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陋土房變高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七日】我們小時候都喜歡聽神話故事,都憧憬自己像童話故事中的醜小鴨會變成白天鵝;憧憬《漁夫》中的故事,也希望自己的簡陋房子變成高樓大廈。這樣的奇蹟卻真真切切的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實現了。大法在人間開創了許許多多的奇蹟。我家就是其中的一個。在此我講一講我的故事,以報師恩!

苦難人生

我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村女子,一九六二年出生。九歲那年和本村大我兩歲的女孩打架,她騎在我身上,把我壓到水田裏,狠狠的把我的頭按到泥水裏。後來是別人把我從泥巴裏扒出來的。從那以後,我的耳朵便開始發炎,爛的流水、流膿血,兩耳爛通了,好大的聲音都聽不見。那時候讀書走過場,惡黨宣揚批孔,把打零分當成英雄好漢。我們被迫天天去幹活,種田、種菜、種烤煙、燒磚建學校,也沒正式上過幾堂課。

我的童年是在煩惱、痛苦、淚水中度過的。

為了治我的耳疾,父母帶著我四處求醫,花了不少錢,我也吃了不少藥,卻無濟於事。因為耳聾,我二十六歲(在農村算大齡姑娘了)才找個婆家出嫁了。丈夫是一個因與人打架服刑九年後剛出獄的人。婆家一貧如洗,我娘家經濟上稍寬裕一些,還得周濟他家。

嫁到他家,我就像佣人一樣操勞,重活、累活都是我幹。婆婆似與我有深仇大恨,老欺侮我,常教唆大伯、丈夫一起打我。丈夫租摩托車賺錢,但錢不給我,只給他媽,而且在外面吃喝嫖賭,從不顧家。回家還經常打罵我。一次我在床上給孩子餵奶,他一拳重重打在我肚子上,痛的我久久說不出話,肚子腫的像孕婦,去醫院也治不好,後來我爸找草藥用偏方才給我治好了。

為了維持生計,我背著孩子去菜場賣菜、賣水果、賣粥賺點錢家用。因家裏經濟窘困,孩子從小都是穿別人給的破舊衣服長大的,鄰里的同齡孩童都叫我兒子「叫花子」。兩個孩子都長大要讀書了,沒錢讀書都得我去借。我整天泡在痛苦中。一次被氣的離家出走,去廣州打工,因捨不得孩子,擔心孩子沒人管,就又回家了。想不通,走投無路,想去尋死。走到河裏,想起年幼的孩子,又邁著沉重的腳回家了。

我吃不好、睡不好,年紀輕輕,別人說我像個老太婆,臉色灰暗,人有氣無力。鄰里親朋有的看不起我家、欺負我們。我心上的傷口時時都在流血,我怨生活不公。為了排解、抵抗苦難,我學會了咒罵,心中充滿了怨恨,恨的咬牙切齒,從外到內變成了一個醜丫。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漸漸明白了自己人生苦難的因緣,一切都是為了成就我今天修大法,都是在給我消業。我的心漸漸充滿了陽光,臉上有了久違的笑容。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打開了我心中鏽跡斑斑的死結。心中怨恨的堅冰融化了,我不再為人生中的名、利、情而痛苦糾結,晦暗的心理變的光明透亮。我脫胎換骨,變成了另一個人。

我第一次去市教育局會議廳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整個身體像羽毛一樣,輕飄飄的,體內似空空的,甚麼都沒有,美妙極了。偉大的師父淨化了我的心靈,也淨化了我的身體,身上病痛全無,耳朵再也不痛不流膿血,也聽得見聲音了。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堅持學法、煉功。

大法的神奇、超常給了我無限的信心。

到邪黨機構發真相資料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邪黨惡毒誣陷,大法弟子遭迫害。我有責任告知人們真相,我是大法的最大的受益者。我決定去市政府、公檢法部門及教育局、財政局等邪黨部門去發《九評》及大法真相資料,讓那些難以聽到真相的公務人員了解真相。每次我都是中午一、二點鐘左右、在他們中午休息不在辦公室時把資料掛在門上或塞到門裏。我以最快的速度樓上樓下的跑。我發不過來,就叫未修煉的女兒和我一起去發。

女兒心態純淨。一天她和我一起去市「610」發大法真相資料,她看我一邊發一邊緊張的東張西望,就說:「怕甚麼呀?要發就趕快發吧!」。有一次我把真相光盤發到市政法委辦公室。後來我和同修去給「610」人員講真相,那個政法委書記親口告訴我們,他在辦公室的電腦上看了一下午我們給他的光盤。

把《九評共產黨》及真相資料發到邪黨機構內部,等於是把刀插到了邪惡的心臟,引起了邪惡的恐慌,邪黨人員決定要抓我,就派人在那守候。

一次我準備去市政法委「610」送真相信。前一天晚上師父點化我,夢中我坐電梯上了十一樓(610在十樓),電梯門一開,有一隻大狼狗就在電梯門口,旁邊還有幾個人都兇巴巴的看著我。我揮手說:「走開!走開!」可他們就是不走。醒來後,我認為是個夢,沒在意。那天我在他們上班之前提前一點去了,被綁架。第二天就把我關進看守所,企圖對我非法判刑。我求師父不要讓他們得逞,我還要去發資料、打真相電話去救度那些可憐的眾生,不能由他們說了算。求師父為我做主。

在看守所,我加強發正念、背法、煉功,其中《洪吟二》中《別哀》這首詩背的最多。但沒有堅持這樣做,後來放鬆了發正念。一天我夢見自己困在卷閘門裏,打開半截卷閘門見到明媚的陽光,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特舒暢;還夢到師父讓我早點起床,就可以去早市佔個位置賣蔥了。可見在黑窩裏,加大密度發正念解體邪惡是何等重要。二十多天後,一天我又做夢,夢見我村一個高大英俊的大伯,從遠處高山飄到我站的低處的上空,叫著我的名字喊了兩聲。我抬頭大叫:「伯伯,伯伯,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會出來?」伯伯笑著從高山旁邊飄走了。到了中午,公安和家人來接我回家。我知道是師父把我救出來了,師父時刻在保護弟子,讓弟子不忘初衷還大願。我又繼續投入到正法救人的洪流中去。

師父幫我分土地建房

我們這村在城市郊區,後來村被劃為城鎮,土地價格一路飆升。

我得法後不久,生產隊分土地,為此大家都吵的不可開交。丈夫是個好玩的人,家裏啥事不管,他說他不管。我想,我也不管,我有師父,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隨其自然。那天下午,要分兩塊土地,爭的臉紅脖子粗。這時我的肚子隱隱作痛,很不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不要去爭。第二天早上,隊裏來人對我說:「這兩塊地就歸你家了。」我很意外,憑我家的人脈,是絕對分不到的,搶都搶不來的。我深深感恩師父對弟子的保護。

我和丈夫東拼西湊弄點錢把這兩塊地建成套房全部出售了,賺了三十多萬。我家經濟上有了點起色,使我家徹底擺脫了往日的那種窘困。修煉大法真的是有福份的,健康、財富真的是從天而降。這可是現實中看得見的奇蹟啊!

奇蹟:簡陋土房變高樓

我家處於市場邊繁華地帶,周圍的房子和土地都改造成了高樓。我家住的是兩間改造的簡陋土房,屋頂漏水。由於住房地勢低,周圍污水都流到家門口,臭氣難聞,進出不便。孩子大了洗澡都得到旅館租房後洗。迫於形勢,房子要改造。說心裏話,我都不敢去想建房的事,丈夫啥也不管,只知吃喝玩樂,從沒見他賺錢回家,還四處欠債。女兒沒有工作,兒子沒工作還向我要錢,家裏只剩下十多萬元錢了,全家的吃穿開銷都指望這十多萬元。我還忙著救人做三件事,沒時間,要說改造房子建樓簡直是天方夜譚。可是形勢逼人不得不建。

我家右邊是塊空地,還有幾個人的豬欄。經過幾番協商,他們同意高價把地出售給我家建房,並要求賠電梯房四套、樓房兩套、三間車庫。三百多平方米的地基,每層建三個套房,共建十五層,也算是一個小工程了。光建房就要幾百萬現金。我和丈夫通過親戚關係貸二十萬的款,高息二分。兄妹湊了二十萬,可只建了幾層樓,就沒錢了。家人商議,把房交給有錢的老闆建,我堅決不同意。我說太划不來,我們家生活沒有任何保障,以後的生活就指望建這幢房賺些錢。如果交給別人建,我們家的生活就沒有指望了。我說你們放心,我修大法,相信師父,師父會幫我的。家人回我說:「沒錢了,你師父會借給你錢嗎?」我沒作聲。我有信心,師父一定會幫我。

因家裏的大小巨細事都得我管。丈夫、孩子都是洗手吃飯,甚至沒人肯幫我洗一個碗,幾十年如一日,我就是一個忙碌的佣人,走路都要小跑。修大法了,我才釋然。也許是上輩子欠了他們的,這輩子來還債了。

這次建房我也沒指望丈夫、孩子。儘管我是一個沒甚麼文化的農村婦女,但建房這麼大的事,主角、配角都得我當。大法給我智慧,給我超常的能力:跑市場選建材、建房結構、質量監督、請師傅、簽合同我都安排的井井有條。丈夫、孩子還是如舊。我只能利用空隙時間抓緊學法、聽法,安排好家裏的事。有時不得不請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幫我看守一下材料,我擠時間和同修去外面講真相救人。

沒錢了,要來買房的要預先付款。建了兩層又沒錢了,就又有人來買房了。就這樣一直到十五層主體完工,一直都沒欠錢,還剩了幾十萬供裝修、生活用。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助我。建房要潑水,夏天的天氣像把火,到哪去抽水啊?師父又幫我解難:每一層拆木後,樓面需要潑水時,都會及時的下一場大雨,給樓面的水池裏也灌滿了水。不然的話,拿錢給別人從人家井裏抽水,人家還罵呢。這樣師父給我減輕壓力,讓我在忙碌中還能有時間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真如師父所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1]只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都由師父安排、做主,師父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

對於建房的工人,我都是以一個大法弟子的慈悲胸懷對待,在生活上給予他們極大的照顧,額外的給他們送水、送吃的。他們都很感動,基本都做了三退。整個建房過程中一帆風順,人人平安,連一顆釘子都沒人碰過。世人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工人們和其他人都對我說:「是你師父幫了你,修大法有福份。」

一般工程建房在升降機的頂端都是掛邪黨紅旗,我卻在十五層升降機的頂端掛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橫幅。幫我掛橫幅的小師傅說:「我在全市豎升降機,只有你家掛法輪大法好。」他的意思是說你這麼做不怕嗎?我說:「大法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新的生活,我怎能不回報大法、證實大法?掛個橫幅有甚麼好怕的!」

我家房子建好後剛兩個月,上面就規定不准私人建房了。世人也說:「學法輪功的人真的有福報!有師父管!」

修大法前和修大法後,我家的變化就是新舊兩重天!

修煉前,我是一個病怏怏、心力交瘁的小丑丫;修大法後,我的精神面目煥然一新,心靈得到了淨化,我希望在大法的沐浴下變成一隻善良的白天鵝;修大法前我家經濟拮据,住的是兩間簡陋漏水的土房,誰也沒想到今天我家會住上這麼大的高樓。現在我家經濟寬裕了,有車庫出租、有小車。我和丈夫給女兒和兒子都裝修了他們自己的套房,又給了他倆幾十萬元。

我深深的知道,這都是大法師父的恩賜。我只是做了一點點證實大法的事,師父就賜予我豐厚的回報。我很慚愧自己還不夠精進,還差的很遠,須加倍努力!

世人也看到了我家的變化,對我家刮目相看!我把師父的畫像掛在客廳,電梯裏、樓上樓下都貼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橫幅、真相畫及對聯,我要讓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和恩澤!

用盡千言萬語都無法表達師恩浩蕩!弟子在此叩拜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