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向內找 病業假相一夜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今年三月的一天下午,我講真相回家,和往常一樣,先洗手再發六點正念,隨後做晚飯。

晚飯後,我感覺身體特難受,一陣陣的發冷,越來越冷,就對老伴說: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咱們今晚不學法了,給你把播放器打開,聽修煉園地吧,我先睡一會兒,到十二點發正念叫我。他說:「好。」老伴身體行動不便,也不能給他說實情。此時,我雙手拿播放器不由得全身發抖,抖得連話也說不好。打開播放器給他,來到臥室把電熱器定到高溫,一邊鋪床一邊想:這突如其來的病業假相,是哪個心未放造成的?但我不承認你,找來找去也找不到。我立即發正念,求慈悲的師尊給弟子加持強大的正念。我說: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你們聽著,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了,你們不要起干擾破壞作用,趕快退去,不然就立即解體,我只走師父安排的正法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就是有漏,我也有師父管,在大法裏歸正,你們不配。並默念正法口訣。

這時,又開始發燒了,被子也蓋不住了,一會又冷,一床被子不行再加一床,真是有來取命的感覺,就在我很迷茫的那一瞬間,師父的法在耳邊迴響:「我昨天說了一個問題,不管你自己感覺好還是感覺不好,其實你分不清。我就告訴你一點,你把它都當作好事就行了。」[1]

Advertisement

這時我平靜了許多,打開播放器,聽師父講法,聽一會實在難受的坐不住,就想躺一小會再起來,這一躺不知啥時睡著了,老伴叫也叫不醒,直到他拄著拐杖來到床前才叫醒我,這時師父法已講到第二講了,我即慚愧又內疚,真對不起師父,這時燒還沒退,身體燙的像火盆一樣,難受極了。老伴還嘟嚕著說:從十一點半叫到十一點五十了還不起,我也管不了了,再不起就過點了。這話使我猛然驚醒,關上播放器馬上起床,誰知起來後頭重腳輕,走路跑偏,我立即否定這假相,一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一邊照顧老伴就寢,隨後參加全球發正念。

這次出現病業假相,也沒有偶然的事,靜下心來反觀自己的修煉歷程,找找有哪些心還沒放下,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自己沒去的心還很多,只是這些心比以前弱了許多,也有很強的。特別是怨恨心、抱怨心、看不上別人的心、還有妒嫉心、自以為是的心。

自從老伴行動不便以後,一切家務都要我承擔,他的吃喝拉撒都要我來操勞照顧,忙起來這個怨恨心隨時能表現出來,有時守得很坦然,但有時很難守得住,滿腦子翻出的都是他年輕時對我的種種傷害,一樁樁一幕幕展現在我的眼前,壓不住,排不走,總是要在他跟前叨咕這些往事,明知不對,但心性守不住,過後特別後悔,就在我一籌莫展時,師父點化我:「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2]

師父這段法,如同醍醐灌頂,使我茅塞頓開,就在上述說到老伴嘴裏嘟嚕著說時,我的怨恨心和抱怨心就已經出來了,只是身體太難受沒暴發出來而已,但心裏還想:我照顧你六、七年了,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你多叫幾聲能怎麼樣,這都發火,沒有一點耐心和寬容心。

經過這次的病業關,使我認識到修煉的不足,看是每天還做三件事,但遇到心性上的問題,沒實修自己,沒認識這個怨恨心竟然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了。

在寫交流稿時悟到,是因為長期不去此心而滋養了它,它就隨時隨地控制著人的一思一念造成的,這是後天形成舊勢力的屬性,和現代變異觀念所致。我放下對他的怨恨和指責,紮紮實實的找自己、修自己,才是歸正的過程,也是真正同化法的過程。把修煉路上所遇到的魔難,都當作提高昇華的機會,回天的階梯。感恩師尊的精心保護,兌現誓約。

說起來也真神奇,就在我向內找的過程中,燒漸漸的退了,第二天早晨煉完功後,感覺一切正常。只是渾身沒勁,但該幹啥就幹啥,下午照常出去講真相救人去了。

叩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