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慶大法傳世三十週年 新加坡學員齊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我特別佩服法輪功。我的很多朋友也都非常感動於法輪功的堅持,因為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二十多年,而且受到這麼大的壓力,還在堅持……」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特別請假來到慶祝活動的現場,表達敬意和支持。

'圖1: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慶祝活動,喜迎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三十週年。圖為學員們滿懷感恩雙手合十,齊聲恭祝李洪志師父生日快樂。'
圖1: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慶祝活動,喜迎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三十週年。圖為學員們滿懷感恩雙手合十,齊聲恭祝李洪志師父生日快樂。

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慶祝活動,與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和支持者一道,喜迎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三十週年暨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七十一華誕。

'圖2~3:新加坡學員集體煉功,迎接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的到來。'
圖2~3:新加坡學員集體煉功,迎接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的到來。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開始,法輪功傳遍中國大江南北,又迅速傳向世界五洲四海。迄今為止,全球修者逾億,遍布一百多國,法輪大法獲各類褒獎、支持決議和信函超過五千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譯成四十多種語言。

'圖4~6:熙來攘往的行人放慢腳步,觀看拍照,聆聽法輪功真相,閱讀資料。'
圖4~6:熙來攘往的行人放慢腳步,觀看拍照,聆聽法輪功真相,閱讀資料。

藍天綠地映襯下的活動現場洋溢著喜慶、祥和的節日氣氛。學員們進行集體煉功、文藝表演,並散發真相資料和手工小蓮花。公園路旁還展出了多幅「真善忍國際美展」的作品。熙來攘往的行人放慢腳步,觀看拍照,聆聽真相,閱讀資料。

一位澳洲直播主恰巧步入芳林公園,馬上做起了直播。在聽聞法輪功真相後,他表示會上網查看更多資訊。一隊德國友人第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他們停留與學員交談,了解真相,並拍照留念。一個新加坡小伙子早就知道中共的壞名聲,但當聽到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後,仍感震驚。兩位剛到新加坡的中國年輕人,欣然用張福、張曉化名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修煉者分享得法經歷,憶述難忘歲月,讚頌師父,讚頌大法,遙謝師恩。

夫妻同心走過二十七年修煉路

'圖7:陳先生和太太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圖7:陳先生和太太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同近七十歲,同年同日得法,一起走過二十七年修煉路,陳先生和太太是讓人稱羨的天成佳偶。不過,得法前,「我們離婚吧」卻曾是陳太太的口頭禪。

退休前曾任科技公司主管的陳先生性格安靜沉穩。陳太太是一位美髮師,心直口快,深受顧客喜愛。

回想修煉前,性格迥異的兩人時常會起矛盾。陳太太說:「我那時身體很弱,體重不足四十公斤,飯量只有兩湯匙。家人說我,三十多歲的人,體質像六十多歲的。時常傷風感冒,哪天哪個顧客打個噴嚏,我就會跟著出現相似的症狀。工作賺來的錢,有一半要看醫生。」「身體常不舒服,人容易煩躁,脾氣自然很壞。」

陳太太坦言:「別人家吵架是罵來罵去的,我們家是沒有聲音的,可以三個星期不講話,更不會道歉,都覺的自己沒有錯。」

'圖8:一九九六年十月尾到十一月初,在北京國際交流會期間,陳先生(圖中)和太太(陳先生後方)參加集體煉功。'
圖8:一九九六年十月尾到十一月初,在北京國際交流會期間,陳先生(圖中)和太太(陳先生後方)參加集體煉功。

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夫妻去朋友家學煉了法輪功功法,後來又閱讀了大法書籍。最難忘的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尾到十一月初,他們一道參加北京國際交流會。北京眾多修煉人珍惜大法、修心向善的場景極大地觸動了他們。特別是最後一天有緣聆聽師尊講法,給他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幸福和感動。

陳先生介紹說:「回來後,我們就在自己的家裏組織大家集體學法。每週日上午還在附近的體育場煉功學法。」

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夫妻兩人都有了很大的變化。陳先生從二十出頭、進入職場之初就開始抽煙、喝酒,而且越來癮越大。他也知道這些嗜好對身體不好,嘗試過各種方法,可二十多年就是戒不掉。他說:「修煉後,同修鼓勵我,一次讀《轉法輪》,讀到相關章節,我下了決心,奇蹟般地就真的戒掉了。多年的高血壓也好了。」

陳太太說:「我的身體強健起來了,體重超過了四十五公斤。過去害怕坐飛機,上飛機吐到下飛機。沒想到這麼多年和先生一起走過很多國家,澳洲、日本、瑞士、美國……」為了傳播大法真相,呼籲結束迫害,他們不畏風吹日曬雨淋,四處奔走不言苦。

修煉不只給他們帶來了健康的身體,大法也展現過無數的神跡,讓他們在修煉的路上信心倍增。沐浴佛恩浩蕩中,深感無比幸運,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夕,他們都說:「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師父辛苦了,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新學員:找到了珍貴的《轉法輪》

'圖9:軟件工程師金(Jin)參加慶祝法輪大法日活動,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9:軟件工程師金(Jin)參加慶祝法輪大法日活動,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兩年前,一場持續了一個月的病痛讓三十七歲的軟件工程師金(Jin)萌生了尋道的願望。

他說:「二零二零年一月,我忽然患病,無法進食,只能小口小口喝水,連吞口水都困難,醫生診斷扁桃體發炎。整整病了一個月,人瘦了五六公斤。」

這讓他憶起兒時患重病的感受,及噩夢中看到過沒有生命體的空間的可怕景象。「這有點把我震醒了,我隱約感到人生中有甚麼事情需要我去做,但我還沒有去做。我開始檢討自己,去網上搜尋。」

三個月後,在良莠不齊的網絡世界,他找到了英文《轉法輪》。「讀了一遍,我發現這書特別珍貴,也幫我解開了一些疑問,從中知道了人來世上的目地是甚麼,也了解了怎麼分辨好與壞。」「當我再讀幾遍時,我就知道這其實是修煉,師父其實是來度人的。」他還在網上自己學煉了五套功法。

事實上,過程中的干擾很多,不斷有念頭冒出來,告訴他沒有資格學這個法,沒有資格做大法弟子。可是每當要放下時,他就感到「很可惜,很可惜」,他就堅持學下去。「我發現我每次讀一遍《轉法輪》後,干擾就會弱一些,到了第五六遍就有辦法跨過去了,到了去年就比較穩了,開始能夠經常學法、煉功了。」

今年三月,金(Jin)第一次參加九天班,很開心能有機會和同修交流,互相鼓勵。談及兩年來的收穫,他說:「身體輕快多了,但最主要的還是世界觀上的改變,開始學會以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放淡了對金錢利益的執著。」他有一個生意的夥伴,貢獻少,卻收的多,這讓他一度感到心理不平衡。「學法後,當我放下心來沒那麼計較的時候,我發現其實自己也輕鬆了。」

說到大法日,他說:「我知道師父給我們的真的很多很多,我會珍惜這個機會,一直修下去,把我該走的路一直走到完。我知道我剛剛起步,有很多東西要修掉,我會一直提高自己。謝謝師父,祝師父生日快樂!」

得法修煉 找到人生方向

'圖10:修煉二十七年的余女士感恩師父救度,恭祝師父七十一歲華誕。'
圖10:修煉二十七年的余女士感恩師父救度,恭祝師父七十一歲華誕。

保健美容公司老闆余女士修煉大法二十七年。修煉前,她內心嚮往著七仙女、觀音菩薩的大自在,希望將來能走上向佛這條路。

一九九五年三月,她無意中看到同事帶的《中國法輪功》一書,翻開來讀,覺的內容很好,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如何修心性,如何去掉妒嫉心、顯示心,等等。從來沒看到有哪一本氣功書是這樣講的,於是她決定參加九天班。

在九天班裏,余女士發現五套功法簡單易學,而且從來不會流汗的她,煉功之後出了一身大汗,衣服都濕透了,過後感到很舒適。

得法前余女士受痛經困擾多年,苦於無法擺脫。她說:「每次月經來都很痛,痛到在地上打滾,每次都要吃止痛藥,期間不能工作。看醫生,醫生說生了孩子就會好,但生了孩子還是一樣的,沒有辦法解脫這個病痛。還伴有貧血,每次會頭暈,沒有精神,整天想要休息。」

得法修煉後,她感到氣色越來越好,皮膚白裏透紅。「我覺的功法實在太好了,見人就說法輪功怎麼好。」

她還教公司裏的同事煉。後來與同修們一道在民眾聯絡所、公園、體育場等地教功、煉功,引導了不少有緣人學大法。

'圖11:自一九九五年起,法輪大法在海外洪傳,新加坡全島各地陸續成立了煉功點。很多當年的老學員就是在煉功點上入道得法的。圖為一九九八年學員們在金文泰體育場煉功點集體煉功。'
圖11:自一九九五年起,法輪大法在海外洪傳,新加坡全島各地陸續成立了煉功點。很多當年的老學員就是在煉功點上入道得法的。圖為一九九八年學員們在金文泰體育場煉功點集體煉功。

一路走來,起伏不平,但有大法相伴,余女士的人生不迷途。在大法日來臨之際,她表示:「感謝師父,祝師父生日快樂!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修煉機緣。」

十三載苦尋終得大法重拾健康

'圖12:貿易公司老闆林先生感恩師父為世人帶來珍貴的法輪大法。'
圖12:貿易公司老闆林先生感恩師父為世人帶來珍貴的法輪大法。

四十八歲的貿易公司老闆林先生曾拿過工商管理碩士和環境管理碩士等多個學位。不過,學業順利、事業有成的他卻有著一段曲折求法的經歷。

年少時就有著一顆向道的心,二零零五年,他開始研究佛學。兜兜轉轉去過許多地方,二零一八年,在停滯不前的迷茫中,他抵達德國慕尼黑,學習佛學博士課程。不過,很快他發覺佛學學術界其實是個名利場。

直到二零一八年九月,在意大利的煉功點上,他偶遇法輪功學員。「第一次學煉功法,我感覺能量很強。內心讚歎五套功法的設計太完美了,所有的角度都考慮到了,每一個動作都有非常深的內涵。」那一刻他的內心中湧動著「終於讓我找到了」的喜悅和感動。

在此之前的一年,他的右肩膀出了問題,疼痛使他的右手漸漸無法舉過頭。一次夢中,他看到一隻巨大的蟲子朝他的右胸狠狠地叮下去,驚醒後感到一種深入骨髓的疼痛,他發覺右肩膀受傷了。自那以後他嘗試各種辦法都無法治癒,這個傷痛就一直持續著。

令人稱奇的是,就在他學功後的第二天,夢中那隻蟲子又嘗試鑽入他的身體,但被封在外面。「以前困擾我的那些不好的東西,再也不能夠干擾我了。從那以後煉了兩三個月的功,肩膀就完全好了,這根本是醫藥醫不好的東西。」

在歐洲的那段日子,感受著無病後的輕鬆自在,與同修們在公園裏一起煉功,傾聽他們得法的故事,讓他度過了一段可喜的時光。回到新加坡後,在事務繁重、干擾壓力大時,他都督促自己煉功,身體反而越來越強壯。

他最後說:「非常感謝師父給我們帶來法輪大法!我希望世人都能夠放下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偏見,根據事實、根據真實信息去了解法輪大法,你會發現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而且是來度人的。很多世人都不知道《轉法輪》的重要,我是越修煉,越感覺到他的無比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