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中共體制下這三種人的驚天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三日】有一種流傳很廣的說法,正常社會中「有三種人不能墮落:一是教師,二是醫生,三是公檢法司」。教師教書育人告訴下一代如何辨別是非、善惡,美醜;醫生救死扶傷;公檢法匡扶正義。這三種職業都需要信仰和操守,他們的敗壞將會使社會大面積腐化。

我們這裏談談江澤民掌權時的中共體制下的這三種人的德行。江××要取締法輪功,有人說法輪功歸正人心,修煉者人心向善,帶動整體社會道德回升,利國利民。江××卻說;經濟搞上去了,道德自然會好,讓人們不講道德悶聲發大財。我們看看那些發大財的人是怎麼發起來的。道德是在回升嗎?眾所周知,那些發大財的人都是貪官,國庫都貪空了。公檢法,醫院是靠殺人販賣活體器官發的大財。每個發大財的人都包有情婦還不止一個。江××腐敗治國,帶頭淫亂,上樑不正下樑歪,帶動整體社會道德急速下滑,就連教書育人的教師也不例外,積極加入其中。讓我們舉幾個實例說明:

一、為人師表的老師猥褻、強姦學生,成為禽獸教師

《解體黨文化》中講道:有的學生遭到強姦懷孕,有的被強姦並包為二奶,有的老師強姦未成把學生殺害了,有的甚至對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手。國內媒體二零零三年報導,重慶大足縣一名小學教師,從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先後對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學生實施強姦猥褻。甘肅隴西縣一名體育老師以幫學生走後門上學為名,將該校12名初三女生強姦,其中兩名學生被強姦後懷孕。

貴州省錦屏縣河口鄉中仰小學一名51歲的教師,在一年半時間裏42次強姦12名女學生、35次猥褻16名女學生,僅有3人倖免於他的魔爪。

二零零四年六月,臨夏縣一小學教師在一年半時間內先後將三年級的9名女同學多次強姦和猥褻,其中次數最多者達數十次,而這些孩子最大的一名還不滿15歲,其他均是9到10歲的女童。

湛江市下轄的雷州市南興鎮某小學校長林登平3個多月竟然作案7次,共強姦11名均是在校學生的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僅10歲……這樣喪心病狂、觸目驚心的惡行,在今天卻已經屢見不鮮。

還記得在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據西部商報報導甘肅通渭縣常河鎮某中學老師成某從二零零一年秋入學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四年內強姦18名女生70多次,並同時對多名女生強姦,16名為幼女,民憤極大,被判死刑。

二零零四年當地一名中學教師李某,涉嫌使用安眠藥和其它麻醉劑迷奸24名女生,被揭發後民眾震怒,遭法院判處死刑。

我自己親自看見的兩個例子:九十年代初,一天我去蘭醫一院產科看望一名生小孩的朋友。她的鄰床是一位15歲的小女孩。我很驚訝這麼小的孩子為甚麼住在產科,朋友暗示不要問她,她是來引產的。可是她還是個天真的小女孩,還在玩著玩具呢。

另一件事情是在冬季的一個傍晚,我剛好也在蘭醫一院,看到一位中年婦女領著一個15~16歲左右的瘦弱的農村小女孩在就診,說是肚子疼。後來聽說她們去了幾個科也查不出來甚麼病,最後醫生叫她去放射科拍片子,結果顯示是一個嬰孩。當問這個小女孩時,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懷孕的,最後只能讓她住進產房引產。當那小女孩的父親趕到醫院後,知道自己女兒是被人強姦懷孕的非常氣憤,他不顧小女孩生產後疼痛,當即就把她接走了。

在當今中國的教育界,暴露出來的禽獸教師案件也只是冰山一角。

二、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成為活摘器官謀取暴力的殺人魔鬼

九十年代初,聽說有醫生偷器官現象。那時只是偷某一部份,但人還活著。我朋友的一位親戚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性,在某醫院做了膽結石手術,術後到幾所醫院複查,發現左側肝葉不見了。那時人們還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可現在眾所周知,中國是最大的器官移植大國,器官又多,又好又健康,又可以很快找到,又是年輕人,而且時間不需要等太久。

在中國,是器官在等病人;在外國,是病人在等器官。中國的器官是從哪裏來的呢?

二零零六年蘇家屯事件曝光後,我也帶著懷疑的心情為了證實真偽,所以打了很多的諮詢電話。讓我們聽一聽醫生的說法:

北京301醫院是給中央領導就診和住院的地方,這個醫院的移植大夫說;上面有規定,供體情況不能講,是秘密,哪個醫院講了就取消手術資格,他們做的肝30歲以上的都不用;747空軍烏魯木齊醫院腎移植科的女醫生說;供體是本地的,醫院找,他們開展十幾年了,做了幾百例了,中醫院也做腎移植。

肝移植大夫張雪峰也說,他們開展十幾年了,肝做的少,腎移植做的比較多,都是年青小伙子,身體很好,女的都沒有;俄羅斯的很多人都來這裏做,要來趕快來,價錢優惠。不用擔心供體,只要跟法院聯繫,一批一批地來,都是這種身體比較好的。家屬考慮的問題也是我們考慮的,如果做肝和腎的病人都有,那麼這個供體就同時被取肝和腎。

吉林心臟病醫院的移植大夫說;供體情況法律規定不能講,一定是好的。

甘肅武威腫瘤醫院,我問有沒有法輪功供體,還在做移植嗎?大夫說;這個問題太深入了,司機都知道,三元錢就拉來了,電話裏不好說(意思是取器官的地方很近,三元錢的路程)。

新疆武警總隊醫院一位主任說;供體情況到時再說,不能早說。

昆明市眼科醫院的醫生說,我們做的角膜都是新鮮的。

寧夏武警總院的腎移植大夫說,腎是像手術一樣的程序取的,不是槍斃的人。

北京佑安醫院大夫說,供體器官都是捐獻的,沒有用犯人的,詳細的不能提供。

蘭大一院的一位退休主任在蘭大二院換了腎。主刀醫生岳主任說,腎是活人的,是一個24歲的小伙子的,非常健康,其它的就不要問了。他讓病人保密。而換腎的病患只活了四年左右就離世了。

瀋陽市第四人民醫院腎移植科的護士說,我們專做腎移植,只要血型相同快的幾天就能找到,都是從活人身上取的。

廣西民族醫院的泌尿科大夫說,他們以前用過法輪功供體,後來被壟斷了不好找了。但他說,在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醫院,有提供器官供點,腎源肝源都很好找到。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醫院的大夫也說,能找到活體的法輪功,只要等一兩週就能找到。

鄭州大學附屬一院移植中心王護士長說,能找到年輕的健康的法輪功的。

中國軍隊華中腎移植協作中心「解放軍460醫院」的腎移植中心彭主任說,他們用的供體是非正常死亡的。

上海瑞金醫院移植中心的醫生說,約等兩週有供體,是年輕的,不管供體是幹甚麼的,只要條件好就用。

上海交大附屬一院肝移植中心戴大夫說,他們做了五百多了,要做(移植手術)趕快來,現在就有供體,是二十多歲的,最快的一週就能做。肝移植是20萬。問他有法輪功的嗎?他說行,來了再說。

青海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泌尿科大夫說,以前有給他們提供法輪功的,他們不敢要。

廣州軍區181醫院腎移植大夫說,他們已經做了上千例移植手術,供體哪來的不能告訴。

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腎移植大夫說,他們做了一百多例,供體都是18~30歲很健康的。問是些甚麼人,他們說電話裏不能講,怕你有錄音。

山東省立醫院移植中心大夫說,他們做了很多,都是年輕的質量好的。昨天做一個肝移植,打開一個是脂肪肝就不要了,再打開一個是好的就用了。他們說做一個肝移植要配幾個供體備用,防止肝質量不好不能立即使用。移植中心的護士說,他們也做了很多腎移植,不是腎源缺而是很充足,腎是活體的肝也是活體的。大夫們有很多渠道,在中國各地找,但供體的情況是保密的不能說。問有沒有法輪功的?她說只要病人來就有。

黑龍江密山看守所,一位男士說他們以前隨便提供法輪功的,現在要還可以提供七八個男的四十歲以下的,但是要跟法庭聯繫,要抽血配型。

浙江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科的一位大夫說;他們開展十幾年了,做了幾百例,活體、屍體都有,都是自願捐獻的,有一部份是法院的。

安徽省醫大附屬醫院肝移植科的葉本錢醫生說;等一週或十天可以找到供體。問能找到法輪功的嗎?他肯定的說能找到。

陝西省人民醫院的腎外科護士說;他們從二零零三年開展,做了一百多例。從陝西武警總院調來的羅永康做了很多,供體都是活體年輕的健康的。羅永康和他的科主任黃啟福專門去找供體,找好一批,打電話來讓科室準備好,他們一到馬上開展。一般下午做,同時開展三四台。他還說,本來不能做移植的醫院也在做。

西安醫大附屬二院腎移植科護士說,他們做了很多年,去年成立了移植中心。他們的傳染病科也在做肝移植。從西京醫院調來的張波主任專門找腎源,很有門道。在西安周邊地區,如咸陽、渭南等地找,大夫親自去選年輕的健康的給他們抽血化驗。我問不讓抽怎麼辦?他說供體沒有政治權力(不能反抗),不告訴他們實情,他們也不知道抽血幹甚麼。

福州軍區總院泌尿外科陶護士長說,他們做了一千多例。腎源保證是最好的,根據病人情況配上型等很快,當天或幾天就能找到。病人血抽上,供體兩個半小時就有結果,大夫親自去看。她也管這裏,她也參與找腎源。空軍廣東458醫院肝移植的大夫劉樹人說,他們二零零二年開展做了40多例,他們有供體的指定點,也有二道販子提供的。

湖南省醫院多年前在谷歌上做了一個廣告,免費移植肝、腎各20例。肝膽外科的醫生周學力說,免費是為了創聲譽。器官是很健康的,年齡也合適,供體有犯人也有不是犯人的。問他有沒有法輪功供體,他沒正面回答掛了電話。再打不接電話。後來醫院改口說是親屬捐獻移植。

湖南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移植中心大夫說,開展五六年了,做了幾百例,保證質量,肝源不能告訴。

蘭大一院肝膽外科一位護士說,他們科一月內做了四個肝移植,三個患者幾天就死了,一個很難活到一個月。問她哪來的肝,她說是四軍大提供,只要找好病人,一個電話打去,他們拿著肝坐飛機四小時就來了。

雲南腎臟病醫院移植科醫生說;他們都是晚上做,有時七八台同時做,因為供體是在晚上運來。去年一年就做了150多例。

在全中國,上述這樣的例子太多了,不一一列舉。

從一九九九年以來江氏集團視法輪功為仇敵,製造自焚假案煽動仇恨宣傳,向全國醫院下達了活摘器官的指使,全國主刀的「白衣天使」像被魔鬼控制充當江氏集團的殺人幫兇害人害己。他們已經殺人入魔了,不只是活摘法輪功了,其他人也難倖免,現在很多人失蹤了,發現屍體空了。人在做,神在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們的天理的報應。

三、警匪一家謀財害人

古時的人道德高尚,大唐盛世,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江××掌權以來,讓全社會道德淪喪,悶聲發大財。讓小偷也膽子大起來,偷盜成風。就我親身經歷的幾件事:買菜時自行車沒鎖轉眼就不見了,買好菜付款錢包被偷,做了件新衣服夾在自行車後面在買菜時衣服就不見了。年輕的小伙子穿著西裝戴著領帶,大白天在我眼前翻包偷錢。我叫了一聲你為甚麼翻我的包?他說你再叫我抽你,我嚇得不敢吭氣。

我認識一名蘭州火車站的警察,告訴了他這件事。我說覺得小偷很可恨,但是警察真要打小偷時又覺得挺可憐的。那警察說,我們與小偷是一家人,不打小偷。他們偷來的東西要與我們分,只有他們私藏贓物才打他們。比如去北京的列車上,我們要給小偷排班,只要旅客報告說丟了東西,我們就知道是誰幹的。警察這種謀財方式只是小兒科,大的那就是無辜殺人謀財了。

從一九九九年江××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來,成了公檢法的生財之道。不妨我們舉幾個例子:從上述所有的移植大夫都說,法律規定,供體情況不能講是秘密,為甚麼是秘密呢?我們再聽大夫是怎麼講的:陝西武警總院的移植大夫說,「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每年都做一百多例腎移植,還做港澳台的患者。」他說:「供體畢竟是不能公開的事,因為是不合法的,是偷偷摸摸的。全國都這樣。沒家屬的取了器官火化了事,有家屬的先火化了給個骨灰盒,告訴家屬是急病來不及通知,有的家屬連骨灰盒都拿不上。」問他:「供體本人知道嗎?」他說:「不知道,只告訴他們外面有流行病需要體檢抽血,抽血時是法院帶我們親自去看供體。」我問:「不讓抽怎麼辦?」他說:「不配合就打,幾個武警壓著強行抽血。」

他又說:「市中級法院,市法院專管此事,必須由法院決定,不通過法院直接給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聯繫不行,現在部隊,地方都在用錢買通法院,誰給錢多他就給誰供體,送禮從法院院長到刑庭,從上到下都要送到。」以前是一大批一大批提供,現在是大氣候影響幾個幾個提供。我勸他不要做移植了,他說:「不做不行,醫院會找我們說沒有給醫院創收。我們做移植要給醫院提腎源費,醫院再去給法院送禮。法院也會找我們說這有一批要不要,若不要下次就不給你們了。我們不能失去信用啊,就得做啊。」我講了蘇家屯事件曝光了,他說:「共產黨啥幹不出來?幹我們這一行掙錢真危險,說不定哪天共產黨翻臉不認人,就殺人滅口了。反正真有法輪功的。法院這樣幹了,自己知道也當不知道。全國都在這樣做,如果是事情真翻了,找到我頭上,全國多少醫生都殺光了。」

烏魯木齊友誼醫院泌尿外科醫生說,醫院領導和法院關係搞好了腎源就多。

從以上這些例子看,江××的悶聲發大財,不但道德沒有提升,反而警匪成了一家,知法犯法,屠殺善良。

遼寧錦州公安局長王立軍成立了一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做了很多活人的現場心理實驗,還得了獎。王立軍等發明了一部「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也叫「腦死亡機」,只為了活摘器官時將人進入腦死亡狀態外別無它用。西北某軍隊醫院的一位大夫親自參加過王立軍的現場活體實驗。我問他:「王立軍做實驗的這些活體全是法輪功嗎?」他說:「是的。」

江氏集團和共產黨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煽動仇恨宣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啟動國家機器,利用公檢法司,軍隊,地方,醫院一條龍合夥殺人,將中國人推向毀滅的邊緣,這種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必將大白於天下。神的慈悲還在給每個人機會,但時間不多了,希望曾經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人,真心向神懺悔,將功贖罪,揭露邪惡,遠離中共,善待法輪功,才能躲過大劫才能有未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