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九日】二零零五年,權威期刊《科學》上刊登過一幅彩色風景畫,繪畫出自51歲的阿馬甘之手。他生於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貧民區,從生下來就雙目失明。18歲後,他開始用手指在紙和畫布上作畫,他畫山川、湖泊、房屋、人物和蝴蝶。令人驚奇的是,他沒感知過這些景色,卻對色彩、陰影和透視比例處理得非常專業。

於是,科學家邀請阿馬甘接受科學測驗。心理學家將很多隻玻璃杯在桌子上排成兩列,請他畫素描。他按距離遠近,描畫出了它們的位置和形態。神經學家請他畫一條伸向遠方的路和路邊的電燈柱,阿馬甘微笑著一分多鐘完成作品。

科學家「驚得都不會呼吸了」!他們掃描盲畫家的大腦,發現在他作畫的時候,大腦中負責視覺功能的區域在發光,就像人「看」到東西時那樣。

科學家由此認為,人體中存在著神秘的「第三隻眼」,只不過正常人太依賴我們的肉眼來接受外部信息,就使這種能力退化了。而像阿馬甘這樣的盲人,只能在自身中揣摩世界的模樣,就使這種先天的本能發達起來。

上世紀80年代,中國興起人體科學研究熱,科學家做了大量實驗。如,製作幾十個密封紙套,放入孩子們認識的常用字,讓有特異功能的孩子看紙套裏的內容,結果正確率在80%以上。

現代醫學證實了「第三隻眼」真實存在

人體解剖學發現,在兩眉中心向後方的沿線上,在人腦的中間偏後、大腦和小腦之間,有個叫做松果體的器官。

大量實驗表明,松果體可能是直接感光器官。當小白鼠的視網膜缺失,無法發揮感光功能的情況下,松果體仍然可以感光。有人猜測,可能有一條通向松果體的隱秘傳遞光信號的通路,不為人所知。

松果體的細胞結構與視網膜非常類似。一些研究者認為,松果體就是人類神秘的「第三隻眼」,它可以用某些方法激活,從而捕捉到肉眼看不到的不可見光,直接在腦海中成像,而無須經過視神經等的傳導。

其實,近代科學在早期就意識到「第三隻眼」(松果體)的存在和意義了。17世紀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提出,人是一種心靈和物質身體共存的二元存在物,而松果體正是「靈魂的寶座」,人的身與心通過它發生著交互作用。

古文明世界中「第三隻眼」無處不在

中國古代稱松果體為「天目」。傳統中醫講「望、聞、問、切」,將望診置於首位,因為古代高明的中醫都是開了天目的,一眼望去就能看到病人從表皮、肌肉、五臟六腑、直到骨髓的所有情況,還能看到病的根本原因。

據《史記》記載,扁鵲就具有「視人五臟顏色」的能力。扁鵲四次見齊桓侯,看到他身體的病變過程,每次跟齊桓侯說病況,齊桓侯都不信。當扁鵲第四次見齊桓侯時,看到他已病入骨髓,無藥可救,便逃之夭夭了。不久齊桓侯真的死了。

《封神演義》中的道家人物二郎神楊戩就修煉出了第三隻眼。老子在《道德經》中說:「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就是說,一個修煉層次很高的人,不出門,就能知道天下的事;不往窗外看,就能見到天道萬物的運行。

在很多佛教畫像及雕刻中,佛象頭部眉心處有個佛眼。釋迦牟尼講「一粒沙裏含三千大千世界」,就是他在微觀中看到的情況。

還可追溯到遠古時代。考古學者在內蒙古發現了五千年前紅山文化遺蹟,在巨大的岩畫上刻的人物頭象,眉心處有第三隻眼;在墓地的陪葬品中,也有三隻眼睛的小玉人。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寫道:「(松果體)勝過一萬個肉眼,只要透過這裏,就能看見真理」。狄奧尼索斯是古羅馬的酒神,他的形像是手持茴香權杖交織著常春藤葉子,頂部有一個松果。

從蘇美爾到古埃及、古印度、亞述人,從古希臘羅馬到梵蒂岡,第三隻眼的記述遍布古文明世界,具有象徵意義的松果隨處可見。古人崇尚松果,在他們看來,「第三隻眼」是我們通向更高智慧和能量級別的通道或橋樑,能喚醒我們許多超常能力和不朽力量。

天目,認識宇宙時空的通道

齊桓公看不見的東西,扁鵲不一定看不見,齊桓公只相信自己肉眼看到的東西,卻最終貽誤了性命。今天,像齊桓公這樣的人就更多了,他們只相信眼見為實,即使別人看見了,但自己看不見,或理解不了,或科學還不能解釋,就一概不相信,認為是無稽之談,是迷信。

其實,人的肉眼所能看到的只是光譜中很窄的一段「可見光」。還有紅外線、紫外線、X射線、γ射線等許許多多電磁波,人都「看」不到。今天的科學家已經承認,現代科學能觀察到的物質只佔整個宇宙的4%,其它96%都看不到,只好命名為「暗物質」。

如果我們把眼界只侷限在看得見、摸得著的狹小領域,就看不到大千世界的全貌,看不到事物背後的原因和本質。那麼,我們對世界的認識豈不像井底之蛙、盲人摸象了嗎?

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曾經說,「人類已知的是有限的一個圓,未知的是圓外的世界,是無限的。」人們看不到、摸不著,但客觀上存在的事物太多了,如生命之謎、意識現象、特異功能、宗教神跡、史前文明、另外空間等等,都超出現代科學認識的範疇。人的智慧還有很大潛能未開發。今天認識不到的,不一定以後認識不到;實證科學認識不到的,還有許多其它思維路線、認識世界的方法,能幫助我們認識到。

西醫解剖人體找不到經絡,不承認人體有經絡。但是到了電腦時代,卻發現了經絡的存在,而且發現經絡在人體內起著總調控作用。可是,幾千年前的古人早就知道了。李時珍在《奇筋八脈考》中提到:「內景隧道,唯反觀者能照察之,此言必無謬也。」就是說,在打坐入定中,天目就可以看到體內經絡的運行。

天目是真實存在的,人開啟了天目,就能打開一條認識宇宙時空的重要通道。

真正的科學精神,應該是對另外空間、生命奧秘、宇宙真相抱著開放的態度,好奇和探索,不設禁區,不固步自封,這樣,人的智慧才能真正打開,突破我們這個空間看到另外空間的本質和真相。

見到神佛:無神論崩塌,了悟人生真諦

愛因斯坦說:「今天的科學只能證明某種物體的存在,而不能證明某種物體不存在。」

在超出科學的範圍,通過修煉,許多人的天目開了之後,卻實實在在見證了佛道神的存在。

不少法輪功學員修煉前是無神論者,當看了《轉法輪》這本書或煉功之後,天目打開了,看到了旋轉的彩色法輪,看到蓮花座上坐著大佛,看到天女散花、美麗的亭台樓閣等許許多多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瞬間,無神論觀念崩塌,從此相信有神,堅定的走上大法修煉之路。

佛家常說,佛度有緣人,講究「心誠則靈」。就是說,神佛不輕易向人顯現,而專找那些保留了善根、對上天心存敬畏的人。一般是為了讓人找回已失去的人與神的聯繫,明白生命的意義,使生命的質量和層次得到提升。

例如,美國瀕死經驗研究基金會的資料顯示,受訪者在瀕臨死亡那一刻能見到另外空間,有的還短暫進入了天堂,看到美好的景象。

經歷了「死而復生」之後,大部份人大大開闊了對世界對人生的看法,相信了存在著另外空間,相信了人有靈魂、輪迴轉世,他們的性格也為之改變,道德感增強,對他人更有愛心,更溫和了。

又如,有的觀眾在觀賞神韻演出時,大幕一拉開,就看到是天上的仙女在曼妙起舞,還看到天國裏的盛況……台北一位心靈諮詢師說,「我看到每個人身上都被洒了亮晶晶的白光。」「神韻有很強的能量打在觀眾身上,很強的感動從心裏湧出來……並帶給我人生真理的方向。」

而對於修煉人來說,見到神佛,多是為了點化他入道得法,堅定他的正信,增強修煉的信心,加持他超越修煉路上的魔難……

如,有些法輪功學員閱讀師父的著作時,能看到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在字的背後顯現,或看到每個字都放著金光。有人看到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空的祥瑞,有法輪、天女散花、金色鳳凰、天馬、金龍和叫不出名字的神奇生命……

有的學員能看到師父在另外空間給自己清理身體,打下附體和很多黑乎乎的物質,從此,多年的頑疾無影無蹤。

在遭受中共迫害的魔難中,有人看到施害的惡人背後都有不好的生命操控,另外的空間猶如戰場,天使和魔鬼在正邪大戰。

天與目:人的天目和智慧是由甚麼決定的?

古人所說的「天」,不是指我們頭頂上的天空,用現代物理學理解,是指微觀粒子構成的另外空間。宇宙中有一層層的微觀粒子,也就有不同層次的另外空間,天外有天,物質越微觀,天的層次越高。

事實上,天目的層次、智慧的大小,與人的心性高低、道德水平緊密相關。你有多高的道德境界,就能進入多微觀的那層天,見到那裏的真相。

如,人類在早期天性純真、自然,「天目」是人人都具有的一種先天的本能,不足為奇。據馬雅預言記載,人類文明的第一個太陽紀,男人身高兩公尺,擁有翡翠色的第三隻眼,具備各種超能力。《山海經》中也提到奇肱之國的人都是一臂三目。

可是,隨著人的後天觀念越來越複雜,越來越依賴現代化的工具和科技手段,人漸漸失去了純樸的天性,道德下滑,天目的本能就退化了,只有小孩和個別人還保存著。研究發現,松果體在兒童時期比較發達,到7歲以後開始退化。

今天要想重新打開天目,不能靠人為的技術手段,不是求來的。古人講「觀天之道,執天之行」;孔子講「以德配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講「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返本歸真」。只有通過靜心、冥想、煉功、打坐、淨化心靈、提升自身道德品行的修煉,效法天道,順天而行,返回純真、善良的本性,才能開啟人先天的本能,與天地萬物相通。

對神的信仰也至關重要,因為信神的人會遵循神的引領,在道德上不斷自我提升。例如,多次準確預測各國領導人命運的美國最偉大的預言家珍妮﹒狄克遜,就是虔誠的基督徒,她說,她所預見的景象都來自上帝。

在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群中,開智開慧的事蹟更多,頗有「司空見慣」之勢。例如,一位女性修煉者,在二十歲以前是一個比較聰明的人,一九七九年考上了一所師範學院。畢業後,感覺除在教學方面成績比較突出外,在和他人交流、為人處世等諸多方面能力都很差,考慮問題不周全,顧此失彼,在眾人面前說話甚至會哆嗦。

修煉法輪大法後,她想幫助更多人從真善忍受益,不知不覺中在各方面的能力得到了明顯提升,經常受到主管領導在會上表揚。單位舉辦演講活動,五十多歲的她面對上級領導及台下眾多聽眾,脫稿朗誦自己寫的散文詩,演講完以後有人當場高呼:「給她個特等獎!」在當今人們上網抄襲成風的潮流中,她自己寫稿件並脫稿講一個半小時,講述的內容能深深吸引在場的聽眾。為別人著想、想為別人多付出的善念讓她得到上天的垂青。

又如,一位女嬰,在生母肚子里長到不足二十九週時,生母就決定放棄她了。她被引產藥強行剝離開母體,隨後就被當成垃圾,與胎盤、血水、紗布等一同被塞進黒色醫用垃圾袋。三個多小時後,垃圾袋裏傳出哭聲。一位修煉法輪大法的護士看到了,不忍心,徵得診所主任醫生的同意後,用消毒用的包布裹住棄嬰帶回家,還起了個好聽的名字:小淨蓮。這家修煉人的經濟條件並不好,所以小淨蓮沒有被放在保溫箱裏保命,除了打過一次破傷風針外,也沒用過任何藥物。可是,小淨蓮奇蹟般地活下來了,滿月時體重達到了兩公斤。

因為沒有戶口,孩子無法上學。然而,因禍得福,孩子的啟蒙教育來自法輪大法。三歲時,外婆開始教她念《轉法輪》,四歲時她就能讀三百多頁的繁體字《轉法輪》了。八歲時,孩子達到小學三年級認字水平。《水滸傳》五天看完,《三國演義》七天看完。小淨蓮會寫的正體字也多些。純真和善良成為得到智慧的資格證書。

再如,一名原本出生於無神論家庭的青年,在一九九六年二十多歲時讀了《轉法輪(卷二)》一書,從此開闊了視野。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她來到了海外。人生的波折,教會了很多人更加圓滑、世俗,使得很多人在歲月中失去了人性中的善良和單純。但是她卻在看似一樣的困難中秉持著大法所教導的真理,那就是永遠依照真、善、忍的法理去衡量一切,永遠與人為善。在攻讀海外學位和考專業牌照的時候,其他同學都是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泡在圖書館,而她,就靠著上課認真聽講,寫好作業,用的時間非常少,成績卻非常優異。這並不是因為她是甚麼「學霸」,而是因為學了大法,因為與世無爭和順其自然的態度,頭腦非常的清晰簡單,很多時候能心無旁騖,學業上的問題都能很快的理解本質。當人符合天道時,天會打開人的眼界,賦予人真正的智慧。

天目所見:對當今人類的重大「神啟」

歷史的每一時期都出現過重要的預言家,如諸葛亮、邵雍、李淳風、劉伯溫、諾查丹瑪斯等,他們的預言大部份得到驗證。事後人們發覺,預言家看到的未來景象,往往是上天要向人類轉達的重要警示。

二零二零年六月,正值大疫來襲,明慧網發表《看見瘟神(1)》的文章,作者通過天目看見一位瘟神對他說:「20多年來,大法修煉者給世人講真相,有多少人不聽真相,你送到各家的真相福音,又有多少人珍惜?時間真的很長啊。世人好壞不分,人心畜化,追隨紅魔,業力滔滔,招致時疫。」

一九九七年珍妮去世前預言:人類無需對諾查丹瑪斯預言的世界末日感到恐怖,一九九九年人類不會滅亡,拯救人類的希望在東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終端。遙遠的東方已經誕生了一個嬰孩,他已經長大,將徹底改變這個世界。21世紀初,人們會感受到這個人的偉大力量……他將在人間傳播神的智慧。「我感受到難以形容的祥和與愛。」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刊文,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天目中看到未來的情景:在巨大的草坪上,來自各國各民族、身著各色服裝的老人、孩子、年輕人,在煉法輪功功法,人群一眼望不到邊,場面氣勢洪大。此刻陰霾散盡,天清體透……

當今的人類正處在新舊更替的巨變中,上述天目所見,何嘗不是上天在提醒人們要對未來做出正確選擇的重大「神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