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體悟了生命在大法中昇華的美妙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四日】慶幸今生我有緣修煉法輪大法!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大法洗滌了我的心靈。在物慾橫流的濁世中,有師尊和大法指導我,使我能逆流而上,做一朵清蓮。

一、只要能救度眾生,就堅持做

一天上午,我在講真相回家的路上,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男一女悠閒的走著,我緊追幾步,喊了聲:「大姐!」她一回頭,我說老遠就看你氣質不凡,在哪退休的?她笑盈盈的說:「你真會說話,我們是市直機關退休的。」我說:「怪不得穿戴這麼講究。今年有六十歲了?」她說:「都六十二啦!」我說:「那我不該叫你大姐,我六十四了。」

她站下,驚訝的看著我問:「真的?」我說:「真的。」她立即招呼身後邊的男的說:「你看她多年輕!」並問我:「你怎麼保養的?」我說:「不用保養,我是煉法輪功的。」這樣我就和他們邊走邊開始了講真相。

他們認真的聽著,女的時不時會說:「原來是這樣。」那男的一直在笑。最後我問:你們都是黨員吧?三退了嗎?大姐說,看到貼的不乾膠上說退黨保平安,可是不知怎麼退。我給他們三退後,她說孩子也是,我說三退必須本人同意才有效。

我說,給你兩個翻牆軟件,你們留一個,給孩子一個,讓他上大紀元網站自己退吧。也可以寫在人民幣上花出去,人在做,天在看,只要真心退就行。希望你們用翻牆軟件更多的了解法輪功和國內外的真實信息。

女士激動的說,今天遇到你真是緣份,不知怎麼的今天就想往這邊走。我說,蒼天有眼,今天讓我們相遇,你們聽明白了真相,危難來時就能保平安。這時大哥說話了:「你說的太對了。」

我說,這疫情說來就來,只有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退出中共的組織,才是躲過疫情的最好靈丹妙藥。也希望你們能把這些真相告訴你們的朋友,讓他們也能平安躲過災難。女士說:「好!一定能。」她也囑咐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幾天過去了,大姐說的看到不乾膠的話,我還時不時的想起來。有時講真相會聽到有人說看到錢上有字,還沒聽過不乾膠的事。貼真相不乾膠是同修帶我做的一個項目。開始是同修晚上帶我出去,後來我自己出去做。這幾年是由同修打印好了,我拿回家自己做出來,再去貼。堅持到現在,已經近六年了。

有一天晚上我學法,師尊說:「無論做任何一個項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1]「很多事情就是大法弟子配合完成的,有很多事情是大法弟子獨立完成的。你們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歷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樣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們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像常人的事情一樣,無足輕重,可是在另外空間裏卻起著巨大的變化。」[1]

從師尊的法中我悟到,貼真相不乾膠也是講真相的一個項目。大法弟子不管做甚麼事情,要做就必須堅持把它做好,不能懈怠,不能放鬆,因為這是一份責任和使命。另一方面我也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在任何時候都要真正做到以法為師,守住心性,只有在大法中修,做任何項目都是最安全的。

二、轉變人的觀念

我今年六十四歲,我弟弟小我三歲。我老父親九十二歲高齡,頭腦清醒,身體還可以,就是很固執。由於父親固執所做的事情,造成了我們姐弟兩家長期處於矛盾中。這些年,兩家互不來往。我幾次想從這個矛盾中跳出來,卻時不時的又被帶動,我修的很苦、很累。

去年春天,我暫時沒去小組學法,自己每天下午堅持在家背法。在背法的過程中,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大法洗滌了我的心靈,轉變了我的觀念。讓我找到了和弟弟家產生矛盾的真正原因,是我把自己的位置擺錯了。

在背法的過程中,師尊的法句句直指我的心,我真的是有醍醐灌頂的感受,我無法表達我在法理上提高那一刻的心情。有的時候我都不想把大法書放下;有的時候背著背著,覺的只有嘴和大腦,還有手捧著的大法書在。

不知不覺中,我心裏沒有了怨恨、沒有了委屈、沒有了指責和不平。我一直嘴上說我不參與他們的恩怨,其實心早就被帶動了。原來在我身邊發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錯過了每一次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是我錯怪了來我身邊幫助我修煉的所有的親人。

同時,在我這個層次上,我也真正感受到了為甚麼師尊反覆叮囑,讓我們多學法,學好法,用心學法的更深層涵義。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一天,我去父親家,保姆告訴我,我弟弟前些日子因為腿疼做手術了,現在出院回家了。還說不讓告訴你。

大概三個多月前,在父親家我和弟弟相遇。他說腿疼的很厲害,走路都吃力。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挺好的。還沒等我說完,他大吼大叫,罵罵咧咧。我轉身就走了,我們再沒見面。

現在聽了保姆的話,我感到心裏挺內疚的。保姆又說:「姐,你別去看他,他們會知道是我告訴你的。」為了不讓保姆為難,我答應不去。但我心裏想去看弟弟。

過了幾天,弟弟給我打電話,問我去不去親戚家喝喜酒?要去我們一起走吧。還說你們要有時間,早點到家來坐坐。我和丈夫一說,他就說:「我才不去他家。愛去你自己去,你可別自討沒趣啊!等你們到了親戚家,給我打電話。」

我自己去了弟弟家,弟媳熱情的招待我。我問:「我弟沒在家?」她說,腰做了手術,在樓上房間裏。我上去看到弟弟在床上躺著,他熱情的和我打招呼,給我講他手術的整個過程。我靜靜聽著,有時安慰他幾句。這是幾年來我們姐弟第一次這樣平和的交流。

弟弟問我:「姐夫沒上來?」我說他還沒過來。弟弟拿起手機打電話,我接過來對丈夫說:「你舅子做手術了,過來看看他吧。」丈夫很爽快的答應了。我問弟弟,你這樣能去喝喜酒嗎?他說讓他兒子送我們去,他不去。

次日上午,我帶著禮品和一千元現金,還有裝有《憶師恩》播放器去了他家,看的出弟媳很激動。在交談中,我真誠的向她道歉:都是我修的不好,心性一直沒提高上來,沒有讓你們看到大法美好的一面,也耽誤了你們了解法輪功真相,真對不起你們。

弟媳一直低頭不語,我說我帶來了一個播放器,內容是大法學員曾經參加大法師尊講法班親身受益的體會,都是真實的故事,留下來你們聽聽吧。弟媳說播放器我留下,錢我不能要你們的,再三推辭。

此後,我隔段時間就帶上真相資料和吃的東西去弟弟家。正好路上也可以講真相。「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後,明慧網發表的恭祝師尊生日快樂和台灣大法弟子排字活動的集錦文章,我都下載下來,帶著電腦去給他們看。

一天,弟媳和我說:「姐,給我本大法書吧,我想學。」我請了《轉法輪》送給她,告訴她這本寶書非常珍貴,看書的時候應注意的事項等。

她說:「有點事和你商量。這個月底爸過生日,正趕上我們要去外地喝喜酒,還要提前一天走。你弟現在還不能下樓,你和姐夫過去先陪老人吃個飯,別讓老人太孤單了。等我們回來咱再一塊過去補上,我過去先和爸說一聲。」我說:「好啊!」

第二天,我提前到飯店看看能不能調個大一點雅間,老闆說,你家來人了,已經給你們調了大雅間,我過去一看我弟在那兒。我說:「你腿好點了?能下樓啦?」他說:「這日子我能不來啊?」這時服務員過來說:你們這麼多人一個大鍋火力不行,至少要加八個小鍋,每個小鍋加十元。我知道不能再錯過提高心性的機會了,一笑了之。

我弟先走了,丈夫和女兒去結算了近千元的餐費。分手的時候,嫂子說:「你真行。」弟弟的兒子、兒媳說:「姑,你的心真寬。」我說:「這都得歸功於法輪功,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幾天後,我去弟弟家看看弟媳是否開始學大法了。弟媳告訴我,有一天她兒子跟她說:「我以後再也不和我爸一起出去吃飯了,太丟人了。哪是我大姑的錯,都是我爸不好。」這是近幾年一直對我不理不睬的姪子的評價。

一天,我去父親家,老人問我,那天過生日的錢不是你們花的吧?我說,是你女婿花的。老人一聽很生氣的罵開了:「工資卡他們拿著,過個生日連飯錢都不付。」我父親是軍休老幹部,月工資上萬元,還有存摺都在我弟手裏。

我勸老人,爸,這些年你和你兒子一家為錢鬧的雞飛狗跳,忍一忍吧,別再為這些事生氣了。我能做到這樣,你就感謝法輪功吧!現在弟媳也開始學大法了,弟弟也看真相資料和聽播放器,身體基本恢復,姪子見面和我熱情打招呼,近十年的堅冰徹底融化。謝謝師尊!謝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