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和我的家人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承諾

二零零四年,在我結婚後的第二十天,媽媽來電話問我:「有同修去北京你去不去?」並告訴了同修的車次。我說:去!

可怎麼與丈夫說呢?我與丈夫從認識到結婚也就五個月,是因為兩家老人都著急就結婚了。結婚前我雖然與他講了真相,但要上北京畢竟不是小事,也不是說當天就能回來。而且他爸媽盼孫心切,說過結婚一個月內不許空房,怎麼跟倆位老人說呢?但機會這麼難得,我必須去。

Advertisement

我一邊幹活一邊和丈夫說了我的想法:我要去北京。他也是一愣,不明白怎麼回事。我與他講了很多,談到修煉的決心,自己修煉中的體會,為甚麼要修煉,最後講到釋迦牟尼傳法時的故事,那人用自己的金子鋪路邀請佛法的到來,給他展現的是天上的宮殿……最後他說:那你去吧,但是你一定要回來,不許出事,爸媽那頭我來解釋。我告訴他:我一定會平安回來!因為我心裏也非常有底,我是去證實法的,不是去承受迫害的,誰都不配把我怎麼樣。

丈夫送我去買票的路上,我心裏非常感激他,沒想到他會輕易的答應我,不知說點甚麼感謝的話,就隨口說了一句:等我回來我給你生個姑娘、生個兒子。

在車站時,一位同修被姐妹們拽走了沒去成。還有一位同修在上天安門城樓時被綁架了。只有我和另一位同修平安回來了。到家後,丈夫告訴我:「我做夢夢見我在家這頭等你,你從那邊經歷一關一關的,終於回到家了。」

以後,我倆有時一起學法,一起煉功;有時深夜,我挺著大肚子,他陪我在周圍村屯發真相資料;有了女兒後,就領著孩子、丈夫一起發真相資料。

在女兒八歲的時候,在我倆都沒打算要二胎、並且在我帶環的情況下,我竟懷孕了。婆婆不同意我們要二胎,因為經濟條件和精力都不允許。但作為修煉人不能殺生。十個月後,我生了個兒子。也許是應了當年去北京時對丈夫的承諾吧。

兒子、女兒、丈夫

在兒子滿月後,媽媽在我家被警察綁架了。同修找到我交流如何營救母親。正是從那個時候起,我的修煉有了飛躍,發生了質的變化。

師父說:「你是一塊鋼絕不讓你當一塊鐵的。」[1]

我抱著孩子不停的往返於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之後又加上監獄(媽媽在看守所待了十七個月後被送到監獄),從冬天到夏天,又到冬天,我的兒子從來不感冒,也不鬧。我知道這是師父的保護。

當時我清清楚楚的能感受到另外空間壓下來的物質,壓力很大。丈夫為了能讓我能頂住這種壓力、保持正念,不管上班多累,都每天抽時間陪我學一講法。每次出門前他都囑咐我:別怕,有師父,你要相信師父一定會保護你的。

我經常要寫真相信,寫揭露文章,寫上訴狀,有時寫交流,這都需要時間,丈夫就看孩子,給我提供方便。

可是如果我真的忙正事時,他甚麼都不說,就是默默的把家裏的一切都做好:給孩子做飯洗衣服,看孩子寫作業,陪著兒子下樓玩……我知道他付出了很多。他上班幹的都是體力活,還為我分擔那麼多。可能是我倆生生世世的緣份所致,也可能是他根基所致。我非常感謝他。

從營救母親開始,我就沒時間照顧女兒的學習了。她爸爸是半夜上班,而我營救母親,辦案單位都在外地,需要起早就走,只能把女兒扔家,給她留下飯錢,早晨起來後自己解決早餐去上學。女兒十歲就自己上學、放學、過馬路,別的家長經常和我說:這可不行啊,得接送孩子,這世道多亂哪,出事後悔就晚了。我心裏想:我女兒也是大法小弟子,有師父管,不會出現那樣的事情。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到期末考試的時候,女兒的成績從原來的平平一下子名列前茅。女兒從三年級開始一直到現在,成績蒸蒸日上。我忙的時候,女兒幫我帶弟弟,幫我刷碗,收拾屋子。別的家長都羨慕我:孩子不用我管,也不補課,成績卻越來越好,還懂事,真省心。

你咋那麼厲害呢?

因為要解決經濟問題,我需要工作。兒子十七個月大時就送幼兒園了。平時我和丈夫輪流接送兒子,週末、假日我倆都上班時就姐姐看弟弟。

我要上班,要學法,有時需要給同修們提供一些技術幫助,還要參與救人的事,起早貪黑,下班的時間也很忙。丈夫和我開玩笑:你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天也看不到你影。

有個親戚經常和我說:你咋那麼厲害呢?整倆孩子,還上班,孩子學習好,家裏頭還照顧得井井有條。我這整一個孩子都忙的腳打後腦勺,還上不了班。你看多少人家都是女的不上班,專門照顧孩子的。我心裏偷樂:你還少說了最重要的兩樣,我還要學法煉功,還要抽時間做救人的事。

我的同事們都說:你帶兩個孩子得多累。可是我真的沒感覺到有多累,因為我的背後有師父,我就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其他的都交給師父,師父管比我自己管的不知要好多少倍。

該有的都會有

自從有了兒子後,親戚、朋友、同事們都覺的我家很困難:兩個大錢垛等著呢,兩人也沒個正式工作,都是打工,勞保甚麼的都沒有,還得月月還房貸……都替我倆犯愁。同修也都覺的我很困難,給我這個給我那個,幹甚麼都捨不得讓我花錢。可我從來不覺的自己困難,很充實也很幸福,也沒有像人家那樣省吃積攢的,我覺的我的未來是有保障的。當初我倆想買房的時候,手裏就一萬塊錢,可是我就買成了,關鍵時刻就有人幫忙。我丈夫的工資一年比一年掙得多,在這樣一個小城市裏能掙六、七千塊,一個月我倆能掙將近一萬塊。最近我的婆婆又給了我們十萬塊錢。孩子們不得病,女兒學習好,生活順遂,甚麼都有了。

幾年前,我很想再請一個師父的大法像,結果真有同修給我請到了。我很開心,覺的師父這是給我最大的鼓勵。最開始掛的幾天也有一點害怕:太顯眼了吧,這誰一來進屋就看見了。後來想:只有邪惡才怕師父。我問丈夫:你怕不?他說:怕啥?一般人還得不到呢。掛上後覺的屋子整個都亮堂了,真是蓬蓽生輝。我真是太幸運了。女兒、兒子、丈夫誰買好東西了,總是先進屋就給師父供上。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我是最幸運的生命,得到了大法。全家都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