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修出對孩子、警察、世人的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中國西南一座城市的大法弟子。在讀高中時得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現是一個十八歲男孩的父親,今年四十五歲。在近些年來的實修中,我愈發體會到改變想問題的基點,修出為他無私的善心是去掉執著、同化大法的關鍵。下面講一下自己在這方面的修煉體會,向慈悲的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修出對孩子的善

多年以來,我一直認為自己的孩子問題很多,表現的不像大法弟子家的孩子。

孩子在小的時候本性很善良、天真,也很聰明,唯獨性格比較倔強,我有時間也會帶著他學法、煉功。那時他做錯事時,我耐心的給他講清道理,他會採納。可是當他進入初中後,在現今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下,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思想行為中負面的東西表現的越來越強烈,比如,強烈的自以為是、看不上人、迷戀手機遊戲、講話咄咄逼人沒有禮貌、做事強加於人等等,慢慢的對學法也不上心了。

Advertisement

這些年來,我在教育他時,經常與他發生激烈的衝突。但是,隨著自己加強學法、背法,在實修中,去掉人心,學會體諒他,逐漸的我在面對他所出現的問題時,大多數時候可以做到心平氣和,不被帶動,理智的與他溝通。我與他的關係變的溶洽,可是他的壞毛病卻沒有甚麼大的改變,依然我行我素。

對於他的考試成績,不修煉的妻子一直非常在意,考的好些就高興,考的不好就失望、生氣。在這個問題上,妻子和孩子之間經常出現矛盾──妻子認為孩子的努力程度不夠,在家幾乎不學習,而且每週末總是要玩幾小時手機遊戲,再忙也不放棄;孩子卻認為他已經盡力了。每當此時,我就會從中調停,用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去開導他們,可是從我的內心上講,我認為妻子的看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事實上,我對孩子的成績也很在意。我工作單位部門領導的孩子和我家孩子是同一屆,但不同校,他家小孩的學習比我家孩子要好一些。每當全市統考後,領導都會問我家孩子的成績,幾乎每次結果都是他家孩子好一點。每當此時,我心裏都會覺的自己的孩子其實很聰明,就是非常貪玩,如果真努力的話,就不是這個結果。

二零二二年三月,高三的第二次診斷性考試成績下來了,孩子考砸了,總分下降了幾十分。妻子再一次和孩子發生了激烈的衝突。我試圖勸解,但根本無效,雙方都不聽我的。現在想想,其實當時我對孩子成績也不滿意,帶著人的觀念和執著,去表現對孩子的體諒,所以孩子難以接受。孩子在激烈的衝突中,又一次說出了他多年來經常說的一句話:我不是你們的甚麼物品,我是一個人。

事後我開始反思,我是大法弟子,為甚麼會頻繁的遇到這種事情,自己到底有甚麼問題。隨著不斷的學法與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對孩子成績的執著;再往下找,找到了自己有不平衡的妒嫉心,認為他理應比領導家的孩子好;再往下找,我發現孩子的那句話說的是對的──我想利用他滿足自己的虛榮與傲慢,把他當成了工具而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生命。所以,在衝突發生時,我沒有表現出修煉人應有的純正慈悲,沒有做到忍中有捨的寬容大度,更談不上對孩子的真善與體諒。

想到這裏,我一下子明白了矛盾的產生是針對我的問題、讓我提高的──孩子的種種問題,我都有:自以為是、傲慢、強加於人。這時,我開始試著從孩子的角度去考慮他的感受──從他高二下學期的後半段起,他就開始盡他的能力努力學習,週末主動到學校去自習;課間時間,基本都去老師辦公室去問問題、刷習題,老師辦公室的一張空桌子幾乎成了他的專座;老師讓我們給他買輔導書,讓他自己抽時間去補習基礎、練習難題等。自他開始努力後,成績提高的很快,但由於原先基礎不牢固,成績不太穩定;所以,這次二診沒考好,他應該是非常難過的。想到這兒,我為他感到心酸難過,也理解了他為甚麼在聽到母親的抱怨與指責後,會那麼的委屈和歇斯底里。

另外,就他每週末在家總要玩幾個小時遊戲的問題。當我真的放下人心去看待,我明白了,當今社會的現實已經是這樣,城裏的孩子幾乎都玩手機遊戲,同學間的話題很多就是這些,而孩子是無法脫離社交環境的。那麼從法理上來看,作為一個人,如果沒有大法的力量,是無法擺脫這些常人中的吸引因素的。孩子小時就已經得法,師父已經在管他,在他得法機緣成熟時,他自然會走回大法中來。在此之前,我與他相處時,展現出的大法弟子純正的修煉狀態,會為他將來從新走回大法創造有利的條件。

他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我與他的緣份會有結束的一天,他終會長大、獨立,走他自己的人生之路,我只不過是在他的人生中扮演父親的角色,而他人生中的痛苦、曲折和幸福都有他自己的因緣,是我無法左右的。所以,在我與孩子人生中有交集的這段時間裏,如何把他撫育成人,用自己的言傳身教幫助他形成一個好的品格,為他將來真正得法打下基礎,這才是我的使命。

於是,我決定與他推心置腹的進行一次交流。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在一天晚自習後接他回家時,我把自己體會到的他的感受講給了他,並表示我會在他學會獨立走人生之路前,給予他我所有可以給予的幫助,包括學業上、生活上或者心理上的幫助,只要他願意接受;而不會給予他任何壓力與強制,我只是發自內心的希望他好。當我說話時,孩子沒插一句話。說完後,他沉默了一會兒,我看出他心裏很受觸動。他後來說了一句:我一直在說我不是你們的物品,你終於明白了,希望你能做到。我知道他話裏有對我──一個修煉人的認可、信任和期待。

自此之後,我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總是站在他的角度上去善意的考慮問題。同時我也與妻子交流,告訴他孩子內心的感受,讓她多一些對孩子的體諒與關心,儘量的去疏解孩子的壓力與焦慮,為他營建一個好的家庭環境。漸漸的,家裏變的祥和了,我對我的領導家孩子的心態也變了,心裏把他的女兒也當成自己的孩子,真心希望她能夠取得一個好成績,考上自己中意的學校。

在高考結束後的一天,我在夢中見到孩子變成了小時候的模樣,可愛活潑。我在夢裏對妻子說,我們的孩子回來了,他其實從來就沒有變過,還是那個好孩子。醒來後,我知道是師父點悟我做對了,在這一關上,我昇華上來了,在這一個問題上修出了善。

二、修出對警察的善

年初的一天,我在夢境中看到一個景象。眼前有兩扇巨大的門,門後有一些生命在擋住門不讓推開,當我奮力推開大門出去後,看到許多大法弟子站在一個高高的平台上,都在默默的注視著前方。前面的城市中(夢境中我知道是自己所在的城市),人的屍體層層疊疊堆的像大樓一樣高,在熊熊大火中燃燒,場景十分淒慘。

醒來後,那淒慘的景象依然使我感到震驚與難過,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們大法弟子,要趕在大劫來臨前多救人,不然未得救的世人將面臨悲慘的結局。於是,我把所看到的夢境告訴了周圍的同修,相互鼓勵著不要忘記自己的使命,要更加努力的兌現來世時用自己生命與師父簽下的誓約,做好救人的事。我在平日的工作和生活中也盡可能的抓住機會講真相救人。

大概是三月的一個週末,因孩子的化學基礎差,他自己學習困難很大,於是我請我的大學同學給他輔導一下化學基礎知識。我們去了同學家裏,當時,同學在給孩子講課,我妻子正和同學的妻子聊著天。突然間,我的電話鈴聲響了,我低頭一看,是社區片警L打的電話。

我快步走到另一房間裏接通電話,電話裏傳來了L的聲音,問我知道他是誰嗎?我說出他的名字後,隨即問他有甚麼事。他說好久沒有和我見面,想到家裏來坐一坐,見見面。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裏有些厭惡──我這些年給他講了不少真相,他還這麼騷擾我。我隨即說,我現在不在家,見不了面。他又問我甚麼時候有時間。我說,這段時間工作忙,等我安排好時間後,我再通知他。他答應後,掛斷了電話。放下電話後,我思想中不斷返出對L片警的負面想法,包括看不上他的心和抱怨心,其中還夾雜著怕心,自己感覺有些心神不寧,忐忑不安。針對這種不正確狀態,我第一時間就想立即發正念、學法。但當時是在同學家裏,同學在給孩子補課,同學的妻子和我們夫妻正說著話,場合不合適。回家後,我正想發正念、學法,孩子又有事找我幫他做,之後種種干擾不斷。我心裏感到很煩躁,這時我突然間警覺了:為甚麼會這樣?作為大法弟子,遇到干擾,發正念、學法不是應該的嗎?為甚麼會不順利呢?於是,我靜下心來仔細的查找自己的問題,忽然間我想起一件事。

自疫情發生後,我就與L沒怎麼見過面。其實修煉人都知道,這場瘟疫的最終目地就是淘汰對大法行惡的與還沒得到救度的世人。這兩年中,我會不時的想起L片警,為他擔心──我還沒有告訴他九字真言,劫難當前,他的未來怎麼辦?思考到這兒,我明白了,L是用這種方式來求救來了!這哪裏是干擾?這是師父安排的救度他的機會啊。我在這事上一開始反映出的,實際是自己信師信法上的問題,把救度的機緣當成了干擾迫害;在為私為己的基點上考慮自己的感受和安危,就會忘記自己的責任、使命和眾生的期盼。

在自己思想歸正的一瞬間,身體上和思想中不正確的感受立刻煙消雲散,內心充盈著光明與對眾生的慈悲。我隨即撥通了L的電話,告訴他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半,在我家附近的一個路口見面,這樣利用中午休息時間,不會影響我的正常工作。L爽快的答應了。

第二天,我照例提前一點到達約定地點。不一會兒,L片警帶著一個年輕的警察來了,L戴著口罩,我還是遠遠的就認出他。我向他招手示意,他也招手回應。在見面寒暄之後,L片警問我的近況。我告訴他,最近工作很忙,所以只能抽中午時間見面。隨後,我便以聊天的方式向他們講真相,我先和他們講了現今人心的墮落,將八十年代那時簡單而富有人情味的社會與當今敗壞墮落的社會進行對比,隨後講到災難瘟疫因此而來。大法的傳出就是教人按真善忍歸正自己道德,其實是在幫人避開危險,躲開劫難。最後,我告訴他們,為了避開今後的大劫難,請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真言。

整個交流過程充滿了祥和,L片警也與我善意的交流互動。在交流的同時,我真實的感覺到在我的內心中已經把他們當作了我的朋友,甚至可以說是兄弟。當我把這種感受告訴L時,L看著我,很認真的說道:我也是把你當作了自己的朋友。

交談了約二十多分鐘,該講的真相都講到了,這時我也差不多該返回單位上班了。於是,我告訴他們我得回去上班了。分別時,我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然後向他們揮手道別。這時我的心中真是非常輕鬆和愉悅,我終於在大災難來前,把救命的九字真言告訴了我的警察朋友──L,他的生命有了得救希望,我之前為他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下了。

三、修出對世人的善

兩、三個月前,我家樓上的鄰居從新裝修。由於是徹底裝修,所以拆除原來的舊裝修材料時,會造成很大的聲響與震動。有一天,我正在家學法,主臥室的金屬雨棚突然間發出很大的響聲。妻子去看怎麼回事,這才發現樓上在不斷的往下掉東西,在砸到我家雨棚後,又下落到一樓一對老夫妻的後院花園中。

妻子馬上到樓上裝修的那家去看怎麼回事。不一會兒,妻子下來了,向我抱怨道,樓上的裝修公司太野蠻了,拆除臥室的窗戶也不採取任何保護措施,任由拆除過程中的水泥、螺栓等碎塊往下掉,要是砸到樓下的老人怎麼辦?真是不負責任。妻子告訴我說,已和裝修公司的現場監工做了交涉,要他們做好保護,不要再往下掉東西,否則就向物業投訴,讓他們停工。聽到妻子的訴說,我也認為他們做的有些過份,只考慮自己方便。我覺的現在的常人真是不怎麼樣。

之後我下樓辦事,上樓時,看到有一級樓道階梯的石材面被磕掉了一塊,露出了下面的水泥部份,非常難看。一看就是新磕壞的,斷面很新,我馬上聯想到樓上的那家裝修公司──他們施工這麼野蠻,這事應該是他們弄的。回家後,我繼續學法。這時,我聽到樓道裏傳來了重重的下樓腳步聲,同時伴有撞擊聲。應該是樓上的裝修工人在往樓下搬運拆下的舊窗戶。怎麼還是那麼不小心,撞來撞去的,會不會又把樓道的甚麼東西撞壞呀?想著想著,我突然間覺的自己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對常人充滿抱怨呢?這是修煉人的狀態嗎?自己的善心哪裏去了?

於是,我靜下心來開始思考,試著從他們的角度去考慮問題。當時的天很熱,拆下來的塑鋼窗戶體積不小,從五樓運到樓下,由於沒有電梯,需要一趟一趟的跑,其實是很累人的,東西又重,難免不會磕著碰著。當我的善心出來後,忽然間想到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拋棄了神的一切,淪落在人間,承受苦楚,就為了救度自己的眾生。我感到一陣心酸,當我真的發自內心的體諒他們時,心中充滿了對他們的憐憫與同情。

這時我從內心中發出一念,用我的正念幫助他們搬運,減輕他們的負重。當這一念發出後,我聽到他們搬東西時的腳步聲沒有那麼重了,也不再聽到物品撞擊樓道的聲音。我發自內心的感受到純淨為他的美好與殊勝,這才是一個大法修煉者應有的狀態呢。

幾天後的一個清晨,我出門上班時,遇見樓上裝修的工人在搬運建材,我給兩人分別講了真相,其中一人做了三退,另一人聽了真相,但沒三退。至此,這件事畫上了一個不太圓滿的句號,希望那位工人在今後能遇到其他大法弟子做三退。

另一次,我在上班午休期間,外出講真相。看到在路邊人行道的水泥凳上躺著一個中年大姐;隔她幾步外的路邊地上,鋪著塑料布,上面散放著一堆東西。我走到那堆東西旁,這時大姐也走到近前。她的穿著不算好,看著是鄉下來的。我問她,地上是甚麼?她操著很重的外地口音說,是靈芝,她是離這一百多里的外市來的,她這些東西幾天都一點沒賣出去,一分錢收入都沒有。

這時她看著我,一臉的期待。我問了問她靈芝怎麼賣?她說,這一堆算便宜點,兩百塊,都給你吧。我一想,東西不便宜,煉功人也用不著吃這些。但她既然已經開口,乾脆我要一半吧,也好藉機講真相。於是我說,要一半,大姐很高興。她一邊給我分裝靈芝,我一邊給她講真相。當說到現在的人心敗壞,人情冷漠時,她激動的回應說:就是就是,這個咋個了得喲?我說:現在天災人禍那麼多,就是現在的人心壞了,天要變了,實際是老天爺要收人。我問她入過黨團隊嗎?她說就戴過紅領巾。我勸她退出講無神論的少先隊,老天爺才能保她平安。她很爽快的答應了,還一再的謝我。我付錢離開前,告訴她記住九字真言,大災難來時誠念可保平安。

我們告別後,我繼續尋找有緣人講真相,可不是不聽的,就是說著說著走開的。我一路走一路想,問題出在哪?想著剛才買靈芝的事,我明白了,她既然真相接受的好,我為啥不把真相講透呢?程序化的講真相,不考慮對方的接受能力,也是對別人不負責任。但怎麼彌補呢?我想,要不,去把剩下的靈芝都買了?我意識到,這也是在去我的利益心。心態一變,我就知道買的靈芝怎麼辦了──我可以送給我母親,母親和哥哥一家住,我有段時間沒去看她了。

於是,我就去找那個大姐,她還在那。我一說把剛才剩下的靈芝都買下來,她非常高興,一再說我是好人。我又接著仔細的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天安門自焚」造假,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祛病有奇效等等。她接受的非常好,還告訴我,煉法輪功的是好人。真相講透後,我再一次囑咐她記住九字真言,隨後和她揮手道別。

隨著我想問題的基點逐漸改變,能從為他的角度考慮問題後,我講真相的效果越來越好。我逐漸的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想法,也有了相應的智慧,講真相中可以打開對方的心結,有些原來勸不退的人可以勸退了,人們接受真相的成度也變的更好。

有一個出租車司機,在我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後,在我下車前,他對我說:「今天是這幾個月來我最高興的一天。剛才你給我說的那些,我心裏覺的是真舒服,下次,你再坐我的車,不收你的車錢。」

文章寫到這裏,回想著自己的修煉路,發自內心的感慨,作為一個生命,今生能在大法中修煉,是何其幸運!當自己改變為私為己的思維方式,真心的為別人著想,真正的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時,就會感受到師尊賦予未來生命的那種無私、坦蕩、智慧與從容,而自己周圍的環境也必然會被師尊歸正,展現出師尊所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的狀態。

最後,願所有的大法弟子在所剩不多的修煉時間裏奮力精進,同化大法,將自己修的更純正無私,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負師尊的洪恩,不負眾生的囑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