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由「盲人摸象」與「波粒二象性」引發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一)「盲人摸象」的啟示

人們都熟悉「盲人摸象」的故事。在古印度,有佛經記載:「有王告大臣,汝牽一像來示盲者時,眾盲各以手觸。大王喚眾盲問之:汝見像類何物?其觸牙者,即言象形如萊菔根(蘿蔔);其觸耳者,言像如箕(簸箕);其觸頭者,言像如石;其觸鼻者,言像如杵(舂米或洗衣用的棒槌);其觸腳者,言像如木臼(舂米的器物);其觸脊者,言像如床;其觸腹者,言像如甕;其觸尾者,言像如繩。」

這故事告訴人們:對事物的認知,由於觀察者的侷限性不可能知道其真實的情況,而且以觀察者各自不同的角度會得出不一樣的結論,也都沒有說清全貌。把眾盲人所說拼湊起來,也不知道此物到底是個甚麼。

(二)對「波粒二象性」的認識

人們對世界的認知、科學家對宇宙的認識,也往往受限於自身的不足。

從十七世紀至二十世紀初,西方科學家對物質運動的研究有「波動說」和「粒子說」兩種學派,每一派都以各自的認知解釋實驗結果,卻都不完美。這就是「波粒二象性」早期研究的狀況。許多知名的科學家都涉事其中,如牛頓、麥克斯韋、普朗克、德布羅意、愛因斯坦等。

「波粒二象性」是說物質運動同時具有「波動性」和「粒子性」雙重特性。這是科學家們經過長期各自的研究和爭論才認識到的。本人認為二者是「一性的」,只不過是物質運動在這一層次中反映出來的正反兩方面而已。「波動說」學者,他們抓住了物質粒子「波動」的一面來研究;而「微粒說」者則抓住了「游離」的、「離散」的一面來研究。兩種學說都只能各自解釋部份現象而非全部,如「光波動說」能夠解釋光的偏振現象,而「光微粒說」則不能;但「光波動說」卻不能完美解釋「光電效應」,不得不讓位於愛因斯坦的「微粒說」,即「愛因斯坦光電方程」。不過,愛因斯坦的光電方程也借用了「波動說」的參數:輻射頻率。 所以嚴格說,只有「波、粒」二說結合起來才可完全解釋「光電效應」。(光電效應是指,用光束照射金屬表面會使其發射出電子的現象)

「波動性」和「粒子性」二者是有內在的聯繫的。波動理論的參數有輻射頻率f和波長λ,粒子理論參數有能量E和動量p,有兩個關係式:f=E/h,λ=h/p,h為普朗克常數。這兩式就是「波動論」與「粒子論」二者特徵參數之間的數學關係。這也佐證了二者是「一性的」,只是表現了兩種不同的特徵而已。換句話說,頻率就是意味著能量,波長意味著動量!(波長越小,動量越大)。

波動性和粒子性的各自研究也像兩個盲人摸象一樣,各自以自己的角度在自己的認知範圍內「觸摸」。兩類學者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爭論才達成了「二像性」共識。

「波粒二象性」應該是廣泛存在的,不應只限於光子、電子、質子、中子等微觀粒子。因為,就我們這個物質空間縱向層次看,每一層次空間都是構成更大一層空間的粒子!如中子級、原子級、分子級、太陽系、銀河系以致更大。繼光子、電子、中子等之外,科學家又通過實驗證實了原子、分子的「波粒二象性」,也已經通過實驗證實了較大尺寸和較大質量物體(大分子)的「二像性」。進一步的,二零零九年,法國科學家伊夫﹒庫德(Yves Couder)發布論文表明,以宏觀油滴做的實驗,毫米級的油滴也會產生周期性的波動和類量子現象。至此,我認為再宏觀的實驗恐怕不容易做了,也不需要做了,再微觀的實驗也不需做了。因為,有一個現代名詞叫「全息論」,是說一個局部就包含整體的全部信息。按中國傳統文化宇宙觀,就是「天人合一」、「天人相應」,「人體是個小宇宙」,人體對應天體,地球對應人體,對應宇宙。人體就包涵著宇宙的一切信息!

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三日新生網有一篇報導,題目是:新研究發現,對個體星系的研究可以解釋整個宇宙的組成結構。文章介紹:科學家在一些用人工智能技術構建的神經網絡模擬宇宙系統中,看到了一種現象──從單個星系的特性居然能推測出整個宇宙的組成結構。

時至今日,科學家才剛剛發現了這麼一點「真相」,但還需要有理性上的徹悟。

(三)對現代實證科學的認識

源於西方的現代科學,似乎總是喜歡「把事物分解」,割裂開來研究,不免缺乏統一性或整體性的研究。而中國古代科學則是另一種認知模式,就像古代中醫的那種研究發展模式。西方人的研究著眼於「眼見為實」的「實物探究」,用形式邏輯推理,用實驗反覆驗證,即「實證科學」,沒有中國古代科學那種天人合一、陰陽八卦的宇宙觀和五行相生相剋等「象」「意」理論來指導。所以,由西方發展起來的現代科學失去了神的因素,而後者則是神傳給人的半神半人文化科技。

古代中醫治病的效果很是神奇的。中國古代冶煉鍛造技術也是非常了得的。秦始皇兵馬俑出土的一批兩千多年前的青銅劍,精緻無比,光亮如新,極其鋒利,一把被壓彎超過45度角達兩千多年的青銅劍,取出後瞬間彈直,恢復如初,讓今人嘆為觀止!

科學家研究原子、電子、光子等物體及其運動,都是將其視為一個「質點」,但是,比如在原子上面、電子上面,或者分子上面,有甚麼東西沒有?甚麼景象?有沒有生命?甚麼形像?有沒有社會?在原子世界的空間有甚麼景象或圖象?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從科學家那裏聽到甚麼。對原子核的認識也只是知道是由質子和中子構成,知道質量,知道電性,而裏面還有甚麼?是甚麼樣的結構形式?甚麼樣的運動形式?沒有答案。

而以物理光學或者電子顯微技術、中子技術探測微觀,最多只能觀察一定微觀的物體,再微觀是觀察不到的,映像不出來的。何況還有「暗物質」,無形的物質。往宏觀方向的觀測也一樣,只能看到有限的星體、星系、星團,再大看不到了,更大範圍的整體形像甚麼樣不知道了。科學家認為宇宙中三分之一成分為可見物質和暗物質,三分之二是「暗能量」。暗物質觀察不到只能分析,對暗能量更是束手無策。

都知道人體有經絡和穴位存在,但是解剖學發現不了,似乎沒有有形的東西。人體經絡是中國古人發現的,就是說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發現。中國古代科學和文化有人體修煉的因素,古人在接近於修煉狀態如打坐或甚麼狀態中,就可能感知和發現一般常人看不到的景象,乃至看到超於人類空間層次的不同層次的宇宙真相。不少法輪功學員看到了旋轉的法輪,看到了不同層次另外空間的景象、發生的事情以及人間將要發生的事情,還能溝通交流,但這只能是提高了「生命層次」得到的,而不是追求來的。

我欣賞我國古人那種「比擬」或「比喻」的觀察研究方法,或者叫「類比」 吧,那像是把一種不太容易研究的東西比擬成已知的或容易研究的事物。比如他們會把地球比作人體,那川流江河自然就是人的血脈了,等等。如若江河斷流、川塞山崩,對於人就是「氣滯血瘀」要得病了,或病入膏肓了,對於地球不就是災難嗎?

再拿「光電效應」來說,科學家發現光束照射金屬表面,會使其發射出電子。這與往那水中投一塊石子會激起水花和水滴有甚麼兩樣呢?與子彈射到地面或牆壁會爆出煙塵土渣有甚麼不同呢?是不是一類現象、一個道理?那水面還會出水波呢,水面形狀還會改變呢,牆體還會搖晃(振動)呢,還會有彈性變化呢,會有聲音呢。那「光電效應」的實驗,怎麼沒有一同觀察和記錄表面的振動與波、以及形狀變化、彈性變化呢?除了發射電子還有沒有其它物質的發出?是不是還有「振波效應」、「光聲效應」、「光形效應」、「彈性效應」?

(四)都是「一性的」

物質在化學屬性領域,被分成了「有機物」和「無機物」;在物理領域,被分別以「波動性」和「粒子性」而研究;人們還一直喜歡把事物分成「物質的」和「精神的」,把物質和精神割裂開來。我從出生就一直在共產黨的教育體制下「被教育」,對「精神」與「物質」是「兩回事」也從沒有過懷疑。

波動性與粒子性即是「連續」與「離散」的概念,它顯示二者是事物互為對立的兩方面,就像手心和手背,這可拿太極的陰陽來比喻。太極理論是道家對宇宙的認識。「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那麼陰陽是不是「一性的」呢?也是啊,這「一性」就是「太極」。

我理解:道家對宇宙的概括是太極圖,而佛家對宇宙的概括是卍字符,都是旋轉的。道家是「太極」學說,佛家是「十方世界」學說。而更高的對宇宙的概括則是法輪大法的「法輪圖形」,包括佛、道兩大家。

從法輪大法中我們知道,物質有「物質形體」的一面,也有其特性存在。而「眼見為實」的實證科學似乎是捨本逐末,本末倒置,只知其「形」而不知其「神」;而「神」才是其精要。共產黨宣揚的「唯物論」講「物質決定意識」,當然他們就不會看到精神世界!看不到物質和精神的統一性,看不到神,看不到宇宙真相。

(五)尋找宇宙的真相

西方許多科學家是信神的,儘管他們的科學發現有限,儘管他們都實踐著「實證科學」。不太清楚的記得,好像是牛頓、愛因斯坦,他們發現天體是極其精緻的,比如地球若不是現在的位置而是有哪怕一點點偏差(10釐米),地球生態就可能不適合人類生存了,他們認為一定有高級智慧的神存在,是神設計和安排的這一切。

「實證科學」的研究恐怕不會有甚麼大的進步,走的是畸形發展的歧路,破壞道德,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環境污染和生態惡化,災難頻發,勢必更加惡化!

科學態度應該是誠實、嚴謹和嚴肅的。奇怪的是,未加證實、也不可能證實的、漏洞百出的「進化論」假說,竟在中共控制的社會大行其「道」,登堂入室,在課堂上灌輸;教師、專家教授們竟以此為基礎對相關各種學術,論證來、論證去,甚至為了某種目的你抄我、我抄你。(也難怪有人寫成「叫師」、「磚家」、「叫獸」)。

「進化論」不只是臆想,它的要害在於「無神論」,共產黨拿它來欺騙毒害世人、打擊信仰。「神創世」是所有信神的信眾心中的共識,也是真相,其源久遠。比方說年輕人想知道自己家族的歷史,他是不是得聽父輩祖輩的講述呢?一定是的,否則他絕不會知道。各民族古老的有關神的傳說一直在流傳,怎麼能不相信呢?

宇宙的情形太複雜,只通過人的肉眼觀察代表不了宇宙的真相。愛因斯坦就說過:「人類是有侷限的,人類的思維是有侷限的。」也聽人這樣說過:說人的大腦大部份是沒有打開的(實際應該是「塵封的」)。所以我們人應該謙卑,應該敬天信神,才能得到神的照料和指引,在認識世界和科學探索中也才可能得到神的幫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