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法輪功學員丁國晨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五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丁國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大連金州看守所,被迫害致腦出血。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昏迷近一個月的丁國晨,收到金州區法院的判決書,被誣判兩年、勒索罰金五千元;他妻子閆清華被枉判三年半、勒索罰金八千元。在中共公、檢、法部門的不斷騷擾迫害中,丁國晨於二零二二零四月三十日含冤離世。

丁國晨,畢業於大連理工大學電子工程系。曾患乙型肝炎多年,醫院診斷四個加號,還有腦血栓半身不遂。一九九六年,當時二十五歲的丁國晨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身疾病消失。他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在單位裏是優秀員工、技術骨幹;在家裏是好丈夫、好爸爸。妻子閆清華和他共同修煉法輪大法,與朋友、鄰里和睦相處,是值得信賴的一家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丁國晨與妻子閆清華一起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各自單位無理開除。二十多年來,他們頂著各種壓力走過來,非常的不容易。為了生存,為了兩個孩子,夫婦倆早出晚歸的做點兒小生意,沒有穩定的收入。丁國晨近幾年開了個輔導學習班,能夠維持一家生計的時候,就又被突如其來的迫害給打碎了。

一、關押迫害導致腦出血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上午,丁國晨正在自己的輔導班裏給學生們上課,大連金州先進派出所和金州國保大隊警察闖入輔導班,綁架了他。與此同時,另一夥警察到他的家中,綁架了他的妻子閆清華。輔導班和家裏均被非法查抄。警察搶走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以及丁國晨的身份證、信用卡、銀行卡等私人物品。

在派出所期間,夫妻倆被非法審訊、簽字、強制按手印,還被帶到另一房間採集手指血,胳膊也被抽了血。傍晚丁國晨被劫持到大連市金州看守所,閆清華被取保候審。晚上八點左右,他妻子被以取保候審的名義放回家。

丁國晨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金州看守所,不久被金州檢察院非法批捕。丁國晨在看守所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持續至少二十七天。後又被迫害致腦出血、雙耳失聰於當年十月十九日取保候審,回到家中。

二、「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老師了!」

丁國晨認真地對待每一個輔導的學生。很多學生都是成績不理想,經過丁老師的一段時間輔導後,學習成績上都有很大提高。曾經有個學生原來數學成績不及格,經丁老師輔導一段時間後,月考躍到全班第一名。

在課間,丁老師還經常給孩子們講歷史故事,及糾正學生們的不良習慣,所以在學生們的心目中,丁老師是最棒的老師,家長們也都認可,他們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不但在學習上有很大改善,有很多不良習慣也得到改變,拿筆習慣、坐姿、不正確的漢語發音等。

丁國晨被綁架、非法關押後,閆清華給丁國晨的課後輔導班的學生家長們打電話,告訴他們丁國晨被綁架的實情。孩子們得知他們的數學輔導老師被警察抓走了,都大吃一驚:這麼好的老師,怎麼會被抓起來呢?

其中,學生小偉的爸爸對閆清華說:「小偉在家哭呢,他媽叫他換課後班時,他說:『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老師了!我不想去別的課後班,我只認丁老師!』」

三、威脅和構陷

丁國晨回家以後經過學法煉功,身體出現好轉,可是當地公檢法不顧丁國晨身體狀況仍不斷騷擾,企圖加重迫害他,導致丁國晨病情加重,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丁國晨再次出現腦出血,昏迷不醒,送醫院搶救,基本處於植物人狀態。

丁國晨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金州看守所,不久被金州檢察院非法批捕。

自從丈夫丁國晨被非法關押以來,閆清華經常去先進派出所要求釋放丁國晨,一個李姓的隊長對閆清華曾經動過手,推著閆清華的後脖子往前走,推到審訊室嚇唬,閆清華給他講了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閆清華又到先進派出所,要求無條件釋放她丈夫丁國晨,並給在場警察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這個李姓的隊長拽著她的頭髮推來推去,李姓隊長還叫囂說:「你來一次,我記你一次,你的孩子滿十八週歲,我就抓你的孩子!」閆清華說:「別碰我,你還敢動手!」閆清華回家梳頭,發現頭髮被拽下來一把一把的。

二零二零年初,丁國晨、閆清華夫婦被構陷到大連金州檢察院。檢察院通知他們因補充材料延期(三月二十五日~四月二十四日),並問他們開庭能不能到場。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得知,丁國晨、閆清華夫婦一同被構陷至金州區法院。金州區法院欲非法庭審,由於丁國晨夫婦不配合他們的違法行徑,金州先進派出所警察和法院人員經常去他們家中騷擾。

四、被迫害致腦出血 仍遭非法判刑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由於邪黨公、檢、法一直企圖構陷丁國晨、期間一直騷擾不斷,巨大的精神壓力導致丁國晨再次出現腦出血,昏迷不醒,送醫院搶救。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丁國晨和閆清華夫婦在家裏收到金州區法院的判決書。丁國晨被誣判兩年,罰金五千元,閆清華被誣判三年六個月,罰金八千元。

之後金州區法院還來了三個人親自到丁國晨家了解情況,閆清華指著插著鼻管昏迷不醒的丁國晨說「人被迫害成這樣了,你們自己看看吧!醫院的高額醫藥費我們也承擔不起,只能在家裏照顧了。」法院的人看到實際情況,就說「那你就在家好好照顧吧!」

由於支付丁國晨在醫院期間的醫療費,已經花光了家裏的所有的積蓄,其中還有一大部份醫療費是親朋好友幫助支付的。妻子閆清華只能在家裏全力照顧丁國晨,一家人生活已經陷入了困境。

二零二二零四月三十日,年僅五十一歲的丁國晨含冤離世。

願所有正義人士都能一起制止這場迫害,不要叫這場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再發生了。


被迫害致腦出血後的丁國晨


相關負責人信息:
金州區先進派出所地址: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渤海街18號
電話:0411-87703317
郵編:116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