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20年山西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西報導)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山西省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期間,至少5人被迫害致離世;至少48人被非法判刑;至少398人次被綁架;至少249人次被騷擾。

目錄:
一、被迫害總體情況
二、被迫害致死
三、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狀況
四、被非法判刑
五、監獄中的殘酷迫害
六、使用洗腦班進行迫害
七、綁架迫害
八、騷擾迫害
九、非法勒索錢財
十、執法犯法、打擊報復
十一、非法限製出行
十二、株連迫害
附錄

一、被迫害總體情況

表1:山西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總體情況表
地區總計人次2018-20離世2018判刑2019判刑2020判刑2018綁架2019綁架2020綁架2018騷擾2019騷擾2020騷擾
山西總計700515231066982342765157
大同872313102031026
晉城181197
晉中471214181245
臨汾1901123128748
呂梁511111
朔州2715318
太原13615154262913111319
忻州71163913138
陽泉8522345307824
運城2537186
長治8111212
不明確城市11

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有:張印香、蘭青梅、郭國萍、於政祥、崔玉桃。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

大同:劉淑芳、王振霞、劉貴榮
晉城:史海忠
晉中:陳全英(程全英)、白雲霞、孫玉仙、張桂玲
臨汾:趙明堂、郭素玲
呂梁:成浩
太原:李潤芳、田雲飛、連素蘭、薛富貴(薛福貴)、賈丕珍、郭潤鮮、胡蘭英、張潤英、羅保軍、張清香、田玉琴、王素平、孫志芬、陳玉花、賀愛花、張鳳英、任慶華、田惠玲、宋翠萍、趙凱、高彩鳳、周紹山、高繼萍、周娜
忻州市:周秀麗
陽泉:田豔華、張愛梅、楊拉玉、賈寶玲、高寶雲、翟銀祥、高小紅
運城:王麗英、趙文軒(趙文宣)、張文斌
長治:張岩冰、李建軍

下面選取部份迫害實例,描述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中共對山西省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的實例

(1)原工商局幹部崔玉桃被監獄迫害致死

山西省大同市法輪功學員崔玉桃,於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在山西省太原市監獄醫院(109醫院)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歲。

崔玉桃,原山西大同礦區工商局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後,處處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單位任勞任怨,工作認真、待人寬厚,一改工商幹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風氣,在單位、在家中、鄰里之間受到一致好評。鄰居都誇她是個好媳婦。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綁架迫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崔玉桃在單位上班時又一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當時年僅十歲的兒子無人照顧。據悉,當時崔玉桃不走,不法人員強行硬拉帶拽、連碰又撞地把崔的皮膚弄傷流血,她穿的風衣上有好多血。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大同看守所的不法人員給崔玉桃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當時,崔就神智不清,不會說話,記憶力明顯衰退。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大同市礦區法院對崔玉桃非法庭審後,冤判她三年半刑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監獄。

二零一九年中秋節,中午,崔玉桃去廁所,感到身體非常難受,全身無力,站不住倒在了廁所的地板上,便在褲子裏,不會說話,不會動,多人幫她替換了褲子。後被送山西109公安醫院,一直沒有信息。再後來五監區的人再也沒有見到崔玉桃。

在監獄中,崔玉桃遭到殘酷迫害,幾次病危,家屬強烈要求放人,監獄都無動於衷,崔玉桃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和親人。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崔玉桃在太原市監獄醫院被迫害致死。

(2)丈夫被非法判七年入獄,張印香含冤離世

太原市杏花嶺區法輪功學員田雲飛,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七年。田雲飛的妻子張印香,因堅持信仰被中共洗腦班迫害致癱瘓在床,失去丈夫的照顧,難以進食,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於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清晨五點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田雲飛和妻子張印香,都是太原西山礦務局金城公司職工。兩人先後於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因田雲飛學煉之後,不僅身體多年的皮膚病、偏頭疼等頑疾不藥而癒,而且性格變好。張印香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也誠心修煉法輪功。整個家庭幸福、祥和,其樂融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們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安寧。夫妻二人多次遭受抄家、扣發工資、強迫下崗(失業)、拘留、勞教、關洗腦班黑監獄等迫害。田雲飛曾遭受毒打致昏迷、多次遭多根電棍電擊,造成左腿膝關節血肉模糊。

張印香也先後兩次遭受洗腦班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零年三月,妻子張印香上訪回來被刑事拘留一個月,同年被關進鎮城洗腦班半年。強行從工資裏扣伙食費,共計一千元。因晚上煉功被獄警用涼水從頭灌下,全身濕透,罰不讓睡覺,罰站、罰到操場跑步,獄警語言污穢不堪地對張印香進行人身攻擊。後來單位結算工資,張印香就開了一塊錢。

張印香二零一三年八月被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非法組織)第二次綁架到山西省所謂「法制教育中心」洗腦一個月後,精神受重創,又多次受不法警察的騷擾恐嚇。

夫妻倆在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後,又受到派出所騷擾,張印香受驚嚇,漸漸神志不清,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起居事宜全靠田雲飛料理。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點,田雲飛被杏花嶺區龍潭派出所副所長宋全生綁架到太原市第一看守所。癱瘓在床的張印香看丈夫被警察帶走,悲憤交加,不吃不喝,被送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醫院下命危通知書,數日之後無錢醫治送回家。

沒有了丈夫在身邊,張印香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只有兩隻大眼睛在無聲的訴說著甚麼,眼神在傳遞著甚麼,在期盼著甚麼……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太原市杏花嶺區法院非法重判田雲飛七年冤獄,再一次製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一個月後的五月五日,張印香含冤離世。

三、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狀況的實例

(1)趙高文老人被迫害致胃穿孔、生命垂危

法輪功學員趙高文,家住山西忻州原平市小集鎮。從二零一九年五月開始,山西忻州國保隊長王利民為首的原平公安綁架了趙高文在內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趙高文老人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原平看守所。關押幾個月後,平日一直身體健康的趙高文老人生命垂危,但看守所一直沒有放人,直到老人口吐鮮血,眼看就命懸一線了,才通知家人把老人接走。趙高文老人被家人送到太原醫院治療,被診斷為胃穿孔,做了胃切除手術。趙高文老人在醫院住了兩個月,花了二十多萬元,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初才出院。趙高文老人被關押前一直身體健康,是被看守所迫害導致身體出現狀況。

(2)張亮芳被迫害致小腦萎縮、奄奄一息

二零一七年六月,忻州法輪功學員張亮芳被非法關押在忻州看守所,期間遭到嚴重迫害。據知情人講:張亮芳在看守所絕食一個月後,被跑號的人拖出去兇狠地毆打,並把她拉到醫院。之後她就變了一個人,身體不能動了,四肢僵硬,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腦部份失憶(在看守所發生的事情全不記得了)。

又過了一個多月後,法院就下了判決書,並在當天張亮芳被送到山西省女子監獄,人已經奄奄一息了。直接把人就扔在地上(監獄門口)。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張亮芳出監,坐著輪椅,那時醫生診斷是小腦萎縮。

四、被非法判刑的實例

(1)太原市八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太原市公安局迎澤分局警察非法闖入民宅,抄家綁架八名六十多歲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這八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迎澤區法院非法判重刑(非法刑期最長達十年)、勒索罰款,並被劫持到監獄。

這八位法輪功學員是:王素平(六十九歲)、羅保軍(六十四歲)、孫志芬(六十二歲)、張清香(七十一歲)、張潤英(七十六歲)、郭潤鮮(七十歲)、田玉琴(六十二歲)、胡蘭英(六十七歲)。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太原市迎澤區公安分局迎澤派出所突然出動警力,跨區到太原市杏花嶺區解放北路機車廠單身宿舍院法輪功學員孫志芬租住的房屋,強行把門踹開,將當時正在她家讀書學法的五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綁架。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上午十一點,太原市迎澤區法院非法對法輪功學員王素平、羅保軍、孫志芬、張清香、張潤英、郭潤鮮、田玉琴、胡蘭英、王蘭梅九人庭審。九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出庭時全部被強制戴著手銬、腳鐐。

王素平自我辯護時提到,法輪大法開傳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傳統回歸、福益社會,如今法輪功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普遍受到歡迎,唯獨在中國卻遭到打壓。公訴人任欣貴與法官郭曉琴多次打斷她的發言,不讓多提法輪功。

一位家屬聘請律師做無罪辯護。律師當庭指出公安警察偽造證人,在沒開具搜查令、逮捕令的情況下進行非法抄家及綁架,所有「證據」都是後補的,整個過程都是非法的,整個案件都是在構陷。

最後案件總結階段,公訴人任欣貴還惡語謾罵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孫志芬出言進行制止,反被法官令法警按住,孫志芬當庭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之後獲悉,孫志芬和王素平被非法判刑十年,張清香和田玉琴被非法判刑六年,羅保軍、張潤英、郭潤鮮、胡蘭英被非法判刑一至五年不等。

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年齡最小的六十多歲,最大七十多歲,卻因為做好人敢說真話而身陷囹圄,令無數人唏噓!他們的兒女、家人不知道自己的親人在看守所、監獄的真實情況,多少家庭在恐怖高壓和焦慮盼望中一日日的熬煎。

(2)區委幹部、法學工作者田惠玲被非法判刑五年

太原市法輪功學員田惠玲女士,二零一九年九月被綁架、構陷,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太原市迎澤區法院非法庭審,二十九日就出了判決:枉判五年並勒索罰金二萬元。

田惠玲女士在太原市迎澤區委工作多年,有豐富的法律知識,並且自己編輯傳統文化書籍,用仁義禮智信的理念教育孩子,並且教授孩子琴棋書畫,孩子彈古箏彈得特別好。這樣一位善良婦女,卻被警察綁架、檢察院構陷、法院秘密開庭迫害,這是中國人的悲哀和恥辱。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八日,太原市田惠玲、張勇、高偉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抄家搶劫,均被非法關到看守所。據悉,這是山西省公安廳指揮,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專案組」。

十二月二十四日,太原法輪功學員田惠玲的女兒晚上十一點接到一個自稱是律師的人打來電話,說是明天上午她媽媽在太原迎澤區法院開庭,他是法庭指定的律師。田惠玲的女兒問為甚麼不提前通知,我們自己請了律師的呀,不需要法院指定,對方掛斷了電話。

田的女兒(小李)說,自從媽媽被綁架抄家後未收到太原市迎澤區檢察院的起訴書,現在直接就通知開庭,而且是在晚上十一點通知明天開庭,三個多月沒能見到媽媽。之後,田惠玲被枉判五年並被勒索罰金二萬元。

(3)山西省科協職工一家三口被冤判

山西太原市萬柏林區三位法輪功學員周紹山、高繼萍夫妻與女兒周娜,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被綁架、構陷,在二零二零年九月左右,周紹山被非法判刑三年,罰金五千元,高繼萍被非法判刑三年,罰金五千元,周娜被非法判刑兩年,罰金三千元。周娜和父親周紹山都在山西省科協工作,一家人有著令人羨慕的工作,卻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被綁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下午,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很多警察去了周紹山家,把周紹山、高繼萍、女兒周娜以及去周家串門的小趙綁架了。據悉,當天太原市八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這是山西省公安廳指揮,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專案組」,迎澤分局、萬柏林分局、尖草坪分局警察同時實施的綁架案。

周娜、周紹山的律師去看守所幾次一直不讓會見。律師遭百般阻撓後,終於見到了周娜的父親周紹山,另一位律師沒見到周娜。二零二零年九月獲悉,一家三口都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

五、監獄中的殘酷迫害實例

(1)山西省男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山西省男子監獄位於山西省晉中市祁縣昭余鎮祁縣友誼西路215號。楊春生是山西省男子監獄十五監區監區長,楊春生自視「現任監獄長的老鄉加同學,關係很好」,帶領牢頭獄霸和幫兇,殘酷毆打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

遭暴打的法輪功學員有:李建吾、楊賓、張西生、趙西生、趙義軍、楊渺、馬佔國、夏潤堂、王義軍、張岩冰、田雲飛、薛福貴、陣浩等。

參與毆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有:監區長楊春生,及他培植的牢頭獄霸白仲玉、幫兇楊曉明、潘哲、武高峰等人。

在二零一八年間,楊春生指使惡徒先後將法輪功學員李建吾、楊賓、張西生、趙西生、趙義軍、楊渺、馬佔國、夏潤堂、王義軍、張岩冰、田雲飛、薛福貴、陣浩等人帶到警察休息室,進行毒打。

法輪功學員張西生被惡徒連續幾天群毆,渾身黑青;法輪功學員田雲飛被打的渾身潰爛;法輪功學員趙義軍被打致大便失禁;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楊渺被打的鼻青臉腫,不能行走;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薛福貴曾是退伍軍人,被打的鼻青臉腫;法輪功學員張岩冰被打致神志不清。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晚九點五十分,在三號監舍,惡徒白仲玉等人群毆法輪功學員張岩冰,慘叫聲全監區的人都聽的見。

法輪功學員王義軍是轉業軍人,被楊春生以「最恨你們這種人」為由,將其打斷四根肋骨,左耳膜穿孔。

二零一八年,有受害法輪功學員向監管部門反映,但是,監管部門只是對楊春生進行扣除兩百元獎金的處罰。過後,楊春生毫無收斂,甚至將人打成重傷。張慧、張二虎、石明謙、雷禮彬、王忠等人又多次遭其毒打。

二零一九年三月,多名受害人的家屬向監管部門反映,監獄紀委只是對部份受害人進行詢問,也僅問楊春生親自動手了沒有,對受害人的傷情和經過都不過問,還有部份受害人沒有做調查。楊春生得知有人告他時,暴跳如雷,揚言:現任監獄長是他的老鄉同學,關係很好。

惡徒白仲玉在楊春生的庇護下,享有在辦公室開小灶的特權。白仲玉給培植的打手「小弟」抽的「中華」煙,用的面膜、手膜等東西,據他說都是從山西太原送來的。

以楊春生為首的邪惡勢力團夥目無國法,以行兇為樂,監獄成了他們的法外之地,隨意行兇作惡。

六、使用洗腦班進行迫害的實例

(1)山西省汾西縣使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報導,山西省政法委把汾西縣作為全省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在汾西縣辦起了邪惡的洗腦班,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據悉,山西省政法委書記鄧彩彪來汾西親自參與部署,具體實施洗腦迫害者是由省政法委派來的所謂的「心理專家」和所謂的「國學大師」。據說他們「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得一萬元獎勵。

據參與者透露:已經迫害了至少六、七撥了。實施抓捕者使用各種哄騙、恐嚇、威脅、株連等惡毒手段:若不配合,其子女不能報考正式工作、已上班的要停職,當兵、升學、就業都受影響等各種卑劣手段,逼迫修煉者及其家屬。還採用利誘手段,說甚麼到了明珠大酒店,天天看看電視(電視的內容其實是誹謗和污衊法輪功),參加完後把所謂的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一交,承諾還能領一千元錢。

永安鎮神符村三位法輪功學員遭恐嚇,說不寫所謂「三書」,就罰款五千元。永安鎮還專門派人到外地找到在外打工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威逼恐嚇,要強制其回汾西參加洗腦班,導致其丈夫要逼著與她離婚。還有加樓吳家嶺村姓梁的男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全鎮有幾十人被恐嚇、騷擾。

僧念鎮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縣裏有關單位也有積極配合政法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縣紀檢委有關領導親自上門,做本單位女職工婆婆的轉化工作,說要不寫保證書,就不讓兒媳上班了。最終婆婆還是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被迫害致高血壓(高壓達兩百多)、心臟病,導致突然昏倒,全身僵硬,送醫院搶救才脫離危險。

山西省政法委反邪教協調處處長何雲濤到各地洗腦班授課,迫害法輪功學員,毒害世人。

七、綁架迫害的實例

(1)太原市「907」綁架案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八日,山西省太原市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抄家,均被非法關到看守所。這是山西省公安廳指揮,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專案組」,迎澤分局、萬柏林分局、尖草坪分局警察同時實施的綁架案。

九月七日,八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他們是:

◎田惠玲,女,迎澤區委工作;
◎張勇,中國建設銀行分行工作;
◎周娜,山西省科協工作;
◎高繼萍,周娜的母親,六十多歲;
◎周紹山,周娜的父親,六十多歲,山西省科協退休職工;
◎趙晉中;趙晉中被綁架十二天,家人沒收到任何通知,家人萬分著急,尋找下落。
◎高偉,退休公安,七十多歲;
◎米秀英,女,太原東風機械廠退休職工。

九月八日,法輪功學員趙雲霞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古交女子看守所。

每位法輪功學員的家被非法抄走東西都很多,其中田惠玲家被非法抄走打印機、電腦、書等,張勇家被抄走的更多。趙晉中家中私人物品幾乎全部被抄走。

據悉,九位法輪功學員被長期跟蹤、監控,學法點被跟蹤,發生了此綁架事件,其中田惠玲家單元樓裏被安了攝像頭。

此外,九月四日上午九點左右,太原市法輪功學員宋翠平,女,六十三歲,在萬柏林區西礦街的一個小區門口,被一保安揪打,並惡意舉報110,宋翠平被小井峪刑警大隊綁架,中午時,警察帶著宋翠平非法搜家。後宋翠平被非法關押到太原市女子看守所。

九月六日或七日,太原市法輪功學員宋錦原,男,五十多歲,被太原市迎澤區公安分局柳巷派出所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小店區北格鎮太原市第二看守所。

另外,907案中被綁架的還有趙曉慶(張勇的妻子)、劉愛蘭(張勇的岳母、趙曉慶的母親)。

這批被綁架的學員中,已知被非法判刑的有:周紹山、高繼萍、周娜、田惠玲。已知被非法庭審的有:宋錦原。已知被非法構陷到法院的有:趙晉中。

八、騷擾迫害的實例

(1)汾西縣騷擾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山西省政法委、610綜治辦及所謂的太原心理醫生竄入汾西縣,脅迫當地政法委、綜治辦、各鄉鎮、社區、村委的基層幹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採取三番五次,死纏爛打的卑鄙手段,在明珠大酒店辦洗腦班,一對一的所謂「談心」,就是洗腦,以子女在職人員停職、在校老師停課、影響子女當兵、考公務員等要挾,給法輪功學員家庭造成壓力、破壞家庭,是真正的社會不穩定因素,被騷擾的學員上百,連九十四歲的老人都不放過。

一位七十七歲的老太太,修煉前一身病,頭腦不清醒,經常要有人陪伴;修煉後,病不但好了,還能給孫子做飯、看家,一家人相處和睦。而在這次「清零行動」中,當地村幹部以不讓孫子上班為要挾,挑動兒子、媳婦圍攻老人,搞的雞飛狗跳,一家人對老人冷冰冰的不理不睬。老人對村幹部說你們這是在幹壞事,是破壞家庭,並慈悲的勸說他們不要做壞事,會有惡報,大瘟疫就是給破壞大法的人準備的。老人堅決不寫三書。

還有一位學員,被強迫綁架到洗腦班,威脅影響子女工作,強迫寫三書,學員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能做欺師滅祖的事,不然對他們也不好,拒絕配合他們寫三書,希望他們善待法輪功,為自己選擇未來。

在這次迫害中,大多數學員對所謂的清零行動進行了堅決的抵制,給騷擾人員講真相,善心勸導他們不要做壞事。

(2)高蟬玲被強制抽血 丈夫被惡人驚嚇致腦梗

高蟬玲(高嬋林),是山西省忻州市代縣新高鄉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山西省忻州市代縣新高鄉片長蘇燕,帶領一個不明身份的男子和村長李銀才到高蟬玲家哄騙說:上級叫入戶調查你家,說給辦理扶貧手續,需要採你的血。高蟬玲說:不需要錢,不同意你們採血。他們守住門口不走,那個不明身份的男人在院子裏鬼鬼祟祟的。高蟬玲當時正在洗衣服,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在沒有進行任何消毒的情況下,不明身份的男人強制採她的血。

高蟬玲的丈夫李存才患有精神疾病,當時目睹了中共人員好比土匪下山的惡劣行為,嚇得當時就大喊大叫情緒失控。

二零一八年一月,高蟬玲給片長打電話追問:那天來我家強制採血的人是誰?片長開始說那人是派出所的,隨後又改口說不是派出所的。片長說:「(強制抽血)是民政員為照顧你家給的特殊待遇,不要叫別人知道。」

高蟬玲一直在追究強制採血的那個人。一月二十三日,高蟬玲給中紀委打了電話,同時給代縣紀檢委打了舉報電話。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片長蘇燕在電話中威脅高蟬玲,這把她丈夫李存才嚇的大喊大叫。第二天八點多,家人發現李存才流口水,嘴歪,口齒不清,行動不便,家人把李存才送進醫院,做了CT確定是腦梗,緊接著高蟬玲報了案,派出所承認那天採血的是派出所的人,又給姓王的鄉長打電話,他態度非常不好,說:「是執行上級的命令,完全合法有文件,你是學法輪功的,給你一千塊錢算是夠人道了,」就掛了電話。

在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晚上,高蟬玲家已經睡覺了,本村婦女主任李妙雲又帶著蘇燕老公到她家又是喊叫、又是砸門,把門砸開站在院子裏(有視頻為證)。

高蟬玲多次找鄉政府解決此事,鄉政府領導和派出所所長王文平聯合起來,不但不給解決,反而對他們家威脅恐嚇,妄想陰謀陷害打擊報復。高蟬玲從鄉里告到區裏,之後又到省紀檢委遞了材料。

九、非法勒索錢財的實例

(1)政法委人員勒索現金十萬元

郭翠英,是山西省陽泉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下午,陽泉市公安局城區分局政法委書記夥同社區人員許瓊給郭翠英的女兒打電話騷擾,並把其女兒叫到金三角社區,逼其女兒勸說她媽放棄修煉,如果繼續修煉會影響後代,並且要勒索現金十萬元所謂的押金,並說你媽「不出事」每年退還一萬,一旦出事,就沒收一萬。女婿怕影響後代,思想壓力很大,被政法委人員逼得有離婚的想法。

(2)警察搶走老人十八萬元買房款

山西省原平市法輪功學員張國平,八十一歲。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張國平老人被警察非法抄家,警察搶走張國平十八萬元現金,還有存摺(存摺錢數不詳)。張國平老人被警察搶走的十八萬元現金和存摺是因為兒媳要在太原買房,籌措的買房款。

十、執法犯法、打擊報復的實例

(1)依法申請信息公開 張樹勇被迫害致流離失所

山西省懷仁縣法輪功學員張樹勇,由於依法申請中央電視台信息公開,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晚上被懷仁市國保警察翻牆入室非法抓捕。之後,張樹勇被迫流離失所,家人非常擔心他的安危。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中央電視台報導一則新聞: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當日給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講話中誹謗法輪功,畫外音加入的內容至今未見於最高法院官網相應的報導中。此後,全國各地大小媒體對該則新聞引用報導,但卻內容迥異。

身居山西朔州市懷仁縣的法輪功學員張樹勇等人看到此則新聞,依法要求中央電視台公開該則新聞報導內容依據的相關文件,並公開與此相關的錄音錄像及責任人名單。十六人聯名要求中央電視台信息公開的《申請書》在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以郵寄的方式發往北京中央電視台所在地。

然而,張樹勇等來的不是中央電視台的信息公開申請回覆而是報復抓人。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張樹勇被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向東夥同當地警察闖入家中綁架,遭毒打等折磨,最終被迫害得身體軟弱無力,四肢麻木,完全沒有自己行動的能力,於四月三日凌晨一點左右「取保候審」回家。

二零一八年張樹勇取保候審時間已超過一年的候審期,懷仁縣國保卻把構陷他的卷宗再次送到檢察院,檢察院又把卷宗送到法院。張樹勇申請取保延期後,依法控告懷仁縣國保警察的打擊報復,報復他依法申請信息公開!朔州市中院予以立案,並定於六月十三日開庭,結果在開庭的前一天晚上綁架了張樹勇。六月十三日張樹勇的家屬趕到朔州中院申請延期開庭,結果朔州法院根本就沒有安排開庭。由此可見這是中共上下串通好的。

十多天後惡警把他迫害得骨瘦如柴,不得已把他放回。但是,對他的迫害並沒有消除,每天他家大門外都有警察輪流看著,使家人、親戚出入不便。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懷仁市法院夥同公安局、檢察院非法對張樹勇進行開庭,打擊報覆信訪人,使張樹勇被迫流離失所,直至現今杳無音信。家人,特別是他母親(即將八旬),非常擔心他的安危。

十一、非法限製出行的實例

(1)朱勝肖在高速口遭攔截滯留三小時

法輪功學員朱勝肖,女,七十五歲,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坐大巴車從山西省陽泉市客運站出發,要去河北石家莊市看望久病臥床的大姐。朱勝肖的妹妹從外地專程來接她,陪她一同去看大姐。大巴車開出市區進入大山裏高速口檢查身份證時,說她煉法輪功不能通過,警察打電話讓公安局來人接她回本市。將一車乘客在大山裏滯留一小時後,警察攔其它大巴車把他們分流走,讓她妹妹和大巴車司機留下來等候,這時天下起了大雨,滯留三小時後也沒來人接她,才放行。

十二、株連迫害的實例

(1)不准租房給法輪功學員 警察威脅「罰款房東十萬」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至九月初,山西省臨汾市堯都區路東派出所警察多次給法輪功學員賈亦真及其公司同事打電話,詢問其現住址及其他情況,路東派出所聲稱是堯都區國保下的指令,稱目前是七十週年所謂敏感期,需要掌握情況,他們也實屬無奈。

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臨汾市堯都區國保大隊,辛寺街派出所警察以十月一日敏感日為由,在明知道法輪功學員賈亦真的妻子尚在孕期的情況下,將他所租住房屋的房東騙至辛寺街派出所非法做所謂筆錄,並編造謠言,恐嚇、威逼房東,勒令其在一週之內讓賈亦真搬離所租住其房屋,否則將對其不利。此舉給房東造成很大程度的心理傷害和誤解,受到驚嚇,導致房東多次與賈亦真聯繫催促搬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辛寺街派出所警察再次電話恐嚇房東,如不讓賈亦真在月底之前搬離,就罰款房東十萬,並揚言去房東單位騷擾,影響其工作。法輪功學員賈亦真的妻子現在坐月子期間,房東依然不得不要求他儘快搬離,說派出所給其時間有限。

(2)李秀英被綁架 母親受驚嚇離世

李秀英,女,五十五歲,山西省晉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李秀英在家中被晉城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警察綁架,同時還搶走了兩台電腦和一台複印機及大法書籍等貴重物品。

李秀英八十五歲的老母親目睹一群兇神惡煞般的人在她家四處亂翻,嚇得渾身發抖,更令她想不通的是自己善良敦厚的閨女會被抓走。老人家心膽俱裂,三天後,老人家帶著疑惑和恐懼離開了人世。

之後,李秀英被非法拘禁在合聚集團下屬的一個賓館內遭受洗腦迫害。據知情者回憶:警察威脅她,如果不同意洗腦,就讓她女兒停學。

(3)靈丘縣政法委用家人要挾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山西省大同市靈丘縣武靈鎮派出所騷擾法輪功學員李冠男、王桂香,給兩名法輪功學員家屬打電話,說讓法輪功學員到山西省大同市渾源縣學習班(就是「洗腦班」)學習,就在網上除名摘掉帽子,並以不讓兒女、孫子、孫女考大學、當兵或不能找工作等等來要挾,搞的家人非常害怕,又一次給家庭造成了矛盾,給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帶來極大的壓力。

附錄:
2018-2020山西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表(50.5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