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海封城看當年「四﹒二五」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今年三月以來上海奧密克戎疫情爆發,「清零」措施之下的嚴格封城,引發了種種次生災害,弄得市民苦不堪言。在中國最發達的城市居然出現了斷糧甚至要餓死人的危機。可是呢,政府想到的仍然是禁言封號,管控各種負面消息。

在生存危機面前,人們終於不再沉默,各種各樣有關封控生活的小視頻、段子、文章、求助信開始在網上流傳。有一個讓人心酸的故事,一個五歲孩子的爸爸,去醫院就診,要等核酸報告出來以後才能收治,在等待的過程中去世了。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媽媽,你去問問醫生,我的核酸報告出來了嗎?」那一張張小床上擠著好幾個嬰幼兒、無人照管的視頻,最能體現隔離政策的無情,嗷嗷待乳的孩子被迫與父母分離;一對小夫妻與上門要把他們帶去方艙的執法人員的唇槍舌戰的錄音,把執法的荒唐和個人的無奈體現無遺。小夫妻說自己都是陰性,一定是上面把結果弄錯了,但執法人員說他不管你是陰是陽,先到方艙隔離之後你再去申訴,他只是執行任務,不走就要強制執行。

方艙裏面的條件有多麼惡劣,不看那些傳出來的視頻還真不知道,有個人受不了爬到方艙房頂要跳樓;各種各樣的求助信更是讓人感受到情況有多麼緊迫。上海同濟大學住在同濟北苑小區的200多位教授發出求助信,說吃的快沒了,老人們必需的藥品也沒了,度日已十分艱難,形勢刻不容緩。人餓了,得讓人發出聲音,沒有機會發聲,不就得餓死了嗎?許多人第一次感到了自由不再是抽象的概念,言論自由與吃飯居然有著密切的關係。

上海市沒有出來一個撰寫「封城日記」的名人,但是廣大的民眾把自己身邊的遭遇用各種創意記錄下來,發到群裏網上,表達他們對政策的不滿,對政府的不信任。真相遍地開花,這恰恰是中共的封鎖過濾最難對付的。正因為如此,這一次外界才能夠更真實及時地了解上海的情況。連外媒都注意到了,稱上海民眾用創意傳播異議的努力讓中共的網絡審查員疲於應付。

言論自由不是讓每個人都去當振臂高呼的英雄,言論自由就是人人都可以為了自己的訴求而有說話的機會。如果大家都敢於為自己發聲,願意為自己發聲,那就是追求自由的推動力量。表面上看到的是上海民眾作為個體在為自己的利益發聲,在中共龐大的宣傳機器和鐵拳面前顯得勢單力薄,但是這一片片零碎的故事匯流起來,就是力量,就是曝光中共漠視生命的最有力的真相,就足以戳破中共想要不惜一切代價來證明其制度優勢的邪惡目的。這「不惜一切代價」中的代價是誰呢?就是我們老百姓。如何保障自己不成為代價,言論自由就成為大眾手中最必要的武器。

疫情終會過去,中共一如既往會在「大國抗疫」的煽情中讓人們去忘記封城帶來的災害,忘記那些小視頻,忘記自己也曾為自由動過心,忘記自己也為爭取言論的自由努過力。中共一次又一次就是要讓人好了傷疤忘了痛。這一點上,法輪功學員的維權之路就有著現實的啟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上訪,提出三點訴求:1)釋放兩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3)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時任總理出面責成信訪辦負責人接待了法輪功學員,對於上訪訴求給以了正面回覆,隨後學員散去,事件和平落幕。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

信仰自由是最基本的,連與世無爭的信仰自由都不容忍的話,那針砭時弊的言論自由就更沒有生存空間了。法輪功學員是為了他們自己,也是為了大家。「四﹒二五」沒有英雄,都是平凡的老百姓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權利去發聲。但是這群人的平凡中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堅持,法輪功學員沒有放棄,就算在嚴酷打壓下,二十三年來,依然在爭取他們的自由權利。我們無意讓大家都去當英雄,至少你能做到的,就是下一次當你接到法輪功學員遞過來的一張傳單,請給他們一個微笑,記住他們爭取的自由,也是你的自由。這正是人們要從中得到的啟示。

有沒有自由,是共產黨說了算。但是,願不願去爭取自由,那是自己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