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為甚麼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邪惡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六日】中共鎮壓法輪功已經二十多年了,雖然這場對中國及世界影響至深的迫害中共近年很少在媒體上主動提及,但是這場迫害並沒有停止,只是由公開轉為背後。人們為了生活和事業而忙碌,好像已經淡忘了這場一直持續的迫害,更不知道中共發動的這場迫害有多麼的邪惡。

第一、鎮壓的原因是邪惡的

從古至今任何統治者執政打擊與鎮壓的對像一定是不利於或反對其統治的。再愚蠢再糊塗的統治者也不會對支持且有利於其統治的人民打擊與鎮壓,然而在中共的治下卻發生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先生開始在國內公開傳授法輪功,該功法明確要求修煉者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幹好本職工作,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健康自己的身體,國內上億人參加修煉後身心受益。不僅為政府節省了大量的醫療開支,還推動了整個社會的道德提升和社會風氣好轉,取得了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雙豐收。得到了中共黨內以朱鎔基、李瑞環、喬石等為代表的開明派人士的充份肯定。

但是當時掌握中共黨及國家最高權力的江澤民聽說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竟然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尤其是當他聽說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家屬及中共的高級領導幹部也有人修煉法輪功,且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尊敬有加的情況後更是醋意大發產生強烈的嫉妒之心,於是江澤民背地裏找到他的親信羅幹授意其秘密布署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據此可以看出中共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運動是多麼的荒唐和邪惡。

第二、鎮壓的決策是邪惡的

中共是一個已成立一百多年的高度集權的政黨,按照它內部的管理機制,對於涉及到全黨重大問題的決策必須要由中央政治局常委投票決定。這種決策機制從表面上看有民主的因素,但中共黨魁一人獨大的本質卻決定了這種機制只是對中共獨裁統治的一種裝點罷了,因為常委們都要看黨魁的主張行事,沒有誰敢輕易反對中共黨魁的意見或主張,否則就要惹禍上身。但是當江澤民提出要對法輪功鎮壓時,卻出現了一個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結果,除了江澤民本人支持,李鵬棄權,其他的五名常委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胡錦濤、李嵐清全部投票反對鎮壓。中共政治局常委集體反對集中共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中共領導核心的主張,這在中共黨的歷史上還沒出現過。江澤民惱羞成怒淫威大發,用亡黨亡國來威脅恐嚇,常委們都感受到了來自江澤民的巨大壓力,為了自保他們違心地重新表態同意對法輪功的鎮壓。因此,從中共鎮壓法輪功這一錯誤決策的形成過程來看本身就充滿了邪惡。

第三、鎮壓的藉口和理由是邪惡的

中共自當政以來發動了數次對人民的大規模迫害運動,這些運動每次對人民的傷害都很大,但每一次都是以中共的勝利而結束,這當然與中共的獨裁暴力統治有關,面對中共的強大,人民不敢反抗,仇恨與不滿只能藏在心裏。但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爐火純青的騙人之術也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共御用文人在搞每一次運動時都能為中共的邪惡迫害運動編造出不同的看似冠冕堂皇的藉口或理由,這些藉口和理由不僅可以將中共邪惡的迫害轉化成看似正當的甚至是正義的,將非法的轉變成看似合法的,更為重要的是這些藉口和理由能欺騙眾多的各級官員和百姓心甘情願的甚至瘋狂的參與到這種迫害中來卻樂在其中。而中共這次鎮壓的法輪功在國內就有上億人修煉而且遍布社會各社階層,如果不能編造出十足的藉口和理由,迫害就很難取得推動,於是中共經過精心的準備後終於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出手了:說法輪功是迷信,說法輪功反科學,說大法不讓人看病,說大法斂財,說大法宣揚世界末日,說法輪功殺人、自殺,說法輪功讓人精神失常,說法輪功有政治目的,說法輪功圍攻國家機關,說法輪功反對宗教,說法輪功有國外反華勢力支持,說法輪功書是別人寫的,說法輪功是非法組織,說法輪功是X教,說法輪功學員不照顧家庭,說法輪功學員剖腹在肚子裏找法輪,說法輪功學員愚昧,說法輪功反社會、反人性等等,幾十種對法輪功及修煉者的誣陷理由一起登場,編造的理由之多超過了歷史上的任何一次,一時之間中國甚至全世界人民再一次被中共邪惡的騙術所迷惑,大法弟子一夜之間成了眾矢之的,受迷惑的世人再一次成為中共利用的對像,從而為中共的全面暴力鎮壓鋪平了道路。

第四、參與鎮壓的主體是邪惡的

中共從成立之初至迫害法輪功之前,以黨或國家的名義搞的各種迫害運動已多達數十次,出於對中共的極度恐懼,被鎮壓的對像很少有人敢於同中共進行抗爭,所以中共只要開動國家機器中的一小部份功能,就可以達到中共預期或超預期的打擊效果,參與迫害的主體大多是中共各級政府的專項運動工作領導小組工作隊、民兵、公安、軍隊等部門。在多數迫害運動中,受中共欺騙後主動直接或間接充當中共工具來迫害人民的民眾在數量上還是有限的,然而中共在鎮壓法輪功時卻一反常態,直接啟動了中共這台國家機器的全部功能並開足馬力。中共的暴力機器,宣傳機器,外交機器,政治資源、人力資源、財力資源、物力資源全部調動來用來鎮壓。全國的各級軍隊、政府機關企業事業學校等單位,各級黨組織、社團組織、行業協會、群團組織,從中央到地方社區、村屯,除了法輪功學員之外,中共利用手中的權力讓至少十億中國人都參與了對法輪功及修煉者的直接或間接的批判、討伐與迫害,這麼多人以國家政權為後盾,作為一個龐大的迫害主體共同去討伐迫害一個和平的修煉團體,這在人類的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可以稱得上是史無前例的邪惡!

第五、 鎮壓的手段是邪惡的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手段極其嚴厲,他們對法輪功修煉者採用了槍擊、監獄、酷刑、勞教、拘留、抄家、抓捕、毒打、監聽、定位等嚴厲的手段迫害學員的自由、健康與生命,用開除、罰款、收地,收房,不開工資、解除勞動合同、凍結存款、查封公司賬戶、吊銷公司執照等方式斷絕學員的經濟來源;用提職、升遷、就業、當兵、上學、下崗、考試、學籍等威逼學員本人或連坐其家人;用打毒針、吃毒藥、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洗腦班、強制收聽中共媒體謠言等手段對大法學員進行精神迫害。多少萬人因為中共的迫害失去生命,多少百萬人因中共的迫害失去自由,多少千萬人受到中共的抓捕,無數家庭被中共逼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上億的人民受到中共直接迫害。江澤民為了推動迫害升級竟然秘密下達對法輪功學員可「殺無赦」、「打死算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更令人髮指的是,中共竟然將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後的屍體做成標本售賣,並組織和利用軍隊及醫療系統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人體器官後倒賣,從中牟取巨額利潤。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將中共此舉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第六、從鎮壓的對像看出中共的邪惡

中共在歷史上打擊與迫害對像的身份多數都是單一的,如「鎮反」是對原國民黨中下層軍官與士兵的迫害,「土改」是對地主的迫害,「工商改造」是對資本家的迫害,「反右」是對知識分子的迫害,「文革」是主對文化藝術界名人及中共老幹部的迫害,「六四」是對示威大學生的迫害等等。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卻包含了對整個社會所有身份所有職業人群的一場全方位、無死角、大規模、長時間的歷史性大迫害,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身份涵蓋工農商學兵、黨政軍警民。上至八九十歲的老人,下至小學生兒童。無論是政府軍隊高官,還是專家學者教授。無論是普通的幹部工人農民,還是下崗職工、個體商販、待業青年、甚至家庭主婦,只要堅持修煉法輪功就會受到中共的迫害。在國內有一億人受到了中共直接迫害,再加上對法輪功學員家屬的株連迫害,等於是幾億人受到中共直接迫害,將幾億人作為中共鬥爭與打擊迫害的對像,其邪惡程度在中共的迫害史上也算是登峰造極!

第七、從迫害的輸出看出中共的邪惡

中共發動的各種迫害運動都是在國內,然而將中共的迫害觸角公開散布到全世界這在中共的歷史上還沒有過,但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達到了這一點。現代網絡通訊技術的出現,現代化交通工具的出現,為中共將迫害擴散到全世界提供了技術支撐。加之中共在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建有龐大的使領館機構,中共用大量的金錢與商業利益為代價有目地的參股、收購了大量國際上有影響的媒體,這都為中共迫害的輸出提供了便利與可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利用其早已事先編造好的各種詆毀法輪功的謠言公開在中共國內掌控的全部媒體上發表後,被中共收買的國際媒體與不明真相只是為了報導迫害事件但又得不到其他信息來源渠道的國際媒體也轉載了中共媒體的虛假報導,無形中幫助中共將這些謠言與邪惡傳遍世界。與此同時,中共設立在各國的使領館、特務機構、帶有國資背景的中資企業全部利用各自的政治、人脈、商業等資源採取各種方式配合中共在國際社會上詆毀法輪功及修煉者。更有甚者中共黨魁江澤民親自上陣利用其參加重要國際會議的機會親自送給其他國家領導人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冊,目的就是希望全世界其他國家的領導人也像他一樣都來迫害各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其心何等邪惡?!

不管中共如何猖狂,如何不可一世,但是縱觀人類的歷史,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而且都會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做惡者最終都要接受宇宙、歷史、人民的審判。

江澤民已經帶著無邊的罪業墜入地獄,行將就木的中共也將以它的全面解體,及一心跟隨中共做惡的黨徒的大面積淘汰來為它的罪惡付出應有的代價。

在人類歷史的最後關頭,及早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聲明退出並脫離中共的邪惡組織,才是世人最正確明智的選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