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學員:幸運的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修煉四年多的大法弟子,我是幸運的,能得到大法,能在法中修自己。我把自己四年來的修煉片段向師父及同修彙報一下。

放下對父親的怨恨心

父親早已過世,父親的後老伴也是同修。前一段時間,我去了父親的後老伴家。她跟我談起了父親,說父親臨去世的時候說,對不起她。我聽了,心裏不是滋味,嘴上沒說甚麼,心理卻不平衡了:給你留下錢和一套房子,還對不起你?她說,那套房子給你們(指我和姐妹)一半。我說,我不要,你愛給誰就給誰。

在這之前,我是憤憤不平的,認為那都是父親的東西,她又沒有經濟來源,一樣也不該給她。但是,我學大法後,這個心慢慢放了下來,不跟她爭了,認為自己的妒嫉心沒了。怎麼今天她又提起此事,自己心裏又不平衡了呢?但嘴上說,姨,我不跟你爭。怎麼這麼虛偽呢?

回家,還勸姐姐不和她爭,但總覺的內心深處不是心甘情願的,但又想自己是學大法的,不應該和她爭。我一直在這樣想,也一直跟別人說我甚麼也不要,但一想起父親的財產都給了她,還是不平衡,反反復復。我為甚麼這樣?

有一天,我又和姐姐說起此事,勸她把心放下,其實是勸我自己。我突然想起我為甚麼老放不下?那是我多年來對父親的怨恨心,是骨子裏的,怨恨他在母親去世沒多久,就找了後老伴;怨恨他找了後老伴,對我們的關心少了,怨恨他在生前沒有把財產留給我們。

這個怨恨心一直隱藏在深處,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我不要這個怨恨心,求師父從根上把它拔掉。我堅定一念,瞬間我覺的好像一大塊東西從我身上掉了下來,我一下輕鬆了,心裏釋然了。

也許前世我們家欠她的。心裏平靜了,心輕了,這感覺真好,謝謝師父!

「巧」買耗材

最近,我地疫情嚴重,我想把做資料的耗材準備的充足點,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能夠得救。恰巧有一同修要買打印機等,我倆一同去買。在等公交車,左等不來,右等不來,二十分鐘過去了,別的公交車都來四輛了,它還沒來。我心裏有點著急,又等了十多分鐘,車終於來了。

我倆到地方一看,商家幾乎都關門了,同修說先買紙。我們到那一看,門開著,裏面很黑,商家說大廈停電了,都關好幾天了,今天有客戶打電話要買貨,我剛到,你們來的這麼巧,太有緣了。我和同修對視一笑,如果車正常來,我們到這兒一看,商家都關門了,哪能等三十多分鐘?再說也不知道商家會來啊,一看都關門了,也就回去了,也不能買紙了,都是師父的「巧」安排。

買完了紙,又去買打印機。商家也說,他們今天剛上班,又是師父的「巧」安排。該買的東西都買完了,回去的那趟車也不晚點了,正常;更神奇的是,第二天公交車全停了。一切好像專門為我倆準備似的。心裏想著救人,一切師父都安排好了,要不哪能那麼「巧」。

四姨的兒女「三退」了

我的四姨,今年快九十了。四姨不認識字,母親得法時,她看母親一身病全好了,母親讀《轉法輪》,她也跟著聽。後來母親被迫害了,她也不敢學了,但知道大法好。

在四姨七十多歲時,晚上睡覺,家裏著火,煙把她嗆醒了。她眼睛不好使,自己爬出去,喊鄰居。好多鄰居幫忙,用水把火撲滅了。屋裏的東西燒的黑乎乎,都被扔在院子裏。

四姨被送進了醫院,住了半個月,才回家。在院子裏,這堆燒糊的衣服上,她用手摸,找來找去。四姨樂了,因為她摸到錢了,幾百塊錢完完整整的。可把四姨樂壞了!要知道這幾百塊錢,對有錢人來說不算甚麼,可對四姨來說,那是幾個月的生活費啊。

四姨每提起此事,就說,多虧了大法師父,法輪大法好,師父好,給了她活路。可她的兒女說,那一堆破衣服,誰能想到有錢啊。我跟四姨說,你的衣服都燒糊了,你家的牆都熏黑了,錢卻完完整整的,那不是師父保護的嗎?四姨說,他們愛信不信,我信。

可到了八十多歲那年,四姨的直腸長個腫瘤,惡性的,醫生不建議做手術,怕下不來手術台,兒女也沒錢,只好回家等死。

四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沒天天念,只是想起來就念。過了幾個月,有一天,四姨肚子疼的不行,兒女以為四姨這下可要不行了,可四姨卻便下一小盆黑糊糊的粘東西,亂七八糟的,不知是甚麼。

四姨再去醫院檢查,甚麼瘤子也沒了。醫生也奇怪,就說是誤診。哪是甚麼誤診?我告訴四姨,那是大法師父給你拿掉了。四姨說,可不是嗎?!我謝謝法輪功師父,要不我早沒命了,是法輪功師父延長了我的生命。

她的兒女們也很高興,我再跟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也願意聽。之前我跟他們說,他們只是笑笑,並不相信。這下看母親好了,相信了大法。我再讓他們「三退」,他們也同意了。大法師父多慈悲啊,四姨只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沒學功,師父就救了四姨。

「特殊」的同修

我剛修煉不長時間,學法小組來了一個Z同修。她修煉二十多年了,說話小心翼翼的,比如,她要上衛生間,她會說,我上一下行不?我說,你隨便。完了之後,她說謝謝。我就覺的彆扭,幹嘛那麼客氣啊,都是同修。

慶祝「五﹒一三」,她要寫徵文,讓我給她改改,我說行。可當我把她的稿子拿來時,我真不知道從哪改起。她東一句,西一句,這件事還沒說完,又說別的事了,看不懂她要說甚麼。因為我和她之間並不了解,了解Z的同修說,讓她跟我說說她自己的事,她也是沒頭沒腦的一頓說,來回說。我學法不長時間,心想,怎麼有這樣的同修?怎麼讓我碰到?這是要修我甚麼心?

我一遍一遍聽她說,真是忍著沒發火,我是覺的沒認識多久,不好意思不給她改,再說我已經答應給她改了,她挺高興的,我也不能讓她失望。我重新調整自己,我是一個急性子的人,平時都是說一不二的,根本不愛聽嘮嘮叨叨磨磨唧唧而且也說不清,我也瞧不上這樣的人,我知道了,這就是我要修的,急躁心、看不起別人的心、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心,覺的自己了不起了,是甚麼修煉人?

我馬上歸正自己,意識到自己有那麼多執著心,雖然不能全放下,但最起碼在這件事上要放下。我不再急躁了,我幫她一點點的捋順。她說不明白的,我就跟她說,你說的是不是這個意思?她高興的說,對對,就這意思,我不會說,謝謝你啊。

幫她改的這篇文章,比我自己寫要費勁多了,可沒發表,而我寫的心得作為每日文章的一篇發表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她聽說我寫的文章發表了,高興的不得了。看見她純純的沒有一絲虛偽的高興,我的內心那麼一點沾沾自喜骯髒的心,一下子被洗淨了。

說她特殊,是她有一顆純淨的心,這就是大法的力量,她學大法認認真真,做事不虛偽,當我小聲背後說人的時候,她盯著我的眼睛來一句:你怎麼不當面說。

這就是我要說的「特殊」的同修,她把我剝的精光,甚麼面子心,甚麼自私虛偽的心,狡猾的隱藏在深處的不好的心,全都暴露出來了。我謝謝師父,讓我遇到她,幫我去掉那些骯髒的心。

現在,我和Z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我發資料,她發正念,她面對面講,我就發正念,慢慢的我也敢與人講真相了。

我是幸運的,在我人生無路的時候,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我得到了大法。

本人層次有限,個人修煉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