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監獄黃清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今年七月份,時值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二十二年之際,37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本國政府,包括五眼聯盟的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和歐盟的23個國家等,遞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其中北京女子監獄 「610辦公室」主任黃清華在此次遞交的迫害者名單中。

黃清華,(Qinghua Huang),女,2000年-2008年期間,任北京市女子監獄八分監區的監區長,包括合併前未管所的九分監區,現任北京女子監獄「反邪教辦公室」(610辦公室)主任,主管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監獄迫害法輪功的操縱者和指揮者。

背景說明

北京女子監獄的八分監區的前身是未管所(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的九分監區,當時就是北京監管局(北京監獄管理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標兵監區」,2004年,被合併到北京女子監獄,成為北京女子監獄八分監區,一直以來是北京監管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標兵單位」。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犯是黃清華。

2001年,未成年犯管教所9分監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因此成為公安系統的「先進文明單位」。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強衛曾多次來視察、慰問,給惡警們打氣。黃清華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由分監區長晉升為監區長。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法輪功已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餘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公開發行。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信仰的迫害,其核心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個過程中共稱之為「教育轉化」,即洗腦。黃清華是北京女子監獄因迫害法輪功獲中共記功獎賞最多的警察,包括:因「轉化」(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兩個知名的法輪功學員而受表彰,是北京市政法系統「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工作者」、北京市監獄管理局「人民滿意的政法幹警」、北京市「政法幹警標兵」、記個人一等功; 2005年第四屆北京市「人民滿意政法幹警 (單位)標兵」、2005年全國勞動模範和先進工作者、2007局級教育改造專家等稱號。

2005年12月1日,《北京日報》報導:「黃清華,女,北京市女子監獄八分監區分監區長。她帶領分監區的黨員、幹警……為全社會反邪教鬥爭做出了貢獻。」(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2009年3月11日,北京婦女網報導,「(北京市女子)監獄成立至今保持了持續安全穩定……轉化工作一直處在全國前列,先後獲得全國巾幗文明示範崗、北京市同……鬥爭先進集體、北京市「三八」紅旗集體等榮譽稱號。」

以上所有的這些所謂的稱號、獎勵,都是黃清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證。

主要罪行

黃清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法陰毒,除了採用女子監獄慣用的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體罰、車輪戰等迫害手段外,還有兩個特有的迫害手段:「親情呼喚會」和「株連」。被黃清華美化成「春風化雨」般的所謂「親情感化」,其實是最為陰險的精神折磨,對於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會反覆暗示其精神不正常,將其妖魔化,然後打著挽救人的幌子進行批鬥、虐待。所謂「親情呼喚會」,實質上是強迫服刑人員發言表態的批鬥會,煽動大家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株連」是限制那些看管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幫教、或同監舍的人正常洗漱、睡覺、及其它基本權利,有時甚至強制這些人和法輪功學員一起不准睡覺,藉以製造矛盾和事端,來孤立法輪功學員,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壓力。

黃清華曾把法輪功學員褚彤、宮瑞平、虞培玲單獨關押隔離迫害,最後將本已飽受虐待的宮瑞平折磨致精神錯亂,黃清華還授意刑事犯長期欺凌侮辱袁林,將她逼至身心絕望的境地,迫使她們放棄對監獄的控告。黃清華指使曹豔梅等獄警虐待李雪賓,李雪賓被說成是精神病,受盡欺辱,指使李曉娜虐待楊進香,楊進香由於長期睡眠不足,神志不清導致跌倒磕掉門牙。黃清華還指使獄警張海娜迫害陳鳳仙等。

黃清華除了自己作惡外,還培養了很多迫害法輪功的獄警,如:鄭玉梅、張海娜、李曉娜、曹豔梅,李直等。2009年當上北京女子監獄所謂「610辦公室」主任後,黃清華主管北京女監對法輪功的迫害,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保護傘,庇護劉迎春及張海娜的違法亂紀行徑,

黃清華作為八監區長因對該監區所有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負主要責任。而作為監獄610辦公室主任,則應對全監獄迫害法輪功的轉化洗腦及其導致的後果負責。

以下是幾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女子監獄遭迫害的案例:

案例一,耿金娥,女,60多歲,在被非法關押在四分監區期間,一直承受著精神與肉體的折磨,由於長期的折磨和殘酷迫害,耿金娥表現出糖尿病的症狀,監獄方面就指使她身邊的人監視她,不讓她吃飽飯,最後她餓的只剩一把骨頭,非常虛弱,但每天仍被強制出工勞動。家人看到她走路都需要人攙扶,多次要求保外就醫,都被監獄方面拒絕。耿金娥於2010年6月10日在監獄被迫害致死。

案例二,杜鵑,女,中醫師。在2004年杜鵑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被非法判刑、關押到北京女監(四分監區)。自2005年8月起,由於杜鵑不「轉化」,被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長達1年之久。杜鵑被 「幫教組」24小時包夾她,白天夜裏熬著她,不讓她睡覺,強迫她長時間站立,或長時間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坐在凳子上,由於站立時間過長,小腿和大腿都腫了。整日整夜的對她進行車輪戰式的心理圍攻:斥責、辱罵、恐嚇、威脅。獄警還慫恿刑事犯等經常體罰虐待她,她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都潰爛流膿水了,身上到處是青紫傷痕。

2010年5月6日,杜鵑再次被綁架,2011年再次被關押到女子監獄,被監獄洗腦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其親屬已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方面以種種藉口拒不放人,杜鵑於2011年6月14日被迫害離世,年僅57歲。

案例三,柳豔梅,女,2016年11月29日被綁架並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通州看守所。之後柳豔梅被非法判刑4年,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2018年1月24日,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監獄獄政科電話,說柳豔梅病危。家人急忙趕去,被告知柳豔梅多臟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目前藥物治療已不能緩解患者病情,還說有宮頸癌。2018年11月12日,柳豔梅被迫害致死,年僅52歲。

案例四,張淑香,女,73歲,2017年6月21日遭綁架,被非法判刑3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得奄奄一息。2018年8月1日,包括張淑香在內的6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集中到三監區集中迫害,監區長是張海娜。張淑香在監獄被迫害致出現嚴重的糖尿病症狀,包夾犯人以張淑香有糖尿病症狀為藉口,不給張淑香吃東西,每次分飯菜的時候,只給張淑香一口飯。也不讓她喝水,張淑香每天都處於飢餓當中。張淑香瘦得皮包骨頭,渾身沒勁、大小便失禁。之後出現嚴重高血壓、渾身臟器衰竭,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2019年4月3日,老人被120急救車送回家中,之後一直臥床不起,於2021年3月30日含冤離世。

案例五,李莉,女,副教授,2009年李莉被關押到四分監區,一些犯人為了立功,不擇手段對她進行精神和身體的大力度傷害。李莉被封閉嚴管,遭受到晝夜圍攻、被剝奪睡眠十幾天,一分鐘都不許睡,或晝夜只能筆直坐在小塑料凳上,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書籍,強迫聽猶大的謊言,強迫反複寫思想認識。李莉多次寫控告檢舉揭發信,被包夾扣押,想面見監獄領導投訴,都被阻攔。出監時,李莉的眼睛已經嚴重被損傷。2015年11月6日中午,李莉在北京昌平的住所離世,年僅62歲。

案例六,虞培玲,女,北京醫科大學碩士,從事醫學科學研究,曾3次被非法判刑,共10年刑期,其中2次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2005年虞培玲又一次被關押在女監八區。她因拒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和「認罪書」,監區長黃清華等剝奪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剋扣飯食,不給她吃飽飯,月經期不讓她買衛生巾和手紙,而且不許換洗內衣,甚至堵住廁所門不許虞培玲上廁所,讓她拿大桶拉尿,自己抱尿桶去廁所倒,最後甚至完全不讓她解手,虞培玲被迫便在褲子裏,惡徒多日不許她換洗,致使臀部潰爛,長期不能癒合。惡警黃清華後來隔離關押虞培玲,唆使包夾折磨她,連續罰她坐小凳子,不讓她睡覺,打盹就用冷水潑,包夾還踢踹虞培玲的大腿和臀部,致使她右大腿瘀血腫脹。虞培玲被折磨的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無法保持平衡,經常摔倒和跌落,身體極度虛弱。長期睡眠不足,令她精神恍惚,又被黃清華誣其為癔病,為逼她「轉化」,黃清華唆使包夾肆意打罵、侮辱她。

案例七,陳鳳仙,女,一條腿有殘疾,行走不便。2009年陳鳳仙被非法判刑8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在監獄遭獄警和犯人毆打虐待,欺辱刁難等。關進沒有監控的廁所裏毆打;限制睡眠,整天施酷刑罰坐「小凳」;不讓吃飽飯,不准購買衛生紙等日常生活必需品,不准和家人聯繫;長期限制上廁所,有時被逼無奈用洗臉盆甚至飯盒救急;冬天不讓穿棉衣,讓她只穿一件單衣,單獨關在一個房間,每天故意開著窗戶凍她。總之,用盡了種種惡毒的伎倆迫害她。

案例八,楊英,女,2003年10月被非法判刑8年,當時她丈夫張彥斌被非法判刑9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區,一次學員互相傳經文,被獄警發現,楊英就承擔下來,黃清華就罰楊英面壁坐小板凳(酷刑),寫檢查,一次次折騰她,她備受折磨,2007年初,楊英被折磨的精神都快崩潰了,出現精神失常的症狀,頭腦不清醒,見人就害怕大聲嚷嚷,即使這樣,八區獄警還是不放過她,繼續體罰她。

'黃清華'
黃清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