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學《轉法輪》一遍 皮膚病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叫樂樂,今年十歲了。二零二零年中國新年,我們全家都在姥姥的新家過年,爺爺、奶奶也在姥姥家過的年,爸爸、媽媽都是獨生子,闔家歡樂。

爸爸在醫院工作,初一值班。初一早晨他就去上班了,爺爺奶奶這天上午也走了。我和媽媽,還有妹妹休息,想玩兩天再回家。一月二十四日,突然封城了。我的學習用品也沒帶,眼鏡沒有帶,還有藥也沒帶。因為我身上長滿了癬,奇癢難受,媽媽給我開的湯藥,還有外敷藥,我離不開藥。

一月二十六日初二,我們這裏還沒有完全進入全封閉狀態,媽媽開車,和姥姥一起回家,取回了衣服、學習用品,還備了一些食物,再回到姥姥家。回來後,發現其它的物品都帶了,還是沒有戴眼鏡和藥。

Advertisement

在姥姥家生活不是問題,最困擾媽媽的是我的學習和身體狀況。我不只是身上有叫人噁心的癬,還有很多不良習慣:吃鉛筆、咬橡皮、不停的吃手指,搬起腳來也咬大腳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控制不了自己。爸爸、媽媽說我,我像甚麼都沒聽見似的;他們讓我學習,我像聽不懂指令似的;說好話、用物品哄,要甚麼買甚麼都沒有用。為這些,我幾乎天天被罰站,挨打、挨罵。

但是媽媽一點不嫌棄我。我的頭上、前胸、後背、肚子、腰部、大腿都是由小紅包變成癬了。近兩年的時間,媽媽每天早六點多就用棉籤給我抹藥,還得給餵藥,我苦她也苦。讓媽媽最痛苦的是藥對我沒有效,而且癬還越來越嚴重了。眼睛視力很差,學習也有難度。

姥姥對媽媽說:讓樂樂學大法吧。媽媽不高興,我也不敢學。姥姥又跟媽媽說,媽媽回答說:我是不同意他學,他要學呢,不要讓我看見,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當沒看見。媽媽默許了。

姥姥帶著我開始學大法。白天,我寫完作業、玩夠了,晚上睡覺前開始學法。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是我第一天學習《轉法輪》,十二日學完兩講《轉法輪》,身上的癬就明顯下去了,但還有癬印。

每隔十天,姥姥用姥爺微信給我照相,發到自家人的朋友圈。學法第十天的時候,奶奶看了照片,很驚訝,問:樂樂吃甚麼藥了,皮膚好的這麼快?爸爸是醫生,也覺的不可思議。

我問姥姥:學法能讓身體好到甚麼程度?姥姥說:學法能讓你的身體好到和你原來的皮膚一樣,一點印記沒有。學法一個半月後,一本《轉法輪》學完一遍,皮膚真的一點印記都沒有了。

爸爸媽媽都是學西醫的,深知我的皮膚病很頑固,是治不好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現在沒有人說不讓我學法了。

* * * * * * *

法輪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