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以色列教授在媒體專訪中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七日】近日,以色列議會電視頻道播出了對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教授的採訪,在採訪中,拉維教授介紹了他對中(共)國活摘器官的最新研究。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在法輪功學員舉辦反迫害二十三週年集會之際,以色列議會電視頻道播出了對捨巴醫院(Sheba Hospital)心臟移植科創始人和主任、以色列移植協會前主任雅各布﹒拉維教授針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採訪。

新聞節目主持人伊曼紐爾﹒艾爾巴茲(Emmanuel Elbaz)詢問了拉維教授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研究的課題是中共政權仍在進行的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的暴行。

七月二十五日,以色列國家公共電視頻道「Kan 11」轉播了這次採訪。

法輪功是一門信仰真、善、忍價值觀的功法。在過去的二十三年裏,一億名修煉者在中國遭受到系統的迫害。儘管中共官方一再否認,但確鑿而系統的證據表明,中共蓄意採取活摘器官的政策。

拉維教授說:「我和來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馬修﹒羅伯遜教授(他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進行的研究,涵蓋了中國不同時期,不同地方。這項研究採用了計算機技術,對近三十萬篇涉及器官移植的中文專業文章進行了研究。我們在這些文章中尋找一些句子,這些句子將顯示從供體身上摘除器官時,或者具體地說,摘除心臟時,是否按照醫學和移植界公認的常規方法進行,即只有在死者被確定為腦死亡後才進行。」

「我們發現在二十五年內發表的七十多篇文章中,文章本身、文章作者(即醫生)的寫作和簽名都非常清楚地表明,他們摘除心臟時違背了醫學倫理學中的公認原則,即沒有首先確定供體是否腦死亡。這意味著,在摘取器官的過程中,摘取心臟本身就是殺死這些人的方式。這些發現的意義在於,這些人被處死的方式實際上就是通過在摘取器官的過程中切除他們的心臟。」

拉維教授繼續說:「這些由中國醫生簽名的文章表明,醫生本身就是殺死供體的人,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文章的標題是『通過採購器官殺人:中國違反了供體不能是活體這一規則』」。

圖: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對拉維教授的採訪截圖
圖: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對拉維教授的採訪截圖

以下是記者在採訪中提問(簡稱:問),和拉維教授的回答(簡稱:答)。

問:這些文件是否對公眾開放?

答:我們這裏說的都是公開發表在中國期刊上的醫學文章,我們包括了這些文章的鏈接,任何人都可以打開並閱讀這些公開發表的中文文章。中國醫生可能沒有意識到,在寫這些文章時,他們承認了自己就是殺死供體的人。

中國當局聲稱,截至二零一五年一月,他們已經完全停止使用死囚的器官。中共當局從未承認它使用了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的器官。

我和羅伯遜教授之前的一篇文章,就是在二零一五年一月的這個公告之後發表的。如果他們真的停止使用了這些死囚的器官,而依靠醫院裏死者的器官,在家屬同意的情況下自願捐贈,就像全世界都接受的那樣,那麼移植的數量應該會急劇地下降。但我們在之前的這篇文章中表明,移植數量不僅沒有減少,而且有了急劇的無由來的增加。也就是說,從共產主義政權那裏獲得的數據是不可信的。

問:為甚麼(中共當局)專門從法輪功身上活摘器官?你的研究中是否指出了這一點?

答:作為一名心臟移植專家,我不認為自己是社會學方面的專家。我們發現在這些文章中,沒有提到供體被判處死刑的事實。我個人沒有關於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的信息,但中國法庭(在倫敦舉行的人民民事法庭)的判決書聽取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幾十份證詞,並明確裁定,毫無疑問地,中國正在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問:是不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都是身心健康的人?

答:他們提倡真、善、忍的原則。你剛才問為甚麼中共鎮壓法輪功?對這個問題有很多解釋,為甚麼中共在一九九九年開始鎮壓,並宣布有計劃地消滅他們。通過把他們關進集中營並出售他們的器官。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他們(法輪功學員)是移植業的重要和主要來源。在中國,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為當局賺取了數十億美元,包括(賣給)每年從世界各地來到中國的醫療遊客。

我和同事們為防止以色列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做出了一些貢獻。二零零八年,我們與以色列議會衛生委員會和衛生部合作,啟動了《器官移植法》,完全禁止了以色列病人到中國做器官移植。自從二零零八年以來,沒有一個以色列病人到中國旅行並帶著器官回來。至少我們以色列人已經完全不再參與這種可怕的反人類罪行。

問:在研究和發表期間,你是否收到過生命威脅?

答:我從二零零六年開始在醫學雜誌上發表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章,我在對媒體的許多採訪中談到了這個問題。剛開始的時候,我接到過一位以色列律師的電話,他介紹自己是一個親中國的以色列人協會的代表,要求我停止這項活動。我聯繫了衛生部法律辦公室,此後他就銷聲匿跡了。當我擔任以色列器官移植協會的主席時,我組織了一次關於器官移植的大型會議,會議在埃拉特舉行。我邀請了加拿大猶太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會上發言,他自己也對中國活摘器官做了研究。我請他告訴我們他和大衛﹒喬高的研究結果,他們的研究結果發表在了《血腥活摘(Blood Harvest)》一書中。中國大使館通過外交部想阻止大衛﹒麥塔斯的到來,但我告訴他們,他們不可能阻止。大衛﹒麥塔斯將在會議上發表演講。我建議他們派一個中國大使館的代表來,代表確實來了,並說這是一個反共宣傳,但在幾分鐘內,觀眾就要求大使館代表離開講台。

有關這項研究的文章分別於二零二二年七月九日、七月十七日和四月十五日,在明慧網上發表。

值得一提的是,拉維教授第一次接觸到中國的活摘器官問題是在二零零五年,當時一個等待心臟移植的病人告訴他,他不想再等了,他的保險公司告訴他說,三週後的某一天、某一時間,在中國的一家醫院裏,一顆心臟會被移植到他的體內。拉維教授問他是否知道這意味著甚麼,病人說他沒有問。他確實去了中國,並在預先安排的日期和時間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