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領導:大姐我有時間還來,你歡迎不歡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政法委領導:大姐我有時間還來,你歡迎不歡迎?

文: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前年的所謂「清零」行動中,市政法委的領導來到了我們家。我的心七上八下。想起師尊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1],我的心平靜下來了。

我問他們來幹甚麼,他們說來看看我們有沒有困難。我說有沒有困難你們不知道嗎?我和老頭兩個人每月每人拿兩百元錢的生活費,你說我有沒有困難?我們農村,沒有土地,甚至土地很少很少的。

我問他:你到底來幹甚麼?市政法委的領導說:我來看看你們縣裏的幹部,(他們)把你們這些名單都送到我們市裏去了,我按著名單才到你們家的,我來看看和他們說的是不是一樣。我說:不一樣。我問市領導:你想不想叫老百姓有個好身體?他說:想。我說:既然想叫老百姓有個好身體,你就啥也別講,你聽我講。你要是不想叫老百姓有個好身體,我只有一個腦袋給你。我好歹七十歲的人了,如果我沒有修這個大法,我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後事都準備好了,我對死已經不怕了。

他靜靜地聽我講了一下午,到吃晚飯的時候,他走了,走時說:大姐我明天還來。我說上午別來,我到市場去賣菜,我心想把他支走。我發正念,找自己是不是我的空間場不乾淨,就求師尊幫我,不要叫他再來了。

我使勁的發正念。哪知他第二天又來了。我一想不對,我發正念也不好使,求師尊也不好使,趕緊說:師尊,我錯了,是師尊安排他到我家來聽真相的,同時也是去我的各種執著心的,我卻往外推,請師尊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我找到了怕心、爭鬥心、不善的心、怨恨心、名利心,還有沒有悟到的心,請師尊放心,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

市政法委的領導第二天來了後,我就向他賠禮道歉,我說:我昨天不應該那樣對你,說話的語氣高了,你能原諒我嗎?因為這幾年叫他們把我們家搞的妻離子散,多少年了,講一句實話,他們吊銷我的旅遊營業執照,我幾百萬都沒有了,扣帽抓人,一個「煉」字就被抓,一個「煉」字就被勞教,一個「煉」字就被抄家,我家不知道被抄了幾個底朝天了;還有半夜三更跳牆頭砸門的,現在的黑社會也多,土匪也多,進門看看是公安局的人,公安人員怎麼能幹出這樣的事?和土匪有甚麼兩樣?半夜三更私闖民宅,他本身就是違法的行為。他的後台是誰?他有這麼大的膽量敢幹這些違法的事,他可不可憐,為了名利毀了一生。

市領導問我:大姐,他們的口碑不好哇?我說不好,公安人員是保護老百姓的,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的抓人,拘留,教養,判刑,他們不看看現在是甚麼形勢。迫害法輪功的人,你不悔改,沒有一個好下場的,都得到報應了,得病的得病,死的死,跳樓的跳樓,抓的抓,這就是報應。

他又靜靜的聽我講了一個下午,我就和他講故事一樣,把我前前後後的故事講給他聽:我從小時候就有病,在二十一歲的時候癱瘓,我的父母都沒想到我能活到今天。生了一兒一女,結婚後一直有病,三天兩頭的住院。好不容易兩個孩子長大了,兒子十七歲,女兒十五歲那年,我的心臟不造血了,從醫院推回家,準備後事,就剩一口氣。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死而復活。我的親朋好友鄰里之間,我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是修煉大法好的。九九年江鬼下令迫害法輪功,我們家成了所謂的「重點」,說我影響面大。我告訴他們:做好人還有錯嗎?不是好人越多,社會才能越穩定嗎?我們村有個老書記,在江澤民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公安人員下村摸底,問老書記:你們村有多少人學法輪功?老書記說:我們村要是都學法輪功,我這個書記也好幹了,學法輪功的這些人都不做壞事了。他把公安人員說的一句話也沒有了。都學老書記這樣的人,世界還會有這些災難嗎?

兩個下午過去了,市領導最後問我一句:是不是有摘器官的事?我說:你用笨的辦法想一想,現在換器官的,怎麼有這麼多的人換器官?器官哪來的?他一句話也沒說,走時問我:大姐我有時間還來,你歡迎不歡迎?我說:歡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