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學法和背法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那天,父親同修問我:「你總說背法好,你給我說說,背法到底怎麼好,行嗎?」我說:「行啊!我目前感悟可不少呢。」

於是,我娓娓道來:一是主意識得到增強,能在某些想法出來時,一下子就分清是不是真正自己的想法,從而否定那些不好的想法;二是忍耐力得到加強,自我控制能力大大提高;三是定力得到加強,打坐時間延長了,情緒不那麼容易被帶動了;四是包容心得到加強,為別人著想多了;五是思維清晰了,對法理的理解領悟深了;六是身體上的變化大了,面色紅潤,皮膚細嫩了;七是正念強了,慈悲心出來了,能自覺去講真相救人了;八是去執著心快了,不那麼難了……

這些都是我自己在逐句和逐段各背了一遍《轉法輪》,以及通讀了一遍各地講法和經文之後的切身體會。我給他說了一件事:我婆婆脾氣躁,愛與人幹仗,這是認識我婆婆的人都知道的。我與婆婆之間自然也會有矛盾的時候。你比如說,有一天,我回到家。因為回家比較晚了,就趕緊進廚房,給婆婆幫忙做飯。我剛叫一聲婆婆,婆婆側著身子把一個髒兮兮的鍋遞給我,讓我到外面給刷一刷。我說:「不著急,我先放這,等會吃飽飯,我再與碗一起洗,還可以節約水、節約洗潔精。」婆婆黑著臉,也不說甚麼,又讓我去裝點米。

我剛打開櫃子門,因為沒看到有別的米,就往出搬一袋還沒拆包裝的米。婆婆劈手把米奪了過去,伸手指著櫃子裏面的一個小箱子說:「那不還有米嗎?誰讓你拆這袋新的?!」我不吱聲,就到箱子裏裝米。婆婆又說:「算了,還是我來吧,你去煲點開水來,給我煮菜吧。」我轉身去外面,拿了裝熱水的保溫瓶進來。這時,婆婆竟然眼睛都紅了,氣急的說:「這是我要喝的水,誰讓你拿的?你們一個一個的就知道欺負我!」

在婆婆的這一連串的言行面前,我心裏有點堵,但就在這一瞬間,想到了自己是個煉功人,不能跟婆婆去爭去鬥。我在心裏一邊想著我到底哪裏做錯了,一邊不解的低聲問婆婆:「我怎麼就欺負你了呢?」結果,婆婆「哇!」的哭起來了,哭的又傷心又難過:「你們就是欺負我!」我還是沒有吱聲,該幹甚麼就幹甚麼,默默的配合著婆婆,心裏就想我是修煉人,不能跟婆婆幹仗。

婆婆很快就擦乾眼淚,不哭了。但我一直都弄不明白,婆婆的表現怎麼就像演戲呢?即使守住了心性,心裏不解,也有一絲委屈。

後來,背書背到「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1]時,一下子想起來這件事,才恍然明白:原來婆婆這是在給我承受和轉化業力呢!我一下子一點委屈也沒有了,在這一刻,我深切的體會到,我應該感謝婆婆才對。

這樣表面上沒有理由、沒有因由的事情,在我和婆婆之間時有發生,我一直以來都沒有悟到這個法理,但在背法中悟到了。悟到了之後,我和婆婆之間無論發生甚麼矛盾,都能平靜溫和的對待婆婆了,幾乎不起任何氣恨、委屈之類的不好的心了。

其他親人之間談話時,互相之間有時也會抱怨婆婆的不是,或其他人的不是,但我都不說話,其他人問到我的意見時,我就說,沒事,婆婆年紀大了,讓讓她,就過去了。小嬸也會說:你們不用問她,婆婆罵她、生氣時用背對著她,她都能好脾氣的叫婆婆:「奶奶……」確實是這樣的,在矛盾面前,我更寬容、更能體諒別人,也能更好的把握自己了。

父親聽完,由衷的點頭,認為我心性確實提高了。接著,他又問我:「你用心學法背法和講真相有甚麼關係呢?」我說:「用心學法背法之後,我有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我要講真相救人的願望越來越強烈了。以前,我覺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講真相;現在是,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要講真相救眾生。這是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之一,也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

我跟父親說了他也參與的一件事:今年中國新年前,隨父親回老家掃除,一進村門口,就遇到了堂嬸,她歡喜的向我們問好。我自小就離家,對她並不是很熟悉,心裏在打鼓:要不要跟她講真相?她能接受嗎?可是,瘟疫這麼嚴重,不講能行嗎?她可是我的親人啊!師父不是說了嗎?「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2]

我就開口對她說:「嬸,我想給你一個保平安的護身符哩!」嬸說:「啥?我沒聽明白。」我就從背包裏掏出一個護身符來:「嬸,我想把這個護身符送給你,讓你保平安!」嬸說:「有這樣的好東西?好!怎樣保平安?」

我指著護身符上的字給她看,說:「你平常有時間就念這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你聽說過嗎?」嬸說:「沒聽說過。」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現在在世界上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使無數修煉他的人得到了身體的健康,特別在這一次的新冠肺炎瘟疫中,使很多缺醫少藥的人們誠心念這個九字吉言就得到了身體的康復,可好了!」

嬸聽了,高興極了,說:「這麼好,那也給我女兒一個,好嗎?」我就又給她一個護身符。她接過來又說:「我可以跟我的親戚朋友說嗎?你再給我一些,我寄給他們行嗎?」

我幾乎被她的熱心感動了,忙說:你真好,有好事總惦記著親人們!不過我沒有那麼多護身符了,你在見到他們時,你把你的拿給他們看,讓他們用筆和紙記下來,帶回去也是一樣的,只要真信真念就行,就有福報!另外,法輪大法因為被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打壓,現在還不好公開談論和郵寄這些東西,所以你當面跟親人們說是最好的。共產黨說法輪大法怎麼不好,你可千萬不要相信,那都是造謠,都是假的!你如果小時候入過少先隊和共青團最好從心裏退出來,不要給它站隊。嬸一邊點頭,一邊急迫的說:「我知道了,我沒入過團隊,你快去跟我四娘一家說這些,讓他們也知道吧!」我再一次被她的熱心和善心感動了,眾生真的都在急迫的等著大法弟子來救他們啊!

後來,我和父親同修在堂嬸的指引下,又到她四娘家講了真相。在講的過程中,她都急切而開心的盯著我,我每講一個,她都開心的不得了。後來堂嬸的丈夫打電話找她要鑰匙,回家拿工具,外出勞作時,堂嬸趁機讓他自己到這裏來拿,並且放下電話,就走到我身邊告訴了我,讓我也給她丈夫講講,還告訴我說,他時間很緊,又急性子,還頑固,平時她都說不動他。

剛說著,她丈夫,就是我堂叔就到了,果然是一拿過鑰匙,轉身就走。我急忙追過去叫住他:「堂叔,我跟你說兩句話!」堂叔停住步問:「甚麼事?」我說:「堂叔,你聽說過法輪大法嗎?他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你可千萬不要聽信共產黨的造謠宣傳!」堂叔說:「我從來都不信共產黨!」說著,抬腳就急匆匆的走了。

我回頭看著堂嬸,堂嬸望著我開心的笑。我不禁心裏直慶幸:好險啊!如果剛才我正念稍一不足,沒有去追堂叔,沒有給他講真相,哪怕只是一句,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再有這樣的機緣啊,那樣的話,堂嬸該多失望,我又該多遺憾啊!父親在這過程中,也被帶動起來了,也在穿插著與我配合的講,而且越講信心越足,效果也越來越好。

那一天回老家,我們一共給十個親人講了真相,給其中一些入過團隊的退出了團隊,沒有明確聲明退出的,也給他們留下了大法美好的一面。就在這一天,我們真切的感受到了眾生等待得救的急迫心情,感受到了師父在這過程中的慈悲加持和鼓勵,也為我後來的講真相打開了良好的開端,這在我用心學法和背法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

現在父親同修也開始背《轉法輪》了,才背了幾段,他就感慨的與我交流說:女兒,我終於體會到背法為甚麼那麼好了,因為在背法的時候,我們的思想最清淨、最集中,師父給我們展現的法理就越多,而且是系統的給我們展現的。

用心學法和背法給我和我父親的修煉狀態都帶來了很大的改變,甚至覺的之前真是虛度了許多的修煉光陰,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唯有在今後更加用心學法,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以上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