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合肥、鄭州講法傳功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二十五年過去了,我總有一個願望就是把師尊講法時點點滴滴的回憶記錄下來。由於文化有限和邪黨迫害中的種種干擾,過去許久許久了,在同修幫助下,今天才得以如願。

一九九四年,我三十二歲,從來沒有練過氣功。有一天,我丈夫拿回家一本《法輪功》,我很自然的被裏面內容吸引進去了,一口氣看完。第二天,心裏有說不出來的高興與快樂,身心輕鬆,非常舒服,感到很神奇。先生跟我說:法輪功是真正佛家大法,又是性命雙修功法,是往高層次帶人,是高德大法。

不久,經過武漢法輪功學員介紹,九江市有三位學員參加了師父在武漢的講法班,他們有緣得法,激動的回來了。將大法福音帶回了九江,人傳人,心傳心,不斷的傳給有緣人。

一、參加師父合肥講法傳功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六日,那一天是我今生中最榮耀,最幸福,永遠永遠銘記在心的日子。師父在合肥舉辦第二期講法班開班了。我們走進大禮堂,心情愉悅。當時有一千二百多人參加,九江市去了四十多人,在本地區學員幫助下,我們坐在前幾排,期盼著師父到來。

一會兒突然看見師父,正站在講台上,慈祥親切的看著我們,好像慈父一樣。我覺得很面熟,我一下認定這就是我的師父了!高大身材,皮膚白裏透紅,特別年輕,像二十五歲模樣,慈眉善目。師父走近講台,開始講課。台下這時非常安靜,好像整個世界甚麼都沒有了,空了一樣,專注的聽師父講課。師父講(大概意思):大家都是緣份,希望在座的大家注意聽課。剛一開始我是以氣功形式講課,從這班開始就是真正傳功講法了。看起來你們進班很容易了,有些人緣份是很大呀!萬裏挑一的,這個大法太珍貴了,所以一定要珍惜。

第一堂課,師父就已經給學員淨化身體,有的人沒來之前就在淨化身體。師父一再強調你們有的人身體很難受時,不要把它當成是病,是在淨化身體,是在祛病。希望大家都堅持來聽課,落下一課都是大損失。在場的學員看見師父講法時身上的光圈和顯現的佛的形像,一層一層的,有學員說看見師父法身的腳趾,卻看不到法身整個頭。師父下法輪時,我感到身體兩手臂有法輪在順轉,在逆轉,有時多處都會轉。有時耳朵裏面聽到法輪轉得很快的聲音。有一次法輪轉的很快,我頭暈,我想那是法輪在幫我調整身體呀!一下子就感覺自己在「佛光普照」[1]之下,身處在一片祥和、慈悲、強大的能量場當中。

第三堂課,師父親自教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我動作不標準,師父指著我耐心的說你的手抬高一點兒。我想到師父正在看我,心裏真高興,很激動。現在想起來真懊悔,師父您太辛苦了。

九堂課下來,師父用最淺白的語言,講出了最深奧的宇宙法理,特別指出修煉心性,才是長功關鍵。指明重視道德的提高,放棄執著心,才能身體健康、往高層次上昇華。師父揭示了生病的原因,還有天目、史前文明、德與業的轉化等等。就是現在《轉法輪》全部內容,師父講出從來沒有人講出來的天機,揭示出秘中之秘。

課後,師父叫我們寫學習心得體會。我寫道:沒有來聽您講課之前,在世間迷失就像無知小孩,個人利益之心很強,來住宿時貪拿小利。聽您講大法的博大法理後,不但身體淨化了,連思想都淨化了。生命本源都改變了,世界觀發生變化了,師父教導我們做事先想到別人,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逐漸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修煉要重視心性,做一個品德高尚的好人。所以我真誠向師父認錯,馬上把貪拿的東西送回去了。

還有一件事,各地區學員分組,跟師父合影照像。有一些學員想坐的離師父近些,去搶坐板凳。不知為甚麼長板凳一下子倒在地上,爭座位的幾個人全部摔在地上,可是師父站在一旁靜靜看著他們一言不發,也沒有指責。我站在師父身邊親眼看到這件事,這對我啟發很大。有學員問師父,您怎麼就沒有架子呢?師父說那個是好東西呀!師父平易近人,學員說師父怎麼這麼好啊!九江有一位學員激動地跟師父握手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太好了,太難得了,我是鄉下農村人,沒有文化,我可以修大法嗎?師父說可以呀!好好珍惜。

很多人都說著感恩不盡的話,甚至要給師父磕頭。師父都說你們不要這樣做,我只要你們那顆向善的心。

最後結束時,來了很多可愛、純真的小孩,有三、五、六歲的,有十幾歲,在台上坐二排,雙盤腿打坐,師父看見他們樂呵呵的,摸摸這個頭,摸摸那個腦袋,好像給他們開智,開慧,下東西。有各省區向師父敬獻寫著「高德大法」、「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的錦旗。師父為弟子打大手印,氣氛更加殊勝、神聖而莊嚴。師父又為弟子們轉動大法輪,這一刻深深的印在了每個弟子心上,師父語重心長的說:千年修道的人,想要得都得不到的東西,你們得到了,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師父望著大家,微笑著向弟子揮手,大家流著幸福淚水圍站在師父身邊,久久依依不捨不願離去。總想在師父身邊多待一會,多聽師父講一點。

二、參加師父的鄭州講法傳功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日~十八日,我再一次榮幸參加師父在鄭州的講法傳功班,聆聽師父講法。

我們住在鄭州一家普通的賓館。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師父也在這家賓館住宿,師父親自辦理住宿手續。

六月十日,師父開課,場地爆滿,只在場地中間人們自動留出了一條小道。場地是一個在五十年代修建的,中間是籃球場,四邊各有十幾層水泥台階。那種很舊式,廢棄了的體育場。台階中間的平台放了一張很簡單的舊桌子和一把椅子,師父講課用的。大家都在恭候師父到來,這時前面開始傳話,師父來了,師父來了。大家立刻不約而同、紛紛從地上站起來,熱烈鼓掌。那種激動心情難以言表,世界上任何東西都不可比擬的美妙心情。

師父站在講台上說,現在開始講課。聲音清晰、洪亮,每個角落都聽的非常清楚。每個人都全神貫注,能感覺到場內一片安靜、祥和,能量場非常強,只有師父講法聲音在空中迴盪。

第三堂課,大約過了四十分鐘,突然電閃雷鳴,狂風暴雨,冰雹直奔四面的破門窗玻璃,啪,啪,到處飛滾進來,電燈被雷擊熄了,天一下黑了下來。當時我為了不想讓小孩玩鬧影響到別人聽課,就帶著我三歲小孩還正坐在籃球場右邊台階下面,在小房門邊。突然腦子有一念,「趕快上去,到籃球場上面去。」就這一瞬間,下面小房裏面湧出水來,我往下一看驚愣了,水很深了,我們倆如果要沒上來,就被淹了,真是師父法身保護我們了。隨即傾盆大雨和冰雹狂砸的房頂「轟轟」作響。學員有些心態不穩,有說話聲,開始移動,靜不下來。當時師父點悟大家,嚴肅的說:「當年釋迦牟尼講法時 也遇到過魔干擾,他的弟子都沒驚動,你們是大法修煉還驚慌甚麼?魔干擾就是不要你們得大法。」

立即,師父雙盤打坐,開始打大手印。我當時看不懂,但我感到威嚴、神聖無比。我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剛才還是狂風暴雨、冰雹轟轟作響,立即停止,電燈也亮了起來。天晴了,太陽也出來了,天空更加明媚,一切恢復正常,師父繼續講課。我看見師父把桌子上兩瓶礦泉水放在了身後水泥台階上(師父前幾天都沒有帶礦泉水,只有那天帶了)。師父講法有一段時間,突然我就看見兩個礦泉水瓶搖動,晃來晃去的,不知咋回事。只見師父把兩個礦泉水瓶從後面拿起來,一按然後放到講法台前面,這時就再也沒看見瓶子動了。那時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才明白師父把破壞干擾傳大法的大魔頭裝在瓶子裏邊了。

我心裏感覺度我們的師父的生命來源是何等的不同,具有何等威德與法力呀!師父為學員拿下去了很多不好東西,干擾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的表面太強烈了。師父為了給弟子淨化身體,能夠修煉,洗淨滿身業力,師父為我們承受難以想像的生生世世罪業。而在表面我們看到的是一些干擾。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兩次講法的結束語,都是師父語重心長站著對大家講的,囑咐我們傳正法不容易的,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大家千萬不要得之於易,失之於易,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等等。那時我們還是懵懵懂懂,聽不太明白,只覺得心裏酸酸的,總想流淚,又感到師父這番話語一字重千斤呀!裏面有很深很大的內涵和天機。

回憶這一幕幕,現在我明白,那番話裏有我們難以想像的整個宇宙正法的艱辛,為救度宇宙眾生遭受的難以想像的無數苦難。現在每當我讀師父的:「真體年少壽無疆 身無時空掌天綱 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 了結正法顯本尊 洪恩威嚴鎮十方」[2],我的心情就難以平靜,時不時淚水滿面,止不住往下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敗壞了的舊勢力,利用中共邪黨給師父正法製造了巨大的干擾與破壞,惡毒誹謗和污衊師父和大法,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各種酷刑折磨,巨難迫害。如果沒有師尊為弟子加持誰也修不成,如果沒有師尊保護誰也走不到今天,如果沒有師尊為眾生巨大承受世人也沒有今天,如果沒有師尊為宇宙正法,宇宙就會被解體。弟子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至高無上恩師的感恩,佛恩浩蕩。

師父每次結束時,都揮動手臂轉動大法輪,打出強大的能量加持弟子,師父說把我們往起拔,再往前送。感激師尊厚望,我們唯有去努力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讓師尊多一點欣慰,少一點操勞,跪拜恩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還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