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紅光滿面,身體硬朗,爬樓梯年輕人都趕不上我。妻子、女兒、內、外三個孫子都相繼走進了修煉的行列。我們家三代同堂,一起學法、煉功,共同精進,共同提高,其樂融融。大法太超常、太神奇了。下面我就說說這些年遇到的兩件神奇事。

大孫子高燒退了

師父說:「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修煉中,我們對師尊講的法,真信、堅信、金剛不動。如果我們像磐石一樣對大法堅定不移,就會展現出意想不到的結果,神跡就將會顯現在眼前。

十四年前的一個晩上,夜已經很深了,才七個月的大孫子渾身發燙,燒的很厲害。當時大兒子不在家,大兒媳很慌張,急的團團轉。我一看,孫子的小臉都燒紅了,額頭燙的不得了。我妻子(同修)急忙抱起大孫子,就在他耳邊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不停的念,不停的念。我也給大兒媳說:「不要慌,我們有大法,有師父保護,你也虔誠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保護我們的孩子平安無事的。」

大孫子從一出生在搖籃裏睡覺的時候,我們就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抱著時就念《洪吟》中的詩詞給他聽。他經常轉著小腦袋,這邊耳朵聽了,再轉那邊耳朵聽,都聽進去了。從小我們就給他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所以那天晚上,我妻子滿懷信心的抱著他,就在他的耳邊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的念,虔誠的念。

到凌晨兩點多鐘的時候,小孫兒後腦髮際出了點汗;到凌晨四點多鐘的時候,小孫兒長長的籲了一口氣,身體不燙了,燒完全退了。我妻子把他放到床上,看到小孫兒安靜的睡了。我們無比感恩師尊的無量慈悲。弟子無以為報,只有精進實修,報答師尊的救度之恩。

第二天清晨起床後,我看到師尊法像前的香爐已敬了三炷香。回屋看到熟睡的妻子,我想肯定是大兒媳敬的,她終於明白了。在事實面前,她終於真誠的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了。而以前,我們給大孫子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她說:「那麼小,聽的懂嗎?」給她講「三退保平安」,出於對我們的尊重,是同意退出,但很勉強。通過這件事,她感動了,相信了。

正念顯神威

在無比神聖、莊嚴的正法修煉中,轉瞬已過了二十多年。在參加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中,我們都是雷打不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堅持著。嚴格按照師父講法的要求,靜心清理自身的空間場,調動修好的那面,助師正法,解體邪惡的干擾和迫害。

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到鄰市去發真相資料,很順利。快發完的時候,被一個村民發覺了,他大吼著從家裏跑出來,很快追上我們,抓著我的手,一拳狠命的朝我的臉上打來,嘴裏散發著濃烈的酒味。他一手拿著我們發的真相碟片,問:「這是甚麼?」我說:「這是好東西,看了就會明白,對你全家人都有好處。」他根本不聽,叫來了很多鄰居,把我們圍住,又聯繫警察,把我們拉到了當地派出所。

夜已經很深了,我們被非法關押在審訊室裏,並被銬上手銬,留一個協警看著我們。出了這樣的大事,我冷靜下來,思考在哪裏出了大漏,讓邪惡抓住把柄迫害。

就在前不久,我們夫妻因一件小事發生爭吵,越吵越兇,互不相讓。氣極之下,我還打了妻子一巴掌。過後我很後悔,找出了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思想裏殘存的黨文化,我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我給師尊敬香時,也向師父認了錯。但我沒有向妻子認錯。今晚這個村民借醉酒這一拳,狠狠的把我打醒了。我修煉這麼多年,心性還這麼差,錯了還不認錯,對不起慈悲救度我們的師父。

想到這裏,我心情非常沉重,下決心在法中歸正自己,清除一切不好人心,按照大法真、善、忍實修自己。我在心裏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2]同時發出強大的一念:我修煉中有漏,會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你邪惡強加的迫害。同時請師父幫助我們闖出黑窩,繼續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

我們發正念讓看守我們的協警睡過去。過一段時間,他真的睡過去了。我妻子的手一下子從手銬裏抽出來了。因銬她的時候,她發出一念,手銬銬不住大法弟子。就這強大的一念,真的就銬不住她,就這麼神奇。我就差了這一念,所以老掙不出手來,只能找鑰匙來開。終於拿到鑰匙了,但因燈光昏暗,找不到手銬的鎖孔,找了很長時間,又請師父幫助,我們終於打開了手銬。

再接著開欄杆門的鎖,打開了,但不小心鎖頭碰到鋼門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夜深人靜,一點小小的聲音都可能把人吵醒。那個協警本能的站起來,但眼睛卻沒睜開,就又坐下睡過去了。我們發出的強大正念,使他昏睡了過去。我們繼續發正念。又過了一段時間,看他沒動,真的睡的很香,我們才輕輕取下欄杆門的鎖頭,推開門,再擰開房門,順利的走出了審訊室,直奔大門而去。

到大門一看,鎖開著呢,我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知道是慈悲的師尊早就打開了門。我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刻在保護著弟子。我迅速拿下大門鎖,推門而出,直穿過大街走進對面的民房,再橫穿小巷,一口氣走出了這個村莊,展現在面前的是一條大馬路。

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此地,不可逗留。妻子迷茫的說:「往哪個方向走啊?」我指著比較明亮的一方,說:「就往這邊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會指引我們走近道的,放心的走吧!」我回頭看後面沒有甚麼動靜,就沿這條大馬路快速的走,走,走。

估計走了一個多小時,前面出現了岔路,路邊有一個小餐館,還沒關門,我買了兩瓶水,主要是問明方向。又繼續走,才走了一會,來了一輛的士,我們請司機把我們拉到前面熟悉的小鎮,他說剛好是反方向,他急著回去交班,但答應幫忙把我們拉到前面的一個岔路口。我們上車後,才覺的安全、脫險了。

我靜靜的清理了自己的思想。接著我們就給這位司機講真相(一個人講,一個人發正念),司機聽明白了,爽快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念保平安,他發自內心的感謝。到了岔路口,我給車費時他說不用了,明白了真相的人,他感覺到我們是好人,我還是堅持把車費給了他,並祝他好人一路平安。

我們往岔路上走,又碰到一輛摩托車,我要求把我們拉到前面的小鎮,他說剛好是順路。上車後,又開始給他講真相,他也聽明白了,做了三退。到了小鎮付了車費後,我們身上的錢就全部用完了。要走路回家,需要幾個小時。

我們又找到一輛的士,請司機拉到我們住的城市,司機答應了。車到家的附近,我叫司機停下來,示意妻子給他講真相,我快步回家拿錢付車費。錢拿來了,妻子真相也講完了,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們也安全回家了。

回家後,一看時間已是凌晨四點了,女兒(同修)還端坐著在發正念。因為幾年來每次到鄰市發真相資料,都有兩組人馬,一組兩人。我們被綁架後,司機同修拉著另一組同修回家後,迅速通知其他同修發正念加持我們,解體迫害我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們憑著信師信法,與同修內外同心,在師尊的安排下,解體了這次邪惡的迫害。

當我們突然遇到魔難降臨時,不要慌,要冷靜的向內找,向內修,找出癥結,到底哪裏有漏了,哪裏跟法擰勁了。找到後,用法歸正自己,師父就會幫助我們順利走出魔難。同時,要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展現在眼前的,將是另一番天地,另一種境界,這使我們對大法更加堅定。我們也更加理解了師父說的:「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

以上我們的個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