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北鎮市公安局局長胡斌遭惡報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據大陸消息,遼寧省北鎮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胡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凌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胡斌,男,蒙古族,一九六四年四月出生,遼寧義縣人,先後任錦州市公安局行政辦公室主任、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和北鎮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等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胡斌積極參與其中,特別是其從二零一一年四月起擔任北鎮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的十年間,據明慧網報導的統計,北鎮市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32人被騷擾,40人被綁架,20人非法被拘留,四人被非法判刑。由於信息封鎖,這些只是迫害的冰山一角。

下面將胡斌參與迫害的主要事實加以概述。

一、騷擾案例。

胡斌主政的北鎮市公安局,當中共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一有風吹草動,他們便積極參與其中,闖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抄家,製造恐怖氣氛。

1、二零一四年溝幫子開發區派出所警察尹輝、付慶山等不斷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說是要執行上級命令對法輪功學員採血樣和指紋存檔,學員不配合他們的要求,他們就不斷騷擾打電話甚至上門綁架強行按手印用針刺手取血液樣本。

北鎮市中安鎮派出所幾名惡警給一名法輪功學員驗血,用騙人的伎倆當說詞,說甚麼:你勞教的案子沒有結,把食指紮個洞擠血,往紙上按,拿一張白紙,讓大法弟子按手印。這些擾亂社會侵犯人身自由的違法行為,給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帶來嚴重影響。

2、二零一五年在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後,十一月份北鎮市公安局國保與各鄉鎮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問及是否訴江並要求簽字,被法輪功學員抵制,有的趁家人不明白,讓家人代簽,家中法輪功書籍物品不同程度受到損失。另外有學員被帶到派出所詢問,有的被綁架後拘留。有的陸續敲門長達近兩個小時,因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或無人,而沒得逞。

3、二零二零年五、六月份以來,在北鎮市政法委的指使與脅迫下,各地派出所,居委會對城區、市內和農村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電話騷擾。有的到學員家裏騷擾,有的相關部門給學員家屬打電話,要求學員在所謂的決裂書上簽字,有的社區還揚言,不簽字後果自負。廣寧鄉綜治辦的人還拿個條子,上面寫著「七條不准」的決裂書(大概內容是和法輪功決裂),讓學員按手印,簽字。

廣寧鄉綜治辦的有個姓孫的還指使廣寧鄉台子屯村綜治辦和婦聯主任到蘇屯的學員家裏,挨家挨戶的在七不准的決裂書上簽字、按手印。

二、綁架案例

十年來,北鎮市有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綁架,同時被抄家,家中的私人財物被搶劫。綁架後有的被勒索錢財,有的被拘留,有的被進一步構陷後判刑。

1、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早七點,錦州市610人員白隊、劉隊、「海濤」(音)、廖屯鎮派出所所長和北鎮國保人員等十人左右開著五六輛車,便裝,強行將正農忙秋收的法輪功學員高洪海綁架,並非法闖入他家抄家,搶走大量私人物品。當晚送錦州看守所途中需要所謂的體檢,在錦州市一家醫院,高洪海雙手被強制背銬,被沒著裝的錦州610人員當眾按倒醫院的掛號門診大廳,高洪海揭露610惡行,喊道:「看看他們就是這樣對待法輪功的!」惡警緊張地把他抱住捂著嘴巴,怕其再喊,並悄聲說:不體檢拉倒,你喊啥!慌忙地當眾推搡著把他塞進了醫院門口的金杯車,之後就是一頓毒打,參與行兇的惡警之一孫治安用肘部和膝蓋,發瘋地毒打背銬著的他,並口裏挑釁說,再喊啊!再喊啊!並用胳膊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使其無法發聲,惡毒地邊打邊狂叫。

高洪海善意地告誡施暴者「打人不好,善惡有報」,但惡警還是失去理智地毒打,打得自己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打不動了,直到一位當天被綁架的法輪功女學員被強制體檢完了帶上車,惡警孫治安才停止暴行。之後把他們劫持往錦州市看守所。

高洪海被勒卡得喉嚨無法正常吞咽,第二天咳痰中帶有鮮血,說話聲音沙啞,一連幾天,無法正常說話。

十月十八日,惡警勒索高洪海家人,開口要三萬元放人,最後一萬五千元不情願放了人,收了錢無任何手續,字據,收錢者「海濤(音)」數了錢之後當著當事人面分成一堆一堆的,直接分錢。

2、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輪功學員李小蘭陪同丈夫到溝幫子鎮一家牙社修牙,被錦州市公安局惡警綁架,據悉是手機跟蹤定位。在這之前李小蘭家被非法抄家,也是這伙錦州市公安局、北鎮國保和當地閭陽派出所的警察,她家中電腦打印機和光盤資料等被搶走,因當時不在家,惡警撲了空。這次錦州惡警張口開價「7萬元放人」,與綁匪無二,其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家境也不寬裕,甚是愁苦。後來家人四處借債才把贖金湊齊,白寧等威脅李小蘭及家人如果把勒索錢的事上網就再抓人。

3、佟躍亮,男,錦州北鎮市常興店鎮教師。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將要放學回家時,被錦州市網監國保警察與溝幫子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錦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家中法輪功書籍、打印機、電腦等物品被洗劫一空。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罰金二萬元。二零一八年六月初被劫持到遼西新入監犯監獄,後轉到瀋陽第一監獄十九監區(高戒備區)迫害。

佟躍亮轉到瀋陽第一監獄後,一直被封閉迫害,從來沒有曬過太陽,不久就出現雙眼視力下降。因為封閉迫害,家屬一直到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末,才見到佟躍亮,當時他的視力已經下降到看人模糊,家屬提出要及時治療,監獄方面卻說,不「轉化」就不給治療。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家屬去看望佟躍亮,發現他是被人攙著走的,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雙目接近失明。

監區隊長張超對家屬說,去醫院檢查過,但不能治,就不給治了(之前監區隊長張超向家屬要去五千元,理由是給佟躍亮治眼睛,至於佟躍亮眼睛看不見的原因,他卻不告知。)家屬提出保外就醫,帶佟躍亮出去治療,遭到拒絕。家屬指出不能這樣對待佟躍亮,張超囂張地說,願意找領導、願意告,隨便。

4、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早上,法輪功學員鄭慶國正在家中幹活,溝幫子派出所副所長尹輝等五個警察闖入他家,將他強行帶走,將要上車的時候,一個警察照著鄭慶國的右上臂狠踹一腳,當時鄭慶國就感到右肩膀失去了知覺。下午鄭慶國被警察送到北鎮中醫院做拘留前體檢,結果醫生發現鄭慶國右臂已經二處骨折。因為體檢不合格,溝幫子派出所警察把鄭慶國帶到溝幫子二院,因為當時的外科醫生認識鄭,警察擔心走漏風聲就又把人帶到曙光醫院。在醫院被警察拘禁期間,一名派出所年輕警察打了鄭慶國幾個嘴巴子,並用器械把鄭慶國的下門牙打掉了兩顆。十五天非法拘留到期時,家人沒接到人,拘留所說人不在這。家屬去醫院找人也不讓見,警察後來把鄭慶國從醫院轉走。四月二十一日,派出所四個警察到鄭慶國家說,鄭慶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前十五天不算。

6、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疫情嚴重期間,北鎮法輪功學員崔亞軍(女,七十八歲)和胡傑去農村貼「誠念法輪大法好、躲過大災難」的粘貼,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廣寧鄉派出所出動警察把她倆帶到派出所,後又帶到北鎮市刑警大隊,經過非法審訊後,又非法抄了家。在胡傑家,沒有找到所謂的「證據」,於晚上九點後放回家。在崔亞軍家裏,抄走了法輪功真相資料,崔亞軍被非法判取保候審,於半夜十一點放回家。

四月二十三日,崔亞軍的家屬接到北鎮法院的電話,讓崔亞軍五月六日到法院。崔亞軍的家屬都是上班族,一致讓崔亞軍到法院簽字放棄修煉,和讓其好好配合法院,崔亞軍堅決不同意,不放棄修煉,後無奈離家。

崔亞軍在外流離失所,幾個月後,出現病業狀態,想回家,北鎮市廣寧鄉派出所還是不放過她,讓她在「三書」上簽字,放棄修煉,才肯罷休。家屬和親戚都讓她簽字,她堅決不肯簽字,因此誰都不敢收留她,將近八十歲的她在外漂泊。

7、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孫榮華在趙屯鎮給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惡意構陷,被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然後被取保候審形式回家。後來檢察院兩次給孫榮華家人打電話,讓去檢察院,並威脅如果不去,就讓當地派出所拘押。十一月二十八日,北鎮市檢察院傳喚了孫榮華,告訴她案件已經到檢察院。十二月二日,北鎮市法院打電話通知叫去法院取起訴書,顯示案件已經構陷到了法院。

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下午,北鎮市國保大隊與趙屯鎮派出所警察共五人,到孫榮華家,問孫榮華在哪,並出示逮捕令。國保大隊長張曉民告訴家人,要把孫榮華送到看守所呆些天,然後法院開庭,叫家人配合把孫榮華找到,帶到國保,他可以和法院說一聲,輕判,然後交罰金回家,不然就網上通緝。孫榮華家人沒有配合他們。孫榮華被迫流離失所很長時間。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晚六點多,溝幫子鎮派出所副所長劉元華與一群警察八九個人闖入孫榮華家中,將其綁架到派出所,並於次日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派出所警察說是法院指使抓人。

在一月二十一日,孫榮華被北鎮市法院非法庭審。法庭採用網上視頻庭審,家屬也不能旁聽。主審法官是北鎮市法院陳偉,公訴人為蔡菊霜,後孫榮華被非法判刑兩年。

8、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上午,溝幫子鎮派出所警察到王屯村綁架了三名正在一起讀書學習《轉法輪》的康玉華、陳秀潔、張桂秋,並且分別到她們各自家中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多本。警察說有人舉報,並以聚會為名,構陷綁架她們。康玉華、張桂秋被當天放回,陳秀潔在派出所被非法關了一夜,第二天被家人接回,交了一萬元,說辦理了取保候審。

七月二十日,北鎮市檢察院公訴科給陳秀傑和張桂秋二人的家屬打電話,告知到檢察院來一趟。溝幫子派出所警察也到陳秀傑家中找過她。

九月,張桂秋在遭凌海檢察院傳喚後,檢察院曾告訴她沒事了。但當月就被派出所警察從家裏綁架,後被凌海市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二大隊迫害。

十月十四日,陳秀潔在家中被溝幫子派出所警察再次綁架。當時下午五點多鐘兩個警察來到她家中,說是到派出所做一個筆錄,二十分鐘就回來,結果去了一直沒有回家,被劫持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被凌海市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十八個月。

結語

俗話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已有超過兩萬人因積極參與其中遭到惡報,二零二一以來,在中共政法系統的整頓中,大批政法官員相繼落馬,在他們的履歷中參與迫害法輪功是抹不掉的一筆。希望那些還在盲目跟隨中共犯罪、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看清中共卸磨殺驢的伎倆,不要再充當打手,停止迫害,將功贖罪,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胡斌照片'
胡斌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