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能解萬古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十四、五歲的時候,母親給我講了家族中的一些神奇的故事。但我受無神論和進化論的灌輸,並不是很相信,只當故事聽,將它深深的埋在我的記憶裏。看神韻晚會時,讓我想起了母親講的故事。

1. 修道的舅姥爺

母親說,她舅舅(也就是我舅姥爺)是修道的,經常給十里八村的人去陰間查一些病因啊,壽命啊,和一些其它事。鄰村一個人不相信,就罵我舅姥爺騙人,去找舅姥爺爭論。舅姥爺就說:你要真不信我帶你去看看。你敢去嗎?他說敢!舅姥爺就領他進入密室,用一個紅布條紮在他腰上,兩個人就閉關打坐,家人都知道他修道,誰也不打擾他們。我也忘了過了多長時間,舅姥爺醒過來了,一看那人沒醒來,就急了,趕快叫家人打聽周圍誰家有生小孩的、下豬崽、貓崽、狗崽的。家人打聽到前屯有家下豬崽的,舅姥爺就去那家一看,有一隻小白豬崽腰間有一圈紅毛,他跳進去抓住小豬崽的後腿把小豬崽摔死了。然後叫著那人的名字往家走,到家後,那人就醒過來了。舅姥爺說:我叫你在路口等我,辦完事領你轉轉看看,回來就找不到你了,我以為你自己回來了,我回來一看你沒回來,急的我趕快找誰家生孩子或下牲口,可算找到了。那人說:我在那等你,一邊看景一邊蹓躂,突然聽到吹喇叭聲,我想這裏也有結婚的,我去看看,討個喜酒喝,找到一個房子喇叭聲從那裏出來的,門上掛個紅門簾,我掀起門簾就進去了,誰知一下變成個小豬,幸虧你去了把豬摔死了,我才出來,不然我真的成了豬了。舅姥爺問他:這回相信了嗎?他說:信了,真的信了。此事當時轟動了十里八村。

還有件事。母親說,她小的時候,兵荒馬亂的,經常有鬍子進村搶東西,母親十四歲那年,一天鬍子又來了,把我姥爺吊墜房樑上打,讓他交出值錢的東西,我姥爺家當時很富裕,我姥姥出嫁時,陪送了四個丫鬟,和許多金銀首飾,鬍子經常進村,姥爺就把值錢的東西裝在罈子裏埋在地裏,他們就讓姥爺交出東西,姥爺不交,就被他們活活打死。那時母親十四歲,小舅才兩歲,還有兩個小姨,母親被迫輟學,照顧家庭。後來還是被邪黨劃為富農。

母親說:有一天,鬍子又來了,你舅姥爺知道會去他家,就叫家人把門都打開,他躺在炕上翹著二郎腿,哼著小曲,一會兒一幫鬍子就闖進他家,進了院子,走到屋門口就都跪下了,怎麼也站不起來,頭子急了,知道遇到高人了,就大聲求饒,不斷磕頭,這時舅姥爺下地穿鞋走到他們跟前,對他們說:從此以後不許再來這十里八村的,否則對他們不客氣,他們以後就再也沒來。

當時的我受無神論教育,覺的母親講的是神話,心想:人能轉生成豬?有點不可思議。舅姥爺那麼有本事,為甚麼不保護姥爺呀?(後來明白,其實人各有命,自己造下的業得自己還)

2. 鄰居老太太的馬蹄子

我家有個鄰居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長了一隻馬蹄子,另一隻腳裹著小腳,年輕的時候總是穿裙子,邪黨來了,不讓裹小腳了,就放開了,邪黨鬧革命鬧窮了,又破四舊,她只好穿褲子,就露出了那只馬蹄子,小孩都好奇。她去商店買東西,小孩們就圍著她看,她也不生氣,還挺和善的,母親說她上世是騾子轉生成人的。這些都成了我人生中的謎團。

3. 屍解

還有一件事情使我費解了很久,直到得法後看了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講到「屍解」的法,當時我非常吃驚:師父怎麼知道他家的事啊?那會我悟性太差,師父甚麼不知道啊?大法甚麼謎都能解開。我終於找到答案了,心一下釋然了。我太幸運了。

事情是這樣的。一九九一年一天,我發燒去醫務室打吊瓶,醫務室的護士是我們林場場長的女兒,叫娟子,我和她並不熟,但她和我丈夫很熟,她比我大一歲,二十九歲,人長的有點黑瘦,但挺漂亮的,很文靜、穩重,說話不急不躁、不緊不慢的。在我打吊瓶的時候就我們兩人時,她給我講了一些她的經歷,她說,她家就她一個女兒,她還有一個哥哥,十八歲的時候她得了黃疸肝炎,差點死了。她父親帶她去哈爾濱大醫院治療,住了一段時間院,也沒治好,醫院不給治了,讓她出院,說回家準備後事吧。她父親帶她坐公交車去火車站,路上同車的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總是看她,她父親就問:大哥為甚麼總看我女兒?老頭說:這孩子你們擔不起來,得給她找個屬(我忘了)甚麼的乾爸、乾媽才行。她父親就問:去哪裏找啊?老頭說:不嫌棄的話,就認我乾爸吧。她父親當時就答應了,老頭就把他們領回哈爾濱的家中,給她頭上蒙上紅布,磕頭認了乾爸、乾媽。她乾爸、乾媽給了她壓兜錢,買了衣服。她回來後,病漸漸就好了。她每年過年都去給她乾爸、乾媽拜年。她還有兩個乾弟弟。

娟子說:前年我乾爸大年三十卻突然走了,一點病沒有就走了。我說:沒病怎麼能走呢?她說:你聽我說啊,年前乾爸說他到壽了,該走了,讓兒子給他買口棺材,紮個廟,再紮個馬,到三十晚上十二點他走了之後,把他埋在甚麼地方,家人不許哭。家人知道他是修道人,明白這些,就照做了。我乾爸三十晚上十二點打坐坐在炕上就走了。家人處理完他的事後,我乾媽想起乾爸就哭,因為乾爸對乾媽很好,所以乾媽老想他。幾個月後,乾媽的鄰居對乾媽說:大嬸子你不要老哭了,我大叔他沒死,我去南方一個道觀旅遊看到我大叔在那裏掃院子呢!我以為看錯了,過去和他打招呼,他認出我了,還囑咐我不要和你說,我看你老哭怪可憐的,還是告訴你吧。乾媽似信非信,就和兒子們商量去看個究竟。他們就按照鄰居說的地址去了,到那一看,還就是真的。乾媽畢竟和他生活那麼多年,知道這世緣已了,人家專修去了,也沒去認就回來了。她兒子納悶,明明他們把人裝進棺材埋了,人怎麼出去的呢?哥倆一商量,把墳扒開,看個究竟。扒開一看,哪有人啊?只有一隻鞋。從此以後乾媽再也不哭了。

娟子講的平靜,可我心裏卻在翻騰,娟子這麼老實的人也會講神話。但從此我卻經常琢磨這件事,看娟子不像在說謊,她是個很誠實的人。可這事我怎麼也琢磨不出個道道來,棺材沒動,土也沒動,人就跑了,不可思議,簡直就是神話。得法後,當我看到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講的有關「屍解」的法時,當時很吃驚,但很快我一下豁然開朗,終於找到了答案。

4. 大法破迷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從小就讓母親和其他人引導讓我思考一些超常的現象,母親經常和我說:人的命天註定;命裏有一尺難求一丈;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誰修誰得。這些都給我得法修煉奠定了基礎,我父親是無神論,幹公安的,邪黨黨員;母親是有神論,家裏供菩薩,他們經常吵架,父親說母親搞迷信。我開始站在父親一邊,被邪黨無神論灌輸,也不相信有神。後來通過我自己親身感受到和看到一些另外空間的生命,從此徹底放棄無神論。

在我經歷了十年的病痛折磨和精神痛苦的魔難中,終於找到了大法。我的命運來了個急轉彎,不但一身病好了,家庭也和睦了,經濟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更重要的是大法解開了我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如金字塔是怎麼建成的?恐龍那些大動物哪去了?為甚麼絕種了?世界上為甚麼有黑人、白人、黃種人?為甚麼有人信神、有人不信神?等等等等,好些解不開的問題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變的心情愉悅、開朗。知道了做人的終極目地:返本歸真。明白了宇宙有成、住、壞、滅,人有生、老、病、死,生命有六道輪迴,大自然有春、夏、秋、冬。這都是神的傑作,神在宏觀上控制著一切,人只有順天意,才能有幸福、美好的未來。

我得法後父母也都得了法。父親聽了《九評共產黨》後說:這上說的都是真的。我說:那它做了這麼多壞事,你和它一夥,到神清算它時,你不得和它一塊倒楣嗎?用化名給你的黨員退了吧?父親說:用真名,它能把我咋地。

中共宣傳的無神論、進化論毀了多少人啊?不相信神的存在,做事不計後果,也不相信會受到懲罰。今天的大瘟疫和各種人禍天災不是神在警醒和懲罰人嗎?有人還認為是自然的,其實一切都是因果報應,沒有因是不會有果的。

禍都是人惹出來的,師父以洪大的慈悲,把能讓人得救的大法洪傳,即使紅魔百般詆毀、迫害,還是讓弟子把真相傳遞。即使你真的不相信神的存在,「真善忍」也是人類普世的價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對自己、對別人、對社會都是有益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不到」的至理名言是貫穿從古到今的文化裏,是人人皆知的。

不信者到頭來只能害自己,那些還在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和良心犯器官牟取暴利的惡人,都將在地獄中層層受盡各種酷刑後被銷毀,到那時後悔也沒機會了。請珍惜師父給人能留下的最後機會!條件很簡單: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小名、化名、真名)都行,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大法即可得救,不用你花一分錢、不用你做任何事,只要你那顆向善的心!朋友!你聽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