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父又一次將我扶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我是一名在大法中絕處逢生的老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幾十次的病業魔難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幫助下走了過來。師父為我的付出巨大,打出了無數無數的功,使我的數次病業均奇蹟般的不治自好。下面和同修交流的是自己近期過的一個病業關,也是一場心性關的心得經歷。

不久前一天傍晚,我從田裏收工回到家,就開始發燒,堅持做了晚飯。吃飯時,我再也挺不住了,臥床躺下了。我沒有一點精神,抬不起頭來,渾身疼痛,整個身軀像散了架子;咳嗽、氣喘、痰堵在氣管裏「呼嚕呼嚕」的作響,咳一聲兩肋疼痛難忍;不敢翻身,也無力氣翻身。我真切嘗到了師父說的「百苦一齊降」[1]是啥滋味。

我沒有食慾,在床上成了半癱。可是,值得慶幸的是每當我睜開眼睛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目旋轉的法輪,我心裏很踏實,明白師父為我打出來法輪,是在鼓勵我堅定修煉。女兒(同修)求師父幫我,我也請師父救我。

第二天中午,我經過一陣劇烈的咳嗽,吐出了一碗黃痰,吐完呼吸通暢了。我很感動,是師父給我咳不出來的痰全部的清理了出來。

半夜時分,我異常被疼醒,吃力的爬了起來,立即盤腿打坐,首先向師父懺悔:弟子沒做好,不應該和家人發火,弟子錯了,弟子一定要改。其次我針對我的急躁心、怨恨心、爭鬥心、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解體、銷毀它們。最後我正告舊勢力:我有錯誤,我會按「真善忍」歸正;你想毀我,辦不到!大法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會給我做主的。當時正好是全球零點發正念時間,我接下來就發全球整點正念。

發完正念後,我躺下睡覺。剛剛合上眼,我意外的看到了一片片方方正正的莊稼田,長勢喜人,枝繁葉茂,是世間的莊稼難以比擬的。沒看多久,我便睡熟了。天亮了,一覺醒來,我感覺睡的好香,我還想睡,在我似睡非睡中,我又一次看到了午夜裏看到的那些美好的莊稼,一望無際平展展稻田一樣的塊塊莊田,均由正方形整整齊齊的組成,田與田之間的周圍生長著和玉米青紗帳一樣的單行莊稼,這些景象像電影一樣在我眼前一幕幕展現,如詩如畫……

我靜靜的看,看了良久,終於如夢方醒,明白了自己看到的是另外空間的壯觀莊園。我心情非常喜悅,一翻身順利的起床了,燒退了,渾身不疼了,也有力氣了。

女兒高興的問我:「媽,你好了?」我說:「我好了。」我和女兒一起做早飯,我又把我兩次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講給女兒聽,女兒非常欣慰,連聲說:「師父幫你了。師父幫你了。」

早飯我吃的很香,很飽。飯後,女兒讓我學法,我在學法中、煉功中,我一直看見師父的法身,在我右側前方距我兩米處,師父身披紅色袈裟,面容慈祥的對我微笑,我感到非常親切,太幸福了,太激動了……感激的淚溢滿了雙眼。

向內找「病」倒的根本原因,我找出了我的求財慾望、貪心。說來話長。幾年來,老伴常年打工,我種田,由於連年乾旱,種玉米沒有收成,年年白辛苦。農民們只有種花生才有一些收入。今年,我也種了幾畝地花生,為的是多收入一些。春天時兒子勸我別種花生,花生不好侍弄,要拔草,種點玉米就行了。家裏不指望你種地掙錢。我沒有聽勸,到底種了花生。結果到拔草季節,我騎電動車不慎摔傷了肋骨,耽誤了農時,再加上天氣連連降雨,田裏的雜草瘋一樣長。無奈,我只能帶著傷痛去拔草,女兒回來探親,她也幫助我拔草。因為有一種名為蘭花草的草,生長力極強,遮蓋了花生苗,拔起來費工費力,幾天下來也沒拔完。天一直陰沉,還有下雨的跡象,我非常著急……正因為我執著錢才種了花生,釀成了不該發生的一場惡劇,給舊勢力迫害我大開了綠燈。

這是一次慘痛的教訓,是自己給自己加了一難。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情,最後的路是越來越窄,走不正就會滑倒、摔跟頭,沒有師父的保護,是很難爬起來的。幸虧師父沒有放棄我,還這樣慈悲的度我。師父給我功能,幫我破迷,為的是讓我在難中提高上來。

師父為度弟子實在用心良苦啊!借明慧一角,叩謝師尊!您的慈悲、您的偉大,弟子無以言表,弟子要好好修,跟您回到天國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