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電擊致心臟衰竭 赤峰市季雲芝再被綁架關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二零二二年大年初一,徐劍峰等十多個警察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季雲芝家,綁架了六十六歲的季雲芝和去她家過年的朋友、法輪功學員孫志芳。十的多天來,季雲芝一直絕食反迫害,身心遭受到嚴重傷害。

季雲芝和她的兒子
季雲芝和她的兒子

二零二二年二月一日大年初一早晨,八點左右,左旗國保大隊長徐劍峰等五人穿便服等在季雲芝家門口,預謀綁架季雲芝。早八點左右,季雲芝的家人出去扔垃圾,剛一開門,徐劍峰等五人突然非法闖進季雲芝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師父法像和大約四十本大法書。

警察讓季雲芝穿外衣,要想綁架她,季雲芝給他們講真相,徐劍峰說:「你說的我們都知道,你就穿衣服吧。」季雲芝不穿。

然後,徐劍峰就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來了一車穿警服的警察,這時屋裏就有十多個警察了。穿警服的警察就把季雲芝和去她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孫志芳強行架走了。季雲芝和孫志芳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

季雲芝,家住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東鎮,以前患有嚴重的結腸炎、膽囊炎、咽喉炎、腎炎、膀胱炎、腰椎間盤突出、眩暈症等多種疾病,醫院已束手無策。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季雲芝有幸於一九九六年修煉了法輪功,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她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從此季雲芝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單位鄰居都說她是個好人。

然而,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惡首江澤民開始操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開始了鋪天蓋地的恐怖鎮壓,瘋狂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季雲芝是其中之一。季雲芝女士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在勞教所,被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迫害造成的心臟病症狀:一著急,就心臟抽搐;多次被騷擾,二零二一年九月九日再次被非法抄家搶劫。

一、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農曆五月四日,季雲芝因為修煉法輪功,被綁架到左旗公安局,兩天兩夜不許睡覺,恐嚇,威脅,罰站,打罵。第二天,季雲芝被拉到赤峰,不許睡覺,強迫行走,罰站,毆打,後被非法關押到赤峰市園林路看守所。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在看守所裏,嚴禁她煉功,季雲芝不配合,就長時間遭吊銬,吊鬆一點,看守所所長宋××又親自給她往緊吊一吊。吃飯時,也不想把放季雲芝下來,季雲芝強烈要求說,放不放我?不放我就絕食,獄警才把她放下來。

然後,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勞教季雲芝三年,季雲芝被綁架至圖牧吉勞教所遭受迫害。

圖牧吉勞教所,可以稱為人間地獄,不讓閉眼、盤腿、交談、大小便被嚴格限制。包夾人員(由賣淫人員組成)被警察指使,時刻監視季雲芝和法輪功學員她們的一言一行,有的時候季雲芝她們被這些人打罵。警察王桂榮對她們進行辱罵、打嘴巴更是家常便飯。

大約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因為季雲芝她們承受不了非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就集體罷工反迫害,勞教所就雇佣社會地痞(名譽上說是治安員),同時調集大批警察,警察個個帶著警棍,把季雲芝她們聚集在勞教所操場上,讓季雲芝她們所謂的上操,實際上是實施集體非法鎮壓。

季雲芝想向勞教所領導解釋她們被虐待才罷工的原因,剛說了一句:「你聽我說」,話剛落,勞教所人員伍紅霞說:「拉出去!」然後四個包夾把季雲芝抬出去,抬出不幾步,就被社會地痞接過去拖著季雲芝,把她拖到大門口,郭隊長說:讓她自己走!這時季雲芝看朱政委來了,就往他跟前走,想跟他反映她們被虐待的情況,朱政委沒搭理季雲芝。

這時勞教所科長宋靖拿著電棍過來說:上這屋來。把季雲芝帶到一個屋子,他一句話沒說,掄起手中電棍就開始電季雲芝,季雲芝面部被電得吱吱作響、燒焦,後來把季雲芝電的小便失禁,尿濕了褲子。他電累了,又叫來一個警察接著電季雲芝,大概電了兩個來小時,季雲芝被電得失去了知覺。

第二天,季雲芝已不能翻身,生活不能自理,無法進食。大約二十多天後,沒等季雲芝身體恢復,又將她調到一中隊。中隊長尹桂娟更加殘忍,狠毒。在季雲芝生活難以自理的情況下,還逼迫她出工幹苦力。她不配合,就罵她,還指使包夾打她。季雲芝走路困難,尹卻阻止與季雲芝同被非法關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給季雲芝打飯,並揚言要餓死季雲芝,就說是絕食死的。

由於季雲芝不停的揭露迫害,他們把季雲芝拉到縣醫院,找與勞教所有關係的大夫,對奄奄一息的季雲芝走過場似的檢查了一下就說沒有病。在這樣不能自理的情況下,別的法輪功學員在外面砸玉米,尹桂娟有時不允許季雲芝在屋裏呆著,把季雲芝拖到外面凍著。勞教所一次起大糞,她們就把季雲芝拖到大糞坑前,讓季雲芝聞大糞臭味。

由於多次遭受殘酷迫害,致使季雲芝生命垂危,四十三天才第一次大便。他們嚴密封鎖消息,不許她家人接見。

這期間,季雲芝家人要去勞教所看望她,左旗公安局崔鳳國不給出示接見手續,家人費了很多周折,崔鳳國才出示手續。季雲芝三姐來看望季雲芝,勞教所不讓見,大隊長郭穎說:「她這樣的人,讓她死裏頭。」季雲芝三姐哭著跪下求她們,她們百般刁難。經過季雲芝三姐苦苦的努力,勞教所看季雲芝病危,怕季雲芝死裏頭,才給季雲芝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零二年二月份,季雲芝被家人從圖牧吉勞教所接回。

二、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季雲芝從婆家回來途中,被左旗國保、六一零、派出所等幾個單位的人員綁架。據目擊者說,當時有八,九個人綁架季雲芝,造成季雲芝原來受迫害的心臟又突然受刺激發作,當場抽得不省人事。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人還是把季雲芝抬上警車,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搜查時,搶走了季雲芝一個手機、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光盤,事後發現一乳膠瓶的硬幣也丟了。

季雲芝被綁架到看守所後,他們沒有人性的把生命垂危的季雲芝放在冰涼的水泥地上,她不知躺了多長時間。在這期間,獄醫汪吉拉對季雲芝以搶救為名進行了殘酷的迫害。頭頂行針故意扎到頭芯,人中扎到牙床裏的骨頭,腳心多處被扎出血。由於季雲芝不停地抽搐,雙手不停地摔在地上,致使手背摔青,腫得像包子。汪吉拉見季雲芝不停地抽搐,以為是裝的,就毫無人性地說:「抽有啥用,上次你這樣,也照樣勞教你了。」

季雲芝被送到監號時,看到季雲芝被迫害得這樣,有良知的犯人說:「這些沒人性的,把人折磨成這樣。」這天季雲芝整整抽了一夜,看守所值班人員無一人過問。

季雲芝在看守所被關押了六天左右,滴水未進,粒米未吃。看守所一女警劉健茹沏來鹼水指使犯人灌季雲芝,犯人又沏鹽水妄圖給季雲芝灌,被季雲芝潑了。警察們又教唆犯人王玉蘭對季雲芝進行野蠻灌食,直至灌嗆還不罷手。在這幾天裏,由於警察們執法犯法對季雲芝進行的一系列慘無人道的迫害,季雲芝的身體和臉部、眼睛多處青紫,傷痕持續了一個多月。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由李國柱、汪吉拉和看守所女警劉健茹,把季雲芝綁架到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

到了勞教所,他們怕季雲芝被迫害成這樣的身體勞教所拒收,汪吉拉下車拿了幾張體檢表,在車上先讓劉健茹填上這項正常,那項正常。到了屋裏,勞教所人問季雲芝咋這樣?汪吉拉說:「絕食絕的,看你們有啥招?」他們就硬把季雲芝塞到了呼市女子勞教所。

在非法勞教期間,季雲芝一直生活不能自理,由包夾看著。警察路俊卿找來醫務科姓馬的以治療為名給季雲芝輸液,妄圖迫害季雲芝,季雲芝不配合,姓馬的就打季雲芝的手,這時季雲芝又抽了過去。

勞教所隊長路俊卿說,這有個新辦法:就讓吸毒犯包文軍,用水桶打來涼水,狠命地多次激季雲芝,激得季雲芝喘不出氣來,床都被澆濕了,還在折磨季雲芝。

包夾吸毒犯焦小靜在警察教唆下,往季雲芝的黑芝麻糊裏下不明藥物,喝著都是苦的,被季雲芝倒掉。

季雲芝由於長期被迫害,由於原來被電棍電的,致使心臟病復發,被送進了呼市第一醫院(人們都稱這所醫院為二院,但門口的牌子上寫的是第一醫院,這所醫院前面是普通人治病的地方,後面是犯人住的地方用鐵絲網圍著,是一個比勞教所還黑暗的地方)搶救。

進醫院,就只見大夫一面,以後的所謂治療、輸甚麼藥物都包夾說了算,輸液瓶上也不寫是甚麼藥。部份警察還唆使犯人灌食、用各種方法折磨季雲芝。說是搶救,其實是變相迫害,把季雲芝迫害得不行了,最後,醫院給季雲芝測量血壓都沒有了,醫生告訴警察說:「馬上告訴勞教所,人不行了。」

接著醫院給勞教所下了季雲芝病危通知。季雲芝一直靠吸氧氣活著。過了幾天緩過了點,又把她送回勞教所,回去後,身體一直不行,不長時間又把她折騰到醫院。在搶救期間,她仍受到非人折磨。由於季雲芝吃不下東西,吃甚麼吐甚麼,包夾犯人白翠娥(勞改犯)、劉愛萍(勞教犯)、王愛香(犯人)等人強迫季雲芝吃東西,不吃就騎在身上打季雲芝,野蠻灌食,造成季雲芝休克,昏過去。

醫院讓劉愛萍看著季雲芝,劉愛萍看季雲芝一直抽搐,就不忍心迫害季雲芝了。醫院一看劉愛萍不迫害季雲芝了,他們就給警察路俊卿打電話,然後路俊卿給劉愛萍打電話讓她「管季雲芝」,劉愛萍告訴路說季雲芝盡抽沒法管,路就告訴劉愛萍說:用涼水激她。

一次,季雲芝正在喝米湯,醫院內科主任李奇放(音)看見了,說 給她點葡萄糖喝,季雲芝沒喝,李奇放嗔著季雲芝沒聽他的話,就氣急敗壞地叫罵著說:「這是醫院,不信整不了你,有的是法子收拾你,這是現在了,要是過去收拾不死你,整死你,整死你不當整死個雞!這是醫院,能出病例,你家人也知道咋死的,就說你心臟病復發,不信治不了你。拿病例來,給她下鼻飼!」

李奇放不知道給季雲芝輸的啥藥,輸上液後幾分鐘,就把季雲芝抽得床都跟著蹦。包夾說:「李主任,她不行了。」李奇放罵著媽說:她死不了。又過了幾分鐘,包夾又說:她不行了。李奇放這回才來量血壓了。接著,他讓包夾把不明藥物給拔掉了。

在這期間,包夾們有院方人員給她們撐腰,對季雲芝的迫害更是肆無忌憚了。在這所謂的搶救期間,在這些人的殘酷迫害下,季雲芝時不時地出現生命垂危。後來身體被迫害得越來越垮,他們看季雲芝實在不行了,勞教所才給季雲芝家人打了電話,直到家人趕到醫院後,這些人對季雲芝的迫害才有所收斂。

季雲芝被確診為心臟衰竭,膽結石等三種疾病,勞教所才同意叫家人把季雲芝接回。家人去接時聽見勞教所的人說:「讓她再挺兩天。」醫務科科長說:「人不行了,不能挺了。」勞教所警察說:這樣能接回家嗎?他們讓家人把住院費算清,才讓家人從醫院把季雲芝接了出來。這次季雲芝被勞教所殘酷迫害了五個多月。

如今,信仰真、善、忍的已六十六歲的季雲芝又被綁架和非法關押,家人和朋友都擔心她的身體健康,希望季雲芝儘快回家。

季雲芝在過去二十三年中被中共迫害的詳情,請見《內蒙赤峰市季雲芝二十年來遭受的慘無人道的迫害》

巴林左旗旗委、政法委和公安局等部份人員電話號碼
韓穎:政法委書記
王利國:巴林左旗委政法委副書記、巴林左旗法院院長 13947667055
孟凡馳:政法委副書記 副旗長、公安局長 13484768788 13354760515
於守中:政法委副書記 610成員 13500669660
池建學(富河鎮烏爾吉生人):政法委610人員 13947667643 13848067662(此人自稱是佛家弟子,以自己修的如何高(其實是有附體)等等宣傳其歪理邪說,污衊攻擊法輪大法)。
昭日格圖:政法委610成員 辦公室主任13947632530、04767861673
巴林左旗公安局:
孟凡馳:公安局長 副旗長、政法委副書記13484768788 13354760515
律方東: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
楊曉旭:副局長13947666728
董 偉:副局長15804769888
杜敏軍:副局長13804766519
徐劍峰:公安局政保大隊隊長 13804766985
韓東棟:公安局政保大隊 19804760505
黃 建:林東鎮派出所 所長 13848360002
高永剛:看守所支部書記 所長 13948469784
孫 鶴:旗委紀檢委書記13734855757
劉佔東:檢察院黨組成員、檢察長 13694754433
烏蘭格日勒: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委員
王利國:法院院長 巴林左旗委政法委副書記13947667055
李承智:司法局局長18604760128
任 璽:旗委書記13947603306
秦懷東:旗委副書記、旗長13847668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