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關於同修出現「新冠」症狀的個人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最近大陸多地大面積出現新一波疫情高峰,速度之快波及之廣讓人猝不及防。我們這個中小城市也一樣,幾天時間很多人成了「陽性」。

因很長時間和同修沒在一起交流了,前兩天我和丈夫(同修)跟兩位同修相約見了面。上了我們的車,一位同修說,家中常人「全陽」了,同修本人也出現了相似的症狀,發高燒,全身發冷,說話聲音有點嘶啞,臉色燒的紅紅的。另一同修也出現了「重感冒」症狀。

我當時覺得很突然,心裏第一念是:「怎麼會這樣,會不會傳染?」心裏有點忐忑,但沒表露出來。我退休在家,證實法項目也可不出門,除了買菜基本不出門,家人不用上班所以也基本不出門。我把自己保護的挺好,知道最近疫情高峰,買菜都是一次多買點,免得老出門。但真沒想到同修會出現了這樣的狀態。

但我知道這明顯是常人心被觸及到要修去了。當時我想和同修交流怎麼會這樣,但明顯大家都沒太深入思考,就當消業。

回來後我剖析自己不正的念頭:

有怕心,疑心;不信師不信法。

其實雖然同修出現和常人一樣的症狀,但本質是完全不同的,真正的修煉人是不會被病毒所傳染侵害,只不過是舊勢力把業力在此時弄到同修身上,同修本人是沒有病毒的。沒有病毒又哪來傳染呢?而常人身上的病毒其實也是業力所致,哪能隨便就上到大法弟子身上呢?何況還有師父時時看護,怎麼會被傳染呢?害怕就是嚴重的不信師不信法啊。不把自己當煉功人,這是心不正。

因為經常看手機常人新聞,關於疫情的恐怖宣傳已經在心裏形成了對瘟疫的恐懼觀念,也注意出門要戴口罩回來要洗手及少出門等觀念。沒有時時排斥。所以出現的第一念是常人觀念。然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是修煉人,是不被常理束縛的。

對修煉人來說,怕得病就是求得病,所以必須得放下這個「怕」。整個宇宙都是師父延續出來為救人存在的,否則早已結束,「怕」能幫助我甚麼呢,它是舊勢力在我思想中安排的,目地是阻礙我修好自己,救度眾生。不能要它。

出現症狀的同修說:「家人都得新冠了,我是家中唯一沒打疫苗的,我就想我要證實法,不會染上病毒。」但還是第二天就出現了同樣的症狀。同修發著高燒顯得有點無可奈何。

後來得知,我們講真相小組的一些同修也出現了這些症狀,影響了講真相。

我當時覺得道理上是明白了,但心裏有點不穩,必須要在法理上想明白,於是回來我就把疫情發生以來師父的講法又學了一遍,特別是《醒醒》、《理性》。稍微理了一下思路。現階段認識不一定對,目地是拋磚引玉。

中共病毒是針對中共邪黨分子和邪黨因素來的,不是針對大法弟子。但如果我們自身有意識不到的邪黨因素,可能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從而製造出感染的症狀。但是我覺得不能承認這個迫害,當然我們可以認真查找自身的不足特別是黨文化。我們會在法中歸正,應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出現此症狀的同修說:「這是符合了外因條件的觸發,其實是消業。」

我認為這當然是消業的正確認識,但是這樣消業不利於救人,心中不能默認用這種形式消業。如果顯得跟常人一樣的症狀,那我們告訴世人念九字真言和三退保平安,常人會覺得不太管用。現在的一切都是為救人而存在,一切干擾救人的都不應該被承認。有了這樣的認識後我心裏穩了,擔心疑心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也知道那個病毒症狀不可能在我空間場存留了。

和同修見面後過了一兩天,丈夫同修也出現了發燒,嗓子痛的症狀,因發冷躺在床上休息。我認為近期的新經文給了我很多啟示,就讀給他聽,結果他很快就睡著了沒怎麼聽著。我想這是干擾。

我發正念時重點清除舊勢力對所有出現症狀同修的干擾,因為這也是對正法救人的干擾。正好近期明慧廣播登出發正念交流,也給我們很多借鑑。現在的形勢已很緊迫,江鬼死了,邪惡因素已支撐不住,新一波瘟疫大範圍降臨中國大陸,這兩天很多訃告陸續出現在手機上新聞上(這還只是所謂的名人,其實死亡的普通人更多),超過當時武漢肺炎,這一環扣一環的安排讓人驚心,最後的安排真的來了,我們真得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多救人,少留遺憾。

我近期做過的兩個大淘汰和一個抓緊修煉的夢。

之一:在一個陰暗的空間,堆放了一些盒子,每個盒子裏都有五、六個人躺在裏面,全都奄奄一息。我隨意抽開一個,這個盒子裏的人有兩個我知道,一個是我表姨,一個是同修的老父親。我表姨其實挺善良,但被無神論洗腦,說自己甚麼也不信。同修的老父親我其實沒見過,只聽同修說他不怎麼支持大法。這個夢是師父點化,這些人處於危險的邊緣需要趕緊去救度。

之二:大洪水已退去,草叢裏露出一些屍體的伸直了的腳丫,我走在荒寂的海灘上,提醒自己注意不要踩到他們。夢裏有訊息:很多人被淹死了,大部份屍體已被收拾走了,就剩些還沒來得及收拾。知道這是大淘汰的情景之一。

之三:我們一群人走在一條大路上,主幹道旁邊時不時會分出岔道,似乎岔道走起來更有意思好玩一點,走一段後這些岔道會匯入主幹道,過程中這樣的岔道很多,好像問題不大,因總能走回主幹道。但走到最後,剩下的岔道竟是死路一條,出口被封死,根本不能再匯入主幹道,而且封死的地方就是墳場。這個夢境在提醒我,修煉過程中允許有偏差,但最後千萬不能走偏了,最後是沒有機會的。

我的一點淺見,可能條理不太清楚,是希望能拋磚引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