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登天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七年五月在一名同事的引導下,我有幸喜得法輪大法。修煉後,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啟迪了我的智慧,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就是返本歸真,我知道了真、善、忍三個字是宇宙的最高特性,「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

修煉前,我患三叉神經痛、眩暈症、風濕痛等病,這幾種病折磨得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還染上了社會上的惡習,打麻將、跳交際舞,去麻將館、舞廳是家常便飯,花天酒地、醉生夢死,整個身心泡在名利情中,自私自我,色慾很強,在無知中迷得很深,陷在了不能自拔的泥潭裏。我活得即苦又累。

修煉後,我按師父經書中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偉大的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我的幾種病很快不治自癒。我渾身輕鬆,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甜頭,我深深體悟到了善惡報應的因果關係,人造了業、欠了債,必須得還。這些年自己為甚麼這樣苦,原來是在償還自己欠下的業債。我懂得了這個天理後,我的心豁然開朗,我感覺法輪大法和師父太偉大了,給我這個自毀浪子驅散了陰霾,我徹底改掉了以前的所有惡習,變成了一個好人,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一、做資料中提高心性

隨著正法進程突飛猛進的向前推進,我地資料點遍地開花。這些年來中共邪黨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有同修入獄、有同修過病業關,有同修去外打工,難免造成資料短缺。在這種情況下,我開了一朵小花,承擔起我們這片及一個鄉鎮同修所需的資料製作。我投資買了電腦、打印機,和技術同修學會了資料的製作。我們這片是本城中心位置,是個大片,需要的資料多,開始我用一台打印機,後來又加了兩台。

我是獨居,一個人生活很簡單,做飯就帶一天的。我每天上午學法,中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回來後,吃口飯,之後做資料。每週《明慧週刊》幾十本,大冊子上百本,有時兩百本。同修隨要隨做。開始靠同修送版,後來我自己上網下載,減輕同修負擔。

半年前,鄰縣有兩名同修被綁架,其中有一名是負責人,兩名同修正念很強,當天被釋放回家。

我地公安局給鄰縣一名同修打電話詢問我地同修有沒有和她們聯繫的?接電話的同修產生了怕心,找我地負責人轉告了這件事,因為幾年前我做手機項目時和她聯繫過。負責人找到我,問:「你和那裏出事同修有沒有聯繫?」我說:「好幾年沒聯繫了。」負責人還是擔心我不安全,兩次找我讓我躲起來,還讓我把機器全部轉移。我說:「你這意思好像我要出事似的。如果我有漏,躲到天邊上,邪惡照樣不放過我。我沒有漏,邪惡不敢碰我。」我沒有躲,該幹啥幹啥。負責人要走了我手裏取耗材的鑰匙,並告訴有關同修別和我聯繫。

我心裏很不平衡,認為負責人搞的全是邪黨那一套,整人、拆台,落井下石。我剜心透骨的難受,我的怨恨心起來了,把她不好的一面一幕一幕的過電影,心裏氣的夠嗆,好似堵上了一塊石頭。我學法時,佛、道、神在不斷的點醒我,知道自己該擴大容量了,該提高了。可是,放下大法書,怨恨心就捲土重來,好久揮之不去。

一次一名同修和我交流了此事,讓我背師父《洪吟三》〈誰是誰非〉這首詩。我就開始背:「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我背了一遍又一遍,不知背了多少遍,我終於茅塞頓開。我認識到負責人沒有錯,她是為整體著想,為我著想;她是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從中我也悟道:我性格急躁,為人處世很強勢,其中存在著多少爭鬥心哪?當然很多。負責人不是在去我的爭鬥心嗎?我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了地。我感謝同修幫助我修煉、去執著!

二、抓緊救人

武漢爆發疫情後,我們這裏也封城、封小區,沒有封住我和同修們救人這顆慈悲的心。白日裏我把資料做出來,備好晚上所發的資料。

每個小區門口看門人員每天晚上七至九點撤走,我發完全球零點正念和同修結伴去小區居民樓發資料,在樓門口貼不乾膠,後半夜很靜,很方便做,也特別安全。我們每次都能發200份小冊子,貼幾十張或上百張不乾膠。

我們天天深夜出去做,附近的小區做完就延伸遠處的小區。我們這個小城舊樓多,那裏的小區沒有門,可以隨便出入。我們先上到頂樓,一層一層往下做,一個單元樓一個單元樓的做,我們不落下一戶的做。同時不乾膠貼到各個樓道的門口。「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誠念九字真言命能保」,「法輪大法好 真念瘟疫消」,「躲過瘟疫有良方 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彩色大字在千家萬戶的居民樓門門口耀眼奪目,熠熠閃光,救度有緣人。

封街後期,我自己白天出去做。路口有用木桿擋著的,我只能從空處鑽過去,還有用絲網擋著的,很巧,我走到跟前時,我前面的人就把絲網拿開,我便順利的通行。我也時常繞過封鎖路口,發資料、貼不乾膠。

解封後,恢復了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大疫當前,感到肩負救度眾生的責任越來越重大,時間越來越緊迫。自己在和瘟神搶人、救人中,多救一個生命,就多一個家庭幸福。可是,我的左腿突然疼痛,走路一瘸一拐,我沒有被這個干擾我救人的假相障礙住,一個月的時間裏,我天天出去講真相。我每次出去之前,先發正念:「清除大法弟子救人空間場內外的一切邪惡,絕不允許任何邪惡生命操控常人干擾大法弟子救人,請師父為我做主。請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我身邊來。」講真相中,有人罵我,有人吐我,有人要舉報我,我不為之所動,因為我是在做好事,是在做最神聖的事。

一次我給四名中學生講真相,幾人都退了團和隊。剛講完,過來一個年輕男子問這幾個學生我跟他們講了甚麼,是不是法輪功?我明白了這個男子是便衣,我在前面走,他就在後面跟蹤。我心裏請師父保護我,不許他迫害我。避免他下無生之門。在師父的保護下,我穿過幾個胡同,繞了幾個彎,終於甩掉了他。

還一次,我來到一個停車站點,看見有好多人都在等車,我走近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面前,對她說:「大姨問你點事,這些年有人跟你講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人講過。我就接著給她講:「現在是末法時期,人類已經偏離了宇宙的特性,社會道德每日下滑,人們都在水深火熱之中。現在世風日下,你看社會上貪腐、造假、人們認錢、拜金,笑貧不笑娼,到了人不治天治的時候了,現在人們都在『三退』保平安。這是在喚醒人,讓人的生命得救,就看人自己的選擇了。」她聽完直點頭。我又問她:「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我都入過。」我說:「那你就把黨團隊退出來吧,從心裏有一念,向老天爺退,對你現實生活沒有任何影響,將來人類大淘汰到來的時候,不給它當陪葬。得救的人都有大福份。」

女子突然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吧?我就是抓法輪功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話,我心裏一點沒動,師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腦海:「一個不動就制萬動」[3]。我發出強大的一念:解體她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我對她說:孩子,我和你相遇這不是偶然的,在這個時候你得救了,是你的福份。不管你是誰,職位高低,貧窮富貴,你也是應該得救的生命。我是真心的為你好,希望你真能得救。有這樣一句話:人有生老病死,宇宙有成住壞滅。真要災難臨頭就來不及了,人在做,天在看。大法師父說了:「貧富都一樣 大難無處藏」[4]。再說,你提到法輪功,那我就跟你說一說。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製造的偽案,用來陷害、栽贓法輪功的。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現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許多高官都遭到了報應。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你可別步他們的後塵啊!

女子聽完我說的這番話,沒有說甚麼。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我順勢給她起了化名幫助她退了黨團隊。我並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她答應了。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

也有讓我感動的。一次我在客運站門前給四個來旅遊的小伙子講真相,他們都是大學生,他們聽了之後都很認同,沒有一點抵觸,很順利的分別退了黨團隊。我走出不遠,有一個小伙子馬上高喊:「法輪大法好!」我回頭望著他們,真為他們高興。

後記

在這正法很快即將結束的歷史重要關頭,我要勇猛精進、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找真相〉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