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媒體報導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日】(明慧記者王英編譯報導)英國《每日電訊報》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七日刊登資深記者Henry Bodkin的文章說,在二零零零年代初,中國從移植技術的追隨者躍升為領導者,中國心臟移植量四年內增加了1100%。保守估計,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數十萬。

文章說,就因為安妮﹒楊修煉法輪功,她在二零零五年三月至二零零六年九月期間,在北京郊外的勞教所中每天遭受長達二十小時的酷刑。

但奇怪的是,每隔幾週她和她的獄友們就被拉上一輛被窗簾遮擋的監獄巴士,被送往附近的警察醫院接受一系列的全身體檢:掃描、驗血、X光片,應有盡有。這不禁讓這些傷痕累累的婦女感到困惑。

為甚麼一個如此肆無忌憚地折磨他們的政權,關心她們身體的健康?直到安妮被臨時從勞教所釋放逃到英國時,才毛骨悚然地明白過來。

「我看到了關於活摘器官的報導,並意識到這就是我被體檢的原因」,她告訴《每日電訊報》。「我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我差點就成為(活摘器官)中的一員。」

現年五十九歲,在倫敦從事翻譯工作的安妮,不知道她的獄友中有多少人(如果有的話)還活著。然而,在她出生的國家有一個政府支持的強制器官系統。

兩年前,安妮向首席檢察官傑弗裏﹒尼斯爵士主持的獨立法庭作證,該法庭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要器官來源。

在眾多證人中,還包括前外科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他現在是倫敦的一名優步司機,他談到被命令在政治犯還活著的時候「深度切入並快速地」摘取他們的器官。

一年後,至少有八位聯合國特別報告員證實了這一發現,他們描述了「強制摘取器官的可靠跡象」。

用簡單的話說,受害者被按順序殺死,他們的身體被切開,取出肝臟、心臟、腎臟和肺,甚至眼角膜。然後這些器官在利潤豐厚的國際市場上出售。腎臟的價格在五萬美元到十二萬美元之間,胰臟的價格在十一萬美元到十四萬美元之間。

專家認為,中共也越來越趨向於,允許拿政治犯進行科學實驗,這與納粹集中營中最黑暗的做法沒啥區別。

人們也在覺醒,例如,上個月通過了一項政府法案,禁止英國公民出國購買器官。

伴隨著這種認知的是西方學術界日益增長的不安。傑出的醫務人員們開始不安地回顧與中國醫療機構數十年的「建設性接觸」,那些酬金豐厚的為中國初出茅廬的外科醫生授課的旅行,以及有利可圖的在西方對他們中的一些人安排的培訓。

去年十月,著名的澳大利亞移植醫生羅素﹒斯特朗(Russell Strong)教授呼籲,禁止所有中國的外科醫生進入西方醫院,以防止他們使用在活摘器官市場上學到的技能。

現在,一個人權機構警告醫療設備製造商,如果他們的工具包被發現用於非法的中國器官移植貿易,他們可能會遭到起訴。

所有這些都暗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即,西方是否幫助和助長了中國的器官摘取產業?

或者,從更通俗的角度來說,如果安妮在北京,她的心臟被活生生的摘取下來,那做手術的外科醫生是否接受過英國大學,甚至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 )的相關培訓?

「絕對的需求」

要了解這一切的驅動力,您只需要了解一個簡單的事實,即全球對器官的需求遠遠超過了合法的供應。

在倫敦大奧蒙德街醫院領導移植團隊十年的馬丁﹒艾略特(Martin Elliott)教授直言不諱。「購買者有絕對的需求」,他說。「請記住,如果你在等待移植的名單上,大約25%到30%的人會在等待中死亡。

「他們四處尋找器官並不奇怪,他們會抓住他們能找到的任何東西。我覺得很難責怪他們。」

由此產生的器官旅遊市場被認為每年價值高達十七億美元。有一個極端的例子,據說一位日本婦女為一個肝臟支付了五百萬美元。

許多國家都有移植「代理」;收費以後,他們可以為你找到一個匹配的器官,只消花你在等待名單上的時間的一小部份。

有一段時間,以色列的健康保險公司甚至主動提出,幫助客戶在中國尋找這樣的代理人。

那麼,動機是顯而易見的。不太清楚的是,中國是如何在短短的幾十年內成功成為世界器官移植中心的。

中國心臟移植量四年內增加了1100%

韋恩﹒喬達什律師(Wayne Jordash QC)是全球權利合規(Global Rights Compliance)的創始人,這是一個專門研究國際人道主義和刑法的非營利組織。

他在四月發布的一份令人不寒而慄的法律諮詢說明中,解釋了中國的快速進展。「在二零零零年代初,中國從移植技術的追隨者躍升為領導者。」說明中寫道。

「儘管沒有自願捐獻系統,但中國的器官移植醫院在四年內增長了兩倍,而以前幾乎只有腎臟的移植手術,迅速擴大到涉及心臟、肺和肝臟的手術。」

「腎移植量增加了510%,肝移植量增加了1820%,心臟移植量增加了1100%,肺移植量增加了2450%。

「與此同時,據報導,為器官移植而去中國的人和中國人可以在幾週或幾個月內獲得匹配的器官,而其它國家儘管有完善的捐贈系統,但患者可能要等上多年。」

「(在中國)移植也可以提前計劃,並提前向接受者提供器官到位的具體日期。

「這種預先安排,與已故的捐贈者和接受者之間的正常器官匹配過程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必須在捐贈者被確定為死亡之後進行,無法在捐贈者死亡之前計劃。」

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

那麼,這些神奇的器官供應是從哪裏來的呢?

二零零九年,北京表示用於移植的器官有三分之二取自死囚,並表示這些囚犯在被處決前同意器官捐獻。

但這個數字是根本對不上的。從二零零零年開始,因被判死刑而遭處決的人數下降,而移植數量則呈指數級增長。

西方人很快就懷疑到器官來自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鎮壓,這一植根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修煉,從一九九零年代開始變得越來越流行。

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到迫害,隨後進行了大規模抓捕。從那時起,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保守估計達數十萬。

根據傑弗裏﹒尼斯爵士的中國法庭的調查,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四年間,每年進行了六萬至十萬例移植手術,法輪功修煉者是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

二零一零年,中國表示從二零一五年起停止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將依賴自願捐贈。但專家們暫時不會相信這一點。他們指出,中國用於移植的器官數量大大超過了自願捐贈所能獲得的數量。

那麼,要做甚麼呢?

英國醫學會(BMA)已經公開要求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共的活摘器官暴行進行獨立調查。

英國醫學會倫理與人權特別顧問朱利安﹒謝瑟(Julian Sheather)博士說:「毫無疑問,這些活動(活摘器官)是對醫學道德的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