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法輪大法日 密西根州青年弟子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明慧記者徐菁採訪報導)在當今的北美社會中,有一群修煉法輪大法的青年學員們,他們或畢業於常春藤學府,或在大型跨國公司任職。在競爭激烈的當今社會裏,面對諸多的誘惑、焦慮和壓力,這些青年法輪功學員們是如何面對的呢?

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從事不同的職業,相同的是從小都跟著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法輪大法弘傳三十週年的日子裏,他們娓娓道來自己的人生觀,展現了擁有真善忍普世價值觀念,宛若一股清流,給這個鼓譟的世界帶來恬靜,善良和美好。

同時他們無不表達了自己對李洪志大師的感恩,感謝師父在濁世中為他們指引了一條健康、正確的道路。

「修煉法輪功幫助我做出正確的決定

青年法輪功學員陳安妮是一位忙碌的護士,也是全球青年法輪功學員協調人之一,從小跟著媽媽一起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也為她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

安妮說:「我兩歲時就開始跟著媽媽修煉法輪功。我跟著媽媽去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我模仿媽媽煉功,並一字一句得學著讀《轉法輪》。因為當時我還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甚麼要煉法輪功,但我心裏明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教的真善忍是好的。」

圖1:二零一八年密西根州法輪功學員參加鬱金香節遊行,安妮(藍色衣服)站在花車上
圖1:二零一八年密西根州法輪功學員參加鬱金香節遊行,安妮(藍色衣服)站在花車上

隨著年齡的增長,外界的誘惑也越來越多。對此安妮說:「雖然很多年輕人喜歡揮霍金錢、開派對、吸毒、喝酒,但我從來沒有對那些沉迷過,因為法輪功不僅教導我高尚的品德,純淨的思想,也給予我健康的身體,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完成學業後,安妮成為了一名職業護士,並在一家大型綜合醫院總部任職。在忙碌,勞累的護士工作中,安妮說:「作為一名照顧病人的護士。有時我的同事可能需要幫忙,例如扶病人起來,清理糞便,做雜事,其他人可能不願意幫忙,因為這些事費力不討好又很噁心,但我總是盡力去幫忙。法輪大法教我『吃苦當成樂』,隨時想著『先他後我』,先為別人著想,把別人放在第一位。當我能夠真正為他人著想時,我就能把自己的喜歡和不喜歡放在一邊,全心全意的幫助同事,還有照顧病人。」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三十週年到來之際,安妮表達了自己的感恩之心。她說:「我知道法輪功有多珍貴,修煉法輪大法讓我的心性提高而且改變我的生命。」她還表示:「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即將到來之時,我想感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感謝他將法輪大法洪傳到全世界。沒有法輪功,我就不會成為今天的我。修煉法輪功幫助我做出很多正確的決定,幫助我提高自己,成為一個具有良好品德、善良正直的人。」

從神韻交響樂團到常春藤名校

畢業於常春藤名校,現在是一名環境分析諮詢師的金靜,九歲那年,開始跟著媽媽開始修煉。她回憶道:「那時我媽媽身體不太好,就和朋友一起去找氣功修煉,我們那個城市有個法輪功的煉功點,我媽媽就去了。她去了一次就很喜歡,回來就要我煉。晚上我們一起聽師父講法,那時我還不會讀書,就是跟著大人集體學法,一個字一個字的摳,慢慢就會了。」

「因為從小就得了法,我在法輪大法裏的道德準則下長大,知道甚麼是正確和錯誤的,了解業力和德的相互作用,這些使我不至於偏離正道。師父還保護我遠離世界上的許多危險。朋友們告訴我,我身上散發出一種光環,使人們不太可能懷著惡意接近我。」

金靜接著說:「在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被幾所頂尖大學錄取。與此同時,神韻交響樂團也剛剛開始。我參加了試演並被錄取,我決定暫時放棄上大學而加入神韻。雖然放棄我為之努力的東西似乎很難,但在當時,我很清楚,這是我必須做的。多年以後,我在神韻的經歷為我的大學錄取鋪平了道路。」

圖2:金靜在參加神韻巡迴演出期間,曾選修飛天藝術學院大學班,圖為金靜飛天藝術學院附近公園裏
圖2:金靜在參加神韻巡迴演出期間,曾選修飛天藝術學院大學班,圖為金靜飛天藝術學院附近公園裏

她表示再重新申請大學的時候,後來去的這所常青籐大學非常讚賞神韻帶給社會的使命,金靜也就被錄取了。她說:「這所學校比我原來計劃去的學校更好。在大學裏,我們有一個法輪大法俱樂部,定期在校園裏舉行活動。有時,中國留學生會擾亂我們的活動,甚至向學校官員舉報我們。但是,我們都能向教授說明真相,這些投訴都沒有成功過。我覺得師父把這些都安排成一個機會,讓我們向這麼多頂級學者講清真相。」

回想自己的修煉道路,能一路跟著師父走到今天。金靜說:「在大法修煉中,最受益的地方就是道德品質方面。我不會被現在社會上的一些事情隨便左右。現在學校裏很左派,社會主義的思潮啊,性解放,性別方面的混淆等等。我的很多朋友自己會覺得很矛盾,我應該怎麼想啊?好像這個媒體說的有道理,那個人說的也有道理,感覺很迷惑。但這些對我都沒有太大的影響,就是因為我學到的法輪功的『真善忍』的法理一直在那裏,不會被社會的這些現代的潮流想法主導。」

金靜還提到:「我用中文學習了法輪功,這大大提高了我的語言能力。這在後來有了用武之地,因為我能夠在英文和中文之間進行口頭和書面的翻譯。通過與政府官員談論迫害的經驗,我還培養了其他技能,如公開演講。雖然這不是我用中文學習法輪功的初衷,但它為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以更多的方式講述法輪功的真相。」

「整個生命都是為大法而來的」

在一家五百強跨國公司從事銷售項目管理工作的Kuan-Yu Hsiao表示:「在大學裏,每個人都想得到一份好的工作。但我覺得生命不只有工作,還有更深層的意義,就是為這個世界能有個更美好的未來。我知道自己來到這個世上的意義。那我講真相的時候,不只是告訴別人一個信仰,更深的是傳播一種真善忍的普世價值觀。」

圖3:青年弟子Kuan-Yu
圖3:青年法輪功學員Kuan-Yu Hsiao合十感謝師父

因為在跨國公司上班,壓力大,經常面對很棘手的問題與麻煩,還有來自同事之間的摩擦和競爭。Kuan-Yu說:「我從小修煉,大法在我的生命扎了根似的。所以無論遇到甚麼痛苦的時刻或者壓力很大的時候,因為大法在我的心裏,我都能非常靜。」

她接著說:「我的很多朋友都不是修煉法輪功的,大家都很容易焦慮或者心態不好。他們都會讚揚我心態好,說你怎麼都不會被不好的影響?我告訴他們,修煉大法後,我會往好的方向想。在一個項目裏,找自己如何做的更好。無論如何,我都要為他人著想。每個人的想法,目標不同,我處理事情要往高一點看,看別人能不能承受,看我自己做的是不是符合『真善忍』。在講真相的時候也是一樣,人很容易只想到自己,我會提醒自己多為對方著想。」

Kuan-Yu最後說:「我不知道自己沒有大法會是甚麼樣的,我的生命就是為大法來的。有大法在,修煉真善忍,可以說就是生命的全部,不知道如果沒有大法會往哪裏走。我能做到的就是證實大法,接近真善忍。「

站出來 幫助結束迫害

同樣是從小跟著父母修煉的徐心明,在遞交自己的大學申請的自述書裏,寫下了自己從不知道為甚麼修煉,到後來決定要站出來,為那些大陸法輪功學員發聲的心裏歷程。

他回憶道,從小跟著父母煉法輪功,其實並不理解為甚麼修煉。有的時候特別累,跟著父母去各個地方我心裏問過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反迫害?在中領館前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參加紐約的排字又熱得汗流浹背。直到有一次,我參與了一個營救一位小同修的媽媽的活動。

他寫道:「當我看到小同修難過的眼神,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中國大陸那些年幼的男孩和女孩們,他們不明白為甚麼父母被抓走,為甚麼他們的家庭被中共拆散?幫助那些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弟子,以及為那些目睹父母被打和被拖走的孩子們發出聲音,為那些僅僅因為相信『真善忍』而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性虐待、被剝奪所有基本人權的法輪功學員們發聲。十年後,我終於有了自己的答案。我參加那麼多活動,就是站出來發聲,以幫助結束這種罪惡。」

如今,已經是一名大學生的徐心明說:「我從小就有明確的大法教給我的道德準則。自從我上了大學,我才明白,僅僅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是不夠的,我還必須付諸行動。大法給了我做正確事情的勇氣,使我不至於誤入歧途。我選擇了修煉大法,我明白,我正在做一件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站出來參加大法的活動,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反對迫害的事情。」

圖4:
圖4: 徐心明參加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燭光守夜活動

最後,他說:「言語無法形容我對大法的感激之情。感謝大法給我的生活指明了方向,幫助我探索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