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監獄長李瑞華、副監獄長周英、齊秀山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北京市女子監獄成立於1999年8月,是北京市唯一非法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的監獄,也是始終緊跟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黑窩。在監獄極其封閉的環境裏,該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所採用的洗腦手段是極其邪惡、殘忍、陰險、惡毒的。多年來,數名法輪功學員在這裏被迫害致死、致傷、致殘;無數法輪功學員在殘暴、血腥的洗腦迫害中,精神和心靈受到了嚴重的摧殘。

本文主要收集的是2003年6月至2017年4月,北京市女子監獄長李瑞華、副監獄長兼書記齊秀山、副監獄長周英任職期間,該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李瑞華、周英、齊秀山對此應負主要責任。

李瑞華(LI,RUIHUA),女,漢族,1960年9月出生於北京市延慶縣,中共十七大代表。2001年12月至2003年6月,擔任北京市女子監獄黨委副書記、副監獄長,2003年6月至2017年4月,任北京市女子監獄監獄長。

周英(ZHOU,YING),女, 北京女子監獄副監獄長。是2000年以來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監獄長。周英不斷給警察施壓,唆使、縱容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軟硬兼施的打壓袁林、許那、龔瑞平這些要控告女子監獄、揭露迫害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齊秀山(QI,XIUSHAN),男,原北京女子監獄副監獄長、黨委書記。齊秀山一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極力掩蓋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2010年,齊秀山任北京市監獄副監獄長。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信仰的迫害,其核心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個過程,中共稱之為「教育轉化」,即「洗腦」。李瑞華、周英等竭力執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以「轉化」為核心的迫害。2005年李瑞華被中共選為北京市三八紅旗手;2006年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工作者,記個人二等功;第三屆首都「巾幗十傑」、首都勞動獎章、北京市優秀黨務工作者;2007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個人三等功;2008年個人二等功、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等。副監獄長周英2008年也被中共選為「北京市三八紅旗手」。

2009年3月11日,北京婦女網報導,「(北京市女子)監獄成立至今保持了持續安全和穩定,法輪功轉化工作一直處在全國前列」。「2003年以來,女子監獄被授予全國巾幗文明示範崗、北京市「三八」紅旗集體等榮譽稱號,她本人(李瑞華)及單位事蹟曾被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法制晚報》、《北京日報》等多家新聞媒體報導。」

以上這些都是北京市女子監獄及李瑞華、周英等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證。

主要罪行

北京市女子監獄長李瑞華、副監獄長兼書記齊秀山、副監獄長周英是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操縱和指揮者。任職期間,積極貫徹中共中央政法委及「610」的反人類滅絕政策,以「教育挽救轉化」為幌子,不擇手段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洗腦迫害。他們要求獄警將身體酷刑及精神摧殘作為課題進行研究,並派她們到全國各勞教所、監獄交流,找出適合女子監獄的「轉化」邪理和手段。各種沒有折磨痕跡而又能使人痛不欲生的迫害手段被不斷地借鑑「發明」出來。

2003年,副監獄長周英曾對警察說:「別讓人抓個現形兒」,「轉化要打法律的擦邊球」。獄警劉迎春也自稱「教育轉化有絕招」。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突出,劉迎春、黃清華、張海娜被評為局級「教育改造專家」。

北京市女子監獄普遍使用的肉體折磨手段主要有:

「熬鷹」,就是不讓睡覺,是世界上被公認的殘忍酷刑之一。通過「熬鷹」,想達到使人意識不清,精神崩潰後認罪「轉化」。法輪功學員龔瑞平被「熬鷹」四十多天,皮肉透明,隨時就會破裂。最後,兩腿幾乎無法站立,辨不清方向,走路直撞牆,有時摔倒在地,精神一度錯亂。

強制雙盤(見下圖)。劉秀琴在老女監三區監區長的辦公室裏被騙盤腿,盤上後,被捆住不放,被強制雙盤折磨了一夜,疼的她死去活來,之後都走不了路。

'酷刑演示:捆綁、強制雙盤'
酷刑演示:捆綁、強制雙盤

雙腿一字劈開(見下圖)。這也是北京女子監獄發明出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典型手段之一。 2004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年近70的岳昌智,被用這種方法反覆折磨。獄警慫恿犯人把她的腿向左右分開,硬劈成一字形,然後抓住她的後領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壓去。拳頭打,用腳踩,岳昌智脊椎骨當即骨折,並一次次尿失禁。她遍體鱗傷,大面積的瘀血一個月不退。

'酷刑演示:雙腿一字劈開'
酷刑演示:雙腿一字劈開

此外,經常用的酷刑還有:針扎、蒙頭毒打、掐大腿內側、捆綁、抽耳光、反覆踩小腿骨、拔軍姿、罰蹲、野蠻灌食等。

李瑞華、齊秀山等人為了完成「轉化率」,以物質利益、晉級升職、旅遊等誘惑調動獄警的積極性。用多種辦法獎勵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使監區、獄警互相攀比競爭,瘋狂的為「轉化法輪功」而無所不用其極。

以2004年獎勵措施為例:一等功3000元、二等功2000元、三等功1000元、局嘉獎500元、統一到海南旅遊(獎勵人數約100餘人)、每強制一名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獎勵2000元,後來增加到2500元。

李瑞華在任職北京女子監獄副監獄長、監獄長期間,在「人性化管理」及「尊重服刑人員人格」的幌子下,縱容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一直持續著隱蔽、長期的殘酷迫害,使得罪惡在黑暗中不加限制的滋生、泛濫成災,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為所欲為,卻得不到追究。

據不完全統計,在此期間,至少有杜娟、董翠(芳)、耿金娥、張春芳、朱全娣5人被迫害致死;岳昌智等多人被迫害致殘;曹桂榮、龔瑞平等多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作為北京女子監獄的獄長李瑞華、副監獄長齊秀山、周英對所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以下被迫害實例,僅為冰山一角:

◎董翠,又名董翠芳,女,醫生。2002年,董翠遭綁架,被非法判刑5年。2003年3月11日,董翠被轉入北京女子監獄,被單獨隔離,非法關押在心理諮詢室。董翠被用各種方法虐待,包括雙盤捆綁;連續剝奪睡眠,期間,她曾為抗爭而絕食。

3月19日上午,獄警席學會召集5個犯人將董翠帶到沒有監控的平房浴室內暴打。幾小時後,董翠被殘害致死。董翠的遺體青一塊、紫一塊;雙腿又腫又紫;膝蓋以下滿是紫色瘀血;右肩處骨頭和肌肉支離。董翠在女監僅8天時間,就被迫害致死,年僅29歲。

◎杜鵑,女,中醫師。2004年,杜鵑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監(四分監區)。

自2005年8月起,由於杜鵑不「轉化」,被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長達1年之久。杜鵑被 「幫教組」24小時包夾,白天夜裏熬著她,不讓她睡覺,強迫她長時間站立,或長時間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坐在凳子上。由於站立時間過長,杜鵑的小腿和大腿都腫了。

還整日整夜的對她進行車輪戰式的心理圍攻:斥責、辱罵、恐嚇、威脅。獄警還慫恿犯人等經常體罰虐待她,杜鵑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潰爛流膿水,身上到處是青紫傷痕。

2010年5月6日,杜鵑再次被綁架。2011年,再次被非法關押到女子監獄,被監獄洗腦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杜鵑的親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方面以種種藉口拒不放人。2011年6月14日,杜鵑被迫害離世,年僅57歲。

◎張春芳,女,54歲。2004年12月初,張春芳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非法抄家、綁架。此後的半年多時間裏,張春芳被非法秘密關押,直至被非法判刑。張春芳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後,家屬才得知她的下落。

在北京女子監獄殘酷的折磨下,張春芳被迫害致出現高血壓、腦血栓、半身麻木、噁心嘔吐等。她在北京監獄管理中心醫院昏迷10多天後,2007年6月15日離世。張春芳去世之後,監獄曾一度阻撓家屬見她的遺體。

◎岳昌智,女,60多歲,退休工程師。2003年7月,岳昌智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4年。2004年3月11日,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十分監區。以下是她自述被迫害節選:

「幫教」們把壓在地上的我抓了起來,改為坐式,幾個人把我的兩腿向左右分開,硬劈成一條直線,然後抓住我的後領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壓去。我感到一陣劇痛襲來。她們還嫌不到位,再用拳頭打,用腳踩、踢,極盡殘忍。就在惡人把我上身向前猛力壓下去的時候,我聽到了從我的腰部、背部,分別傳出「喀」、「喀」兩聲響。我知道我的脊椎骨已被她們折成三段了。此時我呼吸急促,生命垂危。眼看窒息過去了,惡人們把我揪了起來;剛剛透過氣,惡人們便問:「還煉不煉?」「煉!」我堅定地回答。

她們又把我的上身向左腿方向壓去。這一壓比剛才更為痛苦:不但造成脊椎側位傷,同時大腿的肌肉與地面嚴重挫傷。眼看我又窒息了,一會兒她們又把我揪起來,又問:「還煉不煉?」得到我同樣回答;她們又向右腿壓過去……就這樣反反復復折磨了不知多少次。痛苦中我一次次尿失禁,一次次窒息。生命在生與死間遊動。但是,我強烈意識到:我必須活著出去,不能死。將來我一定要讓邪惡幹的這一切罪惡曝光。這場折磨進行了5個多小時。

◎袁林,女,原為北大研究生院老師。2002被非法判刑8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老三區的禁閉室,袁林被施以「捆綁」、(見圖)等酷刑,造成她心臟幾次停跳。在心理諮詢室,袁林被施以各種體罰、捆綁、劈叉等酷刑,甚至毆打。其間,連續多日不許袁林睡覺,多日不許上廁所。袁林因抗議非人虐待,長期絕食,被野蠻強制灌食。袁林歷盡非人的虐待及羞辱,一隻耳朵被打聾致殘,身上留有許多傷痕。在八分監區,監區長黃清華軟硬兼施迫使她放棄信仰、放棄對女監的控告。

◎龔瑞平,女,優秀教師。2002年,龔瑞平被非法判刑4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三區,監區長田鳳清對她施酷刑「熬鷹」,40多天不許龔瑞平睡覺;謊稱她有精神病,並把她送到監獄的精神病區治療,強制她吃精神病人吃的藥;還對她電擊折磨。

在無監控器的警察浴室折磨龔瑞平,她們一人拉一條腿往左右兩邊劈,使的龔瑞平幾個月走路兩腿都並不攏。警察還唆使犯人坐壓她的背部拉傷她的雙腿大筋。每當龔瑞平提出上廁所時她們會以各種條件要挾,致使她留下了後遺症,最後尿失禁。2005年龔瑞平出監時,已被迫害致行動遲緩,反應遲鈍,目光呆滯,膀胱已經受傷,有時小便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