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表哥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表哥家住鄉下農村,快到八十歲了,沒啥文化,但愛寫毛筆字。雖說不成甚麼字體體系,倒也端正認真。牆上的《洪吟》,還有警察入室違法的條文,都是用毛筆寫的。

那天表哥下地幹農活回家很累,頭朝裏順土炕就睡著了。表哥耳朵聾,是被推醒的。睜眼一看,滿屋子的人,有看《洪吟》的,有看憲法條文的。他們奇怪老頭還研究法律。見表哥醒了,派出所的警察就問:「你還煉法輪功嗎?」

表哥揉揉眼睛看看,不光派出所的警察,村裏、鄉里幹部都在。表哥說:「不敢不煉吶!我老伴肺癌都煉好了,法輪功被鎮壓迫害,一嚇唬就不煉了,結果她死了。我不願意死,還想煉。」

幹部們也沒啥好說的,就說:「煉就在家煉,別出去宣傳。」表哥說:「兒子說我歲數大,不讓隨便亂走,比你們關照還緊哪!」就這樣一群人走了。

時隔不久,表哥又被騷擾了,並被帶到派出所。離家之前表哥說:「我得給師父上香。」並磕了九個頭。看著偌大年歲跪地虔誠地磕頭,年輕警察樂了。

到派出所,表哥問:「有啥事?」警察說:「叫你在家煉,你不聽,你看!」說著打開監控錄像。只見表哥正往電桿上貼粘貼呢,被上邊的攝像頭拍個清清楚楚。表哥風趣地說:「這個人真有點像我呀。」逗得警察哭笑不得。

警察見表哥並不否認就問粘貼哪來的,這下可把表哥難住了。修煉人不能撒謊,可實際情況又不能說,決不能出賣同修。於是表哥聾了,一再讓問話的警察大聲,直到聲大如雷了。表哥心想這也不是辦法,就又不聾了,說:「你問粘貼呀。我也納悶,不知道誰扔我院子的。」警察又問:「人家扔你就貼呀?」表哥無奈地說:「沒辦法,這把年紀三更半夜的誰願意深一腳淺一腳到處走啊!因小時就聽老人們說將來要收人過大篩呀,這不是瘟疫起來了嗎!國歌都說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啦。你們年輕不知道,我早就聽說了。如果我明知道這些不告訴別人,是見死不救呀!真到那一天我良心有愧呀!可我耳朵聾講不好,只能辛苦點,那我就貼唄!」

表哥的純樸的話語讓警察動了善念,警察擺擺手,讓表哥回家了。其實,多年來表哥一直做著講真相救眾生的事。騎個破自行車,除了鈴不響哪都響,晚上方圓幾十里出去發資料、掛條幅、貼粘貼。沒資料就自己寫,累了躺下休息一會兒,車子沒氣兒了就推著走,迷路了等天亮找人打聽路回家。有時到家都快中午了。

表哥也曾多次遇到生死大關。一天表哥趕馬車拉一車糧食去賣,結果馬驚了,車翻了,表哥被扣在車底下。好在表哥正念足,喊著:「大法好!師父救我!」表哥竟神奇地從車底下鑽了出來。後來孩子知道後,強行送他去醫院檢查,發現肋骨多根骨折。醫生看著片子又看站在眼前的表哥,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哥看出醫生的疑惑,就告訴說自己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所以神奇。當時有許多圍觀的人,被電視謊言宣傳欺騙,抵觸大法。有人說:「既然大法保護,怎麼還骨折呢?」這時表哥耳朵不聾了,告訴人們說:「殺生還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理。我生生世世做甚麼壞事不知道,但上半生殺豬宰羊的,不得還嗎?那麼重的車和糧食連轅馬都倒在車轅上壓著,多大重量,別說我老頭兒,就是年輕的十個八個的也會完蛋的。都是大法師父保護,不服行嗎?」人們點頭讚許,覺得不可思議,說骨頭傷得那樣,如此聲音高亢不得不服。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