐踏、凌駕時,法官要敢於遵循天理良心,為民主持公道,甚至敢於捨生取義,替天行道。

然而,在共產魔鬼統治的中國社會,特別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那麼多的檢察官、法官不但不匡扶正義,反而成了陷害好人的罪犯,法庭成了掩蓋犯罪、製造冤假錯案的過場,法庭公堂都成了踐踏公道、見不得人的暗箱操作私室。

中共公檢法為甚麼敢這樣猖狂違法呢?這是因為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下了密令: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等等。如此邪惡的密令,嚇壞了有良知的公檢法人員,他們紛紛調離迫害法輪功的崗位。然而那些被邪黨嚴重洗腦、塵封了天良的公檢法人員卻像得到了「靠山」一樣,覺得行惡也不受懲罰,甚至還可以得到獎賞、提拔,在利益的驅動下他們被邪魔控制,行起惡來一發不可收拾。在江澤民安排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的唆使、指揮、高壓下,使一場邪惡至極的對好人的迫害持續了二十四年。

正是因為中共江澤民集團為公檢法人員行惡開了綠燈,讓所謂的執法者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得以暢行,所以法庭上才出現了公檢法共同違法,合力站在邪惡一邊誣判善良、正義的法輪功學員,在這正邪顛倒的公堂之上,法輪功學員和無罪辯護律師往往問的法官、公訴人啞口無言,即使這樣,被中共及「610」操縱的所謂法官、公訴人,依然被曝出許多中共獨有的司法「笑話」。

例一、檢方提交的「證人」三年前已經死亡

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史宗喜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被要莊鄉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近兩年,在二零二三年二月十七日遭河北順平縣法院非法庭審。律師為其做了無罪辯護,而檢方提交的「證人」竟然已經死了三年。

檢方為了給史宗喜羅織罪名,不擇手段,提交的「證人」竟是二零一八年就已經死亡的同村人史連有。公訴人在庭上的態度還極其惡劣。

例二、公訴人不提審,法庭不質證

二零二三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趙玉博在鞍山市立山法院被非法開庭,律師當庭指證公安警察違法辦案的犯罪行為。當事人、辯護人要求公訴人相石迴避,法官王鐵傑無視法律,不同意迴避。

作為親友辯護人,趙玉博的父親要求法庭質證公訴人提供的所有「證據」包括書籍、音箱、視頻等。但法庭沒有質證公訴人所說的「證據」。

親友辯護人要求公訴人提供起訴趙玉博利用國家公布十四種邪教中的哪一種?他在組織中是甚麼職位?怎麼破壞的國家法律實施,破壞的後果的證據。公訴人沒有提供證據。

公訴人沒去鞍山二所提審趙玉博,就把趙玉博起訴到法院,噹噹事人質問時,公訴人說由於疫情原因沒有去提審。趙玉博說監室裏的其他人都被提審過,唯獨他本人沒有被提審。

親友辯護人要求書記員每一句話記錄在案,最後要求查閱庭上記錄,書記員沒有記錄的要求重新補上。並且指出:這個開庭是違法的。

趙玉博後被立山法院枉判三年。

例三、公訴人當庭宣布「物證」被銷毀了

二零二三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兩點,河北省秦皇島市撫寧區法院對法輪功修煉者史可欽非法開庭。參與開庭的人員包括撫寧區法官林雙全,書記員王怡,陪審員何玉梅、李馮志,公訴人王琪。

開庭時,當史可欽一方指出,法庭說的所謂「物證」,是我們的合法財產時,公訴人王琪卻當庭宣布「物證」被銷毀了。根據刑訴法第九章第六十條規定,凡是偽造證據、隱匿證據或者毀滅證據的,無論屬於何方,必須受法律追究。撫寧縣檢察院怎麼就能如此知法犯法呢?

例四、法官對假口供、假證人、假證據視而不見

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法院二零二三年二月九日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徐萍女士。律師和徐萍都依法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徐萍還指出,警察模仿她的筆跡造假口供、編造假證人、假證據,去年十二月她就向法院申請司法鑑定,她請法官當庭展示鑑定結果。但未得到法官回應。

徐萍也在庭上根據法律再次強調修煉法輪大法合法,擁有大法書籍合法,揭露警方對她的陷害,並當庭以《刑法》第243條「誣告陷害罪」、第399條《徇私枉法罪》控告荷葉地派出所警察王濤、丁雲躍、高軍及公訴人李卉:「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九時半,高軍帶一幫便衣闖入我家執法。當時我一人在家做家務,突如其來的驚嚇,使我血壓飆升200多,心慌、喉嚨冒煙,王濤非法讓我在空白紙上簽名、按手印。過後在打印的照片上模仿我的筆跡製造假口供、編造假證人。一年前造了一個假證人,一年後又增加了一個假證人。我的律師在辯護書中寫的很清楚,公訴人(李卉)視而不見,枉法亂訴,不負責任。在公訴書上還把我的出生地編造在合肥。」

例五、法院已開庭,檢察院還說「查無此人」

河北泊頭市法輪功學員李彬,因為「微信發東西了」,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河南安陽公安局文峰公安分局國保警察入室綁架、搶劫、非法關押在河南安陽市構陷,十二月八日,李彬的妻子接到河南法院的電話得知:李彬被枉判七年半,並勒索罰款五萬元。李彬正在上訴至安陽市中級法院。

不可思議的是,李彬從批捕到庭審的過程中,河南省安陽市文峰區檢察院為了阻止家屬聘請的律師介入,面對律師的十多次詢問,都說「查無此人」。當家屬和律師會見李彬商討開庭辯護的事宜時,才聽李彬說十一月十日已經被視頻開庭。律師聽後被驚呆了,因為律師與家屬十一月十五日趕到安陽市文峰區檢察院了解情況時,檢察院案管辦的人當著律師面還在說「查無此人」,也就是說法院開庭五天後,檢察院這裏還在說「查無此人」。這不是笑話嗎?

例六、河南法官庭審「報假警」帶走律師

二零二三年二月十七日,維權律師謝燕益在河南輝縣法庭為法輪功學員提供辯護。為了阻止謝律師給法輪功學員張素琴做無罪辯護,法官當庭報假警,謝燕益律師被警察傳喚帶走。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四日,河南省輝縣市法輪功學員張素琴在北雲門鄉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村民舉報,隨後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張素琴被綁架時,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大法資料,而後警察在其家中也沒有搜出任何資料,如今卻依然被輝縣市檢察院無理迫害。

例七、法院稱公開開庭,卻拒絕家屬旁聽

河北省深澤縣今年77歲農婦、法輪功學員袁文格,二零二三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三點遭晉州市法院非法庭審,主審法官李雙利拒絕家屬旁聽。

袁文格的家屬早在開庭前就要求入庭旁聽,法院方面一直不給明確答覆。開庭時,家屬在法院門口給法官李雙利打電話,被其直接掛斷。家屬再給書記員劇麗嬋打電話,劇麗嬋讓家屬在門口等消息。結果直到開庭結束,也沒讓家屬進去。

晉州市法院二零二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對何紅彥等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時,主審法官李雙利就不許家屬旁聽,律師幾次溝通都沒有結果,問他是否公開開庭,回答是公開開庭,但領導不同意家屬旁聽,問其是哪個領導他也不說。袁文格的家屬三月一日曾就旁聽一事去石家莊市中級法院信訪服務處投訴,女接待員(大約四十歲)說會與晉州法院溝通,叫家屬以後不用再來了。結果三月二十八日開庭,李雙利仍未讓家屬旁聽。

例八、天津寧河區秘密庭審法輪功學員韓淑雲

天津市寧河區70歲法輪功學員韓淑雲女士,被寧河區公檢法人員暗箱構陷、枉法判刑五年,二零二三年二月十日被秘密劫入天津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而此前,韓淑雲是被寧河區公檢法人員暗箱操作構陷,何時開庭、何時判刑、何時被劫入監獄,家屬一概不知。此現象在大陸迫害法輪功案例中比比皆是。

以上幾例恐怕連不懂法律的老百姓都能看出來,中共公檢法相關人員都在冠冕堂皇的執法犯法。中共的法庭已經毫無法律可循,公檢法人員都被魔鬼脅迫站到邪惡一邊去了,哪裏還有天平?完全毀掉了人間法律的尊嚴和執法者對天理法則的敬畏。到了這種腐爛不堪、不可救要的時刻,上天出手,清除邪惡,扶正天平的時候也就到了。

看起來法庭上站台的是公訴人、法官等人,但是他們只是被指使、利用的工具,有的時候他們也說自己做不了主,背後有政法委「610」說了算,「610」又是江澤民親自安插的非法組織,江澤民又是中共的魁首,所以說法庭上展示的實質就是法輪功與中共的正邪較量。

放眼世界,法輪功已經傳遍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全世界善良人們的愛戴。邪不勝正是天理,終有一天,在中國這塊神聖古老的土地上,現存的中共製造的邪惡結果會反轉。待到天滅中共時,真相將大白於天下。屆時所有跟中共為伍的都要去給它陪葬了。

(責任編輯:文謙)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