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一切皆圍著大法轉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五日】我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邪黨就開始了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當時自己還完全是常人思想,只覺的大法好,認為這麼好的高德功法為甚麼不讓人煉?一定是國家高層搞錯了,或是出於某個人的錯誤指令。因此到北京上訪。

隨之幾次,我遭受冤獄迫害與長期干擾迫害:被天安門派出所、駐京辦、戒毒所、拘留所、看守所相繼非法關押迫害;被邪惡機構人員跟蹤、監控、常到工作單位騷擾施壓,造成失去住房、三次失去工作;幾十次上家門騷擾、偷窺拍照及電話騷擾等等。

起初那幾年,我對師父講法理解不深,把它當作是「人對人的迫害」[1],對於甚麼是「正法」與「正法修煉」、如何「不承認舊勢力」與「反迫害」,只是模糊概念,不知道具體怎麼做。只是受到迫害干擾的時候,有一念是清楚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有時候也不失時機的給警察等人講真相。經歷次數多了,覺的那些與我談「法輪功問題」的人,不是想像的那麼惡,他們許多人聽到真相都比較平靜,有的表現還比較善,過程中讓我切身體會到師父的慈悲看護。漸漸的怕心沒那麼大了。

回顧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從表面理解,真正能做好三件事、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反迫害、否定舊勢力,就是正法修煉,所遇到的干擾,一定會轉化為好事。因為一切圍著大法在轉。當然不是人而為之,是師父在正法。

以下,略舉幾件感慨比較深的事。

邪黨的迫害,目地是邪惡的。可它的迫害卻在烘托大法,讓全世界世人知道了法輪功。當初到北京上訪之前,除了親友,沒人知道我在修大法。到北京上訪時被綁架,經歷了多處非法關押迫害之後回到家。工作單位與上級機關及迫害機構的人,為了我煉法輪功的「問題」,像炸開了鍋似的忙。上級機關某部長了解我工作情況時,發現我的工作是公私分明、與人為善、盡職盡責,他對下屬(我上司)講:「沒想到你這裏還有這麼好的好人,一定要好好培養啊!」上司說我這趟北京之行「吃苦了」,請我全家人吃飯「接風」,之後不久又給我升職。證實法是修煉人的本份,根本就沒有想要那些常人的好處。這樣的結果,常人覺的不可思議。從那以後,周圍人都知道我堅信大法,再也沒有人當我面講法輪功不好的話。以前很難開口講真相,這下很自然了,有的還主動找到我要聽真相。因為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的,只是人表面不知道。

因派出所、街道政法委、社區人員常到工作單位騷擾,給單位造成很大壓力,因此我失去福利住房,三次失去工作。沒有住房可以租房,沒有工作就斷了生活來源,每次失去工作,當時壓力特大,要面對妻子的傷心責難,要從新找工作,造成分心,不能專注三件事,覺的是對自己修煉的極大干擾。但事後發現,每次失去工作的時候,都是修煉路上的一大轉折。也許是自己講真相方面太侷限,沒有突破,讓我換個環境。每次從新有工作後,講真相的時間更多、活動範圍更廣,收入也沒減少。從能夠更多時間做三件事方面看,失去工作卻變成了好事。當然,失去工作一定是自己某方面修煉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的,如果修的好,在原工作上一樣可以做好三件事,這是後來的認識。再就是,也許師父看自己老是不悟,將計就計的安排,讓我有更多時間講真相。因為大法弟子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眾生是首要責任。

二零一五年以前那些年,派出所、街道、社區的人常到工作單位「聊天」,到我家「關心」家人,問鄰居我在幹啥,他們的跟蹤監控沒有與我照過面。二零一五年我參與「訴江」以後,派出所、街道、社區的人,還有些不明身份的人,頻繁上門「問情況」、偷窺、拍照。二零二零年初以後更是如此。每次一、二人、三、五人不等,最多時來了六人。記不清究竟有多少人次,大概幾十次吧。

因為時間跨度大,來的人一波一波的都不一定是相同的。他們每次來閒聊之後基本是聽我講真相,沒有甚麼提問與回應。我也不問他們來幹啥,就講真相。我很清楚他們的目地,表面是邪惡機構派來搞迫害的,其實這些人大多數是來聽真相的。有的人聽了真相之後也隨和著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說「好就在家裏煉」,有的與我稱兄道弟,有的送來禮品我謝絕,非給不可。

有一次來了位「專家」等數人,對方主動談到「三退」、《九評》等話題。我就給其講了為甚麼要「三退」。過程中有些問題根本沒想過、沒思想準備,他們提些問題像是給我「腦筋急轉彎」,一瞬間給卡住了,思考片刻才想到怎麼講,一直講到他們無可辯駁,無懈可擊,他們才作罷。有些深層的問題都是修煉人的問題,這次話題有點像修煉中的考試。這次講真相,自己內心震動很大,幾天不能平靜,過後有個政法委的人針對這次話題說:「你講的好。」其實自己很慚愧、自責,來過那麼多人聽真相只講了一個退黨。因為他們一般都是幾人同路,怕他們有顧慮而效果不好,所以只講了大法好、講自己遭受的迫害、講自己如何做個好人、講「三退」為甚麼能保平安等等,而沒有直接給他們做「三退」。是自己的觀念、怕心的障礙。表面上不是怕邪惡的那種怕,是怕自己哪裏沒做好,被邪惡鑽空子,給大法帶來損失,因此心理壓力大,實際還是個「怕」、正念不足,不能做到堂堂正正。不管他們甚麼身份,都是為法來的。那麼多人上門來,把它當作是邪惡無休止的干擾。講真相,有時候也是在沒有任何退路情況下硬撐著的,沒有主動想講的心。

無論面對甚麼干擾,甚麼人,甚麼環境,只要主動講真相,越講正念越強,思路越清晰,直接感受到師父給弟子加持正念那種能量,就能夠把這種干擾轉化為好事,甚至引申到更神聖、偉大。因為自己曾有過這種體會。

弟子謝謝師父慈悲看護!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