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和進化論到底給中國人帶來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修煉十年了。我也是從小在中國社會接受「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教育。有幸得到《轉法輪》一書後,通過修煉,得到一些粗淺的見解,寫出來,希望能幫助有緣之人明白真相。

自中共暴力奪取政權以來,在中國大陸「無神論」,「進化論」一直被當作「絕對的真理」,不斷的向每一個中國人灌輸著。千百年來傳統的文化、信仰、神話,成了低級愚昧的迷信。

我認識到,「無神論」和「進化論」是兩個極其邪惡的學說。為甚麼這麼說?這兩個學說從根本上否定了人的道德,也剝離了人的神性。社會的運轉需要一定的公約,在共產黨沒有出現之前,社會公約都是在神給人們制定的道德規範下建立的,是符合人性,符合天理的。可是共產黨社會不允許人們真正的信神,社會的運轉,制定的法律也都是在符合維持其權力的前提下制定的,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就是這個人或這個事情是否是對共產黨有利,而要做到這一切,就得強迫人們背離神。如何取代信仰空白和普世價值?給人洗腦,讓人相信自己是猴子變的,沒有神。

勾心鬥角、弱肉強食,相互不信任,相互殘害。每個人都不敢表達內心的想法,自由的思想,善良的願望總是被現實無情的不停打壓。麻木了之後只能隨波逐流,各種各樣的天災人禍,每一個人生活的都很艱難。有的人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物質的滿足,但是大多數人都只不過都是過著解決基本溫飽的生活而已。時光流逝,生命最初的純真與美好都被物質所吞沒,在生老病死的輪迴中走向深淵。

筆者從小生活在中國大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也不是因為人生失意,更不是為了治病,相反自我出生之後,到漸漸懂事,一直都有一個記憶在不停的引導我,不使我隨波逐流,迷失自己。那個記憶總是告訴我:「將來你會得到一本書,你只要學這一本書就能明白很多很多道理,還會有一位師父,這位師父不是來自深山老林,而是來自普通人家,他會告訴你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

記憶並沒有隨著年齡和接受教育的增加而模糊,反而越來越清晰,所以「無神論」和「進化論」在我看來一直都是共產黨統治人們的工具,我知道那是假的,它解釋不了我記憶的來源。

機緣巧合之下,我有幸讀到了《轉法輪》一書,書中用淺白的語言講出的道理,一下就使我明白了這個就是我要找的,就是我真正尋求的。真、善、忍的法理一下就使我的生命有了真正的歸屬。

得法修煉後,我還知道了更多神奇的事情,也有很多神奇的體驗,有的因為說出來不能被人理解和接受,但是從修煉開始我就沒有生過病了,沒有去過醫院,偶爾的感冒從開始的吃一點藥就能好,到現在幾乎不感冒了,也不用吃藥了,原先下雨天腿關節會痛,現在也不會痛了。人變的很輕鬆,沒有煩惱,有也只是修煉中要過的關而已。

一九九九年之後中共為了不讓人們信神,開始瘋狂的打壓真、善、忍信仰,把一群修心向善的與世無爭的好人說成是精神病。中共統治了中國大陸幾十年,用盡了一切謊言模式。一九九二年之後法輪佛法的廣泛傳播,是中共最害怕的。因為神佛的力量可以解體邪惡,解體中共。當然佛法不是為了解體中共而存在的,從中共開始迫害至今,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為了使人們明白中共迫害的邪惡,為了使有緣人能認識到佛法,做了很多事情。

人們用自己的觀念去認識法輪功修煉者在這個世界上的種種表現,有支持的,有反對的,有同情的,也有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但是不管是誰,有神無神,自己的生命從哪裏來到哪裏去,都還永遠是謎,沒有答案。

對於生命最終的答案,共產黨它給出了一個解釋,那就是「無神論」和「進化論」。不管這兩個學說有多少人怎麼去解釋,如何用種種化石,科學發現,定理來作證,相比之下,這些東西在宇宙的奧秘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這兩種邪惡的學說,只是給那些做惡的人,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給那些在追求慾望、權力、金錢和享樂的人一個泯滅良知的藉口而已。

無神論的思想在歷史上早就有了,進化論卻是近代達爾文提出的一個假說,只是在中國被共產黨當成絕對的真理來統治中國人的工具罷了。

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們是無法看清楚這些的,只是覺得生活怎麼這麼不容易,政府怎麼會這麼的不講信用,貪污的官員怎麼可以貪這麼多錢,色情、吸毒怎麼會這麼泛濫,心裏默默期望的那份正義怎麼總是不會發生,人與人之間怎麼越來越自私。

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神也好,佛也好不會直接顯現在人類社會給人看的,在這個歷史時刻,每個人都要靠自己的良知去辨別善惡是非,做出自己的選擇。

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以氣功的形式傳出,五套功法簡單易學,真、善、忍三字真言淺白易懂,《轉法輪》一書更是第一次把從一個人怎麼做好人到修煉成神的道理都講出來了。自己得法修煉十年來,無病一身輕,與人相處幾乎沒有甚麼矛盾,心平氣和,懂得為他人考慮。因為修煉智慧被打開,學習,工作都比別人輕鬆。吃很少的東西,力氣卻很大,不管是體力活,還是動腦活都能輕鬆應對。即使在監獄那樣人性壓抑的環境下,我也處處都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和犯人、警察的相處也都很平和,警察不過份為難我,其他犯人還默默給我提供幫助,甚至警察都覺得整個中隊的氛圍很好,私下也表現出對我的同情和理解。這些都不是我個人的甚麼魅力,個人的功勞,都是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後的具體體現。修煉以來還有很多很多神奇經歷,體驗無法一一言明。

相反呢,那些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怎樣了呢?周永康等人被以反貪腐的名義送進了監獄,負責抓我的地方610機構的工作人員得癌症,因為被中共毒害而舉報我講真相的普通人後來欠錢破產、妻離子散,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不知何時是個頭。

神真的是存在的,人不是猴子變的,天國和地獄都是真實的,生老病死的輪迴之苦也是可以解脫的。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只要保持內心的良知,就能得到神的眷顧,有緣之人還能有修煉的機緣,成就生命更美好的未來。

有一次我清楚的看到中共在另外空間就是一條紅色惡龍的形象,它附在每一個人身上。我也看到,相信它的人身上都有一個獸。我自己以前也加入過共青團組織,也被打上那個印記了,後來因為我選擇自己主動拋棄它,再後來又走入了修煉,印記就被拿掉了。可是,還是有很多人還是沒有主動去拒絕它。在另外空間裏,我看到那些人都在苦苦的掙扎,沒有出路,想要逃也逃不掉。另外,在另外空間,我還看到,用暴力的手段打倒中共也是不行的,只有佛法的力量能解體中共邪靈,使它的邪靈思想沒有立足之地。最可憐的就是那些追隨它的人一一隨中共解體銷毀,這些人也一樣跟著去,沒有未來。

中共揮舞著「無神論」和「進化論」兩根大棒,領著無數不明真相的人走向罪惡的深淵,使人們不敢,不想,也不願聽法輪功修煉者講的真相,一步步地走向毀滅的邊緣,現在的疫情、經濟下滑就是一種警告。希望那些內心還有良知正義的人,看到身邊有法輪功修煉者向你講真相請不要害怕,不要拒絕,耐心地聽聽他們說甚麼,相信您那樣做了,就一定會有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