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法救了我與她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一九九六年因身體多病走進大法中來的,當時的心臟病和周身風濕最嚴重,心臟病上二樓都費勁,周身風濕後來骨頭節都痛,兩條腿又沉又疼,沉的像拖著兩個大鉛球,每次醫生給開幾大包中藥,吃了也沒解決問題。還有腦神經痛病,睡不好覺,睡一、兩分鐘覺也做夢,每天早晨起來這頭疼的轟轟的,痛三天就嘩嘩吐一陣。就在這艱難時刻,丈夫突然病重離世。那時我才四十六歲,兩個兒子還沒長大,家庭的重擔一下子落在我這個病包子身上了。我埋怨老天對我不公啊。可還得過眼前的日子啊,帶著兩個兒子還得往前走。我在艱難中頑強的掙扎著,身體上,精神上都承受到了極限。

一天,朋友告訴我:咱這又來氣功了,說是佛家功,咱倆去學呀。當時我就拒絕了,啥功對我的病也不好使。朋友說:聽說這功祛病健身可好使了。我問:要錢不?她說:不要,先看大師講法錄像。於是我抱著試試的態度,第二天跟著去了。當時已經開班三天了,大會議室很大,男女老少坐滿了一屋子,但鴉雀無聲,都在靜靜的聽師父講法。因為我腦袋神經痛,聽著聽著就睡著了,醒來後再聽,聽著聽著又睡著了,這樣一堂課下來,睡了好幾次覺。頓時感到腦袋清醒了許多,也不那麼疼了。後來知道是師父看到我要真修大法,就開始給我調理腦袋的病了。這個班跟完了,沒聽夠,又接著跟了一個班。這回我才明白了,我為甚麼活的那麼苦,都是生生世世造下的罪業而得的一身病,我得承受、償還。這是好事。

修煉不到一個月,我這一身的病不知不覺的好了,那沉了多年的腿,輕的像沒有腿似的,我在屋子裏蹦了好幾個高,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太幸福了。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心裏的光明趕走了黑暗,原來總是愁眉苦臉的,學大法後總是樂呵呵的面帶笑容。鄰居都說:這法輪功可真神奇、厲害,誰敢不服。

我得到了宇宙最高佛法,就要兌現史前大願,做好師父要求我做好的三件事,多救人,告訴世人退出邪黨組織,抹掉獸記,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度過人類大劫難。下面是我在講真相中的兩個實例。

「我現在身體可好了,比年輕時還好」

我的鄰居趙大娘、趙大爺老倆口無兒無女,抱養一個兒子。大娘由於一生的勞累,落下了一身的病,不能自理,都靠趙大爺照顧她。可天有不測風雲,趙大爺在九十二歲那年突然得急病離世,八十八歲的趙大娘哭的死去活來。我去看她,她坐在炕上拽著我的手就哭,說:「你大爺走了,誰來管我呀。兒子、媳婦雖然也能照顧,可不一樣啊。」我說:「大娘咱不哭了,我告訴你念一句話你的病會好的,自己能照顧自己,你看多好。」大娘急忙擦乾眼淚:「你快告訴我甚麼話,我念。」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就跟著我念一遍,接著自己又連念了幾遍,問我:大聲念行不行?我說可以。

過了些日子,我遇見趙大娘的兒媳婦,問她:「大娘還哭嗎?」她說:「不哭了。你說這老爺子沒了,這老太太的病咋還好了呢?院裏院外還能遛達了,也不吃藥了,一天能吃能喝的,臉上流光锃亮。」我知道是大娘念大法好念的,我真為她高興。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碰到正在門外溜達的大娘,她笑呵呵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病都念跑了。我現在身體可好了,比年輕時還好。」大娘還小聲對我說:「我頭幾天摔了兩個大跟頭,哪都沒摔壞,是大法保護我了。」大娘還真有悟性。我說:「是大法師父保護你了。」她說:「那得謝謝大法師父。」我說:「這就對了。」我和大娘都笑了。

「真沒想到念九個字病就念好了」

我在菜市場旁開了個小吃店,一個賣菜的李大姐就在我的小店旁賣菜,時間長了都熟悉了。突然她一連好幾天沒來賣菜,怎麼回事呢?我向別人打聽,說她有病了。我就去她家看她。她說:老妹你咋來了?我說:聽說你有病了來看你嘛。她說:「我都好多了,老妹我好了我也不賣菜了,我想在家開個小超市,掙點就行了,我都這麼大歲數了,賣菜太累了。」我說:「不管幹啥都得有個好身體。」她說:「我雖然大病沒有,小病也不少。」我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麼病都會念好的。她說:「真那麼好使嗎?」我說那當然了。

她就找來了筆和紙,說:「快給我寫上。」我給她寫了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再寫一張,我給我妹妹送去,她腿疼,吃啥藥也不好使,都半年下不來地了,讓她也念。」我就又寫了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大姐樂的說:「這能念好,可太好了。」我囑咐她要誠心敬念,常念多念,發自內心的念,就會出現奇蹟。她說:「我明天就給她送去,讓她念,我也念。」

幾個月過去了,一天我出去講真相救人,遇到李大姐,她神采奕奕,一把就拉住我就說:「我身上那些病全好了。我妹妹的腿也好了,沒打針,沒吃藥,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其它病也都沒了。我妹妹都哭了,以為她這下半輩子只能在床上度過等死了,真沒想到一分錢沒花,就念九個字,病就念好了。她太激動了,她想要當面好好謝你。今天在這碰上了,走,到我的超市,拿點好吃的去。我替我妹妹謝謝你。大姐也感謝你。」我說:「不用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她說:「太謝謝大法師父了。」然後她還雙手合十。

我再也忍不住感恩的淚水,師父啊,弟子只有用精進感謝您;眾生用覺醒感謝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