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憶師恩:萬載難遇的機緣(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四、參加天津第二期傳法教功班點滴

1、師父在言傳也在身教

一九九四年三月中,我參加了師父在天津辦的第二期學法班,老學員只要二十五元門票錢。當時北京去聽課的部份學員都在天津第一期班結束就預訂了第二期班的票,開班前才有人把票送來。那天我一看拿來的那些票座位號是分散的,都比較靠後,像別人挑剩下的,有幾張還是二層樓上看台的,離講台好遠。按理我們那麼早訂的票應該在前排呀,也聽到有學員質疑這個票號了。

我心裏有些彆扭,好不容易等到師父辦班,也不能離師父近點兒聽。瞬間又覺得不對,我都參加過一期班了,還計較這些幹嘛,坐哪都能聽。我就主動從幾張票中拿了二樓看台最後一排的票。天津第二期傳功講法班,我一直遠遠地聽師父講。講法班快結束時,就是學煉第五套功法動作,當我閉著眼睛正在學加持神通時,聽到有竊竊私語聲,睜開眼睛,驚異地看到師父來到了二樓,就站在我們面前過道上,因為二樓看台沒幾排座位,師父離我們很近,微笑著看著我們後幾排的學員。我當時心裏真高興,師父甚麼都知道呀!我體驗到師父說的「放下」後帶來的意外驚喜。

在那期班上,有天是週日白天上課,平時是晚上,後來看同修憶師恩的文章,才知道師父是為了照顧白天上班的學員,才安排晚上上課,感恩師尊!我們早早到了禮堂外的院子。不一會兒,師父和幾個工作人員一起來了,並在院子一進門口處不遠的地方停下,我當時也站在大門邊,離師父有幾米的距離。學員看到師父後紛紛往師父身邊湧,那天安排了師父和學員照相。我聽工作人員議論師父每天特別辛苦,休息時間很少。我就站在原地沒動,就想師父跟這麼多人照多累呀,我不想照了,當時還想了下:也許以後會在天上看到師父吧?忽然就感到一股力量推我向後退,我嚇了一跳,抬頭看師父,師父在聽學員說話呢。我以為自己不該站在那,就悄悄離開了。後來在上課時聽師父說:我都沒有瞅你功就打過去了。師父還說:好的能量會推著你向後走。我才知道師父在給我好東西呀。

當年母親和我一起參加的學習班,那天我還跟母親說別照(相)了,母親聽了我的話也沒照相,但母親一直羨慕地看著別人和師父照相。當時母親已經退休了,聽課期間就住在當地旅館。改天我來上課時,母親興奮地跟我說:師父單獨跟我們照相了。我忙問怎麼回事。原來那天下課後,母親因為等一個熟悉的同修就走在最後,同修說師父還沒出來吧,她們往後台看師父走沒走。這時師父突然出現在她們身邊說:你們是想照相嗎?她們忙問:能照嗎?師父很愉快就答應了。叫過來拎著相機的同修照了好幾張呢。後來照片洗出來後,我看到照片照的特別好,有幾張好像攝像的學員蹲下照出來的,師父莊嚴高大的形像讓人聯想到廟裏的佛像,母親和同修站在師父身邊幸福的笑著,我看著照片自然也很開心。這就是師父說的「無求而自得」[1]吧。

2、參加傳法班遇到干擾

參加第二期傳功講法班時,我們北京部份學員是租一輛大巴車去的,下午去天津聽課,當天再駛回到北京。可有那麼兩天,車總拋錨,司機用了好長時間才修好,到家都深夜十二點多了。有天去聽課途中車又壞了,修了好長時間,我們聽課遲到了。

有人埋怨租的車不好,有人覺的司機有問題,還有一個學員說車上有不該去聽課的人。我還不會悟這種情況。那天我們正靜靜聽師父課時,忽然就聽到一聲怪叫,接著又是哇哇的哭鬧聲,師父停止了講課,叫工作人員把她弄出去。我在樓上向下看了一眼,就看到一個人在座位上扭動著身軀哭鬧,聽說她就是和我們一個車來的。師父在班上提到了:北京的學員為甚麼你們的車會壞,聽課都遲到,你們應該悟一悟,就是干擾……聽到師父開示,我真正體會到了附體的存在,魔的干擾。師父所講的即使我看不到,我也絕對相信都是真實存在的。

我的工作會接觸到報紙,那天我看到某報的副版登了一小豆腐塊文章,竟是批評法輪功的。文章作者自稱參加過師父班,文章說法輪功不符合科學甚麼的。這麼好的功法還有人反對?後來又感覺這人有問題,你不相信可以不煉,幹嗎寫文章詆毀人家。這就是干擾吧。因為當時正參加講法班,我把那文章剪了,給了一個工作人員看了。當時就想這樣的人別讓他進學習班了。其實那種低能的文章已經干擾不了我甚麼。

說起科學,我想起中學數學老師說的一個問題:一尺長的木棍,每天切一半,永遠切不完。我在一本書上看到引用中國古人的話為:「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這個問題我曾思考了許久也沒明白,科學也沒解釋通,但聽師父講法,我就一下明白了。很多一直讓我困惑不解的問題,科學都無法解釋的現象,卻能被師父一語道破。在那期班最後,有中國科學院物理所的人,在現場測試師父的功,他們後來給師父寫了條子,說他們在禮堂放上了儀器,儀器測到師父功中有各種成分。我忽然感覺師父傳法挺不容易的。

五、參加濟南第二期傳法班奇事

一九九四年五月,我參加了師父在公安禮堂辦的一次帶功報告會,那次帶功報告會的一些影像收錄在教功錄像中了。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參加了師父在濟南辦的第二期傳功講法班,又能見到師父了,又可以聽到師父講法了,當時心裏特別的高興。

1、暑熱變清涼

濟南第二期學習班在山東省濟南皇亭體育館舉辦,全國各地去了有四千多人。我看到有同修在回憶師尊在這期講法班時,都提到扇扇子的事,我也記憶猶新。

濟南六月下旬的天確實比較熱,很像北京七月的桑拿天。那時的體育館也沒甚麼降溫設備,體育館的看台是階梯式的,我那次的座位離師父講台較遠,處在看台的高處。從我這裏看,師父講課要越過無數人,開始我在認真聽師父講課,不知甚麼時候我就被眼前一些上下搖動的扇子帶走神兒了,我心想:平時參加個普通會議,我們還不能在台下搞小動作,師父這麼熱的天給大家講法,怎麼聽者還扇扇子?對師父多沒禮貌呀。

坐在我左邊的母親和右側的一個婦女也在扇,我就看她們,沒注意自己腦子在開小差兒。這時聽到師父說:拿扇子的不妨放下,那個熱不正好是好事嗎?我趕緊拉回自己的思想聽師父講課。過一會兒,我感覺已放下扇子的母親這邊特涼爽,我右側胳膊依然像挨著蒸籠一樣,右側婦女不悟還在扇哪,差別好大呀。

後面發生的事就讓我更驚異了。我們白天上課,休息就在濟南青年科技中心安排的宿舍。濟南的晚上也特別悶熱,蚊子也多。有好多老學員默默為大家服務,義務為每個宿舍洒水降溫,放些驅蚊藥等,但還有人熱到難以入眠。我那天不知怎麼突然想起了《西遊記》裏的孫悟空,當年我能知道的最有本事的就是孫悟空了,心想不知師父能不能像孫悟空那樣神通廣大,呼風喚雨,給濟南降降溫(這想法挺不敬的)。結果第二天上課時,我竟真的聽到雷雨聲。講課結束,我們走出場館,發現淅淅瀝瀝的小雨飄洒而落,我內心震驚不已。濟南的氣溫一下降下來了,一改前幾日的悶熱,涼爽適宜,直到學習班結束。我驚嘆之餘,深感師父的無所不能。

2、出了歡喜心

初得法,我的高興溢於言表,遇到這麼好的師父,學了這麼了不起的大法,每天都很開心,但還沒有真正領會師父的大法,沒理解怎麼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當年還比較年輕,修煉前比較講究穿戴,但一學大法我真的就想起那些文藝作品中修道人的形像,我也開始不修邊幅,和同事聊天也愛說些超常的話,同事就覺得我怎麼煉功以後變了個人,覺得我奇怪,不太愛和我講話,還有人說我:「你乾脆去廟裏得了。」

在濟南學習班有天休息時,我和同修聊天說這些事情,後來上課時就聽到師父嚴肅地講了這樣一段法:

「由於人的高興,生出來不必要的歡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會的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中,在常人社會環境當中表現失常,我說這樣就不行了。」[2]

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

後來也就是因為自己這種不理智的做法,沒符合常人狀態的修煉,造成許多的干擾和難以彌補的損失,教訓深刻。

3、心得體會

濟南二期學習班中,我有個問題一直在心裏縈繞,師父是誰?可能其他學員也想到了,所以師父在濟南班時有次上課明確說了:「我可不是釋迦牟尼佛」[3]。

在我看到的有限的佛教故事中知道這時期會有未來佛彌勒傳法度人,那師父是不是?後來腦子裏閃出一句歌詞(後來知道那是邪黨的歌詞)「從來就沒有救世主」,「救世主」三個字一出現,似乎在心裏亮了一下,誰說沒有救世主,這不是救世主來了嗎?除了師父,誰能做的了這樣大的事。

有天課間休息我走到場館中間的護欄外,站在場館中間的師父剛好轉過了身,走到我們面前。師父問看台上像個輔導員的學員:錄音了嗎?那人說錄了。師父說錄下來可以拿回去聽。那次我離師父特別近,但在師父身邊時,好像被甚麼抑制了,又忘了向師父行合十禮,想要問師父問題,但在腦子裏轉,就是問不出,就那麼呆呆的看師父。師父微笑著就走了。事後感覺那句「錄下來可以拿回去聽」也像跟我說的。回北京後,我就開始找誰錄音了,終於請到一套師父濟南講法錄音帶,高興的不行,可以天天聽師父講法了!

常聽說人生有四喜:「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但都無法與得到大法時的喜相比。有個修煉故事:有一個人去找老道求道,問老道怎麼才能得到道,老道就叫來人打一桶水,來人放下水桶後,老道突然將來人的頭按入那桶水裏,待那人快要窒息時,老道才猛然將那人的頭放開,問他在水裏想甚麼?那人說:呼吸空氣。老道說:就像你在水中想呼吸空氣那樣的心修就能得道。

當年聽聞師父的講法,知道是師父給了我全新的生命和無比珍貴的一切,所以珍惜大法,敬重大法,視大法高於自己的生命。因為大法創造了最美好的一切,包括小小的我,弟子不能離開大法,就像生命離不開呼吸。初得法時感覺提高的特別快。

濟南班結束時,師父繞整個體育場推轉大法輪。我天目是關的,無法看到殊勝的場景,當時就感到無比的激動,使勁的鼓掌,心似乎在升騰飛揚,師父真是往高層次上帶大家呀!當時閃出一念:就是有人拿全世界跟我換這個法我都不換。傳法班結束,有種依依不捨的感覺,多想就這樣跟著師父,那時好羨慕那些退休的同修能總跟師父聽法呀。

參加了三期師父傳功講法班,每一期師父都希望大家寫心得體會,我開始總覺自己基礎差、怕寫不好,沒有動筆,濟南班無論如何也要寫了。我大概記得心得體會開頭是跟師父訴苦了,說自己坎坷經歷,但我說如果吃的苦就是讓我今生得遇法輪大法,我心甘情願,是師父把我們洗淨,又給了我們金光閃閃的法輪,還給我們講法,像給了我們一部上天的梯子,我覺得師父就是能救人脫離苦海的救世主。希望能有更多的善良人得到師父的法。

濟南講法班結束後,我就再沒見到過師父了。

六、修成為他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對師父的造謠抹黑。

從我個人角度說,對中共邪黨早就是厭棄的。我的曾祖父是個有信仰的殷實有產者,中共一篡政就沒收了他的資產;我的祖父、外祖父都因曾在國民政府任過職而遭關押、遣返;家族父輩中更是有被運動整死的,遭下放的,而經歷過「六四」後,我對這個虛偽暴戾的黨只想遠離。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放下了所有個人的恩恩怨怨。在面對邪惡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對師父編造出來的惡意謊言莫須有的罪名,大法弟子依然抱著對中國政府的信任走出去反映真實情況,希望當權者(包括江氏魔頭)能了解大法真相,還師父名譽,還大法清白。改弦易轍,將錯誤的決定改正過來。

那段時間我心裏很難過,特別想師父,因為師父沒有再講話,不知師父怎麼樣。那時每天面對各種壓力,當時單位專門組織一幫人每天對我所謂做工作,想讓我放棄大法修煉,他們弄來世界各國領館所謂的聲討錄像,給人一種感覺好像全世界都在反對我們,我就對他們說:「全世界人都不煉了,我也煉!」單位那些人看我老走出去,就問我到底要幹甚麼,我說:就是要反映大法的真實情況。他們就說:你跟我們說不行嗎?我們可以把你的想法直接反映上去。我想也對,畢竟也是個正部級單位。我就說了大法怎麼健康身心,利國利民的事。後來他們真反映到最高層了,我得到的回覆是:你說的情況上面都知道,但是中國是不允許有「活佛」存在的。大法弟子的心思都比較善良單純,我那時根本就想像不到「中國是不允許有活佛存在的」這句話所隱含的江鬼背後動的殺機。

二零零零年三月,江氏流氓集團在北京軍事博物館搞了一次邪惡的《崇尚科學文明,反對迷信愚昧》的大型圖片展,攻擊大法和師父。我坐不住,決定到軍博去證實法。我和一同修約好一起去,可到軍博門口後發現那同修沒來。怎麼辦?一個人還去嗎?稍遲疑一下想:一定得去,師父被圍攻謾罵,我能坐視不管嗎?刀山也得上,火海也得跳,或許身體還沒那麼強壯,但能幫師父減少一點點造謠污衊也是好的。

我頭也不回的直接奔裏邊去了,我想找主辦展覽的頭目,將事先寫好的一封證實法的信直接遞給他們。一進展覽廳感覺黑壓壓的,我不想看那些邪惡的造謠東西,正想怎麼找主辦的頭時,一名工作人員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想就跟著他走吧。那名工作人員就像給我引路一樣一直朝大廳的另一側走,到達一間像臨時搭的屋子前,我看到那門上掛著「某某某某指揮部」,直接就進去了。

一進屋,烏煙瘴氣的,幾個男子橫七豎八坐那噴雲吐霧的抽著煙、打著紙牌,一個女士站邊上,我看那女士好像掛著「副總指揮」的牌,就對著她直接說明來意,大概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功能讓人身心健康,你們辦那樣的展覽可能是不了解法輪功,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我給領導寫了封信,希望你們看看。我說完發現那些人都像木頭一樣沒反應,只有那女的用下頦向我示意了一張桌子,我就把信放到她示意的桌子上,再看看那些人,就像被定格了一樣全耷拉著眼皮,我就從屋裏出來。一回身發現面前站著一排警察,是抓我的嗎?從他們身邊走過,他們沒反應,也像木頭一樣。

這時,我忽然發現大廳有一台大電視,我看見了師父的身影,就走過去,正在播放的是在師父辦班時揮手為全場學員治病的場景。當年師父就在揮手之間,不知使多少生命解除了疾病困厄而身心愉悅,如果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又不知師父為多少蒼宇清除了敗物而清淨光明。而電視中邪惡正在用惡毒的謊言攻擊這樣一位偉大的師父,電視前圍著半圈老老少少的群眾,正瞪著迷茫的眼神被中共謊言毒害著。

我想師父傳的真、善、忍大法,那是所有生命的根本呀,這麼多無辜的人都信了這些謊言,他們的生命不就完了嗎?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出的軍博,只記得坐到公交車上時,眼淚止不住的流,那是自參加師父講法班後再一次流了那麼多的淚。我感覺那次是師父加持弟子平安離開了軍事博物館。同時悟到大法無量慈悲的一點點:就是成為一個為他的生命。以後一段時間,我見到人只想告訴人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個生命明白大法好,就能保住生命的根,就能有救!

我得法到如今二十八年了,期間曾被邪惡非法關押十年多的時間,自己有時沒能做到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深感辜負了師父,愧對大法。一直拿不起筆寫自己的經歷,但想到自己從一個自私的生命,曾逐漸成為一個能為別人著想的師父的弟子,這個過程是師尊的無量慈悲救度,大法的洪恩浩蕩。我最終衝破了一些干擾,寫出此文,記錄大法洪傳給生命帶來的可喜改變。

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弟子對師尊的無盡感恩!借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之際,向師尊獻上自己再精進的初心。祝師尊生日快樂!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全文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