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滿城區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遭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教人按「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歸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惡首江澤民悍然發動了對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群體的迫害,煽動仇恨,並脅迫蠱惑政府人員及普通民眾參與迫害。然而,天理昭昭,善惡有報。本文一些參與迫害的人遭惡報的實例,是上天對他們的懲罰,也是警示他人。

1、張玉敏,男,坨南鄉嶺西村人,原鄉政府人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和鄉政府人員騷擾嶺西村法輪功學員。多次追問該村法輪功學員誰還煉。幾年前突患急病,搶救無效死亡,死時六十來歲。

2、康平兒,女,滿城鎮城東村人,原村婦聯會主任。二零一八年臘月底的一天早晨,她在滿城區燕趙街一家老年人做健身機子的店裏突然倒地死亡,終年五十多歲。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向她講法輪功真相,勸她不要參與迫害,她不聽,仍一意孤行,最終給中共陪葬。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同村的馬娟被公安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欲非法勞教,她當時心理壓力大,血壓升高,勞教所拒收,才被送回家。此後身體出現病態,兩次住院,留下半身不遂症狀。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康平兒到馬娟家騙取她和她妹妹的手機號,強行拿走一本《轉法輪》,並威脅她。四天後,康平兒又領鎮政府的人騷擾她。馬娟精神承受不住,一星期解不下大便,身體狀況惡化,後來住進重症監護室,成了植物人。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康平兒再次帶兩個邪黨人員闖進她家,非法給她拍照。二零一八年正月十三,馬娟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同年臘月底康平兒死亡。

3、崔文慶,男,五十出頭,滿城區神星鎮大婁村人,原滿城區實驗小學校長。中共迫害開始後,他聽從區六一零、政法委、教育局指使,帶領全校師生參加區劇場誹謗法輪功的大會;不止一次脅迫師生在區劇場誣蔑法輪功的條幅上簽字。二零一幾年初冬的一天早晨,一位法輪功學員將一封勸善信讓一位小學生轉交校長。第二天早晨,校門口就出現了三四個警察。同年崔文慶被人殺死在唐縣山溝裏。

4、張力,男,南韓村鎮段旺村原大隊書記;李連財,男,段旺村原治保主任。張力對本村學員騷擾、辱罵、綁架、抄家、逼迫寫保證、強迫交書。該村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患尿毒症,學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康復。九九年七二零後,他依法進京上訪,被劫持回鎮政府,被張力破口大罵,威脅恐嚇,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小伙子回家後不敢學法煉功,導致舊病復發,救治無效,離開人世。張力曾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叫囂:「我非得把你們搞得家破人亡,我才不當了呢!」幾年後,他妻子和兩個三十多歲的女兒都是突發急病,搶救無效,先後死在醫院。後來張力也是突發急病,送醫院搶救,檢查結果還沒出來,就斷了氣。他兒子因著急上火,當時身體也有了病。

李連財積極配合張力,一連幾年帶警察開車在村裏亂轉,在大隊喇叭上叫喊,強迫學員到鎮政府。李連財於二零一八年得癌症死亡。

5、孔衛民(音),原滿城縣農機二廠書記;李振海、趙三喜原農機二廠職工(農機二廠現已倒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孔衛民指使李振海、趙三喜無數次上門騷擾本單位病退職工馬文合,逼迫他寫保證書,和村、鎮等單位相互配合。二零零一年初夏的一天晚上,趙三喜和村幹部等一群人,在馬文闔家大門外叫他名字叫了整整一宿,給馬文合造成極大的思想壓力。同年臘月底,馬文合被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後不敢正常學法煉功,導致舊病癌症復發,於二零零三年農曆九月離世。

幾年後:孔衛民得癌症死亡,終年五十多歲;趙三喜開出租車被人殺害,也是正值壯年;李振海的一個女兒遭遇車禍,身體受到極大損傷,當時在保定二五二醫院治療。

6、惠陽廠原煤氣站一個姓周的女站長,其丈夫叫徐順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主動配合惠陽廠六一零迫害本廠法輪功學員:抄書、逼迫轉化、威脅恐嚇、監視等。幾年後,她夫妻倆和兒媳相繼得病死亡。

7、陳合群,男,七十歲,南韓村鎮大固店村現任村主任,多次領鎮政府人員闖入法輪功學員家騷擾、非法抄家;經常撕毀大法真相。他因破壞法輪佛法,殃及家人:他唯一的兒子因一點小病出了醫療事故死亡,年僅四十來歲。

8、陶恩子,男,神星鎮大婁村原村書記,六十多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他帶領十幾個邪黨人員闖到劉冬雪家騷擾,威脅恐嚇。二零零零年,劉冬雪夫妻被非法勞教、判刑,家中只剩下一個孩子。劉冬雪被非法關押不到半年,就被迫害致死。陶恩子的惡行遭到報應:幾年前,陶恩子全家去旅遊,他妻子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車裏。

9、高大敦,六十多歲,要莊鄉兩漁村人,現任村委員。七二零後,他塗抹、撕扯法輪功真相粘貼;帶鄉政府人員騷擾法輪功學員,逼迫寫保證書。一人作惡,殃及家人:他妻子患小腦萎縮、痴呆。

10、高春青,要莊鄉兩漁村人,原村書記,每到邪黨敏感日,他親自或指使下屬帶鄉政府人員或派出所警察騷擾本村法輪功學員,逼迫表態、寫保證。有兩位學員家危房改造時,他給照了三次相:拆房、扣房頂子、蓋成,每家收取一百元照相費。因危房改造政府有補貼,結果他分文沒給。二零二零年三月,本村史春來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抄家;六月被綁架,非法關押半個月。二零二零年下半年,高春青被以貪污之名撤銷村書記職位。

11、張輝,男,五十多歲,滿城鎮南陵山村人,現在任城關鎮派出所副所長。二零零七年,他帶人綁架了單恆文,劫持到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並多次非法審問。一次在出審訊室時,他一把把單恆文從半米高的台階上推下,摔在地上,單恆文血壓升高。二零零八年三月,他參與綁架劉秀英母女倆和魏海河父女倆與殷寶印姐妹倆。魏海河的女兒沒修煉,也被非法勞教;劉秀英家百貨批發部的鑰匙,他搶走二十多天,店鋪內東西隨便拿。他剛參與完綁架就得了心肌炎,在石家莊住了一個月的院。幾年後他妻子得了精神病,到處亂跑,他家院子還架起了鐵欄杆,得幾個人天天看著。現在他不能上班。

12、范福生,男,六十七歲,神星鎮市頭村人,原縣主管文教衛生的副縣長、政協主席。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他夥同六一零、政法委在區劇場開所謂的「揭批法輪功」大會,脅迫區中小學生全部參加,命令師生在攻擊大法的長條幅上簽字。他參與迫害期間,他妻子得病去世。他再婚後時間不長,再婚妻子又得了半身不遂死亡。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他開車撞傷一個人,被判定負全責。

13、袁大慶,原南韓村鎮段旺村書記。袁大慶在任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他配合鎮派出所在本村蹲坑,綁架了五位法輪功學員。袁大慶狠扇一位老年學員兩個大耳光。二零一二年,一位法輪功學員到他開的廠子講真相,被惡告到派出所,被非法拘禁幾小時,被勒索二千元錢。有一次,袁大慶領邪黨人員騷擾一位女法輪功學員,當時,他不讓其他人進家,他自己闖進去,對那位學員非禮。二零一七年,袁大慶因經濟問題被告,並被抓捕,後取保候審。

14、閆仲香,男,六十多歲,白龍鄉南水峪村人。二零一零年前後任滿城縣教育局局長。此人沒當局長之前,非常仇視法輪功,曾揚言:如果讓他管法輪功,就如何如何整治。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滿城縣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大抓捕,滿城鎮東馬小學教師吳豔英,三天之內被非法勞教,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閆仲香因邪黨無神論的思想,為自己埋下了惡報的種子:因受賄二零二零年被抓,判刑四年半。

15、賈瑞芹,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滿城區看守所原副所長兼獄醫,現已退休。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零年,她積極主動參與迫害所有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慣用的工具有:硬木棒、受害者的鞋、手銬、手捧子、腳鐐等。在對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時,常說:「這是對你們的『人道』。我吃著××黨的俸祿,就要為××黨辦事,我今天灌了你們,明天遭報死了,我也不怕。」還說:「江澤民不倒,我不倒。」賈瑞芹因自己作惡,殃及到她兒子一家。二零二零年,她兒子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搞非法集資,被依法抓捕,現在被關押在某看守所,接受調查。兒子和兒媳已離婚,孫子由她帶著。兒子出事時間不長,賈瑞芹騎車,被汽車撞飛老遠,差點撞死,她還是全責,在保定某醫院治療多日。家中的麻將館也關閉,搞得家破人散。

16、趙玉霞,女,五十七歲,大冊營鎮上紫口村人。原滿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二零零四年因倒賣黑車被免職雙規;她丈夫在二零一五年得了不治之症,五十多歲離開人世;趙玉霞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大搞非法集資,二零一九年被逮捕,現已被關在清苑區看守所。其女兒住精神病醫院。趙玉霞從一九九九年至零三年任國保大隊隊長,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跟蹤、盯梢、監控、綁架、抄家、罰款、關押、誣判、毒打,踏著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血淚往上爬。二十一名學員被非法勞教(其中段鳳芹、韓佔祿被非法勞教兩次),八名學員被非法判大刑送監獄,六名學員被迫害致死,幾百人被抄家、勒索錢財;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妻離子散。

17、孫永業,神星鎮神星村人,四十五歲,神星鎮派出所原指導員。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封城期間,乘電梯下到一樓時,被住同一單元的一男子用刀連續刺殺,當場死亡。孫永業曾先後在滿城鎮、大冊營、惠陽廠和神星鎮四個派出所任職。他在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多次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非法抄家,逼迫法輪功學員交書、寫保證書;非法勞教神星鎮南魏莊村法輪功學員李生子、殘疾人苑喜滿,導致苑喜滿含冤離世。法輪功學員對孫永業屢屢勸善,他卻無動於衷,如今落得喪命下場,給中共當了替罪羊,令人不勝唏噓。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邪惡只能逞兇一時,終究不能長久貽害。自古有雲「擾僧擾道,不得好報」。法輪功學員真誠地為這些遭惡報的生命因被中共謊言欺騙成為迫害幫兇,而深感遺憾惋惜。現世報應的鮮明事例,真名實姓,有據可查,值得世人深思。鑑往知來,奉勸各級官員:別再主動、被動的參與迫害法輪功,懺悔救贖,不要再助紂為虐、協同迫害,以免成為中共的陪葬。惡報臨身之時,再多懊悔也無濟於事。只有站到正義一邊,善待法輪功學員,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才能得到神佛的護佑,躲開瘟疫的魔咒,才能為自己和家人贏得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