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法學法、溶於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六日】我生活在農村,以前一身病,常年吃藥打針,真是貧病交加,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我去煉功點學法的第一天,就感到了無病一身輕。而且以往的恩恩怨怨也很遙遠了,心情變的輕鬆,愉悅。大法太神奇了!

迫害前,我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出去洪揚大法,過的充實又幸福。可是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很快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血雨腥風的迫害發生了。起初,我覺的政府不明白真相,就去上訪,可是後來發現邪黨執意要迫害法輪功,給大法造謠,黑白顛倒,把這麼神聖的宇宙大法說成是×教,誤導民眾,以便達到毀滅眾生的目地。作為親身受益的人,我們有責任去澄清事實,給世人講清真相。

二十多年過去了,每天做著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按部就班的過著一天又一天。

有時候我想,真羨慕國外同修,沒有迫害,沒有酷刑,沒有被非法關押中的度日如年。可是仔細想想,這個觀念是錯的。師父也講過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大陸。在大法遭到打壓時,師父被誹謗時,真修的大法弟子能夠挺身而出,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何等的榮耀,我們真是全宇宙中最幸福、最幸運、最榮耀的生命。我們能夠被師父選中,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萬幸中的萬幸。

可是,我發現我自己、包括身邊有的同修都有不同程度的懈怠狀態,雖然也在做著三件事,但是學法走形式,講真相不主動積極,發正念倒掌等等,真成了做事了,沒有了修煉如初的精進。怎麼辦呢?我靜下心來向內找,到底問題出在哪裏?我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基本能跟上,也能堅持晨煉。那這種不精進的狀態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我想問題就出在學法上了。我覺的不是沒學法,也不是學法時間少,而是沒得著法,學法不入心。

我把自己的時間安排了一下,由於我沒有固定的工作,僅靠做一點小買賣,一年也就在旺季幹幾十天,掙兩三千元;加上孩子給點錢,也夠用。我過去也上過班,根據我自己的體力、精力,我根本沒有充足的時間做好三件事,沒有辦法修好自己,更妄談救度眾生。

那麼,首先就是解決如何學好法的問題。師父說:「現在長春能有上萬人在背書,他們現在學法形成一個甚麼情況呢?就是坐在那兒開始學,不用書,他從頭開始背書,停下,另一個接著背,一點都不會差的,一個字不錯的接著背。然後你背一段,他背一段,這樣接著背。後來又發展成抄書。如果抄錯一個字,就全部重來,全部從新抄。目地是甚麼呢?就是加深對法的理解和認識,這樣對學員的提高非常有好處。因為他已經在思想當中有那麼深的印象了,他在行動中每當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他都能夠用煉功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樣。」[1]

我是晚上參加集體學法,白天除了背法,就是抄法。以《轉法輪》為主,抽點時間看看其他講法。

我抄法的時候,錯了從新再抄。原先買了兩個大本子,算計了一下光用正面也能抄完。可現在一個本子快用完了,才抄到第十頁。抄了很多遍,抄幾頁就出錯了,一走神就出錯。這時向內找,是想起了一件事,或一個人,或心裏有執著,或關沒過好,當時沒能在法上更清晰,更清醒的看待這個事兒,就又翻出來。如果沒有停下立即向內找,緊接著就抄錯了。如果這時向內找,就會很清晰的看到那些執著,立刻滅掉它,再去抄,就不容易出錯。這樣抄法,會使人主意識很強,能在問題一出現時,在幾秒鐘內立即向內找;而且這樣學法非常入心,抱著這樣虔誠的心,法理不斷顯現。

因為我按照師父說的做了,我得到了很多,簡直無法言表,這種學法方式太好了。以前我也抄過法,總是不願錯了從新抄,覺的那樣太慢了,甚麼時間抄完啊;老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認為抄錯了就改過來,走了形式了。

在做好發正念、講清真相這兩件事的同時,通過幾天的高密度學法,我出現了兩種狀態:一個是想起各種天災人禍,世人正在遭受劫難,會默默的流淚;再一個就是心裏甚麼都沒有,很靜,雖然生活在常人中,可覺的自己不在其中。以前是動心了,通過向內找,我有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

保持精進的狀態很難,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達到。我覺的每天都在和各種各樣的執著心作鬥爭,我不氣餒,今天沒做好,那我就明天做好,最終一定會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