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奇遇大法 找回善良本性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九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正式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歲了。我今天講的是我二嫂的故事。

十年前,我二哥認識了一個從東北來到山東的老鄉,交往中成了好朋友,我哥對待他如同親弟一樣。他的妻子長得漂亮,在酒店上班,還有一可愛的女兒。我哥去他家時,從不跟他妻子說話,沒有正眼看過她,這是後來嫂子說的。

因這位朋友長期喝酒過度,幾年後,突發心肌梗塞,去世了。我哥找了幾個好友,幫助處理了喪事,入土為安了。這位朋友的妻子很感動,覺的我哥是個值得信賴的人,有事就來找他,此時正值我哥兩口子因感情不和鬧離婚。後來,陰差陽錯的他們就走到了一起,登記結婚了。

之前,她在社會大染缸中染上了一些不良惡習。對於她的惡習,我哥並沒有在乎,這很出乎我們的意料。因我哥是個很正派的人,也曾看過大法書,對這樣的女人是瞧不起的,怎麼能跟她在一起呢?

我們家族四人修煉法輪功,好幾年了,從大法中,認識到這是他們的緣份,也許通過這事,她是來聽真相,得救的,我們不能另眼看待她,應該關心幫助她,引導她走上正道。

當時他們沒有房子,就讓他們在我家平房住,出入也方便。大姐給她買來鋪的蓋的及生活用品,屋子簡單的收拾後乾淨俐落,她也挺滿意。因我們是修大法的,師父教導弟子,對誰都要好,與人為善。不然又怎能接受她呢?

之前,她來我家幾次,我和大姐給她講大法真相,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重德行善,不做壞事,做好事,使家庭和睦,夫妻恩愛,給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可江澤民小人妒嫉煉功的人多,怕影響他的權力,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自編自導上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世人,讓人仇恨大法,使不明真相的人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酷刑折磨,致死致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因中共迫害佛法和佛弟子,天要滅中共,咱曾經舉著拳頭髮的那個毒誓必須把它抹掉,退出入過的那個黨團隊,就不是它的一份子了。當老天滅它時,就跟咱沒關係了,就能保平安了。她聽後,很接受真相,並退出了團隊。

她說,自和她丈夫(前夫)結婚後,丈夫嗜酒如命,然後找茬耍酒瘋,經常動手打罵她,婆婆視之不理,感不到一點溫暖,有了女兒後也是如此,單位又不景氣,對生活沒有一點希望,因此來到這裏。自從接觸到你們,就覺的你家人不和別人一樣,每個人都很善良,有種回到家的親切感,這是我從未有過的感受。原來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啊,如不聽你們說,我還真被電視上演的那些殺人、自焚的,抹黑法輪功的謊言給騙了。

大姐看她和大法很有緣份,就讓她看《轉法輪》,說誰看誰受益,並背師父的詩詞「燈紅酒綠現代世 迷魔亂舞荒淫事 放縱魔性離神遠 地獄一入無出日」[1],啟迪她那被封存已久的先天善良本性,還教她學煉了五套功法。她聽的入神,學的認真。

她看書煉功後,身心受益,覺的師父講的太好了,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和生命的真正意義。人與人之間的恩怨關係,人所有的痛苦和疾病都是因為自己以前做了壞事造下的業力所致,大法解開了她所有的迷惑。師父隨即給她淨化了身體,散發出的是很難聞的怪味,刺鼻熏人,原來的婦科病都好了。

她決心要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她辭掉酒店的工作,剜心透骨的和所謂的男朋友斷絕了一切來往。春夏秋冬,起早貪黑,蹬著三輪車賣小菜。當熟人用奇異的眼神看到,問她:「你怎麼幹這個了?」她回答說,挺好的,這才是真實的自己。後來又幹勤雜工甚麼的,很辛苦,用她的話說,這樣生活的才踏實。

嫂子還給我說了發生在她身上的幾件事。

一次,她被一個騎摩托車的男子從後面給撞了,男子不但不道歉,反而還埋怨她。當時她就想起師父在書中講的關於老倆口被車撞的例子。嫂子從地上爬起來,對那男子說:我沒事,你走吧。見那男子騎上摩托車,一溜煙的跑了,也許怕訛他吧。嫂子推著電動車,一路念著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了。回家後發現,腰部被撞的一片青紫,她當作是還一個大債,師父給消了一大塊業力,是好事。

去年,我哥和嫂子去市場買膠皮手套,當時攤主沒在,是鄰位主人給拿的,一包手套三十多元錢,因有顧客來買東西,就去忙了。他倆一邊說話,一邊看商品,過了一會,拿著手套就走了。回家後才想起忘了給錢了,心想我若不給人家送去,人家得賣多少東西才能賺回這些錢啊?幾個月過去後,兩口子專門去還錢,攤主激動地說:「現在哪有像你們這樣的好人啊,還給錢送回來?」我哥說,她有信仰,法輪功教她做好人了,他們都會心的笑了。

年前,嫂子的女兒和同事發生爭執,動手打了起來,把臉撓的一條條的痕跡。她說女兒,你忍一忍不就打不起來了嗎?她說是她賣的貨單,佔了便宜,冤枉了你,可她給你德了,人有了德,從別的方面會補償給你的,天有不失不得的道理。

前些日子,在打工幹活時,嫂子無緣無故的就被人給罵了,她心中的怒火一股股的往上沖,想懟罵對方,她又想到了師父講過的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說也奇怪,這火一下子就滅了,氣也消了,心也平靜了。她說也許以前我也這樣罵過人家,這次結賬了怨了。

我聽後挺高興,鼓勵她說:看你也不經常看書,可你遇到問題時,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這已經是在修煉中了。她說,我比你們差遠去了,看你被關押了好幾次,你和大姐絕食反迫害,所長要給插管灌食,生命都受到威脅了,還想著給他們講真相,堅信大法不動搖,我都佩服,我不如啊。

嫂子感慨的說,看了大法書後,才知道人還有做人的道德規範,夫妻之間要互敬互愛。原來認為吃喝玩樂是人的正常生活,從不認為破壞別人的家庭,充當第三者過夫妻生活是違背良知的糗事。現在想起來都後悔,對不起人家的女人,對不起死去的丈夫。要不是遇見你們,遇到大法,我真的就完了,孩子也沒希望了,是大法師父真正改變了我,讓我過上屬於人的正常生活,真是幸運啊!

她又說,大法太好了,師父慈悲,無論你是甚麼人,再壞的人,師父都不嫌棄,都度,只要人那顆向善的心,是大法的威德,讓我改邪歸正做好人了。雖然我看過幾遍書,沒真正的學,但真、善、忍三個字,在我心裏扎了根。

我們姊妹三人和妹夫曾遭中共多次迫害,我二哥因保護我們,揭露惡人抓好人的違法行為,曾被惡警關押在看守所一次,扣留在派出所兩次,遭到惡人們的毒打和虐待。因支持我們學大法,他也得到了福壽;我哥的身體比原來更加健壯。一九九八年,他曾在哈爾濱醫院做過心臟病大手術,醫生私下告訴家人說:像他這樣的病史,最多能活十年,還得好好保養。可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哥的身體一直很好,還顯年輕。

現在,他們也有了房子,嫂子今年就退休了,生活比以前富裕多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無度〉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