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像你們這樣,這個社會該多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這一段時間,因為鑲牙,我多次去過鎮裏的一家牙科診所。牙醫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交談中,牙醫向我介紹說,我屯的誰誰誰是他的同學,鄰村的一個人也是他的同學,這個同學是煉法輪功的。我馬上意識到,應該藉機給他講真相了。

於是,我告訴他:「你這個煉法輪功的同學的老伴和我是朋友。我和他們夫婦倆認識二十多年了。過去我氣管有病,很重,治療無效,眼看就要死了。一九九七年,我的嬸婆特意從外地趕來教我煉了法輪功,我才活了過來。你的同學他們夫妻倆也煉法輪功,我們是九八年認識的。」

我接著說,江××不顧老百姓的死活,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不許煉。你的同學夫婦倆煉功後受益了,就去北京替法輪功說公道話。一個被判刑三年,一個被勞教三年,家裏只剩下一個孩子。孩子很可憐,圓圓的臉瘦成了長臉,我經常去看孩子。我每次看到孤苦伶仃的孩子,我的眼淚就會流出來。我怕孩子難過,就悄悄的擦去淚水。有時我給孩子送去一些吃的,如花生甚麼的,讓孩子補養身體。

他們夫婦倆結束冤獄回家後,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一直堅持煉法輪功,而且煉的非常好。法輪功也給了他們一家人幸福快樂:他們種了幾十畝田,還養了好幾頭牛。他們的兒子、兒媳曾經買了一輛大貨車,東西南北方搞運輸,掙了不少錢。幾年前已在縣城買了樓房。小夫妻抱了兒子後,還想抱閨女。果然心想事成,又有了一個閨女。現在他們家是人財兩旺,日子過的非常好。」

牙醫說:「法輪功是挺好的,要不這麼打壓誰還煉哪?」接著說:「如果誰煉就倒楣,就家破人亡,那讓誰煉誰也不會煉了,還用得著誰去管嗎?誰煉誰順當,誰不圖個順當。不讓煉就是不對!」我稱讚他說:「你說的真對。你有正義感,你是個正義之士,是個有良知的好人。」

他問我:「法輪功是好功法,江澤民為啥要打壓?是不是中央內部有高官煉,江澤民怕奪他的權?」我說:「是江澤民心胸狹窄。當年打壓開始時,我曾經跟派出所警察探討過這個問題。那個派出所的所長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有一億人,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江澤民能不害怕嗎?能不鎮壓嗎?』」

牙醫說:「原來是這樣!江澤民心眼小。」我稱讚他說:「你能明辨是非分清好壞。『三尺頭上有神靈』,你有善念,神佛會保祐你的。神佛就是來保護好人的。」他誠摯的說:「謝謝你的吉言。」

鑲牙是個麻煩事。咬牙印、戴牙、修牙,總要去診所。我去戴牙時,送給了牙醫一個真相播放器。因為他認同法輪大法,我想讓他更多的了解大法真相,真正得救。他看到播放器很高興,說:「我得給錢,不能白要。」我告訴他是贈送的,不要錢。他有些過意不去,我勸他說:「你就聽吧,你聽明白了,對你有好處,你會受益的。」他留下了。

我去修牙時,結識了牙醫的老伴。我送給他老伴一張大法真相護身符,同時勸她「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她告訴我,十年前他們全家人就都退了,是本鎮的兩個法輪功學員來鑲牙時給他們退的,他們全家人都保平安了。

我又去修牙,順便讓牙醫給我補一個牙窟窿。補完後,我給他醫療費,他不要。我知道他補一次牙一般是收五十或者一百元錢。我跟他說:「你不能拿那個小播放器頂醫療費,一碼是一碼。」他說:「我沒那個意思。」我說:「那你該收多少錢就收多少錢。」他說:「你送給我這麼好的東西,我得謝你。你這個人真好,我才不收你的錢。」我說:「不行,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佔你的便宜,我得給你錢。」他說:「我說不要就不要。」

我沒有再和他爭辯,怕他理解不了。我走出診所,心裏很不是滋味。我是修煉人,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於是我進了一家超市,花六十元買了一桶豆油,返回牙所送給牙醫。他驚喜不安,馬上說:「油你拿回家,我收你二十元補牙費,這多好,咱們就了賬了。」

他收二十元那只是收了材料費,那他的人工費不還是沒收嗎?我不還是佔了人家的便宜嗎?我回答說:「你這麼大年紀,為我治牙也很不容易。你忙了好大一陣子,我不能不謝你。你留下吧,這是我應該送的。」他還是不肯留,要給我油錢。在我的一再勸說下,他留下了那桶油。

我又去修牙,他熱情接待,又提起那桶油,還要給我錢。我婉言謝絕。他說:「你這人真好,有修養,有素質。現在的人,都是為己為私的,像你們(指法輪功學員)這樣好的人不多。你們都能為別人著想。都像你們這樣,這個社會該多好!」

我再次去修牙,他還是熱情接待。他對我說:「你的牙有甚麼毛病你儘管說,這一次我要給你徹底修好。」並重複的說:「你這人真好,都像你們這樣,這個社會該多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