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法福益於我們一家四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三年一月十八日】我謹懷感恩之心,說說我們一家四代人受惠於師父大法的幾件看似平淡而又神奇的事。

古稀母親的陳年頑疾好了

在我的記憶中,媽媽就是一個多病纏身、久治不癒的老病號。為了治病,媽媽去過大小的醫院、康復中心、療養勝地;拜過大仙、求過大神、祈過廟宇。最後,親戚醫生明確告訴她:你別指望能治好了,能用藥擋擋就不錯了。

到一九九六年,媽媽七十四歲時,病重得上、下樓都得人背著,自己經常偷偷落淚。一天,鄰居老王太太告訴我:「宋啊,南邊廣場有煉法輪功的,說是甚麼病都能煉好,叫你媽去煉吧。」我聽後回家問我媽去不去煉,她不假思索的說了聲:「去!」

第二天早上,我就想辦法早早地把媽媽拉到了廣場,找到法輪功煉功點,當時場上有二十多人。煉功音樂一起,有一個人在前面領煉,其他人在後邊隨著煉。媽媽也跟著比劃著煉,煉到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媽媽硬是堅持站著抱完輪了,這在當時對她來說是不可思議的,我在後邊看著都為她捏把汗。隨後媽媽找人完整地教會了她煉功動作。

從此媽媽每天讓我陪她到廣場煉功。沒等我具體數一數時間,卻發現媽媽好了,上樓不但不用人背,連扶都不用扶。

丈夫的前列腺增生不見了

一九九六年的五月一日,丈夫從瀋陽建築工地回家,說他得了煩人的病──尿不淨,醫院診斷前列腺增生。我信心十足地告訴他:「沒事兒,你看咱媽多年的老病都好了,你煉法輪功吧。」他回瀋陽工地時,把《法輪功》帶走了。他在工地有閒暇時間就煉功看書,到了冬季工地收工回家時他的病好了,期間還戒掉了煙、酒癮。

兒子煉功逼出狂犬病潛伏病毒

到一九九七年,大法在我們一家就是主線:我們讀的是大法的書,聽的是大法的音樂,煉的是大法的優美的動作,家裏電視播放的常常是大法的光碟。這些都啟悟了我兒子的佛性,他說他也要煉功。那時他正在讀高中二年級。我說:「也好,早晨廣場五點就開始煉功,你去煉完功上學也不耽誤。」

就這樣兒子也煉起了法輪功。可是記不清他煉了多長時間他的腿卻開始痛,最後走路都有點瘸。我問他怎麼啦?他說:「媽你看我腿的中彎處起了個甚麼東西?」我一看,眼淚立刻奪眶而出,我說:「兒呀,媽媽這下子心病可掉了!」

原來兒子的腿彎處起了一個像狗嘴一樣的紅紫色大疙瘩,上面還有一片針尖刺。我立刻想起兒子七歲的時候,他被屯裏的狗在他腳彎處咬了一口,當時還咬掉一塊肉。後來發炎了,經過打針吃藥傷口是好了,可是當時農村也沒有狂犬疫苗,就沒有打疫苗針。這始終是我的心病,因為醫生說狂犬病毒潛伏期是二十年或更長時間。現如今,兒子煉了法輪功,師父把他身體裏潛伏的狂犬病毒逼出來了。也去掉了我那懸著心 、吊著膽的心病。我激動得趕緊合十謝過師父。

孫子念九字真言好了流感

在二零一八年,我被迫害從監獄回家後,到兒子家給他們帶孩子(七歲),兒子、兒媳都上班。這一年夏季,大連地區很多小孩都得了流感。兒媳告訴我每天給孩子煮綠豆湯,還有蒲公英水讓孩子喝,預防當時的流感。她說她朋友家的小孩都住院了,兒童醫院住得滿滿的,都沒床位了。儘管我努力照做,可是孩子有一天上午還是開始發燒、咳嗽,中午連飯也吃不了了,呼哧呼哧的喘個不停。

到了下午,孩子咳喘得更厲害,直哭著讓我想辦法。我說那你就和奶奶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孫子很聽話,和我一起坐在沙發上,學著我的樣子,單盤著小腿,閉著眼睛結著印,口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孫子一下站起來躍到地上說:「我好啦!」等到晚上他爸、媽下班回家的時候,孫子高興得在房間裏跳躍著,嬉鬧著,一點症狀都沒有了。

二十六年來,我們一家人沐浴在大法中。願有緣人看到此文,能有所思、有所省,在善惡間做出選擇,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