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村支書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二零一五年,一個炎熱的夏天,我帶上一包資料,去了一個三十里路遠的大村,那天那裏正好是大集。

來到了村頭一些小工廠,我進去和傳達室人員講、和廠裏邊的工人講,一會兒,勸退了幾人。又來到村子裏和一對青年夫婦講,忽然,過來一個黑臉大漢搶走了我裝資料的兜子,並破口大罵:「你好大膽,敢上我們這地盤上發傳單,你法輪功是反黨。」邊說邊拿起地上的樹枝,怒氣沖沖的打我的頭。他說:我一頓砸死你這個老太婆(我七十九歲)。

這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馬上坐在一塊石頭上,我說:「你打吧,我一點也不疼。」同時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他扔下樹枝不打了。這時我才看清這個人的臉,滿臉黑胡須,長得像個驢臉。這時他騎著電動車向另一個方向去了。

我想我得要回我的包,裏面有救人的寶物,不能讓他弄丟了。

有過路的村民對我說:「他是這村的老書記,他去報警去了,你快走吧。」這時正好有公交車來了,還開著門,我一步邁上去,可乘車卡在兜子裏沒在身上,司機把我攆下來了。

我無可奈何的又來到村裏,找到那個搶我兜子的黑臉大漢,他氣呼呼的說:「我交黨支部了,想要,沒門!」要不回兜子,沒乘車證,怎麼辦呢?我就又去了公交停車點。有個好心的司機大聲喊:「大姨,快上車。」原來這位司機聽過我講的真相,認識我。我就坐車回到了家。

到了第五天,那個地方又是集,我就又去了那地方講真相和要兜子。來到那家工廠的傳達室,正好打我的那人在那裏,我笑呵呵的說:「老弟,你好,上次我來惹你生氣了,對不起,給你道個歉。」這時他從櫃子裏拿出了我的小包。他說:「你叫某某某(叫著我的真名),你包裏有二十元錢、乘車卡。你大老遠的來這裏救人(他看了資料知道的),多不容易呀!」他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想到那天的行為),他又是給我讓座,又是給我倒茶水。原來,他看了兜裏的真相資料,明白了,態度徹底轉變了。我的眼淚快流下來了。

這時我又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神奇,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栽贓,中共活摘器官,藏字石,社會亂象,中共是西來幽靈,中國不等於中共,天要滅中共,以及瘟疫、改朝換代,等等。他說:「應該改了,這個世道太不像話了」。他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在他一旁聽我講的一個人也用真名退出了少先隊。

我要走時,他倆說再給留下本給他家人看,就給他倆留了兩本真相冊子和兩個影碟。他倆非常熱情的把我送出廠子,還有點戀戀不捨的樣子。

多好的世人呀,只是生活在邪黨的一言堂社會中,被謊言毒害了,真相對他們來說多重要!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大法弟子是肩負著救度眾生使命的使者!快傳真相,快救度!才對得起眾生的期盼!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