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癮君子的重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二日】我家裏姐妹二人,妹妹從小在父母的寵愛中長大。她讀書讀到初中就不想讀了,經常不去上課,到外面玩,苦口婆心的勸阻也不聽,到了初中三年級就徹底不回家了,一幫人在外胡混。父母為此憂心忡忡,能用的辦法也用盡了,最後心力交瘁沒有辦法管她了。父親為此鬱鬱而終。

妹妹最終染上毒癮,身體被毒品腐蝕,二十來歲就把生命看輕,活到哪天算哪天。戒毒所她去過多次,最後都是我母親和我花錢把她接回來;但沒多久她又跑了。漸漸的,我們全家人都死了心,認為她無可救要,都不想管她了,我母親也無可奈何,心痛到極點。

一九九七年,母親學法輪大法了。母親深知,只有大法才能救妹妹,別的甚麼辦法也沒有。母親用從大法中修出來的善對待妹妹,妹妹每次身無分文、走投無路時就會回到母親那裏,母親每次都敞開門接納她,準備熱水讓她洗澡,弄好吃的飯菜,告訴她大法的法理,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當時我家是個學法點,學法點上經常有年輕人交流學法的體會,妹妹耳濡目染,她的心在一點一點的向好的方向動了,她知道了:人活著要像那些年輕人一樣正直、善良,堂堂正正做一個好人,不能傷害別人,人做了壞事是要遭惡報的。她知道了:原來神是存在的,人是要信神的,對神要有敬畏的心。

但是戒毒是不容易的,妹妹緩過勁來還是要跑。但不久後她又回到母親那兒,再聽母親講修大法的故事。就這樣反反復復。母親把家裏的鑰匙交給她,錢財物該怎樣放還怎樣放,從不藏著,深信大法一定能改變妹妹。

漸漸的,妹妹真變了,變的像個人樣了,黃而發暗的臉頰正常有光澤了,發暗的嘴唇有顏色了,衣服也穿的整齊,乾淨了。最後,妹妹她主動的遠離那幫不好的人,毒癮徹底戒掉了。妹妹順利的找一份工作,並成了家,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曾經吸毒成癮、放浪形骸的妹妹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徹底戒掉了毒癮,成了一個正常的、有尊嚴的人。

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大法,製造所謂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鋪天蓋地污衊大法,煽動老百姓仇恨大法。妹妹沒有聽信謊言,她知道那都是共產邪黨造的假,騙人的鬼話,她深信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因為她接觸的那些大法弟子都那麼好,那麼善良。

妹妹依舊經常去母親那兒,把自己的女兒託給母親照顧,有時間就幫母親裝訂真相資料,然後就和母親去散發,她怕母親發資料時被人惡告,就以母親年紀大,爬樓慢為由,自己揣著真相資料,牽著女兒一個樓棟一個樓棟的發,母親在樓下發正念。

邪惡迫害大法的這二十年中,我和母親常被邪黨人員騷擾或被非法關押,妹妹從沒有抱怨過,給我和母親送衣送錢,我在監獄、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那幾年,她每月都帶著我的孩子來看我。兩年前,我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洗腦班在很偏遠的市郊,妹妹開著車帶著母親來看我,每次去妹妹都找洗腦班人員,質問洗腦班非法關押我的理由,依據的是國家的哪一部法律等等,和這些人員據理力爭,見到我,問我被打沒有?身上有沒有傷。沒過多久,我被放出來。

在中共搞所謂的「清零行動」中,派出所警察天天給妹妹打電話,說非要見到我,否則會作為重點通緝我等等。那幾天,天天都有本地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我感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壓力非常的大。妹妹就開著車把戶籍警接到一個地方,讓我和戶籍警見了面,給戶籍警講真相,我講了這次中共病毒讓不少人遭了難,但遠還沒有結束,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面,而善待大法修煉的人,就能躲過災難,會有福報的。戶籍警點點頭,說是上面壓下來的,沒有辦法。談完後,妹妹把他送回去了。明白真相的警察知道如何去做,看似來勢兇猛的迫害就這樣化解了。

一天吃飯時,妹妹說她公司招聘人員的門檻挺高,要大學本科或研究生學歷,很多人都在拉關係、找後門才能來,工資待遇還不如她高,而她只是初中文憑。說笑間,她雙手合十,感恩師父給予她的這一切。曾經和她一起形影不離的那幫人,現在有的仍關在戒毒所強制戒毒、有的病入膏肓、有的已經死掉了。妹妹是幸運的,她在大法法理的感召下,浪子回頭,這個社會多了一份正義的力量。

叩拜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